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胡部堂
    &bp;&bp;&bp;&bp;天空中还有阵阵闷雷传来,一阵风从打开的窗户里吹了进来,不但吹得书案上的几本书哗啦作响,也吹得房内的温度凉爽了许多。

    &bp;&bp;&bp;&bp;但是,低头垂首站在下手边的健壮男子却是满头大汗,就如正被闷在热锅里蒸煮着一般。可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有半点动作,只让汗水顺着自己的脸颊不断淌下,最终滴落在地。

    &bp;&bp;&bp;&bp;倘若有认识他的人见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位看着战战兢兢,却连动都不敢动的汉子赫然正是大明锦衣卫的指挥使徐恭!

    &bp;&bp;&bp;&bp;锦衣卫指挥使,那可是手握数万锦衣卫兵力,权力大到连寻常尚书侍郎都不敢轻慢的存在哪。虽然如今厂卫力量大减,可作为独立于三法司外可随意捉拿官员百姓拷问定罪的特殊衙门,锦衣卫依然是能夜止小儿啼哭般的存在。

    &bp;&bp;&bp;&bp;但现在,这能让许多人战战兢兢相对的徐都督居然变作如此模样,足可见他所面对之人有多大的权势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因为他面前案后端然坐着,正批看几份奏疏的,却是如今朝中人人侧目,势力越来越大的王振!

    &bp;&bp;&bp;&bp;在被带到这间书房后,王振就没有再理会于他,这让徐恭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但在对方面前,在没有发问的情况下,他却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更别说为自己分辩几句了。之所以能让徐都督变成如今这副模样,自然是因为他知道王振这时候把自己叫来是为的什么。

    &bp;&bp;&bp;&bp;长时间的沉默后,王振终于放下了手上的奏疏,就跟才发现徐恭般惊讶道:“这不是徐都督么?你怎的来了也不说一声哪,那些个下面的人也真是太没规矩了,居然敢如此慢待于你,王振在这儿给你赔罪了。”说着,还两手一握,跟他小小地作了个揖。只是这位口里虽然说得好听,眼中却是冰冷一片。

    &bp;&bp;&bp;&bp;见他如此言行,更是吓得徐恭浑身直打颤,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公公下官下官”

    &bp;&bp;&bp;&bp;“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起来。若是让人瞧见了传出去,咱家可有苦头吃了。你可是锦衣卫的都督哪,那大权握的,咱家可得罪不起。”王振依旧是那副惊讶的模样,只是语气里却满是森然之意。

    &bp;&bp;&bp;&bp;徐恭再忍不住了,当即砰砰地直朝着上首的王振磕起头来,这可是真用足了力量,只几下工夫,头上的皮都有些破了。在磕头的同时,他还断断续续地道:“公公容禀,今日之事下官确实全不知情,都是那杨震,杨震他自行其是,带了人去跟东厂抢人的。若是下官知道了,是断然不肯让他们得罪东厂的。”

    &bp;&bp;&bp;&bp;本来王振还想问一句你可是锦衣卫的人,没你的默许谁敢做出这等事情来。可在听到杨震这个名字时,眼睛就眯了起来,到嘴边的话也停住了。

    &bp;&bp;&bp;&bp;杨震,虽然只是锦衣卫里的一名小小百户,但其身后却站了个叫胡濙的靠山。即便是自己,在对上这个数朝元老时也不敢掉以轻心哪,徐恭自然就更拿捏不住杨震这个下属了。

    &bp;&bp;&bp;&bp;“罢了,别跟个磕头虫似的,先起来回话。”终于,想明白这点的王公公面色算是缓和了些,摆了下手道。

    &bp;&bp;&bp;&bp;听他这么道来,徐恭总算是松了口气。但他还是用力地再叩了个头,道了声谢后,方才缓缓地从地上起身。此时,他的额头早已破损,一缕鲜血直流而下,而那汉白玉所铺就的地面上,也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一抹血迹。

    &bp;&bp;&bp;&bp;“你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怎么就看不住自己的一个下属?哪怕他杨震真有人撑腰,可他下面的人呢?这种事情难道还要咱家来帮你出主意么?”虽然可以理解,但必要的敲打还是免不了的。

    &bp;&bp;&bp;&bp;“下官也没料到这杨震竟会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竟敢和东厂抢人。而且,就在事发前不久,他已被调离北镇抚司,即将去江南任千户了。下官本以为这是去了个祸患,还觉着高兴呢,没想到竟出了这事儿。”徐恭赶紧又解释道。

    &bp;&bp;&bp;&bp;听了这话,王振的眉头便是一皱:“这是有人早早就做好了后手准备了。”显然对方也知道这次之事将大大得罪自己,为了保护出手的杨震,所以便提早把人给调出了京城。

    &bp;&bp;&bp;&bp;徐恭轻应了一声,又低下了头去。他显然还是怕王振会把火气撒到自己身上。不过这一回,王振并没有追究他的意思,只是沉吟了片刻后才看着他道:“那你可知道那人被他送去何处了?”

