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朝会突变
    &bp;&bp;&bp;&bp;当恢宏而悠扬的钟鼓声从紫禁城里响起的时候,北京城才算是真正地从一夜的沉睡中苏醒过来。

    &bp;&bp;&bp;&bp;街巷民宅中的人们走出家门,去开始一天的劳作,也有一些大户人家府邸中的奴仆这时打开了府门,开始在门前做着洒扫,商人们开始把自己的货物摆上货架,等候着客人光顾一切都与以往的每一天没有任何的区别。

    &bp;&bp;&bp;&bp;在陆缜他们留宿的院落之中,几名奴仆打扮的汉子在从大门那里接过送来的菜蔬后,也将之送去了后厨。他们这里的食物都是交由专人负责输送,周围还布有不少眼线,为的就是确保不生任何的意外。

    &bp;&bp;&bp;&bp;虽然今日陆缜已去了宫中参加朝会,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但这几人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这次的事情可与他们的前程有着紧密的联系,人是一定要看住的,哪怕只是两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和一个沉默的男子。

    &bp;&bp;&bp;&bp;曲风拿眼瞥了一下依旧静谧的后院,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就他所知,那位陆县令和自己夫人却是分房而睡的,这就让人忍不住好奇其中有什么问题了。平日里看着他们关系也不错啊,为何会作如此安排,莫非看着挺正常的陆县令身上还有什么暗疾不成?

    &bp;&bp;&bp;&bp;虽然这事和他的职责没有任何关系,但身边人的古怪还是让曲风大感好奇。反正换了是他,若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妻子,是绝对不可能让她独守空房的。

    &bp;&bp;&bp;&bp;一边想着,他又照着这几日来的习惯按着刀在前面几进院落里巡视起来。每到一处,他还会和留在那儿的暗哨交换个眼神,如此才算是确保了一切正常。

    &bp;&bp;&bp;&bp;可就在他缓步来到边门附近时,原来安排在那儿的一名暗哨却不见了踪影,这让他不禁略略皱起了眉头:“这些家伙,到了这时候终究还是放松了下来。”就在他想要出声招呼,让不知躲进哪里的暗哨回来时,心里突然陡现警兆。

    &bp;&bp;&bp;&bp;作为东厂里的一名番子,曲风也曾经历过不少的搏杀,所以在警觉性上是有着天然感触的。就在惊觉情况有变时,他的手已猛地一提,将插在腰间的佩刀唰地一下从鞘中拔出了一半,同时张开了嘴巴,就要示警。

    &bp;&bp;&bp;&bp;可他那就要从嘴里发出的呼喝却突然闷了回去,因为一只大手正正地按了下来,随即腰眼处就是一凉,那是利器刺入身体的感觉。

    &bp;&bp;&bp;&bp;曲风的一对眼睛陡然就睁大了,一脸的难以置信,可无论是临死前的惨叫还是示警声却都被这只大手彻底堵回到了喉咙里。他只能很不甘心地一阵挣扎,随后便软倒在地,失去了全部意识。

    &bp;&bp;&bp;&bp;而直到被杀,他也没能看见这个对自己施加偷袭之人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倘若他能回个头,就会惊讶地发现,这个无声接近自己,直到动手前一刻才让自己有所警觉的家伙赫然是那个看着沉默寡言,脚还有些瘸拐,压根不被自己这些人所重视的男子——林烈。

    &bp;&bp;&bp;&bp;一击除掉曲风,林烈当即双臂用力,将他甩上了自己的肩膀,然后几步就把他丢到了一旁的偏僻角落里。在那棵大树的阻挡下,曲风和之前被杀的暗哨尸体就这么被放在了一起。除非有人刻意过去查看,否则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bp;&bp;&bp;&bp;在做了这手脚后,林烈方才回过身来,迅速来到连接后宅与此处的一道角门前,手一推,那看似紧锁的门户便轻轻地开启了,露出了里面两张忐忑而焦虑的俏脸来。

    &bp;&bp;&bp;&bp;在此居住的半个多月时间里,林烈早把此地的大小门户和通道都摸得烂熟于心。另外,这些名为服侍,实为监视看守的家伙的规律也早被他看透。

    &bp;&bp;&bp;&bp;所以当陆缜把让他于今日将二女从这宅子里安全地送出去的嘱托道出后,林烈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

    &bp;&bp;&bp;&bp;“夫人,可以走了。”林烈冲二女点头说道。

    &bp;&bp;&bp;&bp;楚云容的目光在外间空荡荡的院落间扫了一眼,不觉露出了一丝惊讶。但很快地,她又把这种惊异感给压了回去,和翠眉两人一起背起了随身的小包裹就跟在了林烈的背后。

    &bp;&bp;&bp;&bp;出了角门又是一转后,一道半掩的侧门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林烈当即上前为她们打开了门户,说道:“我在外面已准备了马车,夫人请吧。”说着,先一步抢了出去,外间正是一条比正门处更狭小的巷弄,这里本是为宅子送入菜蔬和送出马桶所准备的小门。

