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大兴县令
    &bp;&bp;&bp;&bp;胡濙等的就是皇帝的这一句问话,当即笑道:“事实上此人陛下前两日就曾见过他。”

    &bp;&bp;&bp;&bp;“嗯?”朱祁镇微微一愣,忍不住问道:“怎么,造此飞艇之人竟是朝中官员么?这倒真有些出乎朕的意料了。”

    &bp;&bp;&bp;&bp;“正是,此人便是初一大朝会当时陛下御准其上前答话的广灵县令陆缜了。”胡濙当即就把答案给道了出来。

    &bp;&bp;&bp;&bp;“竟是他?没想到这个陆缜不但能治理地方,有胆有识,居然还有这等本事?这倒真是大大让朕刮目相看了。”说着,天子又抬头看了一眼高悬空中的那艘飞艇,口中开始啧啧地称赞起来。

    &bp;&bp;&bp;&bp;“此人确实有些能耐,所以依臣的一点愚见朝廷应当好生提拔并用他才是。”胡濙立刻打铁趁热似地说了一句。

    &bp;&bp;&bp;&bp;天子深以为然地一点头:“你说的不错,朝中有如此人才正是我大明之幸事,亦是朕之幸事,确该好好提拔他才是。对了,胡先生你乃是吏部尚书,想必有什么职位空缺你一定是最清楚的,何不举荐一二呢?”

    &bp;&bp;&bp;&bp;“臣之前倒是想不出有什么官职是适合那陆缜的,但现在却有了。”

    &bp;&bp;&bp;&bp;“却是什么?”皇帝好奇地问了一句。

    &bp;&bp;&bp;&bp;“便是这京城大兴县的县令一职了!大兴作为我大明都城的附郭县,其重要性自不言而喻,必须要有一个有能耐且有胆识之人来主持局面。陆缜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从过往的所做所说来看,却是个可以托以重任之人,不知陛下圣意如何?”胡濙道出了自己的意思。

    &bp;&bp;&bp;&bp;天子微一思忖,便点下了头去:“胡先生果然是我朝廷的柱石,用人也是老成得很哪。不错,由陆缜来当这大兴县令应该就能让朕稍感安心些了。”

    &bp;&bp;&bp;&bp;这话一说,陆缜坐上大兴县令的事实便已板上钉钉了。而在出现这么个结果后,不少之前还对陆缜能接连两次入天子法眼而感到羡慕嫉妒恨的人心理反而平衡了,因为谁都知道大兴县令这把椅子可实在不好坐哪。之前那位便是前车之鉴,一般来说这位置上的官员很难有得善终的,往往一年半载后便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丢了官,甚至连苦读十年出来的前程也一并搭了进去。

    &bp;&bp;&bp;&bp;虽然陆缜之前确实展现出了不凡的实力,但在众人眼里他依然只是个愣头青,这样的家伙当上大兴县令可想而知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了。

    &bp;&bp;&bp;&bp;同时,也有不少人产生了疑惑,为什么胡濙今日要做这一些,为此甚至还把天子给弄到校场来演这一出。要知道,他身为吏部尚书,是有足够权力把陆缜安排到大兴县令位置上的,毕竟这不过是个六品的县令而已。他这么做实在有些多此一举了。

    &bp;&bp;&bp;&bp;只有少数人才看出了其真实目的。胡濙所以通过天子之口把陆缜提拔为大兴县令,为的可不光是名正言顺,更是为了保护这个年轻的官员。因为只有在天子心里留下了印象,被他大大得罪过的王振才不敢对其下手。可以说,胡濙完全是为了保护陆缜的一番苦心了。

    &bp;&bp;&bp;&bp;果然,在听到天子的这一句话后,王振的脸色又是一阵阴沉,却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暂时是不能用东厂之类的力量对付陆缜的,不然只会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当然,他依然还是打算狠狠报复对方的,但却要做得更巧妙而隐蔽,甚至是用阳谋而非阴谋才成。

    &bp;&bp;&bp;&bp;通过今日胡濙这一连串的动作,让王振再次确认了一件事情——自己在朝廷里的话语权还是太少,要想成事,还是得尽快在朝中培植起自己的人脉和势力才成哪。

    &bp;&bp;&bp;&bp;在又欣赏了一阵那高高漂浮的飞艇,克制住想亲自登上去一览下方风景的念头后,朱祁镇这才下旨摆驾回宫。此时,天已近黄昏,确实不能再在外面耽搁了,不然宫门照规矩一上锁,这位皇宫大内的主人都要被关在外头了。

    &bp;&bp;&bp;&bp;不过,这次飞艇升空的影响却并没有因为天子的回宫而结束,因为城中百姓都见识到了这个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bp;&bp;&bp;&bp;这飞艇以神奇的方式漂浮空中对寻常百姓来说完全可以用神迹来形容了。无数人都因此跪伏在地,还有拿出香案来参拜的,他们都以为这是天上的神佛降下了什么圣物呢。

