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吾道不孤(上)
    &bp;&bp;&bp;&bp;胡濙此人在正史中的名气一向不是太大,但在野史以及后世中却是多有出现的厉害人物。

    &bp;&bp;&bp;&bp;此人不但年纪轻轻便考中进士,之后的官路也颇为顺达,可真正让他的名字流传后世还是因为永乐帝对他的信任,以及把一项隐秘而艰巨的任务派给了他去执行——搜寻神秘失踪的建文帝朱允炆!

    &bp;&bp;&bp;&bp;当朱棣以奉天靖难的名义发动叛乱,直捣应天南京城取得最终胜利之后,一个让他既感高兴,又感头疼的事情便发生了。皇宫突然起了大火,然后本来应该身在其中的建文帝就神秘失踪了。

    &bp;&bp;&bp;&bp;建文帝的消失一方面让朱棣能更容易名正言顺地坐上皇位。毕竟他打出的旗号只是靖难,为的也只是清君侧,而非造反夺取侄子的皇位。若朱允炆依然在位,他想要真坐上天子的宝座怕是还需要费不少的工夫。而现在人一失踪,在国不可一日无君的理由下,他便能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了。

    &bp;&bp;&bp;&bp;但是,朱允炆的失踪对永乐来说永远都是一根刺,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何时会再次出现。虽然一个失去皇位的逃亡天子手上无兵无权,但只要有这个旗号在,就足以对朝廷造成极大威胁了。要知道,后来的辫子朝一个传说中的朱三太子就闹了他们上百年,直搞得人心惶惶,更别提朱允炆的身份还是当初真正的皇帝了。

    &bp;&bp;&bp;&bp;所以为了去除后患,永乐在称帝后花了大力气,派了无数人满天下地寻找朱允炆的下落。这其中,就有郑和从海上寻找的一支人马,而另一支在中原各地寻找其下落的首脑人物便是这位胡濙胡部堂了。

    &bp;&bp;&bp;&bp;当时的胡濙还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为了寻找建文帝下落,他可是几乎跑遍了全国各地,甚至连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以及更偏僻的苗域都去过。至于到底有没有找到朱允炆的线索,甚至找到他本人,就没有人知道了。

    &bp;&bp;&bp;&bp;正因为有过这一番功劳,再加上胡濙本来出身就不错,在历经四朝之后,他终于站到了朝廷之巅,成了仅在内阁辅臣之下的存在——吏部尚书。而且,因为有之前的那段寻找经历,他还拥有了寻常文官所没有武官人脉,尤其是在锦衣卫里,更是声望极高。

    &bp;&bp;&bp;&bp;其实当初纪纲被杀之后,若是他胡濙点头,恐怕永乐会毫不犹豫就把指挥使的位置给他的,若真如此,锦衣卫的势力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被东厂彻底压死的地步。但他毕竟是文臣出身,并没有接受这样的转换。但功劳和资历摆在这儿,最后就成了文武俱全的古怪存在。

    &bp;&bp;&bp;&bp;陆缜对胡濙的了解并不多,却也知道这是曾找过建文帝的永乐朝老臣,所以心里下意识就想问问这位老大人,他到底找到过建文帝没有。不过这话终究是不敢说出来的,唯有恭敬地施了一礼。

    &bp;&bp;&bp;&bp;在陆缜起来行礼时,胡濙也正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半晌后,才摸着自己颔下的胡须说道:“怎么,你对老夫出手救你感到很奇怪么?”

    &bp;&bp;&bp;&bp;“老大人高义出手相救下官自不敢有所怀疑,只是对锦衣卫的人肯为老大人做这些感到惊讶而已。”陆缜忙找了个理由来搪塞道,他可不敢说自己是知道对方以前做的事情才感到惊讶的。

    &bp;&bp;&bp;&bp;听了这话,胡濙有些萧索地叹了口气:“若是十年之前,老夫要救你会更容易些。可现在,能在此事上出手的,也就杨震这么几个人而已了。现在,又少了一个”

    &bp;&bp;&bp;&bp;“多谢老大人仗义出手,下官实在惭愧。”陆缜忙再次道谢。

    &bp;&bp;&bp;&bp;“你倒也不必谢我,这是老夫该做的事情。你为朝廷甘冒大大得罪王振的风险,甚至连自身的安危都不顾。若老夫这时候连你都不救,那就真羞为人,更羞为这吏部尚书一职了。”说话间,胡濙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则先坐到了主位之上。

    &bp;&bp;&bp;&bp;陆缜见其落座,这才回到了刚才的客座之上。看他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胡濙更在心里暗生赞许之意。因为这两年里寻常官员与自己单独相处时,很多都会变得战战兢兢的,更不用说这么个年轻县令了。怪不得他敢做出这等事情来,还敢在朝会上侃侃而谈,显然其胆略就非常人可比了。

    &bp;&bp;&bp;&bp;在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喉咙后,胡濙才道:“别的话也不用多说,老夫只是有个疑问,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边地县令,怎么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若老夫得到的消息不错的话,你之所以会来京城便是因为得自那王振的安排了。”

