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君前奏对
    &bp;&bp;&bp;&bp;虽是身在群臣队列的末尾处,但因为奉天门广场上有一定的扩音效果,再加上官员们都没发出什么响声来,所以前方高官们的对话还是被陆缜全听了个清楚。

    &bp;&bp;&bp;&bp;听着邹枋一番言辞下来居然让人无可辩驳,陆缜心里不觉也有些急了。倘若对方见事情尽在掌握不想节外生枝地用到自己。可就麻烦了。更麻烦的是,自己离开时已让林烈相机动手,如此是断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一旦不能破坏王振的盘算,今后可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bp;&bp;&bp;&bp;正患得患失,却又无可奈何间,陆缜猛地就听到了前面点到了自己的名字,居然是宣自己上前回话的。这让他的精神顿时就是一震,与此同时,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bp;&bp;&bp;&bp;这可是在大朝会上去和天子面对面地奏对哪,说不慌是骗人的。他陆缜在穿越前不过是个没多少经验的年轻人而已,纵然在来到这个时代后经历了许多,可这样的大场面却还是首次遇上,那种因为陌生而带来的紧张感瞬间就充满了他的整个胸臆,连自己是怎么从队列里走出去的都有些记不清了。

    &bp;&bp;&bp;&bp;更叫陆缜感到紧张的,是当他出来后所面对的一道道充满了嫉妒和警惕的目光。这一道道目光如有实质般一一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动作更显僵硬,只有用莫大的自制力,才能坚定地不断向前迈去。

    &bp;&bp;&bp;&bp;想来是,他所站队列周围的那些官员个个身份低微,有许多更是在这小官职上蹉跎好多年了,恐怕终其一生都很难在这样的场合里走出去说几句话。而现在,陆缜这么个小县令却被天子钦点出来回话,这如何能不叫人打从心里感到羡慕嫉妒恨呢?

    &bp;&bp;&bp;&bp;而且,他这次要说的还是对北边用兵一事,是与几乎所有文官的利益与观点背道而驰的主张,自然就更惹人厌烦了。

    &bp;&bp;&bp;&bp;顶着无数深带敌意的目光,陆缜终于走到了几名高官站立的身后,顿了一下,便大礼参拜了下去:“微臣广灵县令陆缜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话的同时,整个人还匍匐在了汉白玉铺就的地面之上。

    &bp;&bp;&bp;&bp;本来还一片肃静的场面因为他这一番言行而终于生出了一阵嗡嗡声,那是众多官员的窃笑与叹息。许多看向他的目光更多了无数的鄙夷和轻贱,不少人已在心里给他打上了烙印:“这就是个摇尾乞怜的奸佞小人而已!”

    &bp;&bp;&bp;&bp;这也是陆缜有些慌了神,下意识学着以前在影视剧里看到的场面做出的参拜大礼。但其实,那等行径只是在后来的辫子朝才流行开来,至于如今的大明朝,君臣之间远没有到这等卑躬屈膝的地步。

    &bp;&bp;&bp;&bp;此时的官员心里还是有几分傲气的,哪怕对上了天子,也是有着独立人格,紧守底线的。说大明朝是老朱家的天下,毋宁说这是君臣与士大夫共同持有的天下。做个比喻,辫子朝如果是家族独裁企业的话,大明便是股份合作企业了。明朝皇帝更多只是董事长,而非总揽一切大权的总裁,君臣更多只是合作关系。

    &bp;&bp;&bp;&bp;虽然臣子面君时也会持君臣之礼,但像这样看着都跟五体投地没什么两样的大礼,除非犯了大错时,是没有人会当众做出来,因为这实在太有损人格和官员的体面了。

    &bp;&bp;&bp;&bp;不光是旁边的官员见此心生非议,就是正统皇帝,此刻也是一脸的诧异。半晌后,才在干咳了一声后道:“你平身吧。”

    &bp;&bp;&bp;&bp;陆缜在拜下去听到周围传来的动静后,也发觉自己似乎做过头了。但事到如今,已无可更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便再次叩首:“谢陛下恩典。”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同时目光小心地朝上方看去,打量起这位历史上留有大名的俘虏天子。

    &bp;&bp;&bp;&bp;要说起来,中华民族上下数千年,真正统一天下而又被敌人所掳的皇帝只得三人,那便是北宋的徽钦二帝,以及跟前的这位大明正统帝朱祁镇了。

    &bp;&bp;&bp;&bp;前两位那是亡国之君,金兵都攻下了汴梁城才落入敌人之手也就罢了,可他朱祁镇倒好,居然是自己送上门去被人捉的,着实给自己的两名祖宗丢了很大的脸。

    &bp;&bp;&bp;&bp;当然,丢脸还在其次,他的被擒对大明将来的一系列政策都产生了极其关键的影响。可以说,后来许多大明天子终其一生都只被困在小小的北京城里,都是拜这位正统皇帝所赐了。

