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七月初一大朝会
    &bp;&bp;&bp;&bp;七月初一日,岁在甲子。宜,动土、安床;忌,远行。

    &bp;&bp;&bp;&bp;四更刚过,天黑黑沉沉的呢,院外已有马车等候着了,陆缜也在仆人的叫醒声里起了床,换上郑重的朝服之后,方才走出门去。

    &bp;&bp;&bp;&bp;今日,是一月只有几次的大朝会的日子,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将赶去皇宫,而只有六品以上的人才能入宫参加这场盛大的聚会,其他小官小吏则只能等在宫外了。

    &bp;&bp;&bp;&bp;不知是从哪一朝开始出现的规矩,早朝已成了中原王朝每日里必不可少的大型聚会,君臣人等无论愿意不愿意,他们一天的工作都将以此为开端。

    &bp;&bp;&bp;&bp;在许多后世之人看来,早朝便是君臣处理国家大事的最正规场合,似乎许多大事都是在这时候定下来的。而一个皇帝是否勤政,也都可以从这上面完全表现出来。所以大明后来的那几位天子就被人骂了好几百年,因为像正德、嘉靖和万历等皇帝常常是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不来参加朝会的。

    &bp;&bp;&bp;&bp;对此,史书中总会对他们大家批判,说他们怠政,说他们无人君之相。可事实果然如此么?当然不是,无论前朝的制度如何,反正在如今的大明朝廷里,早朝更多只是个仪式,而没有真正决定朝廷大事的义务。

    &bp;&bp;&bp;&bp;其实早朝上所提出的种种决策,那都是经官员们商议后定下来的。早在几日之前,都已由六部或是内阁等相关官员把各种政策拟定,放到早朝上一说只是走个过场罢了。说白了,早朝不过是个仪式,一个让天下万民知道君臣共治,一片盛世太平的仪式罢了。

    &bp;&bp;&bp;&bp;当然,有时候早朝也会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比如当有人想要搞个突然袭击,对某方面势力发起总攻时,当着满朝君臣的面来个图穷匕见,其效果可就要比别的时候有用得多了,效果也更明显。尤其是像今日这样的大朝会上,只要闹出事来,便能在短时间里传遍天下!

    &bp;&bp;&bp;&bp;显然,王振今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要杀满朝官员一个措手不及,把对草原用兵一事给彻底敲定下来。而陆缜,便是他用来发起总攻的关键棋子。

    &bp;&bp;&bp;&bp;因为官员们的住处离着皇宫实在很有一段距离,虽然朝会是在卯时之后才开始,但他们还是早早地就出了门,披星戴月地就往皇宫方向而去。一时间,本来寂静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灯光,一辆辆马车,一顶顶轿子,还有乘马与步行的官员汇聚在一起,如流水般朝着那巍峨的宫城汇聚了过去。

    &bp;&bp;&bp;&bp;坐在车里,稍稍掀起一丝车帘往外张去,陆缜心里也颇多感慨,这京官确实是不好当哪,不提这里复杂的人际关系,光是每日的早朝会就足够折腾人的了。唯一吸引人的,就是这里的机会更多,但满京城上万的大小官吏,又有多少人能得到如此幸运垂青呢?

    &bp;&bp;&bp;&bp;因为官员身份高低各不相同,路上总会遇到争路的情况,往往官职低些的只能避让,而他们一动,便会给道路造成一定的阻塞,所以虽然早早就出了门,可陆缜还是直走了快差不多一个时辰,才终于来到了紫禁城前。

    &bp;&bp;&bp;&bp;此时,天色已微微亮起,远远看去,正瞧见有一大群人正围在宫门前。下车仔细一看,又能看出这些人里组成了好几个圈子,各自在那儿窃窃私语,谈论着些什么。当然,更多的还是低头凝神,不参与任何讨论的官员,不是他们摆架子装清高,而是因为这些人身份低微,根本融入不了那些小圈子里。

    &bp;&bp;&bp;&bp;倘若给陆缜以足够的时间,同时再告诉他这些官员的职务和姓名,他应该就能从中看出朝中几大重要的党派来了。不过这一点现在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他站定后不久,一名灰袍小太监就凑了过来,小心地递来了一块牙牌,那是需要佩戴着才能进入皇宫的凭证。

    &bp;&bp;&bp;&bp;大朝会虽然说着是全京城的百官都要参加,可真正能进入皇宫的人却依然有数,所以需要用这块牙牌来作区分。而多少小官终其一生,也拿不到这块象征着可以进入朝廷决策层的牙牌,陆缜只是第一次参加朝会便拿到了,不知他们若是得到了这一消息,会是怎样的一副心情。

    &bp;&bp;&bp;&bp;“陆县令。”在他接下牙牌后,陪同前来的一名随从才叮嘱道:“到时你只需依着他们的行止照做便是了。到了朝会之上,自有人会为你把路铺起来,届时你可莫要让王公公失望哪。”说着,一双眼睛闪着异光盯住了他。