    &bp;&bp;&bp;&bp;在对方审视目光的注视下,陆缜也不见半点慌张,只是笑了一下道:“其实下官在来到京城之前是完全不知到底为何被朝廷调来的。只是抵达通州后,方才知道原来竟是王公公他欲借我之口来促成对边地用兵一事。当时,下官便觉着此事不可为。”

    &bp;&bp;&bp;&bp;“却是为何?”胡濙轻轻把茶碗搁到了茶几之上,盯着对方的眼睛道:“老夫看过一份来自大同总兵的奏报,上面就曾提到你有意用更强硬的手段来对付北边的蒙人了。”

    &bp;&bp;&bp;&bp;陆缜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也是直直地看向对方:“不错,这确是下官的真实想法。不过,我所说的强硬态度也不是立刻对他们用兵,更不是现在就大举对北边出兵。

    &bp;&bp;&bp;&bp;“下官虽不才,可有些事情却还是看得分明的。我大明如今虽有盛世之气象,但在军力上,却是远不如永乐朝时的,尤其是卫所官军中的种种弊端更是不能轻易翻动,不然必会生出许多事端来。”

    &bp;&bp;&bp;&bp;“你居然还知道这些?”胡濙有些吃惊地问了一句。这种事情他身在朝廷高层,自然心里有数。可一个边地县令,居然也知道这等情况,这就实在太叫人难以置信了。

    &bp;&bp;&bp;&bp;“见微知著而已。”陆缜笑了一下:“我广灵驻军就多有贪腐之事,甚至出现了不少的空额。而那还是需要时刻提防蒙人入侵的边关之地,可想而知其他一向太平的州府卫所官兵是个什么模样了。”

    &bp;&bp;&bp;&bp;听了这话,胡濙的脸色微微沉了下去,随后又是一声喟叹。有些事情他是知道其弊病的,但因为牵涉过大,却又不好真个下手,所以只能当作看不见了。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弊病一直都在,若不解决,问题会越来越严重,直到一发不可收拾。

    &bp;&bp;&bp;&bp;陆缜的话还在继续着:“除此之外,便是下官今日在朝堂上所提到的那些原因了,这也是下官自己的一点浅薄看法罢了。若有不到之处,还望胡老大人能够指教。”

    &bp;&bp;&bp;&bp;胡濙苦笑着摇头:“你对此事已看得很透了,有些东西老夫都没有你想得远,谈何指教呢?甚至你提出的那些缓缓应对之策也是颇有道理的,这或许还能治一治如今军中的种种弊端呢。”

    &bp;&bp;&bp;&bp;“老大人谬赞了。”陆缜忙谦虚地说道。

    &bp;&bp;&bp;&bp;似乎是因为发现眼前这个年轻确有些才能,胡濙的谈性也上来了:“你可知道,如今大明天下虽然被人称作盛世,其实却是隐忧处处,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了。相比起来,军中之事不过是小事而已。”

    &bp;&bp;&bp;&bp;“这个下官才入仕途不久,对此所知却有限得紧了。”陆缜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知识储量,只能退了一步:“不过以胡老大人,以及几位阁老等重臣主持大局,再加上天子英明,些许问题应该难不倒你们吧?”

    &bp;&bp;&bp;&bp;“难不倒么?”胡濙嘿笑一声:“光是一个王振,就足够让我们忙活了。此人野心甚大,想借出兵草原不过是他其中一个念想而已,其他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你不在朝中故而不知罢了。原来还有几位老臣压着他,可今年杨士奇一去,他的势头就更猛了。若是有朝一日如我和杨阁老这样的老臣一一离开,恐怕此人将成为我大明最大的祸患!”

    &bp;&bp;&bp;&bp;陆缜点头称是,却又不好接话。他总不能说您老的推断是正确的,王振几年之后就会给这个盛世天下以致命的伤害吧?

    &bp;&bp;&bp;&bp;见他无法在此事上与自己对答,胡濙也不再勉强。笑了一下后,又有些好奇地道:“老夫依然感到不解,你哪来的勇气敢如此与王振为敌?这一回你可是把他得罪惨了,若非老夫及时派人,恐怕你和你的家人下场可就”

    &bp;&bp;&bp;&bp;“下官行事只求不愧于心,而且之前也有所布置,以为可以逃出京城。不想那王公公的手段如此厉害,这才”陆缜苦笑了一声。

    &bp;&bp;&bp;&bp;“原来如此,你果然是不知其厉害么?那要是现在再让你选一遭呢?”胡濙说着,盯住了陆缜。

    &bp;&bp;&bp;&bp;陆缜没有半点犹豫便开口道:“下官依然会做出如此选择。苟利国家生死以,其因祸福避趋之!”下意识间,他就把后世林则徐所作的名句给说了出来。

    &bp;&bp;&bp;&bp;听到这两句诗,胡濙神色一变,连身子都坐直了,大声道:“好!只听此诗就可知你为人,吾道不孤矣!”

    &bp;&bp;&bp;&bp;

    &bp;&bp;&bp;&bp;话说,诗真的是好诗,无论气魄肝胆都有,真不该在网上被拿来当梗,也希望各位书友不要拿此取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