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初抵帝京(下)
    &bp;&bp;&bp;&bp;远眺前方这座宏伟巍峨的都城,陆缜的心不知觉间就飞向了更远的地方,想到了许多与这北京城息息相关的东西。

    &bp;&bp;&bp;&bp;这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千年积淀的古城,自古就是北方重要的城市。涿郡、燕京、南京、中都、大都及至如今的北京,每一个名字都代表一段峥嵘的历史,无数风流人物在此而兴,又在此而灭,可北京却依然沉默地守在这一片华北平原之上。

    &bp;&bp;&bp;&bp;当大明太祖开国,定都南京时,这座城池似乎已渐渐总天下中心位置里让了出来,只做一座守护中原江山的坚硬靠山而已。可没想到,几十年后,又一场风起云涌,分封在此的燕王朱棣突然就打出了奉天靖难的旗号,最终以一隅而吞全国,成为了大明新的主人。

    &bp;&bp;&bp;&bp;随后便是迁都,将北京城重新拉回到了它原来崇高的位置上,成为天下的中心,成为万国来朝的最终终点。

    &bp;&bp;&bp;&bp;对于朱棣在此定都的举措,陆缜是很不以为然的。事实上在他看来,对中原王朝来说,尤其是对有北边外患,时刻担心草原部落入侵的中原王朝来说,定都北京实在是太不安全,也太不明智了。

    &bp;&bp;&bp;&bp;虽然它的北边还有数道坚城雄关以为屏障,可它自身却无地利之便,一旦被草原部落突破前方的关隘,广袤而平坦的华北平原就能让敌人长驱而入,连一点点的阻碍都没有。往往一旦等敌人突破宣府大同这样的边镇,或是打开山海关后,北京便将完全暴露在敌人的快马弯刀之下。

    &bp;&bp;&bp;&bp;大明历史上,就曾遭受过数次兵临城下的危险,而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甚至是几百年后,统治中原的是一个草原部落时,当天津港口被外敌轻易攻破后,北京也依然暴露在了敌人的强大攻势之下,几乎没有防御的办法。

    &bp;&bp;&bp;&bp;而这一切,就是因为朱棣因为自己的喜好,为了方便自己而把都城迁到了北京。当大明强盛时,北京作为都城自然有百利,可一旦强弱攻守易势,一切便彻底变了。

    &bp;&bp;&bp;&bp;大明朝被人称为华夏民族最强硬的王朝,它不称臣,不纳贡,不和亲,它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但其实,后面两点是很值得商榷的的策略,人都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堂堂天子居然要守在这最危险的地方,实在不智得很。

    &bp;&bp;&bp;&bp;倘若大明不是把都城定在这么个危险的四战之地,或许它的历史,它的国祚将大不一样,远迈汉唐可能就不只是一个口号,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真实历史了。

    &bp;&bp;&bp;&bp;只可惜,这一切都已无法改变,北京到如今早已被定都百年,已是天下中心。

    &bp;&bp;&bp;&bp;叹息一声,陆缜终于抖动缰绳,策马朝着那高大厚实的城门处行去,去迎接自己未知的命运。

    &bp;&bp;&bp;&bp;北京有九门,传说是永乐帝时的黑衣宰相姚广孝以六臂哪吒的形象所建,这才有了这九座城门。今日陆缜他们从西边而来,入的正是靠西北的西直门。

    &bp;&bp;&bp;&bp;此时的北京城自然远远无法和后世那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都会相比,但其规模在如今这个时代却是位居首位的。数以百万的人口聚居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除了位于中间的紫禁城外,这里还被分作内外两城。这内城都是达官显贵们的住宅区域,而寻常百姓,以及远道而来的客商们,就只能在外城寻找住处了。

    &bp;&bp;&bp;&bp;除此之外,北京城一直以来就有东富西贵,南贫北酸的架构,久而久之,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惯性作用下,东西两边是越发的繁华起来,而南北则多贫民居住。当然,这也只是互相比较才出来的结论,作为天下都会,如今北京的房价物价虽比不得后世那么夸张离谱,但却已远远超过普天之下任何一座城市了。

    &bp;&bp;&bp;&bp;入城之后,陆缜所见,便是一副熙熙攘攘的场景,无数人马牲畜在尚算宽敞的街道上向前后左右涌动着,还时不时能看到一队持戈挺矛,昂然走过的军队,那是属于五城兵马司的巡哨队伍了。

    &bp;&bp;&bp;&bp;作为天子脚下的都城,北京城的治安工作自然极重,别说什么当街斗殴杀人之类的重大案件了,就是寻常的小偷小摸,一个不好都可能引来大乱。所以朝廷为此就特意在顺天府衙门和宛平、大兴两个县衙门之外还设了一个五城兵马司衙门,专门用来维持治安以及缉盗查私,其功能大抵相当于后世的地方派出所以及城管部门相结合了。

