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剪其羽翼(下)
    &bp;&bp;&bp;&bp;一个县令要开革三名衙门里的差役,这事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别说陆缜这次还找到了几个理由,就是没有任何理由,他只要发了话,应丁他们三个只有黯然离开的份,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没有。

    &bp;&bp;&bp;&bp;这一点,其实吕途也是心知肚明的,他只是没想到眼前的陆县令做事竟如此不留情面而已,这分明就是冲自己来的!可是他纵然有气,在面对比他更态度更强硬的陆缜时,却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只能恨恨转身而去。

    &bp;&bp;&bp;&bp;当他愤怒离开时,一旁的曾光更是现出了深思的神情来,看来自己这一次的选择是对的,当正堂县令真个铁了心要和县丞翻脸时,身为下属的吕县丞明显是处于下风的。

    &bp;&bp;&bp;&bp;这,便是佐贰官的悲哀了,虽然双方在官阶上差得不大,而且他们还在衙门里经营多年,可真起了冲突,佐贰官依然不可能是正印官的对手。这也是为什么吕途会想方设法去谋求县令的位置,甚至之前还想着把陆缜给坑下去的原因所在了。

    &bp;&bp;&bp;&bp;陆缜只是淡淡地一笑,似乎完全不把吕途的怒火当回子事儿,而是转头看向了曾光:“曾主簿,你觉着吕县丞他回去后会怎么想?”

    &bp;&bp;&bp;&bp;“啊这个下官却猜不到了。”说这话时,曾主簿的脸上确实带了一丝疑惑。他当然能想到吕途回去后会感到愤怒了,他只是不明白陆缜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么个问题。

    &bp;&bp;&bp;&bp;“本官以为他会把我,还有你视作敌人,因为被我开革的三人可都是他亲信的手下,这一下算是断其一臂了。”陆缜微笑地说道。

    &bp;&bp;&bp;&bp;“这个下官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曾光下意识地叫了声冤枉。

    &bp;&bp;&bp;&bp;陆缜点头:“不错,你确实什么都没说,更什么都没做,但他可不知道啊。人,是在你来见我后才被拿进来的,然后我又当了你的面把他们开革了。若你是他,你会怎么看待这事儿?”

    &bp;&bp;&bp;&bp;曾光的眼睛顿时就睁大了许多,一脸的难以置信。之前他还觉着奇怪呢,为何县令大人把自己叫来只是闲聊,随后又当着自己的面把应丁他们给开革了,原来为的就是挑拨自己和吕途之间的关系哪。

    &bp;&bp;&bp;&bp;没错,应丁他们所以被拿下根本不是曾主簿告的密,他都是被蒙在鼓里的人。那等小问题林烈随便拉几个衙役去吃顿饭就问出来了,所以陆缜才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bp;&bp;&bp;&bp;当明白这一切后曾光先是感到有些恼火,但很快地,又被惊恐所取代了。眼前的这位县令大人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些,自己一个不慎就落入了他的算计之中。

    &bp;&bp;&bp;&bp;仔细想来,他的所有行为都是一环扣着一环的。先是通过让吕途去顺天府背上黑锅和削弱其在县衙里的声势。然后趁着自己生出二心时把自己拉来这里,再把应丁他们开革了并让吕途看到自己的存在,从而起到一个离间的作用。

    &bp;&bp;&bp;&bp;这时候即便自己肯放下脸面去跟吕途解释,只怕气恼中的他也不会相信自己只是个看客而已。何况,自己并不想这么做。这几年里,一直被吕途压着,只能从令行事的日子他可是过够了。

    &bp;&bp;&bp;&bp;见其神色数变,陆缜又笑了起来:“曾主簿,不知现在你那些文书卷宗可都整理好了么?”

    &bp;&bp;&bp;&bp;曾光猛打了个激灵,这是要逼他站队了呀。虽然只是几天工夫,但情况已与之前大不一样。还是那句话,这儿是京城,即便吕途的资历再老,在这北京城里也只能照规矩行事,而一旦讲规矩,他就肯定不是陆缜这个县令的对手。

    &bp;&bp;&bp;&bp;在略做沉默之后,曾光终于低头说道:“回大人的话,那些卷宗都已整理出来了,明日,不,是今日下午就能送来请你过目。”他终于决定站到陆缜这一边了。

    &bp;&bp;&bp;&bp;陆缜满意地一点头:“很好,曾主簿你果然是个聪明人。那你就先回去忙吧,别的事自有本官亲自做主。”

    &bp;&bp;&bp;&bp;“是!下官告退。”曾光很是恭敬地弯腰行了个礼,这才慢慢地退了出去。在关上房门之前,他又看了里面的陆缜一眼,发现此人眼中依然还在闪烁着叫人心悸的光芒,却不知还在打着什么主意。

    &bp;&bp;&bp;&bp;

    &bp;&bp;&bp;&bp;“你说什么?曾光把那些文书都送过去给陆缜翻阅了?”正生着闷气的吕途在听到手下传回来的消息后,脸色又黑了三分,呼吸都变得有些混乱了。

    &bp;&bp;&bp;&bp;“是这是小的亲眼见到的,曾主簿他亲自带人将不少的文书送进了县令的公房之中!”那人回答之后,忙低下了头,根本就不敢看自家大人的脸色。

    &bp;&bp;&bp;&bp;深深地吸了口气,吕途只感到一阵心里发冷,在这七月炎暑日里都打了个哆嗦。倘若说之前他还只是有所怀疑的话,现在却是确定这一切非虚了,曾光果然倒向了陆缜。

    &bp;&bp;&bp;&bp;吕途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曾光会做此选择。以前他不是每一次都是跟自己联手压制县令的么?怎么这一回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了?

