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我为利剑
    &bp;&bp;&bp;&bp;要是吕途这一心思被陆缜所知的话,他一定会感到很是委屈,因为他压根就从未想过做这个北京大兴县的县令。

    &bp;&bp;&bp;&bp;事实上,当胡濙把自己的意图告诉他时,陆缜明显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内心深处甚至是带了一些拒绝的。虽然只是个官场新丁,但有些官场里的东西他还是知道的,尤其是后世一直有留传的那句话——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bp;&bp;&bp;&bp;话说陆缜都要怀疑自己在穿越之前是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事了,居然会被人选中当这么个大兴县的县令。这北京城里权贵高官实在太多,拿句后世的话来说,一砖头下去打倒十个里就有七个是权贵高官,剩下的那个三个怕也与他们有些密切的关系。而大兴县令,却不过是个六品的县官而已,要身份没身份,要势力没势力的,怎么可能治理得了如此复杂的地方呢?

    &bp;&bp;&bp;&bp;他甚至恨不能求求面前的胡部堂就把自己放回广灵继续当那里的县令去吧。虽然那里可能面临蒙人的威胁,而且只是个七品官,但好歹他在那儿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足以应付各种事情了。

    &bp;&bp;&bp;&bp;见他面露难色,低头不语,胡濙笑了起来:“怎么,你对本官的这一安排有不同看法么?”

    &bp;&bp;&bp;&bp;“下官不敢。”寄人篱下,对方又是如此身份,陆缜就是再有不满也不敢直接表露出来啊:“只是下官有些担心会辜负了部堂你的一片好意,而且这儿毕竟是京城,若是下官在任上闹出什么差错来,罪过可就大了。”

    &bp;&bp;&bp;&bp;“你怕了?”胡濙又睨了他一眼,语带激将地问了一句。

    &bp;&bp;&bp;&bp;陆缜目光一闪,心下却明白了他的意思:“部堂大人就不必用激将法了,下官只是有些担心而已毕竟下官只是个新入官场的年轻人,而京城里的各种关系却是盘根错节,一旦做错了事,不但自身难保,甚至还可能连累到部堂您哪。”这话倒是不假,毕竟他这一官职是胡濙帮着搞来的,身上自然就带上了对方的印记。

    &bp;&bp;&bp;&bp;胡濙听他这么说来,脸色陡然就变得郑重起来:“你道老夫为何要举荐你做这大兴县令?难道真只是为了保你么?”

    &bp;&bp;&bp;&bp;“嗯?”陆缜闻言便是一愣,他之前还真未曾往深里想过,现在想想对方的身份,像这样的大人物似乎的确不会因为自己之前的功劳就做这么多事情的。

    &bp;&bp;&bp;&bp;“你也不想想,既然之前老夫能从东厂手里救出你来,只要我有心自然有法子护你周全。至不济,把你调去江南为一县令也足以保你平安了。”

    &bp;&bp;&bp;&bp;陆缜点头表示认同。现在王振的势力只囿于京城一隅之地,只要远离此处,他就是想要找自己的麻烦都很困难。之前那个锦衣卫百户不就是这么离开的京城么?想通这一层,他的精神便是一振,知道这次的事情并不像表面所见的这么简单了。

    &bp;&bp;&bp;&bp;“你在广灵的种种履历作为本官都仔细看过了,发现你确实是个有胆识有担当的人。而且行事也不拘成法,只要你认定是正确的,纵然得罪人也不退缩。那个什么郑家,还有广灵驻军的把总便是因此而亡。”说到这儿,他又正色盯住了陆缜:“老夫要的,就是你这一点!”

    &bp;&bp;&bp;&bp;“大人的意思是?”陆缜心猛地跳动起来。

    &bp;&bp;&bp;&bp;“如今的京城虽逢盛世,但其下却也隐藏了太多肮脏之事。本官身为朝中元老,总不能看着京城就一直这么脏下去吧?因为其中有了太多盘根错节的关系网,所以必须有一把利剑来破开这一切。陆缜,老夫希望你就是那一把利剑!”说到最后时,他的脸上已满是决然之意。

    &bp;&bp;&bp;&bp;陆缜笑了,到底是在历史上留有大名的名臣哪。原来看出这盛世底下埋有隐忧的并不只有自己一人,身在朝中的胡濙也早就看出了端倪。想来朝中应该还有更多人也能看出问题,只是没有一个像他这样敢把事情给挑明了。

    &bp;&bp;&bp;&bp;原来,这时代有能力有志向为大明开一番不同业绩的不光只有后来的于谦一人,至少面前的胡部堂就不是个安于现状之人!

    &bp;&bp;&bp;&bp;心头激荡,又对胡濙生出了几分尊敬之意,陆缜也变得郑重起来:“那大人希望我在此做些什么?”

