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醒来
    &bp;&bp;&bp;&bp;陆缜感觉自己依然身处广灵北城城头,无数的蒙人如潮水般不断涌杀上来,很快就把城上的明军彻底包围住。在他们一声声疯狂的笑声里,这些英勇作战的将士一个个倒在了他们的刀下。

    &bp;&bp;&bp;&bp;鲜血不断流淌,浸润了他的双脚,陆缜想要大叫,想要身先士卒地去和那些凶残的敌人做殊死之战,可身边的人却把他牢牢护在了身后,让他根本动弹不了。而他所看到的,就是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一一倒在了自己的跟前。

    &bp;&bp;&bp;&bp;林烈、张戴、王冰他们叫喊着杀过去,最终都被蒙人砍杀倒地,最终就连楚云容也举着一把刀冲了上去。陆缜想叫她停下来,那只是送死而已,可他却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一刀断头。

    &bp;&bp;&bp;&bp;秀丽而精致的五官连着头颅一齐飞上半空,那张已没有半点血色的脸似乎还在冲着陆缜微笑着。这让陆缜的心陡然缩作一团,恐惧、愤怒、无奈种种情绪充斥了他的心头,让他只想放声高呼。

    &bp;&bp;&bp;&bp;终于,那一团堵在喉咙里,也是堵在他心里的杂物突然就消散了,这让陆缜当即大吼出声:“不要”

    &bp;&bp;&bp;&bp;而后,他发现自己又处在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轻轻地唤着自己的姓名,那是熟悉的,轻柔而婉转的女子的声音:“陆缜”

    &bp;&bp;&bp;&bp;是楚云容的声音,她还活着?一个念头生起的同时,陆缜倏然明白了过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噩梦。一旦确认这一点,他的神志迅速恢复,只觉着喉咙一阵发干发疼,身子也是酸疼无比,但眼睛却还是慢慢地睁了开来。

    &bp;&bp;&bp;&bp;当他真正醒来,首先入目的,便是一张满是关切,甚至还留有几许泪痕的俏丽脸庞,那是楚云容在身边紧张的看着他。直到发现陆缜也是这般盯着自己看时,楚云容才发觉有些不妥,目光一阵闪躲:“你你终于醒过来了。”虽然有些羞怯,但语气里还是充满了欢喜。

    &bp;&bp;&bp;&bp;“我我怎么在这儿?城上的情况怎么样了?”问到这儿,陆缜的脸色就是一变:“鞑子鞑子可攻上城了么?”他已经想起来了,自己是被一箭射中后才失去知觉的,也就是说随后蒙人应该就会发起突袭了。

    &bp;&bp;&bp;&bp;而一旦没了自己在中间指挥支撑,那些百姓和军士又能如何应对那些如狼似虎的鞑子的扑击呢?想到这儿,陆缜更是紧张,一把就拉住了边上楚云容柔软的小手,急声问道:“告诉我,城头到底怎么样了?”

    &bp;&bp;&bp;&bp;被他突然拉住了手,这让楚云容的心猛地漏跳了半拍,脸上的红晕又浓了几分。有心想要把手抽走,但微一用力,却发现陆缜握得很紧,根本抽不出来,她又止住了这一动作,心里只道这是自己没眼前这个男人力气大,才不抽出去的。当然,事实到底如何,就只有天知道了。

    &bp;&bp;&bp;&bp;见陆缜这副紧张的模样,楚云容只觉着又好笑,又感到有些心疼。他为这座城池已中了毒昏倒,结果醒来时还是只关心城池的安危。不知怎的,她甚至有些嫉妒这一切了。不过很快地,她又调整了心态:“你已经昏迷了有一整天了。”

    &bp;&bp;&bp;&bp;“啊?我竟昏了这么久么?”陆缜很是吃惊地道,但随即还是急迫想知道城池的安危:“你告诉我,这一天时间里,到底他们有没有挡下鞑子的进攻?”

    &bp;&bp;&bp;&bp;“要是他们没有取胜,一天时间足够鞑子杀光城里所有人了,你怎么可能还这么太平地躺在这儿?”楚云容有些娇俏而无奈地白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眼。之前他不是挺精明的么,怎么这一昏醒来之后就变得这么笨了,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能想明白。

    &bp;&bp;&bp;&bp;陆缜一愣,这才醒过味来,颇有些自嘲地一笑:“看来我确实问了个愚蠢的问题”直到心中的石头落地,他才觉着嘴里一阵发干,喉咙就跟有火烧似的:“你能给我拿点水来么?”

    &bp;&bp;&bp;&bp;“哦!”楚云容的脸上又是一红,这才想起陆缜现在还是有伤在身之人,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赶紧起身,从前边的桌子上取来了一只装了水的小碗,小心翼翼地端到了陆缜手上。

    &bp;&bp;&bp;&bp;陆缜也不客气,接过之后,咕嘟嘟就猛喝了一气,这才觉着喉咙里舒服了不少,随即他又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以前睡觉的书房里,这屋子可比自己的住处要典雅得多了,而且还有一股子非兰非麝,却清新好闻的香味儿。

    &bp;&bp;&bp;&bp;这儿是?仔细一打量,陆缜才吃惊地认了出来,这里竟是楚云容的卧室,而自己现在身下所躺的,也赫然是她的床榻。这一发现让他又是一愣:“我怎么在这儿?”

