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早有后招(下)
    &bp;&bp;&bp;&bp;虽说他有意交好巴结陆缜这个即将成为王公公亲信之人,但在危险来临时,卢七的第一选择还是优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bp;&bp;&bp;&bp;就在他双脚和腰部发力,想要从车辕处跳起时,那头发了狂的骡子一声长嘶,竟突然身子一偏,没有一头撞在车厢上,而是重重地栽在了车辕和马儿相接的地方。

    &bp;&bp;&bp;&bp;这一下,变得实在太快,卢七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是一声尖叫,腾起的身子被骡子一挂,重重地往地上落去。而更悲剧的是,受此一撞,挽车的马儿也是一阵惊慌,摇头摆尾间奋力朝前一奔。但因为车子已然扭转,这一下力道竟使得车马彻底地分离了开来。

    &bp;&bp;&bp;&bp;两股力量,一朝前,一往侧,全都汇聚到了车厢的前半部分,让它一颤之下,便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轰然一声就朝着卢七跌倒的位置倒了下去。后者只来得及再次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便被车砸了个正着,顿时昏了过去。

    &bp;&bp;&bp;&bp;一切发生得委实太快,周围百姓直到卢七被砸昏之后,才发出阵阵的惊呼,在闪过了那匹失惊乱跑的马儿后,不觉都把目光汇聚到了这辆倒霉的马车上。稍一顿后,才有几人奔上前来,查看卢七的情况。

    &bp;&bp;&bp;&bp;好一阵拍打忙活,卢七才缓缓醒来,只觉着全身的骨头都散了架一般的疼,双腿处更是彻底没了知觉,这让他大为惊恐。好在他还记着自己的职责所在,见众人只是围住了自己,便大叫道:“车里车里还有人”

    &bp;&bp;&bp;&bp;“什么?”周围百姓听得这话也是大吃一惊,赶紧七手八脚地过去看个究竟,若是里面还有人,恐怕也伤得不轻。可随即,众人便又颇感不解地回头看了过来,眼中的意思很清楚,不是这位被砸傻了吧?

    &bp;&bp;&bp;&bp;“怎怎么回事?”本就因为受伤而脸色煞白的卢七看着更加苍白,有些不安地问了一句。

    &bp;&bp;&bp;&bp;“老兄,车里没人,你别是惊吓过度记错事儿了吧?”有人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但这一句话,却让卢七也彻底怔住:“怎怎么可能?”

    &bp;&bp;&bp;&bp;他可是很清楚记得出事之时陆缜就在车里的,可怎么一转眼的工夫,车里的人就不见了?他人呢?想着间,卢七的目光又在周围众人间巡视起来,只可惜陆缜却根本不在其中

    &bp;&bp;&bp;&bp;顿时间,卢七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他并不笨,知道事情有蹊跷了。现在上面让自己盯着的家伙居然从手边消失了,自己的罪责可就太大太大了。又伤又慌之下,他身子再次一挺,顿时就彻底昏厥了过去。

    &bp;&bp;&bp;&bp;

    &bp;&bp;&bp;&bp;倘若这个时代有后世的监控器材,那么在镜头底下,一些不被人注意的事情便会被看出来了。

    &bp;&bp;&bp;&bp;就在骡子发狂撞中马车,周围百姓惊慌四散的同时,一条身影出现在了马车的另一侧。然后,身在其中的陆缜就在他一拉之下,在车辆失去平衡之下轻巧地翻出了车子。

    &bp;&bp;&bp;&bp;因为当时大家都慌作一团,所以居然没有人觉察到这一变故,就是同处一车的卢七,因为想要躲避所以对此也是懵然不知。而出了车后,陆缜便在那人的引领下迅速拐入了一旁的小巷,然后又钻进了另一头早准备下的一辆马车内,和一众行人一道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bp;&bp;&bp;&bp;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干净利落,居然没有惊动任何一人。足可见此事的策划者和执行者的能力有多么的出众。身在其中的陆缜更能感受到这一点,所以在坐上车后,便好奇地看向了跟前这位粗衣大汉:“都说京城水深,处处卧虎藏龙。之前在下还不信呢,但现在却不得不佩服了。一个名声不显的青竹帮竟也有如兄台这般的高手。没请教阁下的高姓大名?”

    &bp;&bp;&bp;&bp;那人刚才也在端详着陆缜,见他遇事不惊,冷静果断,上车之后依然沉稳如故,也不觉高看了他几眼:“我们这些不入流的帮派干的就是这一行,自然得有些吃饭本事了。在下青竹帮竺畅,大家都叫我竺老二。”

    &bp;&bp;&bp;&bp;“原来是二当家的,怪不得有如此高明的布置与手段,倒是失敬了。”陆缜之前就知道林烈找的这个青竹帮的内部情况,所以一听对方自报姓名,便知道了他的身份。

    &bp;&bp;&bp;&bp;竺畅呵呵一笑:“看来你们犯的事着实不小哪,居然想到借我们这些不入流的帮会中来出手相救。你可是朝廷命官哪。”话说陆缜此时身上的衣着可还是参加朝会时的打扮,这实在很是惹人眼球。