    &bp;&bp;&bp;&bp;对这位以一己之力改变大明朝局的天子,陆缜心里其实是有不少想法的。只是当他近距离地看到这位的模样时,却是一愣,因为如今的朱祁镇实在是太年轻了,看着比自己还小上好几岁,脸色满是年轻人所有的青涩与激动,一双眼睛温和而又带了几许的奋发之意。

    &bp;&bp;&bp;&bp;这分明就是个激情四射的有志青年哪。显然,他也是为了追随祖先的理想,这才做出那一系列决定的,只是因为被身边最信任的王振所蒙蔽,最终才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想通了这些,陆缜对他的偏见也就减少了许多,目光又是一垂,摆出了一副恭敬的模样来。

    &bp;&bp;&bp;&bp;在打量了陆缜几眼后,正统便饶有兴致地问了起来:“你便是数月前在广灵城头率数百军民与数倍之敌死战守住城池的县令陆缜?”

    &bp;&bp;&bp;&bp;在刚开始的慌张之后,此时的陆缜终于恢复了镇定,当即清声应道:“陛下提到的正是微臣。但微臣却不敢居功,此战所以能最终退敌,靠的还是城中军民上下一心,之后又有大同军马及时来救,这才守住了广灵城。”

    &bp;&bp;&bp;&bp;“你能如此想,实在大有古君子之风了。”天子颇为满意地冲他一颔首:“今日宣你上前答话,为的便是这蒙人入侵之事了。你既在边地为官,想必对蒙人总是多有了解的,朕想听听你对是否出兵的见解。”

    &bp;&bp;&bp;&bp;陆缜再次躬身应了一句,便欲说些什么。可他还没开口呢,一人的声音却抢先一步响了起来:“且慢!陛下,臣有话说。”

    &bp;&bp;&bp;&bp;天子转目徐晞又开口了,这让他微微一愣,不可察地还皱了下眉头。但好脾气的他还是问道:“徐尚书有何话说?”

    &bp;&bp;&bp;&bp;“臣以为如此军国要事朝廷自可以廷议而定,何必非要问计于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呢?一旦此事传了出去,恐怕天下人都要笑我朝廷无人了!”说话间,徐晞还很是不屑地瞥了身边的陆缜一眼。

    &bp;&bp;&bp;&bp;这话一出,陆缜倒还好,他早知道在自己没有亮明身份前朝中必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这种质疑自己身份的说法倒也在情理之中。但有些人就不这么看了,比如天子身旁的王振,见此脸色就是一沉,眯起眼睛来就狠狠地盯了徐晞一眼,显然是恨上心了。

    &bp;&bp;&bp;&bp;陆缜虽然可以理解对方的反应,但他却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所以在对方说完后,只是一笑道:“徐尚书此言差矣。子曾经曰过,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此话放在这儿也是一般,论对北边蒙人的了解,下官虽不敢夸口,恐怕在场各位里还真未必有比我了解更深的。”

    &bp;&bp;&bp;&bp;此言一出,换来的是一阵哗然,不光是因为陆缜他如此之大的口气,更因为他有些俏皮的道了句子曾经曰过,有人为此忍俊不禁,更多的却是大感不满,这可是对孔圣人的大不敬哪。

    &bp;&bp;&bp;&bp;邹枋和王振等人见此却是大感痛快,觉着自己这回果然没有找错了人,这个陆缜还真是个有些胆色的人,居然敢以七品县令的身份直接跟兵部尚书呛声。

    &bp;&bp;&bp;&bp;徐晞面上阵红阵白,恼怒地盯了陆缜一眼:“你这话里可着实自大得很哪,难道就因为你曾立下小小功劳,就无视我朝廷众臣了么?”

    &bp;&bp;&bp;&bp;“不敢,但下官所言却是实情!”陆缜不亢不卑地对视着他道,此时的他,看着已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拘谨和紧张了。

    &bp;&bp;&bp;&bp;“哼,口出狂言,不过是坐井观天而已!”就在徐尚书打算再用言辞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晚辈时,天子终于发话了:“徐尚书,还是先听听陆缜他是怎么说的吧,毕竟他确是从山西而来,也确实刚与蒙人交过手。”

    &bp;&bp;&bp;&bp;皇帝这一发话,徐晞纵然还想说什么也只能忍下来了:“臣遵旨。”

    &bp;&bp;&bp;&bp;而不少附近的官员心里却是一阵发紧,显然王振那阉宦早在之前就做通了天子的工作,现在不过是想找个更加拿得出手的理由而已。而叫人无奈的是,因为事出突然,大家全无准备,连想要反驳都很是没有底气,这却如何是好?

    &bp;&bp;&bp;&bp;“陆缜,你且跟朕说说,北边的蒙人到底如何?我大明又该怎生应对才是?”朱祁镇的一双眼睛再次落到了陆缜身上,温声问道。

    &bp;&bp;&bp;&bp;此时,一缕初升不久的阳光从东边照来,正打在了陆缜的脸上,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随后,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容来:“臣遵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