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城头死斗
    &bp;&bp;&bp;&bp;在阵阵箭雨的掩护下,蒙人迅速扑城,已有不下百人顺着架起的云梯朝着城头攀来。这一回,他们的速度可比昨日用绳索攀城要快得多了,只一忽儿工夫,便已上了丈许。

    &bp;&bp;&bp;&bp;而城上的守军情况却比昨天更加的不堪,东西二城又被分去了近两百人,虽然有部分是百姓,但依然大大减弱了守城的力量。而这还不是最叫人头疼的,更让陆缜有些无奈的是,那些自发上城守卫的百姓在面对蒙人时的表现。

    &bp;&bp;&bp;&bp;他们从未与这些凶神恶煞般的蒙人正面接触过,看到大批蒙人面目狰狞,嚎叫着冲来,许多人都吓得手脚僵硬,竟都呆立当场,完全不知该做什么了。

    &bp;&bp;&bp;&bp;虽然有一边的军士不断提醒着他们,可他们的动作依然极其沉缓。射箭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他们自然是做不得的,但即便是往下投砸石木,对这些百姓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bp;&bp;&bp;&bp;他们固然是有把子力气,但却没有投砸的策略,只是茫目地把这些守城武器向着底下砸落,甚至连敌人的位置都没去仔细分辨。如此一来,大量的木石砸下去,却连蒙人的身子都没挨到。反倒是一些百姓因为只顾着往下砸东西,完全忽略了正面射来的箭矢,被蒙人射杀数人。

    &bp;&bp;&bp;&bp;如此一来,人心更是慌乱,甚至有人开始哭叫着往边上跑。幸亏陆缜听人建议在旁设立了督战队伍,一见有人逃跑,他们二话不说便将人当场斩杀,这才止住了可能崩溃的军心。

    &bp;&bp;&bp;&bp;非是陆缜铁石心肠,实在是因为战场之上讲不得半分仁慈,不然结果只会让更多的人因此丧生。既然这些百姓主动上城,就只能把他们和军卒一视同仁,犯了错一样惩治。

    &bp;&bp;&bp;&bp;陆缜大声呼喝,教导着:“大家都沉住气,莫要随便乱砸,一定要瞧仔细了再砸下去。盾牌手,快上前挡着”他本已嘶哑的喉咙在这等混乱的情况下显得更加难听,原来还算俊秀的面庞此刻也早已扭曲得不成模样。

    &bp;&bp;&bp;&bp;但好在陆缜的威信依然未减,甚至因为有了昨夜的那场后在军士和百姓心中地位更高了一些,再加上随着接触了几次后,百姓终于有些模样,如此才在敌人将要攀上城头时用箭矢木石暂时把他们给打了回去。

    &bp;&bp;&bp;&bp;可是,城头上的折损也是不小,尤其是那些百姓,只这么一场攻防,就已有不下百人死在这儿。相比起来,军卒的伤亡却要小得多了,死者不足十人,伤者也不满二十。

    &bp;&bp;&bp;&bp;那架上城的云梯因为没有前头的钉子,所以几次被守军拼死推倒,如此,才保住了城头不失,也让蒙人付出了不小代价。但是,他们兵力充足,后续队伍依然源源不绝地向着北城压来,就仿佛是要用这点兵力把一面城墙彻底冲垮了一般。

    &bp;&bp;&bp;&bp;看着那一波接着一波涌来的蒙人,陆缜真希望这时候能有几门火炮哪。这种密集的冲锋阵形,只要有火炮和机枪,几乱攒射下来,就能把他们给犁个干干净净。

    &bp;&bp;&bp;&bp;只可惜,这时候尚无机枪这种大杀器,就是火枪火炮,也只有大同城的守军才有,广灵这个小县城是根本没有这种守城重器的。

    &bp;&bp;&bp;&bp;虽然拿不出这两样东西来,但陆缜却依然有自己的主意:“火油呢?城内的火油等物为何还没送来?”

    &bp;&bp;&bp;&bp;身边的林烈一面护着他的安全,一面转头往城里看去,正瞧见有一队人马火速朝着这边赶来,在他们中间,赫然有几口大缸大瓮:“大人,东西来了!”

    &bp;&bp;&bp;&bp;陆缜闻言精神便是一振:“快,让他们赶紧生火,把火油和其他油类都给我烧沸了!”

    &bp;&bp;&bp;&bp;对百姓来说,阻挡和抛砸城外的敌人显然是件困难的事情。但生火什么的却要容易得多了。只片刻工夫,城头就已起了数个火堆,然后那些缸瓮也被人抬了上来。

    &bp;&bp;&bp;&bp;这些容器之中确实都存放着陆缜想要的油料等物,其中一些是从百姓家中弄来的灯油或是做菜用的菜油,还有一部分则是从库房里搜刮出来的,也不知是哪个年头存放着的火油。

    &bp;&bp;&bp;&bp;这时候,也顾不上这些东西到底有用没用了,很多人开始把这些五花八门的油料一齐倒进了几口大缸里,放到火上烧煮起来。片刻之后,城头飘起阵阵青烟,甚至带了几许香味儿。

    &bp;&bp;&bp;&bp;城下的蒙人也看到了上面的这一幕,裕泰神色一变,当即大声下令:“加紧攻城!汉人要用油料了,必须赶在他们煮沸油水之前攻上城头!”

