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箭已在弦
    &bp;&bp;&bp;&bp;此后一段日子里,陆缜再次变得无事可干,王振那边,再不曾派人过来与他联系,就仿佛他们已经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一般。不过有一点他们却早早就嘱咐了他,那便是先不要去吏部挂名,至于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陆缜就猜不到了。

    &bp;&bp;&bp;&bp;不过他的日子却是过得颇为惬意,无论住宿还是一日三餐都有人早早为他准备妥当,完全不用他来费任何的心思。甚至因为天热的关系,院子里的下人们还为他备下了冰块降温,这可不是寻常官员能享受到的待遇了。

    &bp;&bp;&bp;&bp;对此,陆缜也没有诚惶诚恐地拒绝,反而安之若素地接受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不过是王振那边为了表示自家诚意,拉拢收买自己的手段罢了。在这种事上自己越是不作任何推辞,对方便越会相信自己是可以被利用的人,那之后反戈一击的效果也就越发的犀利。

    &bp;&bp;&bp;&bp;不过好容易来这属于大明朝的北京城一回,陆缜自然是不可能把自己整日关在这一方狭小的天地里的。而且那些被派来“照顾”自己的人也没说要禁自己的足,所以在院子里歇息了两日,洗去远道而来的疲乏后,陆缜便带了两女,由林烈陪同着在北京城四处闲逛了起来。

    &bp;&bp;&bp;&bp;要说起来,穿越前的陆缜那也是到过一次北京旅游的。不过那时却是跟团,所有地方都是走马观花般地一掠而过,实在无法领略到这座千年古都的底蕴所在。甚至因为那时的全面开发,到处林立的高楼和四通八达的交通线,属于历史上北京城的韵味早已被破坏殆尽。留给他的,只是一个极其模糊的印象,以及数百张存在网盘里的照片罢了。

    &bp;&bp;&bp;&bp;而如今,悠闲地走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看着那些生活在此的大明百姓的日常,陆缜才感觉到这座北京城彻底的鲜活了起来。没有遮天蔽日的高楼,没有呼啸来去的各种汽车,城市的节奏便彻底慢了下来,只是这么走走看看,已让人回味无穷了。

    &bp;&bp;&bp;&bp;何况,在北京城里还有诸多有名的景点可以让他一一游览凭吊。香山、大慈恩寺这些过去闻名遐迩,去了也只能和许多游客一起排着队伍缓慢前行的景点,如今却是空荡得很,只有少数几个文人墨客在那儿挥洒着自己的灵感。

    &bp;&bp;&bp;&bp;尤为重要的一点是,此时这些景点那都是不用买门票的。他想进就可以进去游览一番,今日若是觉着尚不尽兴,大可明日再来一趟。整个北京城,除了那个最有名的景点因为里面尚有主人,不是外人能随便接近之外,其他的风景和古迹在半来个月间都被陆缜一行人给看了个饱。

    &bp;&bp;&bp;&bp;当然,在游览时也不全是闲适与轻松。事实上,第一天出门后不久,林烈就一脸警觉地小声道:“大人,咱们身后一直都跟了人。其实不单我们出来后有人跟着,前两日我们进了宅子后,附近就一直有人徘徊不去,是否需要把他们赶走?”

    &bp;&bp;&bp;&bp;“不!”陆缜却断然一摇头:“他们应该是那边派来看着我的,毕竟我对他们来说是颗很要紧的棋子,不盯住了只怕他们也不会放心。”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睛也眯了起来,这么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所想的要严重了,居然劳动这么多人围绕在自己身边,就是出来逛个街居然也有不少的尾巴。

    &bp;&bp;&bp;&bp;但很快的,陆缜又调整了心态:“他们要跟就让他们跟着,反正我们也不吃亏。若是真与人起了什么冲突,有他们在或许还好应付些呢。”毕竟这些家伙不是东厂就该是锦衣卫的人,应付些寻常地痞什么的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bp;&bp;&bp;&bp;见陆缜这么说来,林烈也不再坚持,只是心里的警觉却又高了几分,身为陆缜的心腹,他当然知道自家大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了。

    &bp;&bp;&bp;&bp;但不知是否是身边这些人早做了准备的缘故,反正这几日下来,陆缜在京城里倒还真没遇到什么麻烦,轻松惬意地过了半来个月,可谓是大大补偿了当初草草游览北京城的遗憾了。

    &bp;&bp;&bp;&bp;此时,日子已经来到了六月底,他也已在京城待了有二十来天了。在这二十天里,对方没有半点动静,这让陆缜都开始有些快沉不住气了,虽然这么过日子确实不错,但他不希望自己成为那乐不思蜀的刘阿斗哪。

