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攻城继续
    &bp;&bp;&bp;&bp;陆缜突然自睡梦中惊醒,抬头看时才发现这天刚蒙蒙亮,不过几里之外的蒙人营地里已有些许的骚动了。&l;p&g;

    &bp;&bp;&bp;&bp;这一夜,他睡不到一个多时辰,总是突然醒转,生怕自己沉睡时敌人会对广灵再次发起攻击。好在,至少这个夜晚算是平安地过去了,但是,再往远处看时,却只看到一片静悄悄,没有一点援兵到来的模样。&l;p&g;

    &bp;&bp;&bp;&bp;莫非被刘毅派去求援的人在半道上也遭遇了不测?不然为何这都过去快一天了,还不见有任何援军赶来?要知道这广灵附近便有数座州县,其中也都屯有兵马,只消半日工夫,那里的驻军便能赶到,这也是此地驻军只得五百的原因之一。&l;p&g;

    &bp;&bp;&bp;&bp;可现在,厮杀一日,援军竟连影子都未看到,这不由得让陆缜心里犯起了嘀咕,心事也变得越发的重了起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喉咙既干且痛,竟有些发不出声来了。&l;p&g;

    &bp;&bp;&bp;&bp;却是昨天嘶吼呐喊着指挥军队守城,随后晚上又为了鼓舞军心士气一遍遍地唱那首水手,竟让喉咙受了不小的损伤。就在陆缜打算着去找点水来喝了润喉时,林烈便拿着个水囊递了过来:“大人。”&l;p&g;

    &bp;&bp;&bp;&bp;陆缜也不客气,接过来便咕嘟嘟地灌了一气,这才觉着喉咙舒服了些,嘶哑地问道:“城外的鞑子又快要对我发起攻击了吧?”&l;p&g;

    &bp;&bp;&bp;&bp;林烈点了点头,神色间带着一丝不安:“昨日小人看见他们还派了人往北边去,后来拖回了一些新伐的树木,恐怕连夜就能赶制出简单的攻城器械。所以,今日这一场必然很是凶险。”&l;p&g;

    &bp;&bp;&bp;&bp;虽然作为边城,广灵周围的树木都是被砍伐干净的,但是这些年来未曾遭遇什么像样的攻击让人都有些懈怠了,所以离城远一些的林子就没人管了。昨日蒙人又来得突然,明军就更来不及除去这些隐患了,现在便给城池带来了更大的威胁。&l;p&g;

    &bp;&bp;&bp;&bp;陆缜的眉头顿时紧紧地锁了起来:“昨日他们只是用绳索抛投便已让我们守得捉襟见肘。一旦用上了其他器械,只怕”说着,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l;p&g;

    &bp;&bp;&bp;&bp;林烈沉默以对,显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事实上,他虽然个人武艺不俗,但对指挥用兵却生疏得很,所以即便之前在军中立过功也小有名气,却也只能当个冲锋陷阵的队长而已,倒也不全是军中黑暗所致。&l;p&g;

    &bp;&bp;&bp;&bp;这时,张戴和王冰二人也已来到了陆缜跟前,两人的神色一般的严峻:“大人,城中弓矢已被用去过半,木石也有些快支持不住了。”一顿之后,又道:“是否下令拆了城中民居以为补充?”&l;p&g;

    &bp;&bp;&bp;&bp;陆缜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当城中的武器渐渐枯竭时,那些居民住宅就成了天然的可利用之物了,这一点其实任何时代,任何城池都不可避免。只一阵沉吟,陆缜便点头:“先从城北的民居开始动手,记住要先和百姓把话说明白了,只要打退鞑子,我官府一定会为他们盖新的房子,我想百姓也应该会明白我们的难处。”&l;p&g;

    &bp;&bp;&bp;&bp;“是!”两名将领答应一声,便赶紧叫了百来名本来等着守城的百姓直奔着城下而去,他们摇身一变却成了拆迁大队的人了。&l;p&g;

    &bp;&bp;&bp;&bp;于是就在这个战斗开始的第二日清晨,广灵城内又是骚乱不断,轰响连连。那些百姓们居住了大半辈子的住宅就这样被人一一拉倒。虽然看着熟悉的家园在轰响和飞尘中彻底垮塌让他们伤心流泪,但所有人却并无一句怨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为了保住这座城池所做的无奈之举,一旦城破,不光是自己的家园,就是自家人的性命都将不保。&l;p&g;

    &bp;&bp;&bp;&bp;一根根柱子、房梁被锯开之后一一搬上城头,还有少许的大块石料古人的住宅可不像后世,多是由木头搭建而成少用石头,更没有水泥,能用上石料的住宅多算大户人家了也被人努力抬上城头。&l;p&g;

    &bp;&bp;&bp;&bp;看着这些百姓赖以生存的东西被抬上来,陆缜的脸色变得越发凝重。这些都是百姓对军队,对自己的信任,自己绝不能辜负了他们的这份信任,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一座小城。&l;p&g;

    &bp;&bp;&bp;&bp;咬了咬牙,看着城外已渐渐聚列成队,即将再次对城池发起攻击的蒙人营地,陆缜大声对周围的将士们道:“各位,今日一战只会比昨日更苦。但我相信,以我大明将士的英勇无畏,哪怕再大的凶险也能被咱们克服了。大明必胜!广灵必胜!”&l;p&g;

    &bp;&bp;&bp;&bp;“大明必胜!广灵必胜!”&l;p&g;

    &bp;&bp;&bp;&bp;“大明必胜!广灵必胜!”&l;p&g;

    &bp;&bp;&bp;&bp;不知是否因为昨夜那首歌的关系,城头的军士也好,百姓也罢,对陆缜更多了一分敬重。所以在听到他这番话后,众人便应和似地大声叫了起来,完全是一副与敌死磕的模样,似乎连那对鞑子的畏惧心也冲淡了不少。&l;p&g;

