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事了抽身去(第三更)
    &bp;&bp;&bp;&bp;“原来是宫县令,倒是陆缜失礼了。”陆缜再次拱手,这才看了看四周的情形道:“此间之事到底为何,确实需要跟宫县令交代清楚,还请借一步说话。”说着,举步朝另一边的角落走了过去。

    &bp;&bp;&bp;&bp;宫常稍作犹豫后,便跟了过去。两人站定后,他才看向陆缜:“陆县令,此地好歹是我广昌县治下,即便他郭家真做了什么错事,你也该先来衙门里知会一声才是,那也不至于出此误会哪。”

    &bp;&bp;&bp;&bp;陆缜微笑地看着对方:“宫县令所言正是常理,不过有一点本官却是有些怀疑的。”

    &bp;&bp;&bp;&bp;“却是什么?”宫常的眉毛陡然便是一跳。

    &bp;&bp;&bp;&bp;陆缜稍稍压低了些声音:“你广昌县真肯为我主持公道么?恐怕真去了县衙,这边早就人去庄空了吧。”

    &bp;&bp;&bp;&bp;“你”宫常想要发怒,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是瞪着对面这个年轻的可恶家伙运气。

    &bp;&bp;&bp;&bp;“有些话我本不想说透的,这郭家在此,在古山镇为何如此无法无天?甚至他们连我这个朝廷命官都敢下手,这不是因为他们自认有靠山,即便闹出事来也能轻易平息么?不知宫县令以为然否?”

    &bp;&bp;&bp;&bp;话说到这个份上,宫常已无法反驳,只能面色惨然地看着陆缜:“看来陆县令你这是要把我广昌县也一并拿下了?”

    &bp;&bp;&bp;&bp;“若真是如此,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了。”陆缜却轻轻摇头:“这里的情形你也瞧见了,若我真要拿你,只凭宫县令你带来的这点人手根本就护不得你周全。”

    &bp;&bp;&bp;&bp;“那你是什么意思?”宫常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bp;&bp;&bp;&bp;陆缜笑了一下:“我所以说这许多,为的就是希望与宫县令守望相助。就我想来,这郭家在此盘踞多年,对你宫县令也不是太过恭敬吧?说他们是你心中的一根刺怕也不是太过分了。”

    &bp;&bp;&bp;&bp;宫常默然,却是承认了这一点。他这个县令来广昌才几年工夫,可郭家庄早已在此经营数代,其势力自然不是一个七品县令所能抗衡的。所以平日里关于郭家庄附近,以及固山镇的事情,县衙还是得遵从郭家的意思来办。

    &bp;&bp;&bp;&bp;对此,若说他宫县令没有半点反对之意,那就实在太自欺欺人了。当然,他也从中获取了不少好处,双方还算相安无事,可要说他们间的关系,却也不能说真正的亲密无间。

    &bp;&bp;&bp;&bp;陆缜看了对方一眼,继续道:“这郭家庄的人因为得势,所以胆子是越发的大了,今日敢对我这个县令下手,你敢保证他们下次不会对你这个地方正堂也”见对方打了个寒颤后,他才道:“所以,宫县令现在还觉着他们死得冤枉么?”

    &bp;&bp;&bp;&bp;“话虽如此,可”不等他说出什么,陆缜已一摆手道:“我知道宫县令你忌惮的是什么。确实,今日这里出了这么大事儿,谁也瞒不了,很快就会传出去,你身为广昌县令身上的压力自然不小。”

    &bp;&bp;&bp;&bp;宫常露出一个你知道就好的神情来,又看向陆缜,希望这位能给自己一个交代。而陆缜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其实这事儿也好办,只要你我共同署名,给大同府衙去一份文书,指定了这郭家庄的种种罪行,然后点出是你我联手破获的此案,我想你宫县令自然就没有任何麻烦了。”

    &bp;&bp;&bp;&bp;这岂止是没有麻烦,这还是一桩不小的功劳呢!明白这一点的宫常立刻就心动了,神色间也缓和了许多。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一点,那就是陆缜为什么要把功劳分出一半来给自己,他们可没有任何交情哪。

    &bp;&bp;&bp;&bp;陆缜已猜到了他的心思,解释道:“我所以这么做,也有自己的考虑。毕竟我非广昌县令,这等事情做了总会招来非议。但若是你宫县令请我出手相助,事情便好解释了。”

    &bp;&bp;&bp;&bp;宫常这才明白过来,同时有些惊讶地看了面前这个年轻人一眼,这家伙年纪比自己小了好多,可论心思之缜密,论对官场的了解,却是远在自己这个前辈之上了。怪不得他能名扬整个山西官场,怪不得他甚至得到朝廷的赏识,这就要去京城了。

    &bp;&bp;&bp;&bp;见其已意动,陆缜为保万全又加了一块筹码:“还有,这郭家庄的田地产业多半已被这里的庄户所分,,但这庄子,还有他本家的田产却还留着,这些可都是可以被广昌县罚没的。还有他们仓库里的存粮,除了我打算分一些给那边的李副把总外,其他的也大可交给县衙粮库,不知宫县令以为如何啊?”

