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军心可用
    &bp;&bp;&bp;&bp;听着城下那些鞑子猖狂的叫嚣声,以及他们跟前那些商人哭喊求饶的声音,看着更远处卷起的风尘,甚至隐约都能瞧见不断有人被斩杀当场的惨状,这让陆缜的心中已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bp;&bp;&bp;&bp;这一切让他不觉就想起了曾经在草原上的经历,那里的汉人也是一般的无依无靠,只有引颈就戮的份。谢老七他们就是因此送的性命而现在,这一幕再次于眼前出现,一旦广灵城被破,将有更多的无辜者被野蛮人的屠刀所杀!

    &bp;&bp;&bp;&bp;此情此景,若是换了陆缜刚来到这个时代时,绝对不敢做出某个决定。但在经历过草原上的生死血火淬炼之后,他的心性已变得异常坚强,纵然有人会因此而死,也顾不得了,因为他们并不是白死的!

    &bp;&bp;&bp;&bp;当陆缜把自己的主意小声向刘毅道出后,这位把总也是一怔,眼中闪过一丝畏色来:都说咱们当兵的人狠辣,但真论起来,还是那些读书人的手段更加狠毒哪,居然会想出这么个鱼死网破的法子来。

    &bp;&bp;&bp;&bp;但是,事态紧急,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这已是稳住局面的唯一选择了。心中迅速盘算之后,刘毅便一点头:“就依陆县令你的法子来办。王三五——”他当即就叫过了十几名军中箭术最准的兵卒,拿手一指城下,下达了命令。

    &bp;&bp;&bp;&bp;那些位头脑可比他这个把总要简单得多了,虽然觉着有些不妥,但向来习惯于听令行事的他们只略一犹豫便已凑到城墙的垛口处,亮出了弓箭。

    &bp;&bp;&bp;&bp;城下,数十名蒙人正耀武扬威地站在那儿,其中一人更是大声地数着数,此时已经数到七了,只待到十,若城中再不作表示,他们就要拿眼前这些倒霉的商人开刀了。

    &bp;&bp;&bp;&bp;蒙人攻城自成吉思汗时起就一向有驱赶守城军队的同胞以乱其心智的习惯,这一招虽然卑鄙,却很是管用。有时候,因为不想伤到自己的同胞,守军在防御时自然会露出破绽,甚至有个别人还会冒险出城救援,那就给了蒙军极大的机会;即便他们狠下心来无分敌我地射杀所有人,这对守军军心士气的打击也是极大的。

    &bp;&bp;&bp;&bp;这苴躐部虽然比不得以前的蒙人大军,手上的俘虏也不多,但这一招还是被他们活灵活现地用了出来,而且现在看来效果也着实不错,已让城头守军大有混乱之态势了。

    &bp;&bp;&bp;&bp;不过他们显然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些,同时胆子也太大了些。之前要挟时,他们的人还远远地站在箭矢射程之外,可现在,因为觉着身前有俘虏挡着,这些人竟靠上前去,已完全进入到了射程之内。

    &bp;&bp;&bp;&bp;那名会汉话的蒙人此时还在那洋洋得意,满是威胁地数着数:“八!你们可想仔细了,若再不开城,他们便是因你们而死!”说着,他又抬头往城头望去,似乎是想用眼神来给上面的明军施加更大的压力,虽然隔了这么远距离对方应该看不清他的模样,更别说眼神了。

    &bp;&bp;&bp;&bp;可这一抬头间,这人的神色就变了。本来得意的模样唰地一下就变得慌乱:“你们要做什么?”此时的他,都忘了继续数数了,顿时有些尖利地叫了起来。

    &bp;&bp;&bp;&bp;就在其这句话一落的当口,几声比他的叫嚷更尖利的啸声从城上猛地响起,十多支利箭带了破空声倏然飞来,把连他在内的几名蒙人直接钉杀在地。

    &bp;&bp;&bp;&bp;这一变故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不但那些俘虏吓得差点倒地,他们身后的那些蒙人也愣了一下,甚至都忘了该往后躲避。而这时,第二批箭矢也应声射到,又将这些蒙人一一射杀在地。眨眼间,这二十来名磨刀霍霍的家伙就先附录一步死在了城下。

    &bp;&bp;&bp;&bp;这时,城头又传来了一声招呼:“大家快跑过来,我们接应你们入城!”

    &bp;&bp;&bp;&bp;这话一入耳,已被这惊变吓住的商人们顿时回过神来,虽然身上依旧被绑缚着行动很是不便,但他们依然全力挣扎地就起身朝着城墙处跑去。此时的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上去,到了城下就能得救了。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城上的守军能有什么办法救自己,但对方既然敢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了全套办法。

    &bp;&bp;&bp;&bp;可就在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命往前奔,就连城上的守军都因此而提起了心来,开始为他们加油鼓劲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弓弦轻响,随即便是数十支利箭破空而来。

    &bp;&bp;&bp;&bp;在一开始的吃惊后,后面的蒙人终于回过神来。随即,他们便愤怒了!