    &bp;&bp;&bp;&bp;陆缜苦笑一声:“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我身在官场也是一般。”

    &bp;&bp;&bp;&bp;“好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竟一言道破了我等的处境,这位大人果然非等闲之辈。”竺畅双眼一亮,如是说道。

    &bp;&bp;&bp;&bp;陆缜却是一愣,他只道这句话是早已有的呢,却不想竟又说了句后世的名言。他可不知道,这话并不是古代的那些江湖帮会人物所说,而是出自一代武侠宗师古龙的。只因为这话太有感觉,反倒让人觉着这是古人对江湖人物的总结了。

    &bp;&bp;&bp;&bp;嘿笑一声,陆缜避过了对方赞许的话头,只是问道:“不知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bp;&bp;&bp;&bp;“那就要看你的意思了。之前我们只接下把你从人手中截下来的工作,然后便是把你送去和自己的家人相聚。话说你这次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在这京城里,官员可不至于如此狼狈哪,若真出了什么大事,你这么落荒而逃怕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哪。”竺畅有些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bp;&bp;&bp;&bp;之前他们不知道此事竟与官府相关,所以出手倒还果断。可现在,在发现要救之人乃是官员后,心里自然就有些犯起嘀咕了。虽然帮会和官府是两条线,可他们依然是要仰朝廷鼻息过活的,真太出格的事情他们却是不敢做的。

    &bp;&bp;&bp;&bp;“不过是得罪了朝中权贵而已。”陆缜见对方看着一定要问出点什么来,便笼统地道:“我现在只要带了家人离开京城应该就能自保了。”

    &bp;&bp;&bp;&bp;“是么?”竺畅不置可否地问了一句,随即便略略皱起了眉头:“这么看来,你的身份是不能用了?包括路引官凭什么的。”

    &bp;&bp;&bp;&bp;“这个”陆缜的脸色微微一变,这才想起如今大明朝廷对户籍管理的严格举措来。这可是个没有官府路引寸步难行的时代哪,自己真能从王振的爪牙手里脱身出去么?

    &bp;&bp;&bp;&bp;但事情来到这一步,已没有任何选择了,便咬牙道:“这个我自有办法,只要你们肯送我离开京城,必有重酬。”

    &bp;&bp;&bp;&bp;在陆缜思考时,竺畅心里也在做着权衡。此时见陆缜这么说来,他便伸出了两根指头:“二百两,我可以帮你出城去。”

    &bp;&bp;&bp;&bp;他这一要求听得陆缜眉毛一挑。之前林烈和他们谈好了的价格是五十两,没想到转眼间价格却翻了四番,显然这与自己是官员身份有着必然联系。但事情到了这一步,除了靠他们,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毕竟,无论他还是林烈,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里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没了他们帮衬着,别说此时出城了,就是想在这儿找个地方落脚躲起来都很不容易。

    &bp;&bp;&bp;&bp;所以在一阵犹豫后,陆缜便咬牙接受了这个条件:“可以,就二百两。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我需要你们为我准备一份路引,至少要能出京畿地面。另外,今日天黑之前我要出城。”

    &bp;&bp;&bp;&bp;虽然他提的这两个条件也有些难处,但在二百两酬劳的诱-惑面前竺畅只略一考虑便答应了下来:“可以!”作为扎根京城的地方帮会,他们想送个人出去,同时为他准备一套路引倒也不是太难的事情,虽然因此他们也要担上些干系,付出些代价。

    &bp;&bp;&bp;&bp;在说定之后不久,马车终于停在了城北一处看着很是寻常的宅院跟前。不过,陆缜在下车后往四下里一寻摸便发现周围是有不少人看守的,显然此地该是青竹帮的一处要紧住所了。

    &bp;&bp;&bp;&bp;“你的家人就在里面了,我就不进去了。”竺畅冲陆缜一笑道:“现在还没到午时,两个时辰内,我会回来带你们离开京城。”

    &bp;&bp;&bp;&bp;“那就有劳了。”陆缜冲他一抱拳道。随后,便抬步往院子里走去,果然进门后便看到了楚云容她们二女正和林烈待在一处厅堂之中,此刻三人正满脸焦虑地站在那儿呢。

    &bp;&bp;&bp;&bp;看到陆缜进来,两女的神色才好看了些,楚云容更是走上前来:“你真做了那事了?没出什么问题吧?”

    &bp;&bp;&bp;&bp;“嗯,一切都照我的计划而行。不过看情况,这京城暂时是待不了了,所以得委屈你们跟我一起先离开此地。”陆缜说着有些歉然地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

    &bp;&bp;&bp;&bp;楚云容却是粲然一笑:“这有什么?不就是离开这儿么,我跟你去便是了。”说这话时,她的俏脸又是一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bp;&bp;&bp;&bp;陆缜心下一动,但因为时间不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了另一边的林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

    &bp;&bp;&bp;&bp;“我早说过这条命卖给了大人你,这次自当尽力而为!”林烈正色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