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胜负逆转
    &bp;&bp;&bp;&bp;原本寂静的夜因为蒙人的突然两面猛攻而变得杀声震天,城中刚欲入眠的百姓吓得瑟瑟发抖,只能在那儿求着老天保佑,官军能再次大发神威,把来犯之敌给击退。

    &bp;&bp;&bp;&bp;但显然,这一回的广灵城已再不可能如之前般稳如泰山,在没有了陆缜从中指挥之下,守军已彻底乱作一团,虽然也有一部分兵马被紧急调往西门处御敌,却也只能撑得一时。

    &bp;&bp;&bp;&bp;随着明军军心的彻底崩溃,蒙人大举攻上城头,很快地,西门处的守军已伤亡过半,余者也被不断推进的蒙人逼得向后退去,眼看城头不保,就是那挡着敌人大军的城门都可能即将落入到蒙人之手。

    &bp;&bp;&bp;&bp;就在这一片哀鸿,城池将破之际,在离广灵不到十里处,一条火龙正在快速向前移动着。这支趁夜急行的队伍,正是从大同而来,足有三千精锐步骑,其中骑兵达一千之众。

    &bp;&bp;&bp;&bp;李现赶去大同城求援,终于达到了效果。当胡遂得知竟有蒙人大举进犯广灵后,也是大吃一惊,因为担心这只是蒙人的先头部队,所以即刻发下了一道道军令,调集周边人马开始布防,同时也差出了三千精锐,由手下的参将黄虎带着急朝着广灵增援而来。

    &bp;&bp;&bp;&bp;虽然觉着广灵城应该会得到周边其他州县驻军的救援而挡住敌人,但为防万一,黄虎还是不敢轻慢,昼夜兼程地带了人马就直扑过来。所以即便如今已是夜间,他们行军的速度也不见减慢多少。

    &bp;&bp;&bp;&bp;而在来到离广灵只有十多里距离时,头前探路的斥候便把城池起火,杀声不断的消息给带了回来。

    &bp;&bp;&bp;&bp;黄虎一听,神色就变得极其紧张起来:“那些鞑子居然趁夜袭击广灵,看来他们这是铁了心硬要把城池给打下来哪。”说着,面容一肃:“传令三军,加速前进,杀敌身后,救援广灵!”

    &bp;&bp;&bp;&bp;伴随着这一道军令下去,本来还有些压着速度的军队猛然提速。尤其是那些一直陪伴着步卒缓缓前行的骑兵,更是撒开了欢儿地策马奔驰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肉眼可见的光亮处冲杀过去。

    &bp;&bp;&bp;&bp;这也是蒙人光明正大地攻打广灵城所造成的副作用了,他们所点起的支支火把在这一刻成为了最鲜明的指路明灯,明军骑兵连找都不用找,循着火光就能直扑敌人身后。

    &bp;&bp;&bp;&bp;只不过一刻时辰,明军一路骑兵已冲到了蒙人背后。当听到身后突然响起的马蹄声和喊杀声时,正拼命往上攀去的蒙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才有人发出了阵阵惊叫:“是援军,明国的援军到了!”

    &bp;&bp;&bp;&bp;这惊叫声迅速扩散开来,不但城下的蒙人知道了这一点,就是城上的蒙人,以及他们跟前几乎被包围,眼看就要彻底完蛋的明军也知道了这一变故。

    &bp;&bp;&bp;&bp;随即,本来已经闭目待死,完全没有拼命底气的明军顿时就迸发出了惊人的反击力,他们呐喊着,挥舞着手中兵器朝着敌人反扑过去。

    &bp;&bp;&bp;&bp;本以为必死无疑,不料却突然来了救兵,这彻底激发出了这些明军士兵最后的求生意志。要知道,能撑到最后的,那都是明军或是百姓中身体素质最好的人,此时突然爆发,其力量还是相当可怕的。

    &bp;&bp;&bp;&bp;而在此消彼长之下,蒙人却显得一阵慌乱。虽然此时他们在兵力上占着压倒性的优势,似乎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吃掉眼前的顽抗者,但只一犹豫间,居然就被守军给重新压了回去,势头猛然就是一缩。

    &bp;&bp;&bp;&bp;与此同时,蒙军身后终于和赶到的明军骑兵接上了手。

    &bp;&bp;&bp;&bp;没有过多的言语,一见果然是鞑子在攻城,当先的上百骑兵立刻就拉弓放箭。在射乱了眼前之敌的阵脚后,便端着枪,举着刀,呼喝着直杀入敌人阵中。

    &bp;&bp;&bp;&bp;此时的大明军队尚未经历过土木堡之变,虽然比不得太祖太宗时的骁勇能战,却也不是后来那样的畏敌怯敌,见了蒙人也没什么说的,战就是了。刀起枪落间,就把跟前那些仓促应战的蒙人纷纷砍倒刺翻,然后拿马一冲,便将这些手下败将踏作了一团团的肉泥。

    &bp;&bp;&bp;&bp;倘若他们袭击的是蒙人设在北边的营盘,情况或许还没有糟糕到这等地步。毕竟蒙人有些措施和防御在那里,只要稍作反应和拖延,便能与之相抗。