    &bp;&bp;&bp;&bp;两女点了下头,便紧跟着林烈快步而出。往前走了几步后,她们的身子却是一颤,若非有所准备,及时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嘴巴,恐怕就要惊呼出声了。因为就在前方,倒了两具尸体。

    &bp;&bp;&bp;&bp;这两具尸体,自然也是被安排在外面做监视的人了,只是他们早一步就已被摸出院子的林烈给一一刺杀了。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把这些眼线的藏身所在查得清清楚楚,偷袭他们只是举手之劳。

    &bp;&bp;&bp;&bp;见楚云容脸上似有不忍之色,林烈忙小声道:“这些人是大威胁,只有杀了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bp;&bp;&bp;&bp;“我知道”楚云容点了点头。陆缜这次要做的事情实在太严重了,为了自身安全,杀几个人也是无奈的选择,她可不是只会滥发好心的小女子。所以只一呆,她便拉着面色有些发白的翠眉继续跟了林烈向前,很快就离开了这片带有浓重血腥味的区域。

    &bp;&bp;&bp;&bp;在彷如迷宫般的小巷子里转了几圈后,他们三个终于从其中脱离出来,前方赫然已停了一辆马车。林烈跟那车夫打了个眼色,就让两女钻了进去,而他则攀上了车辕,指点着车夫一路辚辚而去。

    &bp;&bp;&bp;&bp;当陆缜做出要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的决定后,他就已在筹谋如何脱离那些监视者的掌握了。尤其是两女的安危,更是他所重视的关键。

    &bp;&bp;&bp;&bp;本来,若只得他一人,是无论如何都完不成如此高难度动作的。但好在有林烈在,趁着对方只把注意力都放到陆缜身上的工夫,他带了银子早在外间做了准备。

    &bp;&bp;&bp;&bp;不但为他们找到了一处合适的落脚点,而且通过京城街头势力找到了这一辆能配合他们远遁的马车。现在,马车就会把他们送到那个安全的所在,当宅子里的那些家伙反应过来时,恐怕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了。

    &bp;&bp;&bp;&bp;迷迷糊糊坐在车厢里,看着飞快往后退去的周围景物,楚云容满脸的兴奋:“他居然早早做好了一切准备,现在就看他在朝会上能有什么样的表现了。真希望能亲眼看一看哪”

    &bp;&bp;&bp;&bp;

    &bp;&bp;&bp;&bp;楚云容当然是看不到朝会上的具体情况的,而陆缜对这大朝会倒是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这确实是一个无聊透顶的过场游戏。

    &bp;&bp;&bp;&bp;在有宦官宣布准许群臣进言后,便陆续有不少官员走出来说出自己的建议。他们所提的,也确实是国家的大政方针,比如某地需要赈灾,某地需要修堤,那都是需要从国库拨钱拨粮的。还有就是一些官员的调动

    &bp;&bp;&bp;&bp;所有的政务听着都不是问题,不过有问题的是,这些事情陈奏上去,天子就一一允了下来,几乎都不带半点迟疑或犹豫的。而且也没有其他官员此时上前表达不同看法,这让陆缜感觉自己就是在看后世的新闻联播似的,虽然事件重大,但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参与感。

    &bp;&bp;&bp;&bp;这便是朝会了,一个只能算是通气会的存在,任何大政方针,其实早在今日当众提出来之前就已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所以才说这早朝其实有没有都无太大关系,因为这不过是君臣合演的一出戏罢了。

    &bp;&bp;&bp;&bp;不过今日的大朝会注定将与以往的大不相同,因为有人想在今日实现自己多日以来的一个心愿。

    &bp;&bp;&bp;&bp;当又一名官员的奏报得准而退回去后,不少人微微地舒了一口气。因为在他们看来,到此,今日的朝会就要告结了。

    &bp;&bp;&bp;&bp;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很有些突兀地在广场上响了起来:“臣兵部侍郎邹枋有本奏!”

    &bp;&bp;&bp;&bp;群臣听了这话,便是一愣。就是如今的兵部尚书徐晞也略带诧异地瞟了自己的下属一眼,他可不知道现在兵部有什么大事需要当众提出来的。

    &bp;&bp;&bp;&bp;身在天子侧后方的王振眼睛里却是精芒一闪,余光还瞟了皇帝一眼。而当今天子朱祁镇则是一脸的振奋模样:“邹卿有何事奏,速速道来。”

    &bp;&bp;&bp;&bp;“臣请陛下以我大明国威为念,以天下苍生为念,出兵草原,以重振我大明太祖太宗时之声威!”邹枋中气十足地道出了自己的观点,同时还从袖筒里取出了早准备妥当的一份奏疏来。

    &bp;&bp;&bp;&bp;此言一出,广场之上顿时就生出了一片抽气声,所有官员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来。只有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才稳稳地站在那儿,脸上挂着一丝笃定的笑意。

    &bp;&bp;&bp;&bp;朱祁镇的面色陡然就是一红,显得兴奋了起来。显然他也是那些知情人中的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