    &bp;&bp;&bp;&bp;与后世某机构被称作天下最强,只消三千就能荡平宇宙不同,现在的五城兵马司却是是极其苦逼的存在。他们的官职低微,权力不大,又身处北京城这么个高官满地走,权贵多如狗的城市里,几乎出点事他们都管不了。唯一能干的,就只有尽量维持下秩序,同时背上几口大黑锅了。

    &bp;&bp;&bp;&bp;不过因为巡城御史这一专门挑刺的职业存在,他们又不得不整日里抖擞着精神不断到处巡逻,可谓是肉-体精神双重压力了。

    &bp;&bp;&bp;&bp;知道这一衙门职责的陆缜本来并不认为自己会与他们有什么接触,只瞥了一眼便继续向前,打算在附近找一处馆驿或是客栈先住下来再说。

    &bp;&bp;&bp;&bp;因为那位秦公公没有把具体的打算道出来,所以他也不知自己会在这北京城里待多久,这住宿问题就成了最叫人头疼的问题了。以京城官员进出的密度,自己这么个地方小县令想要在官方馆驿里弄到住处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看来还是得找一些大的客栈安顿,甚至找牙行先租下一处院落来落脚再说。

    &bp;&bp;&bp;&bp;正当他打着这个算盘时,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一队巡城兵丁突然就停了下来,随即当先的一名武官便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陆缜几眼后,问出了让他颇感意外的问题来:“你们可是从大同而来?”

    &bp;&bp;&bp;&bp;对方这也太神了些,居然一言就道出了自己的来历,这让陆缜为之一愣。不少兵卒更是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兵器之上,生怕这些家伙会突然对自己不利。

    &bp;&bp;&bp;&bp;但陆缜还是点头:“不错,本官正是打从大同广灵而来,不知将军有何指教。”他这是故意点出的自己官员身份,生怕对方欺生。

    &bp;&bp;&bp;&bp;不想对方听了后,却忙一拱手行礼:“果然是陆县令当面,小的失敬了。小的乃是西城兵马司的人,今日奉命在此等候陆县令诸位,并为你们引路,前往早为你们准备下的住处。”

    &bp;&bp;&bp;&bp;“哦?”陆缜再次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显然这应该是王振,或是他手下人所做的布置了。他们这么做或许是为了拉拢自己以示恩典,或是为了把自己拿捏在他们手里,又或者两者皆而有之。不过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反正陆缜他是无法拒绝对方的这一安排了。

    &bp;&bp;&bp;&bp;“如此便有劳将军引路了。”陆缜也一拱手,示意对方头前带路。

    &bp;&bp;&bp;&bp;于是乎,才入京城的陆缜一行就在一队兵马司人马的陪同下向着前方而去,表面看着实在有些古怪,就仿佛他们是被这些人马押送着一般。

    &bp;&bp;&bp;&bp;在行了一程,转进一条颇为冷清的偏僻胡同,来到其中的第五户宅院跟前时,众人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bp;&bp;&bp;&bp;这是一处前后三进,占地并不算小的独门小院,左右的邻居离着这里也有好一段的距离,显得清静而又不惹人注意。

    &bp;&bp;&bp;&bp;在那名武官上前敲门后不久,便有几名模样精干的男子开了门。一看情况,几人便带上了一丝笑意,朝陆缜他们行了个礼道:“陆县令你可来了,咱们在此恭候多时了。”

    &bp;&bp;&bp;&bp;陆缜也回了一礼,这才询问起他们的身份来。几人只说自己是这里的下人和管家,这段时日里乃是为他服务的。对此,陆缜自然是心知肚明,他们只怕是王振等人安排着监视自己的手下。

    &bp;&bp;&bp;&bp;现在看来,对方对自己可算很上心了。从进入京城地界开始,就不断有人与自己接触,不但试探自己心意,还把自己的行止都掌握得如此清楚,最后还给安排了这么一个住处加以控制,看来这次的事情他们是志在必成了。

    &bp;&bp;&bp;&bp;想着这些,进入院中的陆缜心里更觉着一阵沉甸甸的。现在自己的处境已越发的不妙起来,若是真个坏了王振的好事,只怕以这位的跋扈性格,自己,以及楚云容二女的下场都不会太好了、

    &bp;&bp;&bp;&bp;但即便如此,他的心思却并未改变!

    &bp;&bp;&bp;&bp;既然对方安排得这么好,自己就好生在此享受就是,反正现在自己也拿不出什么主意来,只等那边派人来接触自己,跟自己细说具体方略。

    &bp;&bp;&bp;&bp;就这样,刚入京城后的陆缜就过上了许多无论如今还是后世许多北漂们都梦想却不可得的生活,不但有大宅子可以住,而且每日里还不用为自己的生计奔波,轻轻松松的,就是一天。

    &bp;&bp;&bp;&bp;至于一路护送他来到京城的那些兵卒们,则只在此逗留了两日,便重新回去了。他们毕竟隶属大同守军,自然不可能在京城待得太久。虽然陆缜很想把李现留在身边,但最终也只能放他离开,只希望他日两人还能有一番相遇与合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