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飞艇再立功(上)
    &bp;&bp;&bp;&bp;如果有人问一句现在京城里哪个人最倒霉,日子最是难过,恐怕多数在官场里的人都会给出一个相同的答案——大兴县令!

    &bp;&bp;&bp;&bp;因为七月初一这天下午,就在属于大兴县的城西某处,发生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械斗,听说还有人动用了弓弩,更死了好几个当地的帮会人物。

    &bp;&bp;&bp;&bp;虽然这事后来就被人查出是与厂卫有关,可乱了京城局面的事情还是足够当地县令喝上一壶的了。而且,在此之前,另一边的宅子里也出了数人被杀的命案,这也是要着落到大兴县身上的。

    &bp;&bp;&bp;&bp;这还不算,就在当天夜里,城外再次发生耸人听闻的火拼之事,一早出城的百姓赫然看到了有好几十具尸体横在官道之上。而这一带恰好又在大兴县的治下。

    &bp;&bp;&bp;&bp;这一下可就好了,三桩人命案子同时落到大兴县身上,这儿又是京城,这位只有六品的京县县令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而更叫他忧心的是,这几起案子都不是他一个小小县令能深查的,他甚至连戴罪立功,把案子查清楚的机会都没有。

    &bp;&bp;&bp;&bp;都说京官难当,这里不但物价什么的花费要远远超过其他地方,而且有着太多无法得罪的达官贵人,以及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一旦稍不留神,等待他的便是无数的明枪暗箭,就是落个丢官罢职都不算是什么事情。

    &bp;&bp;&bp;&bp;而如今的大兴县令遇到的就是这么个局面。在他对几起案子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朝中一些言官们便开始朝他下手了。

    &bp;&bp;&bp;&bp;言官可不会来他这个县令有多么的为难,一旦发现他的治下出了如此事端,他又不能给出个满意的交代,便立刻就上了弹劾。而且还不止一两人,数十道弹章在次日之后便纷纷飞进了皇宫,而到了初四这一天,连朝会之上都有御史当众参劾了大兴县令。

    &bp;&bp;&bp;&bp;在得知自己眼皮底下竟也发生如此之多的血案之后,天子也是龙颜震怒,当即就命人直接把大兴县令给宣进了宫里当面斥问。

    &bp;&bp;&bp;&bp;面对如此情形,这个正当盛年,还是二甲出身,本来前程远大的小县令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把个尸位素餐玩忽职守的罪名吃下去最多也就丢个官罢了,可要是真敢说出几起案子和厂卫有关,就是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bp;&bp;&bp;&bp;最终,他被盛怒之下的天子直接下旨褫夺衣冠,罢去一切官职,限两日内离开北京城。就此,官场便再也与他无缘了。

    &bp;&bp;&bp;&bp;见此,虽然不少朝臣都面露同情之意,他们可是知道其中内情的,但却也无一人出言相助。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没有情面可讲,你非其同党,谁肯花力气和心思来救你保你呢?

    &bp;&bp;&bp;&bp;杨溥当然也不可能以堂堂内阁首辅的身份来保一个大兴县令了,但他却有些奇怪地看了身后几位的胡濙一眼,因为他发现这位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似乎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bp;&bp;&bp;&bp;“莫非之前他所提到的事情就要着落在此了么?”杨溥若有所思地垂了下眼睛,继而已有了自己的决定。

    &bp;&bp;&bp;&bp;果然,因为皇帝的愤怒而使得群臣一阵肃然之后,胡濙终于迈步而出:“陛下,臣胡濙有一事相奏。”

    &bp;&bp;&bp;&bp;见是这位老臣子出来说事,天子的脸色才又缓和了下来,点头道:“胡先生但说无妨。”朱祁镇向来谦虚低调,尤其是面对那几个数朝老臣时,就是在群臣面前也是以先生相称的。

    &bp;&bp;&bp;&bp;胡濙答了声是,这才说道:“其实这事也非老臣这个吏部尚书该说的,而是该由兵部或工部的人来说才是。但既然此事一直被搁着,为朝廷大计,臣也只好越俎代庖一次了。”

    &bp;&bp;&bp;&bp;“哦?到底是何事?”听他这么说来,皇帝倒是来了兴趣了。

    &bp;&bp;&bp;&bp;“就在今年早些日子,北边有人造出了一种可探敌虚实,早上大半日便发现敌军情况的物件,此物名为飞艇。当时,大同总兵胡遂便曾派人送入京来,老臣也曾见过一次,却是巧夺天工般的神妙之物,若我大明边地城镇都能用上此物,则能为我守边将士赢取至少半日的准备时间。”

    &bp;&bp;&bp;&bp;“竟还有这等物件?”皇帝一听,双眼便是一亮。少年心性的他自然对新鲜事物最感兴趣了,何况还是对用兵有帮助的东西,这就让他更想见识一下了:“你说此物叫作飞艇,它当真能飞?”

    &bp;&bp;&bp;&bp;“飞却是做不到的,但此物却能升上半空,俯瞰下方。都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此飞艇便是这么个道理了。”胡濙忙再次解释道。

    &bp;&bp;&bp;&bp;“哦?”天子有些兴奋地扭动了下身子,又看向面前的几名重臣:“徐卿,王卿,胡先生此言可确有其事么?”