    &bp;&bp;&bp;&bp;可这事又不是他这么个小人物能说了算的,几次跟院子里的人旁敲侧击一番,他们也只推什么都不知道,这下,还真让陆缜感到有些无奈了。

    &bp;&bp;&bp;&bp;这天下午,因为心思不定,陆缜他们只在外间游逛了半日便回到了住处。而就在他进门的当口,一直守在门口,充当门房的汉子便禀报道:“陆县令,秦公公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bp;&bp;&bp;&bp;终于来了!陆缜听到这话,精神便是一振,神色间既有忐忑,更多的却是兴奋。时隔多日他们终于再次和自己联系,这说明他们的谋划就要展开,自己终于可以做些事情了。

    &bp;&bp;&bp;&bp;想着这些,陆缜便一点头,收敛了神思道:“我先去换了衣裳便去见他。”

    &bp;&bp;&bp;&bp;又过了片刻,换了一身宽松衣袍的陆缜来到了客堂,正看到秦公公神色自若地坐在那儿,品着一杯茶水,满是闲适的模样,就仿佛没在此等候太久一般。

    &bp;&bp;&bp;&bp;“下官见过秦公公,秦公公你还真是叫下官好等哪。”陆缜走进堂中,便笑着抱拳施礼道。

    &bp;&bp;&bp;&bp;他这话,却说得秦公公为之一怔,口中的茶水都差点喷出来。知道陆缜回来的消息后,这位还想着他会怎么跟自己道歉呢,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倒打一耙,说自己好等。

    &bp;&bp;&bp;&bp;但细细一想,他又觉着陆缜这话其实没多少毛病,他在这京城不就是在等候么?这一认识,让秦公公的脸上又现出了一丝笑容:“陆县令你还真是个敢说话的主儿哪。咱家只希望待到来日需要你说话时,你也能说这么利索。”

    &bp;&bp;&bp;&bp;陆缜走到他旁边,也坐了下去,这才笑道:“下官别的不怎么样,但论说话,却还是有些心得的。”说着,神色一肃:“秦公公您今日亲自过来可是那事上要用到下官了么?”

    &bp;&bp;&bp;&bp;秦公公这一回也没有再兜什么圈子,当即一点头:“不错,这回你为王公公效力,飞黄腾达的机会已经到了。而且这一回你还能大大地在朝廷里露一把脸,不久不但北京朝廷,就是大明其他省里,也会知道你陆县令的大名了。”

    &bp;&bp;&bp;&bp;“此话怎讲?”陆缜心里一动,也不觉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了。

    &bp;&bp;&bp;&bp;“三日后,便是七月初一,大朝会的日子。王公公有意让你出现在朝会之上,把你的一番对蒙人鞑子的见解,以及我大明可以主动对其用兵以重现我永乐帝时的丰功伟绩的说法给道出来!这可是在天子和百官面前表现自己的大好机会哪,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到这么个机会,咱家想着你陆县令应该不会胆怯退缩吧?”说话的同时,他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卷东西,推到了陆缜跟前。

    &bp;&bp;&bp;&bp;身边的陆缜却没有接过此物,而是呆愣愣地坐在那儿,一副魂游天外,目瞪口呆的模样。这可不是他装的,而是确实被对方的这一番话给惊到了。

    &bp;&bp;&bp;&bp;陆缜之前也曾猜测过王振那边会怎么用自己,比如让自己去兵部提出建议,又或是让自己在某个衙门口打出要对鞑子用兵的旗号,再让某些人帮着造势鼓吹一番,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bp;&bp;&bp;&bp;可没想到,对方竟玩得这么大,居然直接就把自己给带上了朝会,而且是规模最大,一个月也就开那么三五次的大朝会上,这一冲击的力量实在太大,让他半晌都难以回过神来。

    &bp;&bp;&bp;&bp;不过仔细想来,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王振他们要时隔半个来月后再来找自己了。要把自己这么个七品县令给弄进朝会现场里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显然他们要好一番的安排和打点。再加上大朝会的稀少,所以便耽搁到了今日。

    &bp;&bp;&bp;&bp;直到见陆缜回过神来,秦公公方才拿眼盯着他道:“陆县令,此事到了今天你不会因此退缩吧?”

    &bp;&bp;&bp;&bp;陆缜在一开始的震惊后,很快便又是一喜。倘若真是去了大朝会上,自己的反戈一击所造成的影响可就真的够大了,也让王振他们再难有弥补的机会。想到这儿,他便一点头:“承蒙王公公的赏识,下官怎敢退缩?这个是”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那一卷东西上。

    &bp;&bp;&bp;&bp;“有些事情该怎么说你或许未必能够真正明白,所以我们给你准备了这些说辞,希望你陆县令能把它们都记熟在心,到时也不至于出了什么茬子。大朝会上可不能出任何问题哪!”秦公公正色道。

    &bp;&bp;&bp;&bp;陆缜忙打开那卷东西随便扫了几眼,而后郑重点头:“下官明白了,这两日我会背熟了它,绝不让事情出错。”

    &bp;&bp;&bp;&bp;“很好,只要事成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可要是因你而出了什么岔子,想来也不用咱家多说什么重话了。”在又叮嘱了陆缜两句后,秦公公这才站起了身来:“这几日里,你们就别再出门了,好好在此准备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