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对策
    &bp;&bp;&bp;&bp;自从元朝真正将北京城(那时称作大都)作为都城后,这座千年古城就成了天下人所向往的地方。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有无数的北漂前往这座城市寻求发展,当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科考举子与在职官员。

    &bp;&bp;&bp;&bp;不过这些处于统治阶级的士大夫阶层来到北京的情况也和后世的北漂们的处境差不多,一样因为衣食住行方方面面远高于别处的价格而拮据非常。除非你是高中一甲的那三名新科进士,又或是位高权重的大官,否则光是住宿这一条就够寻常士大夫们感到头疼了。

    &bp;&bp;&bp;&bp;要知道这时候的北京城还远没有后来的规模,其中的居民宅院更不可能出现后世的高楼大厦,想在其中找一处容身之所那是真得拿出数倍于别处的租房买房价格来的。对了,这时也没有地下室,更没有廉租房,那些薪俸微薄的官员们只能想各种门道,在最简陋的贫民区中栖身了。

    &bp;&bp;&bp;&bp;不过作为这些苦逼低阶官员中的一员,六品的大兴县令陆缜的处境却要好上许多,这或许是他这个县令唯一的好处了吧——县衙的后院足可以让他一家人在其中生活了,虽然这儿的占地比之广灵时要缩了一半去,但好歹有个不用花钱的居住场所不是?

    &bp;&bp;&bp;&bp;不过有一点却是和在广灵城里一样,那就是陆缜依旧一直安歇在自己的书房之中,而把卧室让给了楚云容两主仆。

    &bp;&bp;&bp;&bp;经过这一年来的相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陆缜和楚云容间的关系似乎是越发亲密了。但是,却也只是寻常的朋友而已,那层关于感情的窗户纸却一直都没有被捅破。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着如今有些小暧昧,却又隔了一层的感觉,至于原因却不得而知了。

    &bp;&bp;&bp;&bp;或许是因为陆缜不够主动?又或者是楚云容对自己的身份还有所忌惮吧。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已经是个寡妇了。

    &bp;&bp;&bp;&bp;不过这并不妨碍两人日常间的接触增多和互相关心。当今日傍晚陆缜自前衙回来时,楚云容便亲手捧了一盅酸梅汤送了过来。

    &bp;&bp;&bp;&bp;陆缜见她来了,便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愁容,笑道:“我正感到天气烦热呢,你就送酸梅汤来了,多谢。”

    &bp;&bp;&bp;&bp;“不过是举手之劳,东西也是翠眉她煮出来的,我可不敢居功。”楚云容抿嘴一笑道。随即,又打量了陆缜两眼:“你是有什么感到难为的事情么?”

    &bp;&bp;&bp;&bp;“这都被你瞧出来了。不错,是县衙里出了些状况,他们想拿事情来对付我。”陆缜也不见外,便把之前自己感到为难的事情给道了出来。

    &bp;&bp;&bp;&bp;楚云容心下不觉有些欢喜,倒不是因为对陆缜难处的幸灾乐祸,而是发现对方真把自己当可信之人了,似乎两人间的关系又紧了一层。但随后,她也皱起了眉头:“这事果然是不好办呢。”

    &bp;&bp;&bp;&bp;“是啊,无论怎么选,似乎都不妥当。这个吕途还真有些心眼,给了我这么一道难题。”陆缜说话间已拿过了那盅酸梅汤,咕咚咚地就喝了下去。

    &bp;&bp;&bp;&bp;见他喝完把碗往桌子上一放,楚云容便有些为难地张了下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有些犹豫了。

    &bp;&bp;&bp;&bp;“怎么?你有话说?”陆缜看出了她的反应,好奇地问了一句。

    &bp;&bp;&bp;&bp;楚云容这才点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不过可能不好做”

    &bp;&bp;&bp;&bp;“要是你提议让我把林烈交出去抵罪那就算了。他是我的朋友,我陆缜就是再没用也不会干出这等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的事情来的。”陆缜先一步提醒道。

    &bp;&bp;&bp;&bp;“在你看来我是这样的人么?”楚云容闻言有些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只是这嗔怒间依然带了数分叫人着迷的美:“林烈他是为了救我跟翠眉才杀的那些家伙,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会害他?”