    &bp;&bp;&bp;&bp;被他点到名的正是兵部尚书徐晞和工部尚书王卺两人。这两人在对视了一眼后,才走出臣班,恭恭敬敬地行礼后才道:“回陛下,确有此物。”

    &bp;&bp;&bp;&bp;“它果真能飞上天去?”朱祁镇兴致勃勃地追问了一句。

    &bp;&bp;&bp;&bp;“正是。”徐晞在看了胡濙一眼后,点头道:“臣也曾亲眼见过它飞上天,虽然飞得不高,却可知其非随口乱说了。”

    &bp;&bp;&bp;&bp;王卺也附和地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犯起了嘀咕,不明白为何胡部堂会突然提起此事。本来,照着他们的意思,此事朝廷是不会太多关注的。

    &bp;&bp;&bp;&bp;这便是如今天下风气上的问题了。中华民族,或者说是儒家文化一直都是重道而轻术的。尤其是对这些科举上来,身份极高的人来说,工匠也好,他们造出来的东西也好,那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存在。再巧妙的发明落到他们口里,那都可以用四字概括之,那便是奇技淫巧!

    &bp;&bp;&bp;&bp;这种风气很难说是从什么时候就流传下来了,或许是当汉武帝时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开始,便已形成。而这直到几百年后,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时,当时的辫子朝依然对此不屑一顾,而结果便是大吃苦头。

    &bp;&bp;&bp;&bp;正是因为这种风气的存在,导致中华民族泱泱数千年文明就少有能提出科学理论,或是出个什么大发明家的。如沈括、郭守敬这样的人都已被人视作异端了。而著作方面,也就留下本天工开物而已,其他举凡术数、几何等等都被人们当成了杂学,研究之人是很容易被人鄙夷的。

    &bp;&bp;&bp;&bp;现在,朝中地位颇高的四朝老臣居然在朝会上跟天子提起此事,自然是惹得人人侧目了。若非这番话是胡濙说的,恐怕这时候已有不少人上来指斥其非了。

    &bp;&bp;&bp;&bp;不过相比起官员们的诧异,杨溥倒显得颇为镇定,他微笑地瞥了一眼胡濙,眼中有一丝敬意闪过。这位老友还真是个不计得失的热心人哪,为了帮到陆缜,连自己的名声会因此遭人诟病都不顾了。

    &bp;&bp;&bp;&bp;另一个别有心思的,则是朱祁镇。此时的他显得颇有些急切:“既然真有此物,那朕倒是想看一看了。胡先生,此物现在何处?”

    &bp;&bp;&bp;&bp;胡濙看了王卺一眼:“现在工部衙门里放着呢,陛下若要一观,却需去京营。”

    &bp;&bp;&bp;&bp;这么个大家伙,自然是不好随便运进皇宫里来的。而且,皇宫可不是别的地方,岂能让这么个古怪玩意儿飞到自己头上?另外,京营因为地处皇城边角,即便有些怪异之事发生也不至引得全城轰动不安,所以选在那儿是最好的提案了。

    &bp;&bp;&bp;&bp;“好,那朕今日午后便过去一观。”皇帝当即拍板下旨道。

    &bp;&bp;&bp;&bp;“臣遵旨。”胡濙忙答应一声。

    &bp;&bp;&bp;&bp;当朝会散去,三三两两走动的官员们都不禁对此事小声地议论起来,猜测着胡部堂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任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bp;&bp;&bp;&bp;当然,也不是没人能看出他的心思,比如今日没有陪伴天子临朝的王振,在听到早朝上的事情后,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好个胡濙,为了保那陆缜,他居然想出了这么个手段来。”别人或许还想不到个中原委,他却是知道这飞艇是和陆缜紧密相关的。

    &bp;&bp;&bp;&bp;现在胡濙拿此出来,其目的不是为了在天子面前保荐陆缜还能为了什么?

    &bp;&bp;&bp;&bp;想到这儿,他的整张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一旦叫胡濙得逞了,那陆缜必被天子所看重,到时自己再想对付他可就难了。

    &bp;&bp;&bp;&bp;倘若给他一些时间,他或许还能在飞艇上做做手脚,可下午陛下就要去观看飞艇,他连做手脚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却如何是好?

    &bp;&bp;&bp;&bp;心中愤怒的王振此时已彻底没了办法。

    &bp;&bp;&bp;&bp;而这时,杨溥却也有些疑惑看着自己的这个老朋友:“你之前有此想法我并不意外,可你为何却在今日便急着把事情给提了出来?若是由下面的人来办,应该会更稳妥些才是啊。”

    &bp;&bp;&bp;&bp;“也是事出突然,因为我已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的官职了,若错过了,却需要再想其他办法。”胡濙笑了下道。

    &bp;&bp;&bp;&bp;“你是指?”

    &bp;&bp;&bp;&bp;“大兴县令!现在正好出了空缺,让他一个地方县令提为京县县令并不是什么超擢,也不会叫人妒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