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广灵攻防战(下)
    &bp;&bp;&bp;&bp;当第一个蒙人突然从下方探上身来时,就是刘毅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大叫不好,因为他很清楚这对守城将士造成的心理压力会有多么巨大。&l;p&g;

    &bp;&bp;&bp;&bp;围绕着夺城的攻防战一向是一个不断拉锯的过程,从接近城墙,到搭上各种登城器械,直到仰攻城头而到达最难点,攻城者势必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直到他们能顺利地杀上城墙,或是被守军彻底击退。&l;p&g;

    &bp;&bp;&bp;&bp;蒙军之前确实在之前的几步里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那最难的一关却只在第二次发起攻击时便已迈了过去,居然就有人能登城了,这势必会大大鼓舞其他人的斗志,从而让守城军队的局面更加被动。&l;p&g;

    &bp;&bp;&bp;&bp;果然,看到突然翻进城来的敌人,明军将士明显愣了一下,眼中更有恐慌之意闪过。自己如此拼命抵挡,可结果还是让他们上来了,那还能挡得下源源不绝杀上来的敌人么?&l;p&g;

    &bp;&bp;&bp;&bp;那翻上来的蒙人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便是一声兴奋的嚎叫,便举起手中刀欲上前拼杀,好为后面的同伴开辟出一条更安全的通道来。可就在他挺刀欲上之际,随着一声虎吼,一杆白蜡枪从斜刺里飞出,正一下就捅入了他的胸腔,再用力一撅,直接就把人给挑下了城去。&l;p&g;

    &bp;&bp;&bp;&bp;众将士又是一愣,直到听见刘毅的咆哮:“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继续守城!”他们方才如梦初醒,纷纷再次搬起石头往下砸去。原来,这一下就解决掉敌人的枪便是由刘毅所发,只此一枪,就可看出其骁勇异常。&l;p&g;

    &bp;&bp;&bp;&bp;但是,就这么一愣间,城头的情况已越发的不堪起来。长长的城墙之上,已不断有敌人从底下冒出,纵然明军依然不间断地把石块木头拼命往下砸去,却还是被他们纷纷躲避,然后翻上来。虽然有人才一露头便被直接杀死,但一个人下去,就又有新的一人冒起,根本连给明军重新拾取抛掷物的时间都没有。&l;p&g;

    &bp;&bp;&bp;&bp;说到底,还是明军的兵力不足所造成的问题,防线转眼间已是岌岌可危,就是陆缜,此刻也已不顾自己官员的身份,帮着人搬起石头直往下砸,但依然只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太大的作用。&l;p&g;

    &bp;&bp;&bp;&bp;眼看局面进一步不受控制,刘毅眼中更是要喷出火来,大吼着抖动手中长枪,那枪上的红缨猛地开出一朵艳红的鲜花,吞吐间,便已把两名攀上来的敌人刺翻掉落城下。同时,他口中喝着下令:“所有人都上兵器,咱们和这些鞑子拼了!”&l;p&g;

    &bp;&bp;&bp;&bp;刘毅的表现的确给了全军以不小的鼓舞,众明军也明白只靠石木抛击是堵不住这个缺口了,便在纷纷大吼之下,也拿起了身边的刀枪,拼了命地朝着向上而来的敌人劈刺过去。&l;p&g;

    &bp;&bp;&bp;&bp;这一下,效果还是颇为显著的。那些蒙人因为还在往上攀来,脚上根本借不到力,面对劈面而来的刀枪,唯有勉强招架的份儿,如此向上的势头便是一缓,更有不少人因此被迎面刺下城去。&l;p&g;

    &bp;&bp;&bp;&bp;尤其是刘毅,在这期间发挥出了过人的实力,只见他一人一枪,倏忽来去,只要哪里有危险,他便来到该处,靠着个人的武勇,硬是把就要崩溃的防线给重新顶住了。&l;p&g;

    &bp;&bp;&bp;&bp;伴随着阵阵厮杀和惨叫声,不断有敌我双方的战士落下城去或倒在城头,尸体已彻底堆积起来,鲜血更是快速流淌,几乎都要漫过脚背了。此时的陆缜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在林烈的维护下,退到了一边,看着眼前血腥而残忍的一幕不断重复发生着,看着敌我双方战士不断倒下,成为一具具的尸体。&l;p&g;

    &bp;&bp;&bp;&bp;“这便是真正的战场了最真实,最残酷,也最实际的战场!”陆缜看着这一切,闻着那满鼻的血腥味,几欲作呕,却在拼命地忍着。因为他知道,想要在这个时代生存,想要在广灵生存,自己必须习惯这样的场面。&l;p&g;

    &bp;&bp;&bp;&bp;林烈的武艺也确实了得,虽然需要照顾保护陆缜,却不见半点慌乱,举手抬足间,就能把靠近二人的蒙人一一击杀。只见他手中刀一转一掠间,便能把一条高大威猛的蒙人汉子直接劈杀,身子却一直都稳稳地挡在陆缜身前,不给敌人以任何可乘之机。&l;p&g;

    &bp;&bp;&bp;&bp;城头的厮杀也牵动着下方蒙人的心,看到这些明军竟如此难缠,到了这时候依然拼死抵抗,裕泰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这一战下来,自己部落的损伤可就太大了,他已暗自下了决心,破城之后必要屠光城里一切汉人!&l;p&g;

    &bp;&bp;&bp;&bp;而比他更焦急的,是城下的火结。他本来碍于身份还没打算亲自作登城之战。可眼看着不断有人被砍杀落城,他心里的骄傲与怒火已让他再按捺不住,一声如狼般的嘶吼之后,他猛地撕裂了自己的上袍,把刀往嘴里一衔,便冲了上去。&l;p&g;

