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勘破内情
    &bp;&bp;&bp;&bp;作为北通州官方驿站里头一等的天字号院落,其规格可是相当的高,一般来说,只有朝廷高官或是地方大吏才会被招待着入住其中,身份低些的,根本是不敢住进去的。

    &bp;&bp;&bp;&bp;可偏偏陆缜就没往这方面细想,既然对方都这么殷勤安排了,他也就老实不客气地带了人住了进去。这院子足有五六进深,只一进门,就知道其中颇不简单了。

    &bp;&bp;&bp;&bp;见陆缜毫无避讳地就长驱直入,带路的伙计心里更是对他生出敬畏来,只道他这个县令真在朝中有什么强硬靠山,故而招呼得尤其周到,忙前忙后地,帮着军卒们把车辆赶进不说,连一些行李包裹也帮着提进了各个院落的屋子之中。

    &bp;&bp;&bp;&bp;这天字号院落寻常可不住人,但驿站里的人却是时时打扫,所以此刻众人入住也颇为方便。随便安置后,陆缜便把伙计给打发了出去,随后才四处走动起来。

    &bp;&bp;&bp;&bp;这一走,又叫他开了眼界。原来这院子不单地方占得大,屋子里外装饰豪华,而且后面居然还配了个小小的花园。此时正值盛夏,花园里的草木一片欣欣向荣,百花争艳之下,着实叫人心醉。

    &bp;&bp;&bp;&bp;这时,楚云容二女也发现了这儿的美景,也都是一脸惊艳地凑了过来,嗅着那芬芳的气息,连连赞叹不已:“京城就是京城,这里的驿站都可比苏州那里的豪宅大院了。”

    &bp;&bp;&bp;&bp;“是啊,但显然这不是我这样的七品县令能住的地方。”陆缜笑着接了一句,却让两女为之一愣。随即,楚云容便品出了其中之意,也蹙起了秀眉来:“你这么一说,今天这事儿确实有些古怪了。刚才他们的态度变化得太快了些你说,他们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

    &bp;&bp;&bp;&bp;“总不是为了害我,也没人会用这样的方式害人。”陆缜不以为然地一笑道。

    &bp;&bp;&bp;&bp;其实刚才那些掌柜伙计突然改变全在他的注意之下,只是没有当面点破罢了。但他心里,已留了一丝疑问:“其实就是把我调来京城一事都透着古怪,所以在我看来,这两者说不定都有联系。”

    &bp;&bp;&bp;&bp;“啊?竟还有这许多的讲究么?”楚云容有些惊讶地问道,这官场里的水也实在太深了吧,这么个调遣,还有入住驿站都能看出许多说法来。

    &bp;&bp;&bp;&bp;“正是。不过你放心,就像刚才说的,他们做这些绝不会是为了害我,所以我们大可以安心地在此住上一夜,顺便感受一下那些达官显贵的奢华生活。既然请我们住进了这样的院落里,今晚的饭菜应该也很是不错吧。”陆缜呵呵笑着道了这么一句。

    &bp;&bp;&bp;&bp;“你的心还真是宽哪,这么糊里糊涂的居然也能安之若素。”楚云容有些担心,又有些来气地白了他一眼。

    &bp;&bp;&bp;&bp;陆缜被她这么似嗔非嗔地一眼看着,心里不觉一荡,口中却道:“都到这儿了,还能如何?反正提心吊胆也得面对,安心享受也是面对,为何不选一个让自己更舒服的方式呢?”

    &bp;&bp;&bp;&bp;楚云容真败了对方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只好一叹了事。但眼前的美丽景致还是让她一阵心情愉悦,便也学着陆缜把烦心事先抛开一边,享受眼前再说。

    &bp;&bp;&bp;&bp;其实陆缜心里的想法却没有如口中说的那么轻松。此时的他,已隐隐猜到了一些内情,只从这驿站里人的反应,他就已能猜到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出力了。

    &bp;&bp;&bp;&bp;表面看来,大明的驿站都在兵部和礼部的管控之下,只是一个与朝廷牵涉不太深的机构。但事实上,却绝非如此。因为其遍布全国的这一特性,早在立国后不久,驿站就已不是那么纯粹只为过往官员服务了,而是担负起了另一个更重要的使命——监视地方,传递各种重要情报。

    &bp;&bp;&bp;&bp;而这一职责,一向是属于锦衣卫的。不错,如今的驿站,早成了锦衣卫的耳目,甚至其中的掌柜、驿丞或是伙计,都可能是锦衣卫的人。而像北通州这样紧靠着京城的大驿站,里面的人就更可能早被锦衣卫的探子所取代了。

    &bp;&bp;&bp;&bp;换句话说,今日驿站里的人会对他陆缜这么客气恭敬,乃是出于锦衣卫上头的指令。自己居然早入了锦衣卫这个特务机构的法眼,这让陆缜心里不觉有些发紧,同时生出了更多想法来。

    &bp;&bp;&bp;&bp;受后世各种文艺作品的影响,锦衣卫可算是大明诸多衙门里最神秘,同时又被最多人注意的一个机构了。

    &bp;&bp;&bp;&bp;提起锦衣卫,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无法无天,随意捉拿官员,然后把人往诏狱里一丢,就是无数酷刑招呼,直把对方折磨得死去活来,才让他招出自己想要的罪行。