    &bp;&bp;&bp;&bp;陆缜见此,心下稍定,脸上也露出了坚定的神色,定定地望向城外:“就让我们再次给城外的鞑子一个深刻的教训吧!”说话的同时,他猛地张开双臂,就仿佛是在迎接对方,挑衅那数千蒙军一般。&l;p&g;

    &bp;&bp;&bp;&bp;见他如此模样,军心再次得到了鼓舞,阵阵鼓噪声从城头响起,随后往外扩散,直传到了蒙人的营地。&l;p&g;

    &bp;&bp;&bp;&bp;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蒙人早听不清他们在叫嚷着些什么,但那种气氛还是能被他们轻易感受到的。见明军在如此情况下依然军心如山,甚至气势上比昨天更足,不少蒙人战士的心里便是一阵动摇,难道这广灵真个攻不下来了么?&l;p&g;

    &bp;&bp;&bp;&bp;裕泰更是气得面容都有些扭曲了,狞笑一声,这才下令:“号角,准备攻击!”&l;p&g;

    &bp;&bp;&bp;&bp;呜呜的号角声再度响起,在长长的三次之后,蒙人骑兵再次朝着广灵压了过来。&l;p&g;

    &bp;&bp;&bp;&bp;这一回,却又与昨日攻城时的情况有所不同了。蒙人不再如昨日般乱冲乱打一气,而是以整齐的队列向前缓缓推进,虽然速度上慢了许多,但所形成的压力却是成倍增加了。&l;p&g;

    &bp;&bp;&bp;&bp;尤其叫人心惊的,是队伍前面被不少人抬着的一架架攻城梯。虽然那梯子看着颇为简陋,既没有云梯惯有的挡板,上方也没有可楔入城砖的钉子,但这比起昨日的绳索可要有威胁得多了。&l;p&g;

    &bp;&bp;&bp;&bp;城头百姓见此或许还没什么感觉,但懂些兵事的守城军卒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颇有些担忧地盯着前方,手上的弓弩都有些微微发颤了。&l;p&g;

    &bp;&bp;&bp;&bp;陆缜在身边人的提醒后也明白了这一威胁,心里便迅速转起了念头来:“可有什么办法毁了这些梯子?用火攻?对,就用火攻!”&l;p&g;

    &bp;&bp;&bp;&bp;拿定主意,趁着敌人尚未攻到城下,陆缜忙问身边的张戴:“昨日守城咱们为什么不用滚油或是火油破敌?”&l;p&g;

    &bp;&bp;&bp;&bp;张戴苦笑一声:“广灵城贫,平时根本没多少积累下来的油料哪,此时却去哪里寻找?”&l;p&g;

    &bp;&bp;&bp;&bp;陆缜心里一紧,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光用火点燃了箭头射出去压根起不了太大作用,只有配合着那些油类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哪。顿了一下,他叫过一名军士:“你速回城里找县衙的两位大人,让他们赶紧在城里搜集灯油,甚至是烈酒等可燃之物,尽快让人运上城来。”&l;p&g;

    &bp;&bp;&bp;&bp;“是。”那军卒忙答应了一声,匆匆下城而去。&l;p&g;

    &bp;&bp;&bp;&bp;因为战事起得突然,再加上原来主将刘毅的重伤昏迷,陆缜这个顶替在许多细节上都没有能照顾到,只能想到什么做什么,直到战斗即将开始,城上还在不断准备着各种守城器械,显得既忙碌,又有些可笑。&l;p&g;

    &bp;&bp;&bp;&bp;当然,这一切是不可能影响到城下蒙军的。在来到城外里许地后,数百骑兵便突然排众杀出,冲刺的同时,手已高高扬起,一支支羽箭迅速射上了城头。&l;p&g;

    &bp;&bp;&bp;&bp;好在经过昨日的观摩后,陆缜对此也有了一定的预判,及时命人再次竖起盾牌,挡在了城墙之上。&l;p&g;

    &bp;&bp;&bp;&bp;在一片笃笃声里,敌人的试探性攻势被挡了下来。&l;p&g;

    &bp;&bp;&bp;&bp;但对此,陆缜和众人都没有任何一点轻松的感觉,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个开始,真正的考验还未来呢。&l;p&g;

    &bp;&bp;&bp;&bp;果然,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号角声,有些落后的那些扛着梯子的蒙人开始发力狂奔,很快就已靠近了城墙。&l;p&g;

    &bp;&bp;&bp;&bp;虽然城头明军也试着射箭阻止,但那零星的箭矢根本阻挡不住敌人迅捷的脚步,很快地,他们已靠到了城下,在一声声发力呐喊之下,横着扛来的梯子被迅速竖起,砰响声里一一靠上了满是箭创的广灵城墙。&l;p&g;

    &bp;&bp;&bp;&bp;随即,后方的蒙人也发着阵阵嚎叫,以更加凶猛的姿态朝前冲来。而刚才的那些骑兵则依然在不断将箭矢一一射上城头,延阻着明军的回击,给自己人创造着登城机会。&l;p&g;

    &bp;&bp;&bp;&bp;显然,在昨天吃了亏后,蒙人在攻城上已有条理得多了,这对守城明军来说压力自然是成倍增长。&l;p&g;

    &bp;&bp;&bp;&bp;而更叫陆缜他们心惊的是,除了这正面的攻击外,蒙人再次故技重施,派出两路偏军分打城池东西两边,明军不得不再度把人马分调出去,从而分薄守住北城的力量!&l;p&g;

    &bp;&bp;&bp;&bp;&l;p&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