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战幕落下
    &bp;&bp;&bp;&bp;这种突然发生的角色转换让蒙人很不适应,对他们军心士气的打击更是严重到了极点。

    &bp;&bp;&bp;&bp;本来照常理来说,以骑兵对步卒即便是猝然受袭,只要经过了前期的混乱后,他们还是可以靠着机动性来与步卒周旋到底的。甚至他们完全可以用奔驰拖延和精湛的射术来重新夺回主动。

    &bp;&bp;&bp;&bp;但现在,虽然一些蒙人也动了这样的心思,甚至裕泰已在大吼着命令部下族人继续鼓起所余不多的勇气再与明军战过了。他实在是不甘心哪,之前在广灵城下接连受挫,今夜好不容易能破城了,结果却又遇到更大的麻烦,倘若就这么溃败逃走,他在苴躐部中的地位可就彻底不稳了。

    &bp;&bp;&bp;&bp;可就在他呼喝着,指挥族人继续奋战时,一人却疾驰而来,面色慌乱地道:“裕泰不好了,充达和乌赫里两个已带了他们的族人往西北蹿去,连招呼都没有和我们打上一声。”

    &bp;&bp;&bp;&bp;“什么?”正指挥作战,妄想绝地反击的裕泰听到这禀报神色顿时大变,险些一头就从马上栽下来。那两个被他请来相助的部落居然一声不吭就抛弃了他和苴躐部自己逃了,这对他来说完全是致命的结果了。

    &bp;&bp;&bp;&bp;事实上这几场战斗里,一直与明军死磕的还是苴躐部的人,因为裕泰也很清楚其他两部在顺利时或许会全力助他,但真要以命相搏时他们一定会有所保留。但他也没料到这些家伙竟贪生怕死到如此境地,一见情况不妙,居然就弃盟友而跑。

    &bp;&bp;&bp;&bp;要知道,现在苴躐部的伤亡可是极其巨大,再有这个打击出现,那真连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都没有了。

    &bp;&bp;&bp;&bp;看着不断从四面围上来的明军,裕泰的脸颊一阵颤抖。咬牙半晌之后,他终于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全军都从北边突围,只要与明军拉开距离,他们就别想轻易追到我们。”

    &bp;&bp;&bp;&bp;虽然心下慌乱,但为了保命,这些苴躐部的族人也只能把顾虑暂且抛到脑后,再次催马,把最后的一点勇气和战力拿出来,朝着北边突进。

    &bp;&bp;&bp;&bp;还别说,一旦骑兵真个铁了心要冲阵,在没有充分准备,摆出长矛大阵之前,步卒还真留不下他们。虽然靠着刀枪的劈刺,以及时不时射出的冷箭把不少蒙人留了下来,但还是让数百蒙人骑兵给突围出去。

    &bp;&bp;&bp;&bp;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只用两条腿赶路的明军唯有望尘兴叹了,人总是跑不过骏马的。但是,黄虎却并不感到可惜,他的眼中甚至还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出生天了么?那也太小瞧我大明边军的战力了。若不留下足够的代价,你们是不会知道我大明之威!”

    &bp;&bp;&bp;&bp;就在他这话一落的当口,朝北逃窜的蒙人侧面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喊杀声。声音一起,一大群骑兵就拦腰撞在了他们最薄弱的侧面,顿时就有大量骑士被杀得落马而亡。

    &bp;&bp;&bp;&bp;却是之前与他们硬撼的明军骑兵从斜刺里杀了出来。虽然没有黄虎的军令,但这支骑兵也是久历战事,最善于把握战机的精锐。刚才因为知道有步卒接上,他们才暂且休整。但只稍微喘了口气,他们便又再次投入到了对蒙人的进攻之中。

    &bp;&bp;&bp;&bp;这一回,蒙人是真个崩溃了。这样接二连三被人突袭砍杀,实在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在声声惊叫与惨呼里,本来还算齐整的顿时纷纷作鸟兽散,轰然朝着四面八方逃去,只有区区数十骑护着裕泰不断朝着北边草原奔逃。说此战苴躐部全军覆没也不算太夸张了。

    &bp;&bp;&bp;&bp;但这么一来,倒也有个好处,竟让大明骑兵有些不知该怎么追杀才好了。毕竟他们总不能也跟蒙人一般瞬间成为一团散沙吧,那样可就彻底没有战斗力了。

    &bp;&bp;&bp;&bp;所以最终,这一路骑兵只能尽可能地追击周围散落的蒙人,将他们一一歼灭。可即便如此,此战下来,死在他们刀下的蒙人却也达到了数百之众,实可谓一场大捷了。

    &bp;&bp;&bp;&bp;就这样,一场突然而来的侵入攻城战以这么一个突兀的方式落下帷幕,只在广灵城下留下了上千具蒙人尸体,还有不少更是一路蔓延到了草原边缘,让附近的一些小部落惊慌不已。

    &bp;&bp;&bp;&bp;此一战,也彻底打出了大明边军的威风,让周边的那些部落都不敢再打大明边镇的主意,甚至连以前总少不了的打草谷的行径,之后几年里都变得极少。