    &bp;&bp;&bp;&bp;这一下,宫常是真的心动了。广昌一向贫困,县衙的库房常年空荡荡的都能跑老鼠了,现在若能充入这些郭家的钱粮,对他这个县令来说可实在是雪中送炭一般的结果哪。

    &bp;&bp;&bp;&bp;倘若说刚才他还有所犹豫,现在是一点顾虑都没有了:“陆县令高义,此番之事本官一定铭记在心”

    &bp;&bp;&bp;&bp;“宫县令此言差矣,此番郭家庄之事是你我联手所为,根本没有谁欠谁这一说。”陆缜却赶紧纠正道。

    &bp;&bp;&bp;&bp;“对对对,是我高兴得失言了。这郭家庄中人向来为非作歹,这次更是勾结山中盗匪行刺陆县令,本县这才与你联手将他们一起剿灭!”宫常也是个从善如流之人,赶紧点头应道。

    &bp;&bp;&bp;&bp;见此,陆缜终于放心地笑了起来,最后的一点担心也不见了。绑上这么个当地县令,此事再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bp;&bp;&bp;&bp;于是乎,转眼间,前来为郭家庄张目的广昌县众人就摇身一变成了陆缜他们的同谋,开始再次对这个庄园进行了更加严密的搜索。

    &bp;&bp;&bp;&bp;这么一来,很多之前搜不出来的东西也出来了,别看这郭家庄位于这么个穷地方,还真是挺富的。光是现银现钱就有不下万两,其他粮食、田宅等物更是不计其数。

    &bp;&bp;&bp;&bp;对此,陆缜并没有太过贪婪,只是把这些银子都给笑纳了,然后把手一挥,就分给了众军卒。

    &bp;&bp;&bp;&bp;这些军士全没想到陆缜竟如此大方,这里的银子一分之下,每人都可得十年的饷银了,自然是人人感激,觉着以后要是能继续跟着陆县令干就好了。就是李浑,在看到白花花的银子,金灿灿的铜钱和粮食时,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bp;&bp;&bp;&bp;而广昌县的人虽然得不了多少现银,却也得了许多的好处。光是郭家的产业就够他们分润的了。而且众人还知道一点,县衙只要日子好过了,大家今后的日子也一定差不了,对陆缜他们自然也有了好感。

    &bp;&bp;&bp;&bp;就这样,所有人都成了获益者,只有郭家的那些主人管家成了一个个的死人,被广昌县的人拖了去。想必今日或明日一早,这些人的尸体便会丢到街上示众了。

    &bp;&bp;&bp;&bp;一场灭门的杀戮,最终却成了一个人人称道,人人得意的大好事,看到这一切在眼前发生的李现等人再看陆缜的目光里已更多了几分敬畏之意。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此事上陆县令可是用事实演示了一把。

    &bp;&bp;&bp;&bp;当一切尘埃落定,李浑和一干军卒也带了大量的粮草,怀里揣着鼓囊的钱银而去。而陆缜他们,也随之启程,沿着原路往回走,去和等在山里的楚云容他们汇合。

    &bp;&bp;&bp;&bp;只是在路上,李现还是有些不安地道:“陆大人,这次之事终究还是有些遗憾,那个挑事的郭大少,居然就不在庄中,今后会不会成为后患哪?”

    &bp;&bp;&bp;&bp;“这个无须担心。”陆缜只略一皱眉,便轻松地一笑:“他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纨绔而已,现在家园被毁,自己的父亲也被杀了,恐怕今后连生存都难,更别提找我报复了。而且你觉着那些卧虎寨的人会放过害得他们几乎全军覆没的人么?我相信,只要他敢回到郭家庄,就一定会落到这些家伙的手上,到时他的下场”说着,便啧啧地叹了两声。

    &bp;&bp;&bp;&bp;身边几人一想,也纷纷点头。确实,一个郭雀在没有家族依靠的情况下根本算不得什么,确实已不用花任何心思去针对了。

    &bp;&bp;&bp;&bp;陆缜说着又回过头来,叮嘱众人道:“今日之事我们只要自己知道便可,还是不要说出去为好。尤其是和云容她们两个,可莫要提这场杀戮。”

    &bp;&bp;&bp;&bp;众人忙了解地应了一声,确实陆县令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残忍一面还是莫让他身边亲近之人知道的好。

    &bp;&bp;&bp;&bp;陆缜见他应得郑重,方才放下心来。他本心并不嗜杀,可是之前的遭遇让他郁结在心,所以才会突然爆发出来。这黑暗的一面,他可不希望让楚云容她们知道,没的吓到了她们。

    &bp;&bp;&bp;&bp;半日之后,他们便回到了山中,和等得心焦的楚云容他们汇合一处,然后再次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道路。

    &bp;&bp;&bp;&bp;而在他们离开后第三日上,一个颤抖的青年站在郭家庄前,一脸的难以置信和不知所措。而就在他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几条黑影已从身后猛然扑了过来,将之狠狠地按倒在了地上:“我们等你很久了,郭大少!”

    &bp;&bp;&bp;&bp;

    &bp;&bp;&bp;&bp;今天第三更!!!两天内的第八更,路人已快要那啥尽人亡了,但即便濒死也要再吼上一声——收藏推荐订阅来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