    &bp;&bp;&bp;&bp;“我不会教你做什么,一切都要凭了你的本心去做。我要的,只是让这北京城,让这天子脚下少一些乌烟瘴气的东西,让百姓能真正安心地过上日子。你,能做到么?”胡濙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bp;&bp;&bp;&bp;陆缜笑了起来:“能不能做到可不是我这个六品京县县令能说了算的,而在于朝廷。只要胡部堂肯给予下官一定的权力和帮助,下官自会尽我所能去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bp;&bp;&bp;&bp;“小滑头”胡濙突然神色一松,呵呵地笑了起来。他看得出来,陆缜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同时也算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这让他的心情变得很是不错。

    &bp;&bp;&bp;&bp;笑骂了一句后,他才点头道:“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有老夫为你做靠山,许多事情你都可放手去干。不过,有一点你却得记住,那就是掌握分寸,且不可让人拿住了什么要命的把柄,不然老夫也帮不了你。”

    &bp;&bp;&bp;&bp;“只要部堂大人能在下官遇到难处时出面帮衬两下,其他就不是问题了。”陆缜很有信心地说道。这倒不是他托大,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已拥有了其他京县县令所没有的东西——势力。

    &bp;&bp;&bp;&bp;为什么许多京县县令在此都束手束脚,什么事都做不了,最终被人定了个尸位素餐的评语?不是他们能力不行,而是他们不敢真个放开手脚去认真办事,因为那太也得罪人了。而且,他们得罪的还一个个都与权贵高官沾亲带故,一旦与之为敌,下场可就很难说了。所以他们宁可得那么个考评,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bp;&bp;&bp;&bp;但有了胡濙的这句话便不同了。县令对上京城里的权贵自然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可堂堂的吏部尚书却足以让所有人都不敢正面为敌。只要他靠上这棵大树,狐假虎威一下,就足以免除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了。

    &bp;&bp;&bp;&bp;见他笑得这么笃定,胡濙忍不住提醒道:“你也不要太高兴了,京城里的情况太也复杂,有时候就是老夫也未必能帮得到你,到时还得靠你自己去做。而且,不到万不得以时,老夫也不会轻易帮你说话。”

    &bp;&bp;&bp;&bp;“这个下官自然省得。”陆缜点头。这位是他最后的底牌,当然不可能时时拿出来用,不然胡濙让其他人来做这大兴县令就是了,何必用他呢?

    &bp;&bp;&bp;&bp;“你能明白就好。现在因为天子已对你有了兴趣,所以短时间里那王振和厂卫应该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也不必整日憋在我府中了。再过两日,等吏部那边把事情都办好了,你就正式去县衙赴任吧。”胡濙说着,便端起了茶杯,打算打发陆缜离开了。

    &bp;&bp;&bp;&bp;陆缜见状,也在应了声是后起身告辞,离开了对方的这间书房。目送其离开后,胡濙的两条灰白的眉毛禁不住蹙了起来:“这个年轻人真会是我一直在找的人么?要说起来,他的胆子是够大了,居然敢在朝会上如此对王振下手但论起手段和心性,却还需要好好地考量一番才是。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好好地在大兴县衙门里干些事情出来吧!”

    &bp;&bp;&bp;&bp;而陆缜,在离开了对方的视线后,才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接下来要成为胡濙手中的一把剑了。虽然对这位前辈他心生敬意,但却也得防上一手才是。毕竟好官并不代表他就是好人,倘若人家到时候来个过河拆桥,自己恐怕就真没地方找理去了。

    &bp;&bp;&bp;&bp;“有一点他倒是给了我一些提示。为什么王振接下来不会再为难我,就是因为我在皇帝心里留了名字。同样道理,若要让人不敢对我下手,我要做的也是把自己的名声扩大,让京城里的官民皆知有我这么个大兴县令,如此即便之后得罪了什么人,他们也不敢把我怎样!”想到这儿,陆缜的面色里多了几分冷肃与坚毅,他已有了对策。

    &bp;&bp;&bp;&bp;为什么后来的海瑞在骂了皇帝,骂了满朝官员后照样当他的官,而且官职还一路往上升?不就是因为他的名气够大么?现在陆缜考虑的,就是把这一套拿来用。当然,有些地方还是得要有所改变的,他可不会学海瑞那般不但对人无情,连对自己都很是严苛。做人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

    &bp;&bp;&bp;&bp;“林兄,过两天咱们又要干回老本行了。”回去之后,陆缜对林烈笑道:“你还当你的衙差,我还做我的县令。”

    &bp;&bp;&bp;&bp;“大人的意思是要回广灵了?”林烈忍不住喜道。

    &bp;&bp;&bp;&bp;“不,不是回广灵。而是就在这京城里当县令。我已确知将为这京城大兴县的县令了!”陆缜笑了一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