    &bp;&bp;&bp;&bp;当然,这是后话。目前看来,这场战斗的胜利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只针对了苴躐部,这个之前在蒙明边境上势力不小的部落就此一落千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周围部落所吞并。

    &bp;&bp;&bp;&bp;狼狈地逃出生天的裕泰在终于安全后也很快想到了这一点,顿时大为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会生出这个进犯大明的念头,哪怕火臧死在明人手中,也实在不该为一人而大动干戈哪。

    &bp;&bp;&bp;&bp;照道理来说,事情已经发生,也没必要吃这等后悔药了。但裕泰却是越想越是愤怒,最终,这股怒火就悉数落到了身边同样狼狈不堪的何五魁的身上。

    &bp;&bp;&bp;&bp;说来这位也是有些本事,年纪老迈的他居然在这场溃败里也跟着裕泰一路逃了出来。多少比他年轻,骑术比他精湛的蒙人精骑都死在了明军的追杀下,可他却只靠着蹩脚的骑术,死死抱着马脖子给逃了出来。

    &bp;&bp;&bp;&bp;不过逃生出来也未必真是好运气,因为他的下场已经注定。当何五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似乎在庆幸自己能逃出来时,却突然感觉到了有数道满是杀意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自己的身上。

    &bp;&bp;&bp;&bp;他猛地抬头,就看到了赤红着双眼紧盯着自己的裕泰,这让他的心猛往上一提,期期艾艾地道:“裕泰族长”

    &bp;&bp;&bp;&bp;不等他说出话来,裕泰已恨恨地盯着他:“都是因为你这老东西,才害得我们苴躐部的勇士死伤无数,而那小小的广灵城却怎么都没被攻下来。现在我都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你刻意给我们挖的陷阱了。”

    &bp;&bp;&bp;&bp;“族长你莫要误会,老朽是真的想帮你们的。那广灵城当初真的不堪一击,只是没想到才几月工夫居然就变得如此难攻了”何五魁忙摆手紧张地解释起来。

    &bp;&bp;&bp;&bp;他觉着自己也是冤哪。明明自己是几个月前提出的建议,可对方愣是一拖数月,这才给了广灵以准备和恢复的机会。这明显是裕泰这个族长的错,可现在自己却是不敢这么说的,只能用有些发虚的话语进行辩护。

    &bp;&bp;&bp;&bp;但很快地,他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不光裕泰,他们身边那些苴躐部族人看着何五魁的神色里也充满了杀机。而随着裕泰突然开口:“就用你的鲜血来祭奠我们为此丧生的勇士们吧!”之后,便有数条绳索突然被抛了过来,准确地扣住了他的四肢,最后身边的裕泰也拿出绳索,一下就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bp;&bp;&bp;&bp;“你你们要做什么?裕泰族长,我我真是无心害你们的”虽然已猜到了什么,但何五魁还是极力挣扎解释着。

    &bp;&bp;&bp;&bp;只可惜,他的话这些人已根本不想再听。他们飞快地跃上了骏马,朝着五个不同的方向,突然就驾马奔驰起来。

    &bp;&bp;&bp;&bp;五匹马这一跑,登时就把套在何五魁身上的绳索给绷直了,随即又拉开了他的四肢和脖颈,这让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他的身子便已腾空而起。

    &bp;&bp;&bp;&bp;求生的本能让何五魁极力想要收缩自己的躯干,想以此保护自身。这让几匹马前冲的力量陡然就是一顿。但它们背上的主人这时却又是一鞭狠狠地抽在了它们的后臀,吃痛之下,五匹马儿希律律一声叫,便猛然发力直朝前冲去。

    &bp;&bp;&bp;&bp;“啊”一声直冲云霄的尖利惨叫顿时响起,随即啪啦一声响,何五魁那老迈的躯体顿时就被直接撕裂,血肉内脏被这股力量带得直往四处飞溅开来,死得极其凄惨。

    &bp;&bp;&bp;&bp;五马分尸乃是最可怕和痛苦的刑罚,而何五魁这个出卖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家伙就死在了这一酷刑之下。

    &bp;&bp;&bp;&bp;或许,他临死时会感到自己很是冤枉,但其实却一点都不冤。当他选择背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并带着敌人攻击自己国家的城池,害得无数军士百姓被敌人的屠刀加身时,他的下场已然早早注定。

    &bp;&bp;&bp;&bp;既然你不把忠诚当回子事儿,那么别人也不可能再认为你是个忠诚的人,当略有怀疑时,就是你的死期!

    &bp;&bp;&bp;&bp;在处决了何五魁后,裕泰又带着剩余之人朝着自己部落的驻地赶去,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将是一个很难收拾的烂摊子,他的结果也未必会比何五魁好上太多。

    &bp;&bp;&bp;&bp;当他们忧心忡忡地赶回去时,广灵城内外却是一片欢腾。封闭将近三日的城门终于重新通畅,无数军民满是感激地迎了出来,将黄虎这些救自己于绝地的勇士们给迎了进去。百姓们更是把仅剩的那点粮食都拿了出来,只想好好犒劳这些救命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