    &bp;&bp;&bp;&bp;他的举动很清楚地落到了楚云容的眼里,让她又是一阵羞意涌上心头。口中却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自然要好生照顾你了。”

    &bp;&bp;&bp;&bp;发现女人的羞涩后,陆缜也不好再追问这事儿了,只能嘿笑一声:“我救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实在算不得什么。”

    &bp;&bp;&bp;&bp;本来他的意思是指男人救女人天经地义,但落到楚云容的耳里却是另一番感觉了。这话似乎是有跟她表示心意之嫌,这让她心下更是慌乱。

    &bp;&bp;&bp;&bp;以往她对陆缜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的,但自从知道此陆缜非彼陆缜后,态度就变了一些。在经历了除夕那段时日的相处后,两人间的关系更近了不少。而在见识了陆缜之前的豪迈举动,尤其是敢于和敌人斗争到底的男儿之风后,她的心弦便不知不觉地为他所动。

    &bp;&bp;&bp;&bp;这次的救命之恩,更让楚云容对陆缜的心意多了几分感激。这种混合了欣赏、感激和几许暧昧的情愫就这么发酵起来。哪怕她被他握住了手,她也没有半点挣扎的意思,房中的气氛竟变得有些旖旎了。

    &bp;&bp;&bp;&bp;一男一女,就这样静静地互相看着,一时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但他二人的心,却似乎在这一刻在慢慢地靠近,似乎只要一个契机,两人间的感情就能有进一步的突破。

    &bp;&bp;&bp;&bp;可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翠眉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小姐,姑爷他怎么还不醒来啊?那大夫到底有没有用啊,这药啊,姑老爷你醒来?”说了那么一套话,刚把手上放了汤药碗的托盘搁到桌上,小丫头才发现自家老爷居然已经醒了,而且正看着自己,这让她既惊且慌,差点就把手边的托盘都给划拉到地上去。

    &bp;&bp;&bp;&bp;陆缜见她如此模样,不觉有些好笑:“倒叫你担心了,我确实已经醒过来了。”

    &bp;&bp;&bp;&bp;“那太好了”翠眉脸上满是欢喜之色:“你可不知道这一天可让小姐她愁坏了,她还”

    &bp;&bp;&bp;&bp;“翠眉”就在小丫头兴奋地想要把什么都说出来时,楚小姐终于忍不住了,当即板起脸来打断了她的话头:“你嚼这舌根做什么?还不赶紧把药端过来?”

    &bp;&bp;&bp;&bp;翠眉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吐了一下舌头,忙答应一声,端了药过来,然后交到了楚云容的手中。楚云容也很是习惯地接过,然后用碗里的调羹舀了一口药往陆缜嘴边送来。显然之前她也是这么喂陆缜吃药的

    &bp;&bp;&bp;&bp;直到那调羹送到他嘴边,三人才是一愣,随即楚云容的脸再次变红。这一回,却比之前哪一次看着都要红上许多,就跟煮熟了的虾子差不多了。

    &bp;&bp;&bp;&bp;陆缜愣愣地看着嘴边的调羹,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是就着人家的手喝了药呢,还是表示拒绝?似乎这两个选择都不是那么的合适哪。

    &bp;&bp;&bp;&bp;“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对了,厨房里还有东西在烧呢,我得去看着了。”在丢下这句话后,翠眉便忙不迭地“逃”了出去。

    &bp;&bp;&bp;&bp;进退两难的陆缜直到楚云容把碗和调羹塞进了他的手里,才松了口气。要说起来,这位也确实有些给穿越者丢脸,若换了其他人,或许早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享受美人的温柔伺候了。没办法,谁叫陆缜家教甚好,没那么多花花心思呢。

    &bp;&bp;&bp;&bp;这么一闹后,两人间就显得更加尴尬了。在喝完了那苦涩的药汤,又要过水漱口之后,陆缜才再次开口:“对了,我还不知道呢,之前的困局到底是怎么才得解的?”

    &bp;&bp;&bp;&bp;这个话题终于不再那么尴尬,也缓解了有些奇怪的氛围。楚云容只觉着大大地松了口气,这才道:“就在你中箭之后,鞑子就直接攻城了。不但咱们北城被他们攻打,连西城那边也幸亏关键时刻有大同来的黄虎将军率大军赶到,才终于保住了城池,同时还把那些鞑子都给打得溃败”

    &bp;&bp;&bp;&bp;听她这么道来,陆缜的神色几番变化,最终露出了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想不到我们的运气竟如此之好。对了,黄虎将军他们人呢?我可一定要感谢他们的相救之恩哪。”

    &bp;&bp;&bp;&bp;“他们留在城外驻扎,之前也曾来看过你。等天亮后,就差人去请了他们来吧。”此时的楚云容终于彻底恢复了原来模样,说话也不再羞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