    &bp;&bp;&bp;&bp;明明主动权在自己手上,那些汉人守军居然就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射杀自己的族人!这口气他们又怎么可能咽得下去?此时的他们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戮,用城池内外汉人的鲜血来浇灭自己心头的怒火!

    &bp;&bp;&bp;&bp;都不用裕泰下令,许多蒙人便已抄起了弓箭,朝着跌撞着往城墙跑去的俘虏们射出了愤怒的箭矢。

    &bp;&bp;&bp;&bp;这些可怜的商人就这样被一一射倒在地,此时他们距离广灵城墙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呢。

    &bp;&bp;&bp;&bp;看到这一幕的城上守军顿时就愤怒了,他们纷纷破口大骂,还有直接就朝着远处的蒙人放箭的,只可惜,那箭在离着敌人队伍尚有一段距离时便已坠落,根本伤不了人。

    &bp;&bp;&bp;&bp;这些被怒火引燃的军士们显然是不可能去细想前因后果的,他们只知道是城下的鞑子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同胞,却没深想之前的那一连串变故,当兵的一般头脑都没那么复杂。

    &bp;&bp;&bp;&bp;但刘毅却是明白个中情由的,见此惨状,他面颊上的肌肉也是一阵跳动,只能安慰自己一句慈不掌兵了。随即,他又下意识地朝着陆缜看去,却发现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始作俑者此刻却是脸色阴沉,双眼发红,甚至有一丝泪光在其眸子间流动着。

    &bp;&bp;&bp;&bp;陆缜的心当然不好过,因为导致这一结果的主意是他出的。虽然他有合适的借口来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广灵的安危,但这些人的惨死他还是要担负最大责任。

    &bp;&bp;&bp;&bp;“呼”在连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后,陆缜方才压下了心中强烈的愧疚,收摄起心神,看向城上的那些兵士。他们的表情还是叫人满意的,此时的守军已没有了之前的犹豫彷徨,变得奋发而果断,看向城下的目光里已充满了仇恨和斗志。他相信,只要敌人一旦发动攻城,这些眼看着同胞惨死却无力相救的军士们一定会把心中的怒火化作杀敌的最强动力!

    &bp;&bp;&bp;&bp;军心士气在这一牺牲之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升,这对守城的明军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bp;&bp;&bp;&bp;城下的蒙人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都是一阵愣神。尤其是裕泰,更是面色阴沉,这回真算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不但没能打击守军士气,反把他们给激怒了,那接下来的战事可不轻松了。

    &bp;&bp;&bp;&bp;但既然都到这一步了,自然没有打退堂鼓的可能。而且他也相信,区区一座广灵小城,几百守军是肯定防不住自己两千精锐猛攻的。所以很快地,他的目光就又变得坚毅起来:“火结!”

    &bp;&bp;&bp;&bp;早已跃跃欲试的火结应声而出,目光依然死死地盯在城墙上,他有一种感觉,杀害自己兄长的仇人此刻就躲在城头,正等着自己拿刀去把他的头颅给割下来呢。

    &bp;&bp;&bp;&bp;“你不是要为火臧报仇么?现在就冲杀过去,把这广灵城给我夺下来吧!”裕泰当即下令,同时抽出腰刀,挑指着前方耸立的广灵城:“杀上去,把他们统统杀光!”

    &bp;&bp;&bp;&bp;“呜呜呜”苍凉而悠长的号角声陡然响起,无数蒙人骑兵呼喝着,嚎叫着纵马朝着广灵城杀来。这一箭射程的距离,已足够让他们把马速催到最快了。

    &bp;&bp;&bp;&bp;在策马狂奔的同时,他们已解下了一条条的绳索,在头顶飞快地盘旋舞动起来,那是平时他们在草原上用来套野马的工具,而此刻,这将成为他们拿来登城的武器。

    &bp;&bp;&bp;&bp;说来也是尴尬,因为觉着可以杀广灵城一个措手不及,这路蒙军居然连攻城的器械都不曾带来。别说回回炮这样的攻城利器了,就连最简单的云梯都没有随军带来,所以只能用这最原始简单的工具登城。

    &bp;&bp;&bp;&bp;当然,若是给他们一些时间,去往周围的山林里砍伐树木,一些简易的攻城器械他们还是可以造出来的。但他们显然拖不了太久,这儿毕竟是大明边防,一旦开战,援军便会在数日内赶到了。

    &bp;&bp;&bp;&bp;火结也没有那个耐心等着更好的攻城器具被造出来,在他的呼喝声里,众人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广灵城,犹如一道汹涌的黑色狂涛,要把那座小小的土城彻底摧毁淹没。

    &bp;&bp;&bp;&bp;眨眼间,他们已冲到了城下,一条条绳索被他们高高抛起。那三丈高的城墙根本算不得什么,套扣稳稳地就已落在了城头,收紧之后,无数蒙人便如一只只猿猴般直攀而上。

    &bp;&bp;&bp;&bp;战事终于彻底打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