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突然倒戈
    &bp;&bp;&bp;&bp;在灿烂朝阳的照射下,在满朝文武的注视下,陆缜这个七品县令就在天子面前对北地蒙人之事侃侃而谈了起来:

    &bp;&bp;&bp;&bp;“陛下,蒙人自来便为我大明之心头大患,虽有太宗皇帝数征漠北而大大打压了他们的气焰,然因其地多贫,极需要我中原财物之助,故而时有犯我大明之心,并因此多有少量人等犯我边地。

    &bp;&bp;&bp;&bp;“此番有蒙人借口微臣杀其族人而兴兵攻打广灵也正是为的如此缘故。论起凶悍来,蒙人确实不愧其偌大的名声,纵然并未有像样的攻城器械,他们也一无所惧,照样以绳索抛城,借之翻越城墙,此确非我大明将士所能做到。

    &bp;&bp;&bp;&bp;“而且就臣所想,以这一战所呈现出来的情况,恐怕草原各部对我中原的觊觎之心会更重上一些。因为若无外援,我广灵数日守下来已是极限。而在我大明边地,如广灵般守兵薄弱的城池可是不少,若不做出相应应对的话,恐怕一旦城破,那里的百姓军民的下场可就”

    &bp;&bp;&bp;&bp;一顿之后,陆缜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位高官:“当然,若朝中大人觉着边地小民的生死无足轻重,那微臣也无话可说。”

    &bp;&bp;&bp;&bp;这话说得众官员的面色变得更加阴沉,或许在私下里他们会用大局为重来劝阻天子,但这种不把边地小民生死的话是绝对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的。这让他们想要反驳都不好开口了,不然这视边民如草芥的黑锅可就要落到他头上了。

    &bp;&bp;&bp;&bp;见到那些一直以来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对自己冷嘲热讽,非议不断的官员们在陆缜一番话后一个个都变成了锯嘴葫芦,这让王振大感快意,看向这个年轻人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的欣赏。他决定了,事成之后,一定要把此人调到自己身边来任事,自己太需要这样能在朝廷里为自己说话的人了。

    &bp;&bp;&bp;&bp;陆缜的话还在继续着:“另外就是边军如今已有懈怠之状,若再无一些变化,只恐我大明边军上下都将堕落,待到有朝一日朝廷想用他们时,他们却已成了一只只失去爪牙的野兽,到那时,我边境之地可真就危殆了。”

    &bp;&bp;&bp;&bp;这番话可不是陆缜虚言恫吓,而是因为有几百年后的知识所给出的正确预判。而这一点,就是朝中那些官员,也是有所耳闻的,他们自然更不好出言反对了,不然以后出了事情,追究起责任来可脱不得身。

    &bp;&bp;&bp;&bp;陆缜弯腰冲皇帝再施一礼:“所以陛下,以微臣的一点浅薄的见识,如今大明边境看似安定,实则内忧外患不止,若不能对此有所改变,则后患无穷,还望圣天子明鉴。”

    &bp;&bp;&bp;&bp;徐晞见他这么说来,心已彻底提了起来。看天子的神色,显然是完全被其说动了,一旦陛下当场下旨对北地蒙人用兵,只怕再想扭转局面就太难了。这时,他已顾不得太多了,当即身子向前一倾,欲再次上前进言反对。

    &bp;&bp;&bp;&bp;可就在他将将要走出去时,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内阁首辅杨溥突然扭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带了几分制止与安抚的意思,让他稍安勿躁。

    &bp;&bp;&bp;&bp;这一个眼神过来,顿时就像根绳子似地,把徐尚书给拉住了。

    &bp;&bp;&bp;&bp;杨溥作为当初内阁三杨里硕果仅存的老大人,在朝中威信自然是不用多说的。寻常文官,皆以其马首是瞻。此人无论智机还是为人,在朝中那都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的,而且又深得天子的信任与尊重,说句大不敬的话,他有时权柄比朱祁镇这个皇帝更重呢。

    &bp;&bp;&bp;&bp;只是徐晞虽然停下了动作,心里却依然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杨阁老为何会突然制止自己出来说话,莫非是觉着事情已不可为了么?

    &bp;&bp;&bp;&bp;可也不至于啊,即便天子真个意动,即便那个陆缜说得再天花乱坠,只要朝堂上群臣一致反对,以陛下素来的性格,还是会退让的。为什么却不让争了,是有什么隐情么?

    &bp;&bp;&bp;&bp;徐晞在那儿猜疑着,杨溥那双略显昏花的老眼却落在了陆缜的身上,似乎是在观察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虽然两人之间还有些距离,但陆缜居然也感受到了这两道如有实质的目光,身子便是一颤。

    &bp;&bp;&bp;&bp;见此,杨溥布满了老年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来,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虽然看似在为王振等人张目,但仔细听他的话,却无一句是提到要出兵草原的,恐怕这其中另有深意哪。

    &bp;&bp;&bp;&bp;这一点,因为关心则乱的缘故,在场这么多人愣是只有杨溥一人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所以他才用眼神制止了徐晞的动作,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要做些什么。

    &bp;&bp;&bp;&bp;这时,天子在消化了陆缜的一番言辞后,也有些动容道:“原来北边已是如此局面,这么看来非要与蒙人战上一场以消除这些隐患了?”