    &bp;&bp;&bp;&bp;“应该就是胡部堂的宅子里。”徐恭又咽了口唾沫说道。

    &bp;&bp;&bp;&bp;王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看来这是有人要保那陆缜了,没想到这些朝中大臣的动作也如此迅速,居然真把人给保了下来。

    &bp;&bp;&bp;&bp;但随即,他眼里的杀意又涌现了出来:“即便你们能出手保他一时,难道还能保他一世不成?难道他陆缜这辈子就只呆在胡濙的府中不出来了么?”

    &bp;&bp;&bp;&bp;心里已有了主意,王振又看了徐恭一眼:“陆缜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但是这个杨震是一定不能留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bp;&bp;&bp;&bp;感受到来自对方眼中的杀意,徐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最后还是点头:“下官明白,下官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对这个一直不受自己控制,几次和自己顶撞,坏了自己好事的家伙,他也是深恶痛绝的。既然王公公下了令,杨震又要离开京城,没有胡濙这座靠山护着,他自然有办法除掉这个家伙了。

    &bp;&bp;&bp;&bp;“去吧。记住,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这个锦衣卫都督也就别再当了。”轻飘飘的一句话丢出来,却让徐恭刚退下去的汗水再次冒了出来,忙再次赌咒似地应允道:“下官定竭尽所能把事情办好,不敢再有任何差错。”

    &bp;&bp;&bp;&bp;看着恭敬退出去的徐恭,王振脸上冰冷一片。这个徐恭到底不是自己人,用着也实在不太顺手,是时候换一个更加可信的人坐上锦衣卫指挥使位置了。

    &bp;&bp;&bp;&bp;

    &bp;&bp;&bp;&bp;进入一处偏厅,甚至见到有奴仆送上香茶后,陆缜终于忍不住了:“这儿到底是哪儿?还望杨百户能实言相告。”

    &bp;&bp;&bp;&bp;杨震还没有做出回应,一个略显苍老却又充满了豪气的声音却在外边响了起来:“这儿便是老夫的府上了,陆县令你不必紧张,我对你没有半点恶意。”

    &bp;&bp;&bp;&bp;伴随着这一句话,一名须发皆已灰白,但却精神矍铄的老人已大步走了进来。只见他脸色红润,穿一身青色宽袍,颇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度,但一双眼睛却又散发着叫人不敢轻视的光芒,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久居人上的贵气。

    &bp;&bp;&bp;&bp;杨震本来是坐在椅子上的,一见他来了,就赶紧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地朝他行下礼去:“见过胡部堂。”

    &bp;&bp;&bp;&bp;“跟你说了多少次,叫我胡伯父,别总是叫得这么生分!”老人貌似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又关切地道:“把人带来没出什么岔子吧?”

    &bp;&bp;&bp;&bp;“和东厂的人对峙了一番,不过那些家伙没胆量和我动手,所以我就把人带来了。”杨震简洁地说了一句。

    &bp;&bp;&bp;&bp;“辛苦你了,也要委屈你了。因为这事,你已不能再留京城,你不会怨我吧?”老人神色郑重地问道。

    &bp;&bp;&bp;&bp;“怎么会?先父以前都在您手下听用,他去世后又是胡伯父你一直在帮着我们全家,我自然该听从你的意思了。别说从东厂手里抢个人,从京城去江南,就是死,我也不会皱下眉头。”杨震正色回道。

    &bp;&bp;&bp;&bp;听了这话,老人只是微微一叹,最后还是道:“事态紧张,我便不留你了。你现在就出京城,老夫在外面也有安排,自会护你去江南。”

    &bp;&bp;&bp;&bp;“是,有劳伯父你费心了。”杨震闻言点头拱手,又转头看了陆缜一眼,微一点头示意,这才快步出门而去。

    &bp;&bp;&bp;&bp;两人这一番对话,让陆缜听得既有些明白,又有些迷糊。明白的,是他们应该就是王振等人的对头,所以才会出手从东厂的手上救出自己。而迷糊的则是,这位老人的身份,他到底哪来的信心保自己呢?

    &bp;&bp;&bp;&bp;正当陆缜沉思猜测的时候,老人的目光便落到了他的身上,还用手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老了,就顾不上全部了。居然把陆县令你这个大功臣给晾在了一旁,还望莫要见怪。”

    &bp;&bp;&bp;&bp;“岂敢。老大人能出手救下官于水火,下官已感激不尽了。”陆缜忙弯腰行礼道。随即,又仔细看了对方一眼,试探着问道:“不知老大人是朝中哪位部堂,下官毕竟身份卑微可不认得你。”

    &bp;&bp;&bp;&bp;“其实今日朝堂上你就见过老夫,不过老夫没有出声,想必你是记不住我的。”老人呵呵一笑:“也是老夫疏忽了,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现在告诉你也无妨,老夫姓胡名濙,现为朝中吏部尚书一职。”

    &bp;&bp;&bp;&bp;“胡濙”陆缜下意识地轻念了一声,随即便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