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广灵攻防战(中)
    &bp;&bp;&bp;&bp;春日西斜,广灵城外。

    &bp;&bp;&bp;&bp;裕泰面色阴郁地看着眼前的这座并不算高,更不算大的县城,这一战实在太过出乎他的意料了。

    &bp;&bp;&bp;&bp;本以为唾手可下的广灵居然挡下了他势在必得的一次猛攻,而且还对冲城的人马造成了不小的损伤,足有两百多人死在那场箭雨下,更有差不多的人受了伤。这对本身实力就不是太强的苴躐部来说实在算得上是沉重打击了。

    &bp;&bp;&bp;&bp;而现在,当他改变策略,以乱箭齐发来攻击城上守军时,他们又迅速做出了针对性的防御措施,愣是用一面面巨盾守得稳稳当当,让他们很难对守军造成像样的杀伤。

    &bp;&bp;&bp;&bp;裕泰的心一阵发冷,火气却更旺了些。草原部落已多少年没有真正攻击过一处大明的城池了,他本以为这只是被几十年前明军攻入草原的威势所慑,还梦想着今日靠此一战扬名草原的。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明军的防御能力有这么强,远不是以往攻掠的村镇可比。

    &bp;&bp;&bp;&bp;但此时箭已离弦,人马都杀到广灵城下了,又怎么可能遇难而退呢?骑虎难下,说的就是他眼前的这一处境了。

    &bp;&bp;&bp;&bp;突然,裕泰想起一事,厉声喝道:“把那汉人给我带上来。”此刻,盛怒的他已把攻城难下的怒火和羞愤迁移到了何五魁的身上,因为他是第一个鼓动自己攻击广灵城的人。

    &bp;&bp;&bp;&bp;何五魁很快就被人推搡着带到了裕泰跟前,老人的神色也颇为胆怯与忐忑。一见裕泰那阴郁的模样,他就更慌了:“老朽见过裕泰族长。”

    &bp;&bp;&bp;&bp;裕泰可没工夫跟他兜圈子说话,当即一指前方岿然如山岳的广灵城喝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让我出兵一举可下的广灵?你这是想害死我苴躐部多少勇士哪?”

    &bp;&bp;&bp;&bp;何五魁心中暗道,还不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再加上没有抓住当初萧把总被杀的契机出兵才导致的这一结果?迟了几个月再对广灵用兵,情况自然与当初大不相同了,现在居然还敢来怪我?但他当然没胆子真个这么说,只好苦着张脸道:“老朽确实小瞧了守城明军的实力,还望族长海涵。”

    &bp;&bp;&bp;&bp;“海涵?我这许多勇士因此而死,你还让我海涵?今日你若能想出破城之法来也就罢了,不然”话语一停间,裕泰眼中已尽是浓重的杀机。

    &bp;&bp;&bp;&bp;感觉到性命威胁,何五魁猛打了个突,心里快速地转着念头,在看到阵列在城外的蒙人队伍后,他已有了想法:“族长,其实要破此城却也不是太难。”

    &bp;&bp;&bp;&bp;“怎么说?”此时的裕泰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了,赶忙问道。

    &bp;&bp;&bp;&bp;何五魁望了广灵城一眼,那里曾是他的半个家乡,还有许多朋友在里面呢,一旦破城他们的下场可就但此事连自己的性命都得不到保障,他也顾不上太多了,便说出了自己的策略:“这广灵城小兵寡,不过五百守军,而族长所率可足有两千之众。以老朽愚见,大可分兵同时攻打四面城门,如此城上守军必然顾此失彼,此城旦夕可下。”

    &bp;&bp;&bp;&bp;“唔?”裕泰神色一愣间,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消,他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呢?终究是草原上的男儿,总是直来直去,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性子,在用兵上也是一般。现在经人指点,才知道还有如此简便的破城之策。

    &bp;&bp;&bp;&bp;没有太多的犹豫,裕泰已发下命令,让前来援助的两部兵马分出去攻打广灵城东西二门,然后自己一部则继续全力攻打北门——围三缺一的战法他倒还是懂得的。

    &bp;&bp;&bp;&bp;伴随着一声令下,原来全部囤积在广灵北城之下的蒙军迅速动了起来,分兵之后,迅速朝东西二门狠狠地扑了过去。

    &bp;&bp;&bp;&bp;战斗,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bp;&bp;&bp;&bp;

    &bp;&bp;&bp;&bp;城头,在箭雨渐渐平息,撤去盾牌之后,刘毅他们便看到了蒙军的突然分兵之举,这让他面上的忧色越发的重了起来,眉心处皱出了一个深深的川字:“这下只有分兵抗敌了。王冰,张戴,你们各领一百人马赶去东西二门守着,务必要守住了。张昂,你带五十人去南城盯着,若鞑子来攻,你再派人报信。”

    &bp;&bp;&bp;&bp;在他一连串的命令之下,几名部下纷纷低声领命,随即便带了人马匆匆赶去了。只一会儿工夫,北城这边的守军就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bp;&bp;&bp;&bp;广灵守军兵力不足的缺点敌我皆知,分兵的话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劣,但即便知道这是个饮鸩止渴的办法,刘毅也只能这么办。他唯一的指望,就是手下的这些人能顶住敌人的凶猛进攻,直到援军的到达。

    &bp;&bp;&bp;&bp;双方距离实在不远,一眼便能轻松看到上下人马调动的具体情况。蒙人分兵攻城的意图瞒不过刘毅,守军分兵防御的做法自然也在蒙人的注视之下。

    &bp;&bp;&bp;&bp;一见北城的守兵大减,裕泰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来:“吹号角,继续攻城。先以弓箭压住上方明军,再给我攀上去!”