    &bp;&bp;&bp;&bp;又或者是穿着红色黄色飞鱼服的人突然闯进某处,然后大开杀戒反正无论怎样,都难逃一个反派角色,同时又有着无穷大权力的存在。

    &bp;&bp;&bp;&bp;但事实绝非如此,至少在如今的正统年间,无论是锦衣卫,又或是比它名声更臭的东厂,都很是安分。他们最多就探查些官员的**而已,可不敢随便拿人拷问,很没有存在感。

    &bp;&bp;&bp;&bp;但即便如此,陆缜对此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很清楚,如今的锦衣卫背后到底站着个什么人。

    &bp;&bp;&bp;&bp;自永乐后期锦衣卫都督纪纲图谋不轨而被诛杀后,这一天子最亲信的机构的权力就被随后崛起的东厂所压制,成了其附庸般的存在。即便时隔多年,双方地位都大不如前,这一关系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bp;&bp;&bp;&bp;也就是说,如今锦衣卫是受东厂节制的。而势力大弱的东厂,又被司礼监的人所掌握着。如今司礼监的掌印太监,正是史书上留有大名的王振!

    &bp;&bp;&bp;&bp;通过驿站里人的一点反应,陆缜已推测出了一个叫他感到心惊的结论——原来,对自己感兴趣,把自己这个七品县令破格调来京城的人,居然就是大明朝第一任权阉王振!

    &bp;&bp;&bp;&bp;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直接跑回山西得了。他实在不想和王振这样注定遗臭万年,同时害国害民不得好死的家伙联系到一起哪。但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罢了,他很清楚,至少现在王振要拿捏自己是根本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bp;&bp;&bp;&bp;“看来这次京城之行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哪。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称病不来了。”摇了摇头,陆缜心里已开始琢磨起王振把自己调来京城的目的所在了。

    &bp;&bp;&bp;&bp;这个权阉虽然如今还没有真正一呼百诺,但其地位已极高,手下也有一大批为了权利而投到他门下的朝廷官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这个七品县令能帮,其他人却做不了的呢?

    &bp;&bp;&bp;&bp;这一问题,陆缜怎么都想不出头绪来。好在,他知道,很快,对方的人便会找上自己,到时候答案自然就揭晓了。自己届时再想出应对之法来也不迟。

    &bp;&bp;&bp;&bp;“你怎么了?”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终于让陷入沉思的陆缜回过神来,转头一看,正是楚云容正有些关切地看着自己。

    &bp;&bp;&bp;&bp;见他反应过来,楚云容又关心地道:“我都和你说了几句话了,你都一动不动的皱眉站那儿,可是有什么为难事么?”

    &bp;&bp;&bp;&bp;“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可能出现的麻烦而已。”陆缜笑了一下,没有说实话。这种朝廷里的事情,楚云容一个女子即便再聪明也是不可能帮到自己的。事实上,他身边的所有人,在此事上也没一个能帮到他,能解决问题的,只有他自己一人而已。

    &bp;&bp;&bp;&bp;见陆缜这么说,楚云容的脸上露出一丝幽怨来。但很快地,又被她收了回去,两人间的感情始终有些游离,这让她不好真个迫问,只能叹息一声了。

    &bp;&bp;&bp;&bp;听到这声叹息,陆缜也有些愧疚:“放心吧,这些事情我都能应付。”

    &bp;&bp;&bp;&bp;“我”楚云容很想告诉他,自己只是想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好帮着分担一些。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只能低低地应了一声,不再多言。

    &bp;&bp;&bp;&bp;原来的喜悦被这么一搅便全然不见了,就是那花儿的景致也不那么可人,最终楚云容道:“天黑了,回去吧。”

    &bp;&bp;&bp;&bp;“好。”陆缜轻轻点头,陪着她,转身就往回走。

    &bp;&bp;&bp;&bp;这时,驿站那边已把几桌上好的席面送了过来。果然如陆缜之前所猜测的那样,都是最上品的菜肴,就是酒水,都是十年陈酿,直让那些军卒们看得双眼放光。

    &bp;&bp;&bp;&bp;“都不要客气了,大家辛苦了这些天,且好好享用吧。”见众人都把目光对准了自己,一副垂涎欲滴,却又不敢动筷的模样,陆缜便笑着一摆手道。

    &bp;&bp;&bp;&bp;有了这话,众人方才放开了怀抱,也不顾吃相难看,便如饿虎扑食一般向那些造型精美的菜肴发起了进攻。至于那几坛美酒,更是转眼间就被他们分了个干干净净。

    &bp;&bp;&bp;&bp;陆缜见此,不觉笑了起来,还是跟他们相处轻松哪,也不用太费心神。只可惜,很快就要和这些人分开了。

    &bp;&bp;&bp;&bp;正当大家吃得开心时,外边突然就传来了一阵争吵声,随后一个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本少爷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敢住进天字号院落,却不让我住!”话音落时,一名锦袍少年已气势汹汹地抢了进来

    &bp;&bp;&bp;&bp;

    &bp;&bp;&bp;&bp;本来昨天也想来个五更的,结果写到后来就扛不住了,只能拖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