    &bp;&bp;&bp;&bp;他觉着一阵心累,就连生气一时间都气不起来了,便把手一挥,说道:“你先下去吧,我要好好想想。”他是该好好想想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了,面前的这个县令实在比他以前所遇到的所有上司都要凶狠得多。

    &bp;&bp;&bp;&bp;他本以为即便陆缜要动手,也是会因为有所顾虑而慢慢来。可现在看来,这个年轻人完全不顾其他,誓要把自己赶绝了呀!而叫吕途感到心慌的是,这一回,他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击才好了,因为他最大的倚仗此时也已被打散了不少。

    &bp;&bp;&bp;&bp;刚才回来时,他就看到周围差役们瞧自己的眼神与以往大不一样,少了几分敬畏,却多了几分观望的意思。显然,除了自己最得信的那几个手下外,其他人是不可能跟着自己和县令对着干的!

    &bp;&bp;&bp;&bp;该怎么做才能扭转局面呢?是搞出一起足以轰动京城的乱事出来,还是直接与之摊牌呢?正当他犹豫不决的当口,门再次被人敲响:“大人”正是刚才出去的手下,听他的语气显得很是慌张,这让吕途的心里也是一紧:“进来说话。”

    &bp;&bp;&bp;&bp;在那人进来后,吕途看了他紧张的脸色一眼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bp;&bp;&bp;&bp;那手下用力地咽了口唾沫,才急声道:“刚才,我们又有几个兄弟被那林烈给拿下了。说他们之前办差不利,要拿他们问罪呢!”

    &bp;&bp;&bp;&bp;一听这话,吕途又一次腾地一下站起了身来。不过做出出门的动作同时,他又醒过味来,顿住了身子。只是他的眼中却烧起了两把火来,哑着嗓子吼了一声:“陆缜,你欺人太甚!”

    &bp;&bp;&bp;&bp;确实,他真没想到陆缜的行动竟如此之速,根本就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在开革了应丁三人,而自己又没有反击的情况下,居然还敢拿其他人开刀。这是真不把自己当回子事儿哇!

    &bp;&bp;&bp;&bp;“大人,这可如何是好,还得快拿个主意哪。”手下已经慌了,因为照这个样子下去,恐怕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

    &bp;&bp;&bp;&bp;其实不光他心里感到慌张,吕途一样慌得很。那些被曾光交上去的文书虽然都做过手脚,但保不齐曾光还留了什么手脚。一旦这家伙真铁了心出卖自己,陆缜可就有充分的证据来对自己下手了。

    &bp;&bp;&bp;&bp;必须找个帮手了!对,找岳离秋!至少他还没有靠过去,自己又和他有些这些年的交情,只要许些好处,两人联起手来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bp;&bp;&bp;&bp;想到这儿,吕途是再坐不住了,立刻就想往外去找岳离秋说事。可就在他走到门前时,赫然看到岳典史施施然地从另一边绕过,来到了陆缜的县令公房门前。

    &bp;&bp;&bp;&bp;本来,他二人的公房左右挨着,陆缜的公房在另一边,岳离秋要去见陆缜都得从他门前经过。可现在,这位岳典史居然宁可多走两脚也不从自己这儿过,其背叛自己的心思却是昭然若揭了。

    &bp;&bp;&bp;&bp;在发现吕途正盯向自己时,岳离秋脸上还闪过了一丝惊慌之意。但他很快又把头一转,不顾对方冒火的双眼,径自走进了陆缜的公房之中。

    &bp;&bp;&bp;&bp;吕途彻底呆在了当场。岳离秋的这一行动已把他的立场表现得清清楚楚,他也跟曾光一样,选择站到了陆缜那一边了。

    &bp;&bp;&bp;&bp;只一日工夫,原来的盟友全部背离了自己投靠了对手,这让吕途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这便是官场上的冷酷了,一旦他处于劣势,别人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另攀高枝。

    &bp;&bp;&bp;&bp;怔怔地不知站了多久,突然一抹有些疯狂的笑容浮现在了吕途的脸上,随后他更是仰天哈哈地笑了起来,其中既有凄凉,又带了许多的疯狂与决绝。这笑声,惹得周围的差役,还有签押房里的六房书吏们一阵心惊,不少人都拿古怪的眼神看向了他。

    &bp;&bp;&bp;&bp;而吕途却恍若未觉,依旧狂笑不止。当他笑声停下时,眼中已是冰冷一片:“你以为这样我就输了么?没这么简单,我会让你知道这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喃喃细语里透着几分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