    &bp;&bp;&bp;&bp;只见他双手用力在绳索上一扯,脚在城墙上一蹬,身子便高高越起,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朝着上方的城头攀去。&l;p&g;

    &bp;&bp;&bp;&bp;他所选的这个时间点倒是不错,明军已只能拿起武器与不断上来的敌人做正面搏斗,根本腾不出手来继续抛掷石木,这让他很是顺利地攀上三丈高的城墙,并迅速翻入城墙。&l;p&g;

    &bp;&bp;&bp;&bp;他一落地,便有一名明军急吼吼地一刀砍来。但火结身手却比一般人要灵活得多了,只一错步,一拧身,便从容避开了这一刀,同时口一张,那衔在嘴里的刀便落到手上,反手一划,便在对方还未来得及收刀前划开了那名明军将士的胸腹,给了他一个大开膛。&l;p&g;

    &bp;&bp;&bp;&bp;在那明军将士的惨叫声里,火结狞笑着继续扑上,手中刀不断劈刺,把面前的敌人一一砍杀,如狼入羊群,好不凶狠。&l;p&g;

    &bp;&bp;&bp;&bp;本来明军已渐渐稳住了局面,不料却突然出了这么个凶神,这让他们的气势为之一馁,不少人眼中已露出了惊恐之色。&l;p&g;

    &bp;&bp;&bp;&bp;刘毅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知道眼前这家伙将是最大的麻烦,便在把面前的敌人一枪刺杀之后,迅速也朝着火结移动过去。当然,他的举动也落到了火结的眼中,他也做好了与之一战的准备,同时下意识地靠过去。&l;p&g;

    &bp;&bp;&bp;&bp;两名战场上的指挥者加高手如两块磁铁般,注定了要正面对决,一决雌雄!&l;p&g;

    &bp;&bp;&bp;&bp;而另一边的陆缜二人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忍不住道:“林烈,此人乃是大祸患,必须尽快除掉。”&l;p&g;

    &bp;&bp;&bp;&bp;林烈点了点头:“那大人你跟紧了我,待我帮刘把总一把。”说着,手中刀一展,脚步也朝着那一边缓慢而坚定地移了过去。&l;p&g;

    &bp;&bp;&bp;&bp;广灵北城的城墙并不是太大,很快地,刘毅便与火结两个撞在了一起,伴随着两人的叱喝,刀枪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没有过多的花巧,皆是硬碰硬的拼杀,外加脚步的进退,一忽儿工夫,两人已斗了七八个来回,身上各自添了几道伤口。&l;p&g;

    &bp;&bp;&bp;&bp;两人暂时打了个平手,但这对明军来说却不是件好事,因为没有了刘毅的查漏补缺,蒙人上城的速度变得更快,他们已有些力不从心,左支右绌了。&l;p&g;

    &bp;&bp;&bp;&bp;所有人都知道,此时虽然城头依然混战一片,但关键却在刘毅和火结两人的战斗身上。倘若刘毅能迅速解决掉火结,情况或许还能挽回,可要是他败了,或是被对方拖住太久,局面就会彻底走向失败。&l;p&g;

    &bp;&bp;&bp;&bp;两人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斗得更加凶狠灿烂,吼叫声里,迅速换着身位,用刀和枪在对手的身上留下或轻或重的伤痕,只眨眼间,他们二人都已带了二十来处损伤,鲜血淋漓,但两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上半下,手上的动作更是不见半点变慢的。&l;p&g;

    &bp;&bp;&bp;&bp;这时,陆缜二人已悄然靠了过去,在看了前方依然缠斗的二人一眼后,陆缜对林烈道:“速战速决,莫要有任何犹豫。”&l;p&g;

    &bp;&bp;&bp;&bp;林烈当即点头,默不作声便一个箭步向前冲去,唰地一下就冲到了两人跟前。&l;p&g;

    &bp;&bp;&bp;&bp;“不好”火结立刻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在躲过刘毅刺来的一枪后,本该反击的他当即一个错步往边上避去,同时手中刀一横,就拦在了自己跟前。他这一下判断很准,正好林烈的一刀刺出,被他这一拦给挡了下来,但身子却是一摇,随即有些狼狈地朝后退去。&l;p&g;

    &bp;&bp;&bp;&bp;“卑鄙!”火结大骂了一句,都说汉人狡猾,这时候不就完全体现出来了么?居然还用偷袭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自己!&l;p&g;

    &bp;&bp;&bp;&bp;刘毅却是精神一振,趁此机会猛然向前扑来,手中枪一抖,再一次卷起了一朵碗口大的枪花,遮蔽对方视线的同时猛地向前刺去。&l;p&g;

    &bp;&bp;&bp;&bp;此一枪,拿捏的极其精到,正是火结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当口,他显然已架无可架,避无可避了。刘毅甚至可以预见自己一枪把这名强敌挑于身下的结果。为此,他的嘴角已透出了一丝笑意。&l;p&g;

    &bp;&bp;&bp;&bp;可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却从身后传来:“刘把总小心!”&l;p&g;

    &bp;&bp;&bp;&bp;“嗯?”他闻言一愣,随即神色就变了,因为他听到了从左侧城墙处传来的尖锐破空声,余光一扫,便看到有一支利箭正射向自己。&l;p&g;

    &bp;&bp;&bp;&bp;而这时,他刚刺出全力的一枪,根本无力闪避&l;p&g;

    &bp;&bp;&bp;&bp;“噗!”羽箭狠狠地射中了他的左边胸口,透体而入,鲜血迸溅四射&l;p&g;

    &bp;&bp;&bp;&bp;&l;p&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