    &bp;&bp;&bp;&bp;蒙人再次爆发出声声怒吼,以比刚才更加凶狠的姿态朝上登来,迅速沿着云梯直上,转眼间,就已有人踏上了城头的砖石。

    &bp;&bp;&bp;&bp;虽然这第一个冲到城头的蒙人很快就被明军一枪刺杀,重新摔了下去。但其所造成的影响却是很大的,他鼓舞了身后的同伴,所有人都发出更加大的呐喊,如一只只扑食的猛兽般直朝城头袭来。

    &bp;&bp;&bp;&bp;很快地,城头已上来了十多名模样凶狠的蒙人战士,他们挥舞着手中弯刀,便欲把周围的明军杀退,以给自己后面的人马腾出一块落脚的地方来。那些动作缓慢,或是大吃一惊而愣住的百姓就这样被纷纷砍倒在地。惨叫声响作一团,伴随着敌人的吼叫,让更多的人感到了畏惧。

    &bp;&bp;&bp;&bp;陆缜见状,心下更是一紧。昨天也曾有过相似的情况,只是那时尚有刘毅带人拼死防守。那今天呢?在自己的带领下,这些人还能把敌人给打退么?

    &bp;&bp;&bp;&bp;“即便机会渺茫,也必须拼了!”陆缜咬着牙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劲儿。随即,他一把就抽出了随身的钢刀,指着那些不断冒出头来的蒙人大声喝道:“广灵官兵听着,我们的身后是养了我们多年的百姓,是我们的亲人父老。一旦鞑子攻上城头,不但我们会死,那几千无辜百姓也将成为他们屠杀和蹂-躏的对象!我们既食朝廷俸禄,吃百姓种的粮食,自当以这身体来保护他们的安全。杀啊!”

    &bp;&bp;&bp;&bp;“杀啊!”所剩不过一百多名(另有百人被抽调去东西二城)军卒受到了陆缜的感召,也纷纷大喝起来:“大明必胜!广灵必胜!”

    &bp;&bp;&bp;&bp;随着这声声呐喊,他们全无所惧地向前扑去,用尽全身之力,挥舞着刀枪向不断增多的蒙人扑去。

    &bp;&bp;&bp;&bp;两拨人马再次在城头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激战,刀枪互相砍在对方的身上,明军却没有半个往后退的。就是陆缜,也在林烈的护持下向着那些凶狠的蒙人发起了进攻。

    &bp;&bp;&bp;&bp;此时,已无法再分什么地位身份了,他们所有人都是战士,保护身后百姓,保护这座广陵县城,也是保护这片大明土地的战士!所有人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把这些侵上城头的鞑子统统砍下去!

    &bp;&bp;&bp;&bp;受到军士们以死相拼气势的鼓舞,那些原来已吓得手脚发软的百姓们也终于再次鼓起了勇气。他们中的一些很快就动了起来,拿起手边任何可以用来攻击的东西,哭叫着朝着蒙人冲去,劈头盖脸就往对方的身上招呼。

    &bp;&bp;&bp;&bp;谁说百姓一定是乌合之众,一定就只有束手就戮的份?当他们有了足够的勇气,当他们的身前有一批人不断激励着他们奋战时,即便是再无用的懦夫,也能迸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来。

    &bp;&bp;&bp;&bp;在军民-联手的一番突击之下,刚上城头的蒙人居然被扼住了势头,不少人更是惨叫着被打下城头。这一回,守军在与蒙人的正面相抗中再次占据了一定的上风。

    &bp;&bp;&bp;&bp;见此,城下的裕泰勃然而怒。他可是看得很清楚,现在城头的明军不足一半,更多只是寻常大明百姓罢了。连这些家都能与自己族中最精锐善战的勇士正面相抗了么?

    &bp;&bp;&bp;&bp;“吹号,让他们自攻上去!”恼羞成怒之下,裕泰已到了爆发的边缘,什么都顾不上想了,只有一个念头,把这城墙给夺下来!

    &bp;&bp;&bp;&bp;一旁的何五魁见此不禁张了张嘴,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可不敢触霉头了。同时他心里也暗自感到惊恐,这些明军和百姓怎么就有这么大的毅力了?以前他可不曾见过如此模样哪。

    &bp;&bp;&bp;&bp;这种被彻底激发出来的强大斗志自然不是何五魁这样的人所能懂得的,气节、勇气、责任种种一切的爆发,才让军民一心,才让他们做出了未曾有人做到过的事情!

    &bp;&bp;&bp;&bp;陆缜身在其中,也只觉着一阵阵的血脉喷张,挥舞着手中刀甚至都感觉不到半点疲惫,只想着杀敌,再杀敌!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砍中多少敌人了

    &bp;&bp;&bp;&bp;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了一阵欢呼:“油滚了!”

    &bp;&bp;&bp;&bp;陆缜终究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他并不是一个普通战士,而是这个城头所有人的指挥者!所有人都可以忘却自我地奋勇杀敌,但他不可以。因为他还要指挥战斗!

    &bp;&bp;&bp;&bp;所以在听到这一声欢呼后,他便立刻朝后一退,同时叫了一声:“所有人,都退后半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