    &bp;&bp;&bp;&bp;可偏偏,贪心的裕泰把大军移到了城西,又摆出了一副全力攻城的模样。如此一来,他们的后背就变得异常空虚。明军骑兵只一番冲击,就已搅乱了他的整个后方,更有数十骑长驱直入,如少红了的钢刀刺入牛油里一般,迅速剖开了他们的阵势,直朝着中军处杀去。

    &bp;&bp;&bp;&bp;蒙人作战一直以来都是以攻为守,很少有如此被动挨打的时候。现在被这支突然杀到的骑兵这么一冲,所有人都成了没头苍蝇,都没什么人约束手下,只知各自为战,和到处驰骋砍杀的明军做着挣扎。

    &bp;&bp;&bp;&bp;好在有一支百人的精锐一直都在裕泰身边作着护卫工作。见到这路明军骑兵居然直杀过来,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懈怠,立刻就迎击上去,这才帮裕泰挡下了要命的袭击。但这已足够震动所有蒙人了,因为他们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遭遇

    &bp;&bp;&bp;&bp;裕泰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怎么这场战斗会变成如此模样?明明就要攻下广灵城一雪前耻了,为何现在却落得这么个混乱不堪的局面?

    &bp;&bp;&bp;&bp;“裕泰,赶紧收束人马拒敌,不然我们可就完了!”终于在一声咆哮似的提醒里,他才缓过神来,知道事不可为,这广灵是肯定拿不下来了。

    &bp;&bp;&bp;&bp;虽然心下不甘,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了:“吹号,把人马都招回来,往北边退!先稳住阵势再说。”他到底是多年带兵作战之人,一旦镇定下来,就立刻下达了最最明智的军令。

    &bp;&bp;&bp;&bp;随着号角声响起,城头的蒙人开始不断返回地面,虽然他们的身后依然有守军在奋力抢杀,却也顾不得反击了。大多数人顺着之前搭起的梯子安然回到城下,但也有一些倒霉的或是踩空,或是被守军赶上砍刺到,惨叫着直接跌下城去。虽然这点高度未必会摔死人,但这一跤跌了,起不得身,也和死差不多了。

    &bp;&bp;&bp;&bp;匆忙地聚起所部人马,裕泰急忙率了他们就往北边退去,希望那些明军骑兵在冲杀一番后气力不继,从而给自己以喘息的机会。

    &bp;&bp;&bp;&bp;这还真让裕泰给盼到了。两日来昼夜赶路,这支骑兵的耐力本就已经不足。再加上近十里地的狂奔和随后的冲杀,让他们到这时候已成强弩之末。虽然明知道只要继续追着狂攻,眼前的鞑子就会迅速崩溃,最终取得胜利,但自身和马匹的体力的消逝让他们最终停止了追击,只是横身挡在了广灵西门之前,就如那坚固的大坝挡下了扑面而来的洪流一般。

    &bp;&bp;&bp;&bp;不过这些明军骑兵并不因为无法继续追击敌人而感到沮丧,甚至他们的脸上杀气依然,看向退却蒙人的模样就跟看一群落入陷阱中的猎物一般。

    &bp;&bp;&bp;&bp;敌人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但他们显然小觑了明军的实力。除了他们这一路最先发起攻击的骑兵外,随后还有两倍的步兵正赶来呢。而从时间上来算,他们应该已经赶到了。之所以在此时没有及时杀出,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到了强弩之末,而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一个更好的位置来给敌人致命一击!

    &bp;&bp;&bp;&bp;黄虎身为参将,自身领兵作战的本事自然不低。当看到城下混战之后蒙人大乱后撤的举动后,他便迅速作出了相应的调整,带人朝着北边而去。

    &bp;&bp;&bp;&bp;所以当裕泰率人往北退却时,事实上是正撞向了这边的明军口袋阵。当他们发现自己背后也已有明军严阵以待时,已彻底来不及继续变向了。

    &bp;&bp;&bp;&bp;“弓弩手,放箭!”在看到蒙人进入射程之后,黄虎大手一挥,就下达了命令。

    &bp;&bp;&bp;&bp;“呜——咻咻咻!”漫天的箭雨遮天而来,朝着面前的蒙人狂泻而去。眨眼间,上百名最前方的蒙人便倒在了这密集的箭雨之下。

    &bp;&bp;&bp;&bp;而在继续连射两轮,彻底把敌人杀得军心崩溃之后,鼓声骤起,明军步卒以方阵的形式大步压进,迅速缩短敌我距离,掩杀过去。

    &bp;&bp;&bp;&bp;面对如此强敌,蒙人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惊叫声里,化作了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地朝着四面逃去。

    &bp;&bp;&bp;&bp;而这么一来,他们能与明军做最后一搏的本钱也就随之消失,很多人就这样陷入到了明军包围之中,被活活刺杀砍死,惨叫声直冲云霄,似乎都要把这黑夜给叫破了一般。

    &bp;&bp;&bp;&bp;而城头的守军,此刻也不断放箭,把底下的敌人一一射杀,一泄心头之恨。只因陆缜不在,又没人下令,他们才没有趁机杀出城去,与外面的援军前后夹击,彻底歼灭这些鞑子。

    &bp;&bp;&bp;&bp;但即便如此,这场持续了两日的攻防大战还是在破城前的一刻突然发生了逆转,攻守双方陡然调换了角色。明军已是必胜之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