    &bp;&bp;&bp;&bp;为此,不少民间的读书人还写了许多的笔记散文,都提到了正统九年七月的这次奇怪的场面,并直言此乃天降祥瑞,是上天保我大明盛世的表现。

    &bp;&bp;&bp;&bp;一时间,京城内外人人欢欣鼓舞,甚至不少的寺庙道观也因此香火大旺。之前因为接连命案的发生而人心惶惶的局面也终于再次得到了扭转,这倒是又有些出乎胡濙他们的意料了。

    &bp;&bp;&bp;&bp;当然,这次之事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感到高兴的,王振在回去之后,便狠狠地发了一通脾气。

    &bp;&bp;&bp;&bp;他也确实有理由大发雷霆,因为这几年来,他还从未有这次般丢尽颜面过。锦衣卫的那个叫杨震的百户居然冲破了徐恭布下的罗网,不但脱身去了江南,还杀了伏击者以为示威。由此,让王振对徐恭这个无能的下属更加的不信任,已彻底起了把他换掉的意思,至于人选,则是他的外侄马顺。

    &bp;&bp;&bp;&bp;不过至少短时间里,他还不会把这一想法付诸行动,因为在王公公看来,陆缜这个突然倒戈,狠狠落了自己面子的家伙才是最该死的那个。

    &bp;&bp;&bp;&bp;虽然因为有这一场而使得自己无法对其用强——毕竟这是被天子记下的官员,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记起此人问上两句——但在背后做些事情,使其犯下大错,再用朝廷法度处置了他却还是能做的。而这些,显然锦衣卫的人是不错的选择,所以他还想再用一次徐恭。

    &bp;&bp;&bp;&bp;当徐恭被叫到王振跟前时,他的表现比之上次更加恐慌。没办法,谁叫他再一次把事情给办砸了呢?

    &bp;&bp;&bp;&bp;不过这一回,王振倒是没有太过发作,只是对他冷哼了几声后道:“杨震之事现在只能搁上一段时日了,江南那里你也没有什么人手布置吧?”

    &bp;&bp;&bp;&bp;“是”徐恭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小声应道:“下官实在没想到他们竟如此机警,连这等布局都能杀出去”

    &bp;&bp;&bp;&bp;“哼,那是你自己不懂得用人。罢了,这次的事情先不提,咱家再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这一回你可别再把事情办砸了。”

    &bp;&bp;&bp;&bp;“公公但请吩咐,下官一定全力以赴。”徐恭忙应道,他看得出来,这或许是自己最后的一个机会了。一旦再出什么差错,恐怕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就要换人来坐了。

    &bp;&bp;&bp;&bp;“那陆缜这次不但得保无恙,坐上了大兴县令的位置,而且连咱家都不好跟他下手了。所以唯有用些非常手段才成,我要你锦衣卫的人给我盯紧了他,还有那大兴县衙的上下人等,也都把底子给我摸清楚了,我要让他在县衙里寸步难行。”王振这时候明显已愤怒难当,说话再没有那么隐晦了。

    &bp;&bp;&bp;&bp;徐恭见此忍不住打了个突,赶忙答应了一声。心里也做出了决定,就是花再大的力气,也得把事情都给办圆满了。好在这位不过是个县令而已,总有的是办法来算计他。

    &bp;&bp;&bp;&bp;

    &bp;&bp;&bp;&bp;除了王振之外,其实另有一人也对陆缜这个突然被朝廷授予的大兴县令恨得牙根发痒,这位便是县衙里的二把手,县丞吕途了。

    &bp;&bp;&bp;&bp;他不过是个举人出身的功名,但凭着精明的头脑,和善于钻营的能力,在大明官场的底层居然也混得如鱼得水。十多年下来,虽然一直做的都是副手和佐贰官,但居然也是一路走高,一直竟做到了大兴县的县丞。

    &bp;&bp;&bp;&bp;而且,他在这县丞位置上也做了足有四年之久,把整个县衙的上下人等都给买通吃透了。

    &bp;&bp;&bp;&bp;之前那位县令在许多事情上都要仰仗他吕县丞的指点,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他才是这大兴县衙里的主事之人。前些日子出了案子,也正是因为他在后面掣肘,才让自己的上司完全没法查案,最终落了个悲凉收场。

    &bp;&bp;&bp;&bp;吕途本以为凭着自己多年的经营,再加上大兴县令这位置其实并不吃香想来没有多少人会与自己争抢,应该就是囊中之物了。可没想到才两日工夫,吏部就把文书给送了来,说是已有了新的县令人选,乃是从山西广灵县调来的县令陆缜!

    &bp;&bp;&bp;&bp;当看到这份文书时,吕途的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变形了,他心里那个恨哪。难道就因为自己出身只是个举人,所以朝廷里的官员就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么?难道自己注定就只能当一个小小的佐贰官,再没有堂堂正正地坐上那把椅子的可能了么?

    &bp;&bp;&bp;&bp;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要反击,要改变这不公的结果。阴沉着脸,吕途看着手上的文书,最后目光盯在了那个刺眼的名字之上:“陆缜么?你一个边地县令有何德何能敢来大兴任县令?我会让你知道京官是多不好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