    &bp;&bp;&bp;&bp;一声令下,刚才被打了个灰头土脸,颜面无光的火结便再次咆哮着,带着本族勇士冲了上去。只是在进入到明军射程之前,他们已迅速止住了战马,然后纷纷抬手射出了要命的箭矢。

    &bp;&bp;&bp;&bp;城头明军赶紧再次竖起盾牌来抵挡,但因为这次敌人的乱箭来得突然了些,让他们慢了半拍,便有十来人中了箭。直到盾牌竖起,城上的情况才稍微稳定一些。但是,刘毅的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因为他看出敌人已改变攻城策略了,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

    &bp;&bp;&bp;&bp;与此同时,东西两边的城下也响起了一阵号角声,随即喊杀攻伐声也不断传来,那两面也开始遭受蒙人的攻击了。

    &bp;&bp;&bp;&bp;陆缜静静地站在后面,有时帮着兵卒把一些兵器递过去,虽然面上显得很是平静,但心里却也有些慌了。即便是他这么个不懂兵事之人,看到如今的局面也知道大事不妙了,只以这么点兵力,怎么可能挡住强悍凶狠的蒙人呢?

    &bp;&bp;&bp;&bp;果然,兵力稀薄的弊端很快就显现了出来。在蒙军的一轮乱箭打击压制之下,明军彻底陷入了被动,虽然他们已发现有蒙人骑兵来到城下,并有绳索再次抛搭上来,他们也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如之前般用箭矢杀敌了。

    &bp;&bp;&bp;&bp;这便是战场的残酷了,在这里只讲实力,不论其他。当兵力出现碾压的态势时,再高明的指挥官也对战局无能为力。

    &bp;&bp;&bp;&bp;转眼间,蒙人攀城的人马已上城过半,而且速度完全不减。而城下的蒙人虽然箭雨比之前要弱了不少,但依然不时有箭矢朝着城上射来,让守军无法腾出手脚来应付底下的敌人。

    &bp;&bp;&bp;&bp;如何是好?面对如此危境,陆缜明显是有些懵了,只能拿眼盯着刘毅,看他能拿出什么主意来。

    &bp;&bp;&bp;&bp;刘毅拳头紧握,目光闪烁不定,终于在咬牙之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撤盾牌,抛石木!”

    &bp;&bp;&bp;&bp;随着他一声怒吼,那些兵卒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把身前用来护住自己身体的盾牌给丢到了一旁,随即弯腰,把早堆积在脚边的滚木擂石抬了起来,然后在几声大喝之下,或单人,或合力把一块块石木砸落下去。

    &bp;&bp;&bp;&bp;足有磨盘大小的石块和人腰粗细的木头呼地落下,在一阵砰响声里正正地砸中了正全力攀登的蒙人头顶。那几位倒霉的家伙一声惨叫,就被直接从城墙面上砸落到地,鲜血飞溅。

    &bp;&bp;&bp;&bp;同时,还有不少处于他们身下的同伴被他们张牙舞爪落下的动作一带,也有掉落的。这一轮石木乱砸,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顿时有不下五六十名冲得最快的蒙人落下城去,或死或重伤,惨叫声,呼痛声一时响彻北城。

    &bp;&bp;&bp;&bp;虽然把蒙军上城的势头稍微压制了一下,但明军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失去了盾牌的保护,那些抽冷子射来的箭矢就再无阻拦。在搬起石块砸下去的同时,有士兵便被箭矢射中,倒在了血泊之中。将近二十名军士就这样丢了性命,城头已堆了一片尸体,鲜血更是缓慢地积了起来,不断向边上流淌开去。

    &bp;&bp;&bp;&bp;而攀城的蒙人却并未因此就放弃既定的策略。尤其是当新一轮的号角声响起后,他们再次迸发出可怕的力量,上百人手脚并用,再次以最快的速度朝上攀来。

    &bp;&bp;&bp;&bp;虽然头顶不时有石木落下,但这回他们已聪明了许多,不是一味地向上,时不时也会紧贴墙面略作休息,同时应付上头落下的木石。这么一来,虽然他们上去的速度变慢了,但人马的折损却少了许多。

    &bp;&bp;&bp;&bp;但这城墙毕竟只得三丈,蒙人上来的速度即便再慢,也有到顶的时候。只顿饭工夫,他们终于顺着绳索攀到了城头,在手用力一绞,双脚在墙面上一蹬之后,第一个翻上广灵城头的蒙人终于出现了。

    &bp;&bp;&bp;&bp;当看到这一幕时,陆缜的心里陡然就是一沉:“完了难道这广灵城就要这样被他们一举攻破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