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强龙和地头蛇
    &bp;&bp;&bp;&bp;古山镇的百姓们看着眼前几十年都不曾见到的一幕,心中大感诧异。但只要看看这些壮汉持刀提枪,杀气腾腾的模样,他们也就释然了。毕竟那郭大少不过五人,若真动上了手,他们几个还不够这二十多人塞牙缝的呢。

    &bp;&bp;&bp;&bp;但李现可不会因此而洋洋自得,相反他们显得很是惭愧,来到陆缜跟前就单膝跪下请罪:“我等来迟而让陆县令受辱,还望陆县令责罚!”

    &bp;&bp;&bp;&bp;陆缜见了,只是一笑,然后上前把李现他们一一搀扶了起来:“这次错不在你们,是我要一个人出来随意逛逛的,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等事情。而且你们来得很是时候,我该谢你们才是。”

    &bp;&bp;&bp;&bp;“多谢陆大人!”众军卒由衷地说道。随后,又有人看着前方郭雀他们离开时带起的尚未落尽的尘土恨恨道:“这几个家伙竟敢如此放肆,只要大人一句吩咐,我们这就去把他们给重新拿来任您发落!”

    &bp;&bp;&bp;&bp;这话一出口,其他人也纷纷露出了跃跃欲试的模样来。他们这些丘八大头兵向来是不怕事的,若有人敢招惹到自己头上是怎么都要争回这个面子的。

    &bp;&bp;&bp;&bp;陆缜对此却是把手一摆:“罢了,不过是些小摩擦罢了,他们也没把我怎样,我们远来是客,就不要强自去压这条地头蛇了。”经历了草原和广灵这一连串的变故后,陆缜已变得比同龄人沉稳内敛了许多,有些事也能看得开了。

    &bp;&bp;&bp;&bp;既然陆县令都这么说了,这些当兵的也不好再作坚持,只能抱拳应是,又愤愤地瞪了周围那些束手旁观的百姓们一眼,这才簇拥了陆缜回了客栈。

    &bp;&bp;&bp;&bp;两女受此惊吓,虽然没吃什么苦头,却也乏了,便先回了房中歇息。陆缜便让林烈在门外看着,以为照应。而他自己,则和一群兵卒就在客栈楼下的厅里叫了些酒菜吃喝了起来。

    &bp;&bp;&bp;&bp;吃到一半时,李现才凑了过来:“大人,刚才那个纨绔离开时的神色可是颇为不善哪,我们得小心他们之后会另生事端。”他作为斥候,一向小心谨慎,看人也准,是这些人中最为清醒的一个。

    &bp;&bp;&bp;&bp;陆缜手里拿着个烙饼,正就着有名的刀削面吃着呢,听了这话,眉头便也是一皱:“这似乎不可能吧。我之前已亮明自己官员身份了,他真有这胆子敢再来生事?这里还是不是大明治下了?”

    &bp;&bp;&bp;&bp;“大人有所不知,我们所处的位置已是两省交界处了,两地官府有时都不会来管,从而导致当地豪强恶霸横行无忌。小的刚才跟这客栈的小二打听了一下,这郭家在古山镇一带已猖狂数十年了,杀人什么的也没少做,但依旧过得好好的,所以”李现却神色严肃地道。

    &bp;&bp;&bp;&bp;没想到这位办事如此周到,一会儿工夫就摸了对方的底细,让陆缜大感意外的同时,也不觉对李现高看了一眼。要是自己身边能有这么个人帮衬着,或许今后许多事就更容易办成了。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当即把面色一整:“这个郭家真无法无天到如此地步?”

    &bp;&bp;&bp;&bp;“燕赵之地强人总是少不了的。”

    &bp;&bp;&bp;&bp;陆缜听了这话,不觉想起了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笑话——说是在北方一些民风剽悍的地方,在交通要道上往往会刷上一排字,叫作“抢劫警车是违法的”。当时只以为是某些人想出来的段子,现在看来,至少在如今的大明朝,这种剽悍的家伙还真是不少了。

    &bp;&bp;&bp;&bp;在自己明明已露出官员身份后,那郭雀还想要翠眉,甚至因此不惜与自己动手。现在似乎对方还可能继续用强的,似乎一句无法无天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胆大妄为了!

    &bp;&bp;&bp;&bp;苦笑一声后,陆缜才道:“早知如此,我们之前就该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可现在天都完全黑下来了,也只能暂且在此过上一夜了。为防万一,只有辛苦下面的兄弟了,让他们分两班守一下吧。待天亮之后,我们立刻启程离开此地,只要进了北直隶境内,想必他们就不敢再生事了。”

    &bp;&bp;&bp;&bp;“其实刚才若是我们把那纨绔扣住了,倒还能少些事儿。”李现有些可惜地叹了一句道。

    &bp;&bp;&bp;&bp;陆缜点头,又有些自责地道:“是我没把事情想周全了”他当时只想着强龙不压地头蛇,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却是把事情给想简单了。

    &bp;&bp;&bp;&bp;见陆缜都自我批评了,李现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在吃完饭食后过去找那些同伴,安排起守夜的情况来。

    &bp;&bp;&bp;&bp;当陆缜回房歇下后,十名兵士已占据了客栈的几个要紧位置,把这小小的客栈守了个密不透风。

    &bp;&bp;&bp;&bp;而这一切并不多余,因为就在离此不远的一处街道拐角里,便有一双眼睛在注意着客栈里的动静,直到发现他们如此安排,才有些悻悻地退走,离开了固山镇,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bp;&bp;&bp;&bp;半来个时辰后,这人便来到了一座占地颇大,外墙足有两丈许高的庄园前,很快就从侧门闪了进去。

    &bp;&bp;&bp;&bp;此时,在庄子的前厅里,一名容貌颇为儒雅的中年男子正看似闲适地在那儿看着本书。见那人到了,他也不抬头,只是慢条斯理地又看了一会儿,方才问道:“怎么样?”