    &bp;&bp;&bp;&bp;就是陆缜也看得一呆,随后才反应过来,忙一拱手道:“算我说错话了,还望你大人大量莫要怪我,就把你的主意说出来吧,不然你瞧我都快把头发都想白了。”

    &bp;&bp;&bp;&bp;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突然耍宝似地来了这么一句,本来还绷着张脸的楚云容忍不住便笑了起来:“好啦,我也没真个生气。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成不成。”说着,她这才把自己的想法给道了出来。

    &bp;&bp;&bp;&bp;陆缜仔细听了,又低头思忖了一番,这才抬起了头来:“这法子倒真是可行的!这次可真亏了有你,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bp;&bp;&bp;&bp;“我不过是反过来想了一下罢了,想不到真有用。”楚云容见自己能帮到陆缜,也是一阵高兴。之前每次都是陆缜帮她解决各种问题,甚至几次救她,现在能还上一次,让她觉着两人间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

    &bp;&bp;&bp;&bp;有了想法后,陆缜便开始考虑该怎么把事情做漂亮了。而见他又开始沉吟起来,楚云容也不再打扰,收拾了碗和调羹便轻声退了出去。

    &bp;&bp;&bp;&bp;待她走到院子里,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小姐。”

    &bp;&bp;&bp;&bp;“啊”正自微笑着想着什么的楚云容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埋怨地瞪了凑过来的翠眉一眼:“你怎么无声息地走到我背后了,想吓死我啊。”

    &bp;&bp;&bp;&bp;“我才没有呢,是小姐你想心事太专注了才没看到我的。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和姑爷他在房里”翠眉忍不住有些促狭地笑道。

    &bp;&bp;&bp;&bp;“别瞎说,我只是送些酸梅汤进去而已。”楚云容赶忙打断了她的话头道:“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老是想这些有的没的,实在古怪。”

    &bp;&bp;&bp;&bp;两人名为主仆,其实倒更像是姐妹,所以翠眉倒也不怕自家小姐发恼,继续道:“小姐你才古怪呢。明明和姑爷处得很好,可为什么非要分房睡呢?我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夫妻是要睡一起的。”

    &bp;&bp;&bp;&bp;“你说了让你别乱嚼舌根,信不信我撕烂了你的嘴!”楚云容听了这话,脸上顿时红得如蒙上了一块红布,羞恼地伸手就要去撕打身旁的翠眉。对此,翠眉却是咯咯一笑,赶紧跑开了,只把楚云容一人留在了这儿不觉发起了怔来。

    &bp;&bp;&bp;&bp;

    &bp;&bp;&bp;&bp;又是两日过去,陆缜那边却没有半点回音,这让吕途的信心越发的强了。显然这个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难题已让陆缜无法应对,所以只有先用上拖字诀了。

    &bp;&bp;&bp;&bp;不过作为在官场中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吕途可不会放过这个对手,既然已经出招,就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拖字诀在对付百姓时或许是个屡试不爽的妙招,但对上官场中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bp;&bp;&bp;&bp;他已做下了决定,最迟到明日,自己就去找几个之前有些交情的言官,借他们的口和笔来把问题先散出去,倒要看看陆缜他到时会是个什么反应。

    &bp;&bp;&bp;&bp;正想得开心呢,一名差役小心地凑到了门前:“大人,大老爷请您过去,说是有事相商。”

    &bp;&bp;&bp;&bp;“哦?”吕途微微一愣,不知陆缜找自己所为何事。这次的事情都是由曾光这个主簿出的面,照道理无论对方做何选择,都不该叫自己啊。难道是有别的什么事情要吩咐么?

    &bp;&bp;&bp;&bp;虽然心下疑惑,但他还是起身走了过去,毕竟对方现在是自己名义上的上司,有些规矩还是要讲的。不过他也已拿定了主意,这事自己是绝对要置身事外的。

    &bp;&bp;&bp;&bp;在报了名进了陆缜的公廨后,吕途便瞧见了曾光也在其中,而本该愁眉不展的陆缜,此刻却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bp;&bp;&bp;&bp;这年轻人的一对眼睛虽然没有太强的气势,但其中所散发出来的镇定与信心,却叫本来还以为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吕途心里有些发虚了。

    &bp;&bp;&bp;&bp;在行了礼后,吕途才硬着头皮问道:“不知县尊大人唤下官前来所为何事。”

    &bp;&bp;&bp;&bp;陆缜看了面色更难看些的曾光一眼,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怎么?曾主簿没有跟吕县丞你禀报过么?”

    &bp;&bp;&bp;&bp;这禀报两字他特意加重了语气,让吕途的眼皮都跳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快就稳住了心神,勉强笑道:“下官委实不知。”

    &bp;&bp;&bp;&bp;“既如此,曾主簿,你先与他说一说吧。”陆缜说着,便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bp;&bp;&bp;&bp;曾光无奈,只能演戏似地把吕途之前吩咐自己做的事情又报给了对方,这让吕县丞觉着自己就像是个小丑般被陆缜调-戏。可心里来气,却又发作不得,只能尽力控制住自己的火气了。

    &bp;&bp;&bp;&bp;待曾光把话说完,陆缜这才开口:“对此事,吕县丞你有何看法?”

    &bp;&bp;&bp;&bp;果然是想让自己帮他解决问题么?他还真是敢想哪。别说自己也没法子,就是有,也不会在这时候说出来的。吕途心下暗笑,口中却道:“这个下官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置,或许拖着是最好的办法了。”

    &bp;&bp;&bp;&bp;“所以在李县令丢官之后你们就是这么做的?”陆缜眯起了眼睛,语气已经有些森然了:“这是打算让我这个新来的县令来背黑锅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