    &bp;&bp;&bp;&bp;陆缜没有半点回避地看着对方,笑了一下:“这个我自省得。放心,这几日里,我已将那份东西都熟记在心了,一定不会出岔子的。”

    &bp;&bp;&bp;&bp;“如此最好不过。那小的就在这儿等着您凯旋归来了。”那人说着微微欠了个身,便和其他车夫一样,拉着车儿往回走去。

    &bp;&bp;&bp;&bp;陆缜笑吟吟地盯着对方离开,片刻后,眼中闪过了精芒,脸上的笑容也隐去不见了:“只希望林烈莫要让我失望才好,他那儿可也是关键所在哪。”

    &bp;&bp;&bp;&bp;

    &bp;&bp;&bp;&bp;当那一轮红日从东方的天际稍稍露出头来的时候,本来寂静无声的皇宫大内突然就钟鼓齐鸣,然后围在外间的官员们也如听到上课铃声的学生般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排起了两列整齐的队伍,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场面,顿时间就冷肃了下去。

    &bp;&bp;&bp;&bp;陆缜略一怔后,也紧赶两步,和一众同样战战兢兢的小吏一道站在了文官队伍的最后方。

    &bp;&bp;&bp;&bp;就在众人站定之后,紧闭了一夜的宫门便被人缓缓打开。看着颇为高大厚实的宫门打开时,却几乎听不到半点声响,显然两扇宫门那都是时时保养,上好了润滑油的,如此门轴才能转动得如此顺畅。

    &bp;&bp;&bp;&bp;正当陆缜想着这些时,队伍终于动了起来。数百名官员一个个挺胸抬头,迈着四方步,颇具威仪地缓步向前,这么多人向前走着,几乎不闻半点脚步声以外的动静,就是咳嗽声都没有能听到的。

    &bp;&bp;&bp;&bp;对此,陆缜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官员自制力之强了。不过只要看看两边如斗鸡般跟着他们,盯着他们的一些青袍小官时,他也就释然了。

    &bp;&bp;&bp;&bp;这些人,便是在大明朝堂里人憎鬼厌的风纪言官了。他们在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揪出参加朝会官员里有不合礼制的家伙,然后等明天上疏弹劾,从而完成自己的绩效。

    &bp;&bp;&bp;&bp;太祖朱元璋确实是个最喜欢给官员们找不自在的皇帝了,不但把群臣的俸禄定得极低,假期也不给足了,而且还特意弄出了这么一帮专门揪人短处的言官。虽然言官不是他所创,但给言官们定下考功,让他们每月必须弹劾多少人,这却是老朱这个名为天子,实为小农所独创了。

    &bp;&bp;&bp;&bp;为了自己能完成既定目标,这些言官们就跟红眼兔子般逮谁咬谁,实在让百官苦不堪言。尤其是这样的朝会,任何人只要有一点不合礼制的举动,都会被他们记录在案,然后等着明天吃挂落吧。

    &bp;&bp;&bp;&bp;而一旦被弹劾属实,官员们便会受到不小的惩罚。小到训诫,罚俸,大到丢官罢职那都是可能的。本来京官的日子就过得苦巴巴的,若是再因此被罚去几个月的俸禄,一家子人可就别过活了。

    &bp;&bp;&bp;&bp;所以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尽量控制自己不出半点差错。

    &bp;&bp;&bp;&bp;寂然无声地跟着队伍不断向前,穿过长长的甬道,终于来到了宽阔的广场之上,然后所有人都按位置站定了。

    &bp;&bp;&bp;&bp;与后世影视剧里所表现出来的早朝是在所谓的金銮殿里展开不同,大明的朝会是分在太和殿或太和门前的广场上举行的。像今日这样的大朝会,因为人数实在太过庞大的缘故,太和殿根本容纳不了,所以便会选择在太和门前。

    &bp;&bp;&bp;&bp;当净鞭啪啪抽响,宫中太监拖长了声调喊一声:“陛下临朝!”之后,群臣便齐刷刷地跪了下来。

    &bp;&bp;&bp;&bp;其实,大明并不像后来的辫子朝那般君臣间有太多的礼仪,一般经常见皇帝的官员在宫里见驾也最多稍稍跪一下便可起来。但是朝会上却不同,这里的仪式感可算是天下间最重的地方,所以当天子驾临时,所有人都得跪伏相迎,只是没有那刺耳的万岁喊叫声罢了。

    &bp;&bp;&bp;&bp;片刻后,前方才缓缓传来了一个平和的声音:“众卿平身。”

    &bp;&bp;&bp;&bp;在群臣依言起来之后,才有一名宦官上前一步:“群臣有何本奏,速速道来。”这就表示着今日的早朝正式开始了。

    &bp;&bp;&bp;&bp;陆缜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心里还是颇为兴奋的,虽然以前看过相关的书籍,但真正身临其境地参与大明的朝会却是另一番感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距离当今天子朱祁镇实在太远了些,除了能依稀看到一个端然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身影外,几乎都看不清其面目长相。

    &bp;&bp;&bp;&bp;而这时候,已经有一名官员从班列中走了出来,恭敬地开始进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