    &bp;&bp;&bp;&bp;“那些家伙倒是机警得很,居然有人在周围守夜,想要派人摸黑偷袭怕是不成了。”那人忙禀报道。

    &bp;&bp;&bp;&bp;“我就知道,那些家伙显然也是官府中人,甚至可能是官兵。二十来人可不是个小数目,我们这庄子可吃不下来哪。”

    &bp;&bp;&bp;&bp;“那庄主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

    &bp;&bp;&bp;&bp;这位安坐的男子正是郭家庄的庄主,郭雀的老爹郭融了。提起这一点,他就有些头疼,自己儿子之前回来时可是发了好一通脾气的,说是从未像今日般丢脸过,要自己一定给他报仇。

    &bp;&bp;&bp;&bp;老郭家在固山镇这儿确实一手遮天,就是老天也有些瞧他们不顺眼,所以只让他们一脉单传,他郭庄主虽然也有不少女人,但儿子却只有这么一个。所以自小这位郭大少就被纵容惯了,什么都依着他,要星星不给月亮,如此才养成了现在这么个蛮霸性格。

    &bp;&bp;&bp;&bp;今日这事,虽然错在郭雀,还得罪了官府中人,郭融也没打算惩罚自己儿子,反而想给他出气。但现在,听了耳目报来的消息后,他就不觉有些犹豫了,对方可也是硬茬子哪。

    &bp;&bp;&bp;&bp;正当这时,郭雀又直接闯了进来:“爹爹,你可不要说一套做一套,不给我报仇哪。这些家伙当了那么多镇上人的面把我赶走,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还有,那两个小娘子,我也是要定了,我就不信他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我们还对付不了!”

    &bp;&bp;&bp;&bp;“给我住嘴!瞧你这一天天都干了些什么?”郭融本就感到头疼,被儿子这么一闹,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我让你去县学里好好读书,将来也好有个好出身,可你呢,平日里都做了些什么?就知道给我惹祸,现在居然还敢跟朝廷官员动手了,真是越来越不成话了!”

    &bp;&bp;&bp;&bp;见老爹发火,郭雀也是一阵心虚。但很快地,他又道:“爹爹,只要你这次能帮我把那两个小娘子抢来,儿子我以后一定听你的,什么都依你。你让我去县学,我便去”

    &bp;&bp;&bp;&bp;“此话当真?”郭融有些奇怪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bp;&bp;&bp;&bp;“当然!”

    &bp;&bp;&bp;&bp;“你怎么看?”郭蓉看了面前这位心腹一眼。

    &bp;&bp;&bp;&bp;那人偷眼打量了一下郭大少,知道这位是铁了心了,便权衡着道:“现在要在这镇子里把他们解决掉应该是很难了。而且他们毕竟是官,又二十多人,事情很容易就传出去,这对咱们可没有好处。”

    &bp;&bp;&bp;&bp;“郭纬,你别老是长他人志气,灭我们自己的威风!”郭雀听他这么说来,顿时就急了,大声喝道。

    &bp;&bp;&bp;&bp;郭纬却也不急,只是继续道:“不过这次的梁子已然结下,我也觉着不该就这么放任他们安全离开。其一,这么一来我们庄子在镇上的威信一定会大打折扣,今后恐怕会有人有样学样;其二,那个县令被咱们狠狠得罪说不定也会怀恨在心,终究是一个后患哪。若他去了前边哪个衙门添油加醋地告了咱们,咱们应付着怕也不轻松。”

    &bp;&bp;&bp;&bp;听他话锋突然一转,郭雀的面色终于好看了些:“你说的不错,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bp;&bp;&bp;&bp;“所以你的看法是?”郭融眯起了眼睛问道。

    &bp;&bp;&bp;&bp;“这个什么县令是绝不能留的。不过不能在镇子里,也不能是我们的人动手。”郭纬说着,压低了声音道出了三个字:“卧虎寨!”

    &bp;&bp;&bp;&bp;沉吟了片刻之后,郭融便点头道:“就这么办!你这就去一趟他们寨子,就跟那刘黑虎说,只要帮我们庄子把人给除了,今年的常例我给他多三成,而且他想要的马匹,我也会帮他弄来,那些人的财货由他全取。”

    &bp;&bp;&bp;&bp;“是。”郭纬忙抱拳答应了一声,转头便欲离开,卧虎寨离着庄子可有一段距离,得赶在天亮前让他们出动哪。

    &bp;&bp;&bp;&bp;这时,郭雀又添了一句:“记着,那两个小娘子是我的,可别被他们给抢了去”

    &bp;&bp;&bp;&bp;

    &bp;&bp;&bp;&bp;这世上有许多事是一定会发生而无法避免的。。。。。比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又比如说新书要上架。。。。。

    &bp;&bp;&bp;&bp;本书明天就会上架了,还望各位书友能继续多多支持,路人实在是满怀期待,同时又满怀忐忑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