    &bp;&bp;&bp;&bp;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向了陆缜,不少人的脸色跟着心一起直往下沉。有些人则好奇地看向前方的那些高官们,这时候他们为什么一个个都不出声了,难道真觉着陆缜的话有道理,连反驳都反驳不了么?

    &bp;&bp;&bp;&bp;王振脸上则笑开了花,他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轻松就做成了,自己这几个月心心念念想要做的事情,即将可以动手做了。他很快就可以为国立功,然后把声望抬到与郑和相当的位置了!

    &bp;&bp;&bp;&bp;在这许多想法各异的目光注视下,陆缜终于再度开口:“陛下,臣以为此时对蒙人用兵殊为不智!”

    &bp;&bp;&bp;&bp;“什么?”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看陆缜就跟看一个神经病一样,怎么这家伙突然又变卦了?真当这朝堂之上是如此随便的地方么,能容他在此信口雌黄?当然,也有不少人的心稍稍安了一些,至少他没有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不是么?这里面,自然就有徐晞,同时,他又有些疑惑地看向了杨溥,难道杨阁老早已知道他会说这话?难道这人本就是杨阁老安排好的?

    &bp;&bp;&bp;&bp;一系列的疑问从很多人的心底冒出来,可一时间却无人能给予他们回答,让所有都感到了一头的雾水。

    &bp;&bp;&bp;&bp;而这其中,王振的困惑显然是最重的那个。他脸上的笑容早就僵住了,随后又扭曲变形,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突然转变的家伙,恨不能上前一脚踹死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bp;&bp;&bp;&bp;只可惜,在这朝堂之上,他王公公是不敢做出如此放肆的举动来的,只能用眼神来“凌迟”对方了。

    &bp;&bp;&bp;&bp;天子也惊愕了半晌,随即脸色也是一沉:“陆缜,你这话是何意?”

    &bp;&bp;&bp;&bp;陆缜猛吸了口气,使自己的精神更加集中,不受外间干扰:“陛下容禀,臣所言句句皆发自肺腑,句句皆是为我大明朝廷。之前提到的关于北地的种种内忧外患,也确然属实。”

    &bp;&bp;&bp;&bp;“既然如此,你为何会说现在还不是对蒙人用兵的时候?”皇帝忙开口问道。

    &bp;&bp;&bp;&bp;“兵者,国之大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动的。这一点,想必朝中各位大人也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们才会极力阻止陛下下旨出兵攻伐蒙人。”

    &bp;&bp;&bp;&bp;顿了一下,见天子脸色没有太多好转后,陆缜又继续补充道:“陛下,一旦我大明真个如永乐朝般兴兵北伐,那粮食却该如何调派?永乐朝时,倾全国之力方才供养了数十万大军的军粮,可那也是经年才做成的大事,现在陛下一言便欲对蒙人用兵,光此一点就已是个大问题了。

    &bp;&bp;&bp;&bp;“另外,兵马调动也不可小视。如今边地虽屯有重兵,可那里的人马是不可能全数被派去草原的,不然若让蒙人有隙可趁,恐怕我边防城池全线高急,就是这中原天下怕也要因此而乱了。一旦当真如此,就实在太得不偿失了。

    &bp;&bp;&bp;&bp;“当然,陛下也可下旨从京城与其他各地调遣兵马,但这么一来,各军之间难以互相统属,到了战场上依然是个大问题。如今毕竟不同于永乐朝,那时全国兵马因经历过靖难之役,故而都是百战老兵,那可不是如今这些各地卫所官兵所能相比的。”

    &bp;&bp;&bp;&bp;陆缜这一句句列举出来,直说得皇帝哑口无言,额头都现出了汗来。

    &bp;&bp;&bp;&bp;朱祁镇并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昏聩之君,他只是少年冲动,被王振挑动了情绪而已。说白了,现在的他就是个中二少年加愤青而已,而且还是个理智的中二少年。当陆缜把问题一一摆开来后,他便知道真要对蒙人用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心里的天平也开始动摇了。

    &bp;&bp;&bp;&bp;眼见局面就要失控,王振的脸色难看得都要变成黑脸包公了,之前掌控局面的兵部侍郎邹枋终于醒过了味来,当即呵斥道:“大胆陆缜,竟敢在天子面前如此危言耸听,真当此处是你如此放肆的地方么?”

    &bp;&bp;&bp;&bp;其他与他同声气的官员此时也如梦初醒,当即出言呵斥起来:“陆缜,竟敢如此口不择言,还不退下。”

    &bp;&bp;&bp;&bp;“你一个七品县令,哪来的胆子在此狺狺狂吠!”数落之声,一时不绝于耳!

    &bp;&bp;&bp;&bp;

    &bp;&bp;&bp;&bp;感谢书友绯色鱿鱼的打赏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