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鞑子犯境
    &bp;&bp;&bp;&bp;进入五月后,北方的天气是越发的暖和起来,这让草原上的绿草也开始疯狂生长,完全展现出了一幅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动人画卷。



    &bp;&bp;&bp;&bp;这一切在广灵城里自然是见不到的,但这儿的氛围却比几个月前要热烈了许多。在陆缜杀一儆百地立威之后,无论汉商还是蒙人都不敢在榷场中生出什么事端,而这也让广灵榷场的声名远播,无数草原上的部落都会不辞路远地带了自己的皮货和牛羊来此换取需要的物品。



    &bp;&bp;&bp;&bp;不过广灵县里也不是所有人都无法瞧见草原上的风光,至少李现便是那个能远远看着草原景致之人。究其原因,只因他站得比任何一人都要高得多,他正站在高悬于城墙之上七八丈处的竹筐之中,头顶则是那只硕大的牛皮飞艇。



    &bp;&bp;&bp;&bp;自陆缜创出这种能远眺数十里的飞艇后,广灵军营就立刻将之使用了起来。同时也挑选出了七八名胆子够大,目力够好,头脑精明之人作为远哨长驻于飞艇之内。直到晚上,飞艇被收回来,他们才得以歇息。



    &bp;&bp;&bp;&bp;李现作为曾经的斥候兵,也被选为其中之一,还因此得了个李大胆的称号。今日他便与另外两名同袍正站在筐里朝着三面眺望着。居高临下间,他们已把附近几十里的景色尽收眼底。



    &bp;&bp;&bp;&bp;草原风光确实很美,尤其是暮春时节,那种蓬勃的生命力让人不觉想要去赞美。但是,再美的东西看得久了也会腻的,尤其是在高处只能看个大概的情况下,这种感觉就来得更加猛烈。



    &bp;&bp;&bp;&bp;所以此刻,李现他们几个便已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忍不住在那儿闲聊起来:



    &bp;&bp;&bp;&bp;“要说这飞艇确实不得了,不过这么一直让咱们待在上面也颇不方便哪。北边的鞑子几十年都不敢轻易南下,我们在这儿盯着实在无趣得很。”



    &bp;&bp;&bp;&bp;“谁说不是呢?不过这是刘把总的军令,谁敢不遵?而且在这儿可比守在下面要惬意得多了,至少不必担心有人发现咱们偷懒。”



    &bp;&bp;&bp;&bp;“这么说来,这飞艇也不全然无用了?至少能让咱们偷会儿懒不是?”



    &bp;&bp;&bp;&bp;几人说笑着,根本没把身上的责任太当回子事儿。这也怪不得他们,大明自太宗之后承平日久,即便有少许鞑子扰乱边地,也只敢偷袭些小村落,还没听说有什么像样的县城被鞑子骚扰过呢。



    &bp;&bp;&bp;&bp;毕竟当年永乐帝带兵横扫大漠的壮举尚在眼前,无论明军还是草原各部依然抱着一个成见,明军是不可战胜的。但这一说法是真的么?



    &bp;&bp;&bp;&bp;几人口里说笑着,目光有一下没一下地望着外边。突然,李现的声音便是一顿,目光死死地盯在了东北方向上,有些吃惊地道:“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bp;&bp;&bp;&bp;“怎么了?”其他两人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然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望,面色顿时一变。因为他们瞧见了一片黑点正迅速地朝着自己这边奔驰而来,虽然因为高度和距离的关系看不清其中细节,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有大量的骑兵正迅速朝着广灵城而来。



    &bp;&bp;&bp;&bp;而从这些家伙出现的方向来看,他们一定不可能是大明自己的军队,那就只能是北边的蒙军了。而从这些蒙军前进的方向和速度来看,他们正是冲着广灵城而来!



    &bp;&bp;&bp;&bp;多年的平静之后,蒙人居然真个出兵对大明边境的城池发起攻击了!



    &bp;&bp;&bp;&bp;在得到这一结论后,三人都显得有些傻眼。虽然明军与蒙人在边境上也没少冲突,但像这样明目张胆的大举来犯却还是首次呢。



    &bp;&bp;&bp;&bp;还是李现的反应最快,在愣怔后,已一把拿起了身边的一只竹筒,往下一抛,那只吊了绳索的竹筒便呼地一下从高空坠落下来,直到离地面还有四五尺距离时才猛地被绳索扯住,并向上一弹,再是一落。



    &bp;&bp;&bp;&bp;这一变故立刻就惊动了下方城头的守军。他们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只当是上面的兄弟失手把东西给碰下来了呢。可还没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时,又是两个竹筒带着风声呼地落了下来。



    &bp;&bp;&bp;&bp;这一下,城头守军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三筒齐落,这是最紧急的军情了。



    &bp;&bp;&bp;&bp;只一愕间,城头的武官便已大声下令:“快,把飞艇拉下来,还有,赶紧去人把有紧急军情之事报与把总大人知道!”



    &bp;&bp;&bp;&bp;飞艇终究是个新生之物,这时的兵卒又不认字,在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传递消息办法之前,也只能用这种最简陋的手段来进行沟通了。



    &bp;&bp;&bp;&bp;片刻之后,巨大的黑色飞艇被众人合力拉下,那名军官才一脸郑重地看向三人:“到底出了什么事?”



    &bp;&bp;&bp;&bp;三人的脸色也显得很是紧张,最终还是李现说道:“有大量鞑子骑兵正朝着咱们广灵县奔来,似乎就是冲咱们杀来的。”



    &bp;&bp;&bp;&bp;“什么?”那武馆的脸色再次一变:“能看清楚多少人马么?还有,他们距此大概有多远?”



    &bp;&bp;&bp;&bp;“因为相隔太远,数量不是太清楚,大概在一两千人左右。至于距离”李现稍微停顿了一下:“应该在五十里左右,不到两个时辰他们便会杀到了。”



    &bp;&bp;&bp;&bp;那武官闻言眉头迅速皱了起来,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两千鞑子,这数字可着实不小,虽然广灵有城墙为凭,但自家能守得住么?



    &bp;&bp;&bp;&bp;正当城头众人心慌意乱时,刘毅得知消息后也迅速带了人匆匆赶了来。随后那武官便把李现的话复述了一遍,刘毅面色也变得很是阴沉:“李现。”



    &bp;&bp;&bp;&bp;“小的在。”李现忙踏前一步应道。



    &bp;&bp;&bp;&bp;“你可能确信他们是冲着我广灵而来么?”



    &bp;&bp;&bp;&bp;“应该错不了。在我广灵附近并没有其他能劳动一两千鞑子进犯的城镇了。而且也从未听说过附近有哪个部落平时行猎会动用这么多人马的,何况现在还不是狩猎的季节。”李现正色道。作为一个合格的斥候,对局面的判断是相当要紧的一门素养。



    &bp;&bp;&bp;&bp;“好。”刘毅略一点头,黝黑的脸上已有了决断:“你带人速速骑快马出城,去周边城池求援,务必要在三日内请来援兵,不然我们广灵可就危险了。”



    &bp;&bp;&bp;&bp;“遵命!”李现忙答应一声,便点了几个相熟的斥候兄弟,急匆匆地下城而去。



    &bp;&bp;&bp;&bp;而在他去后,刘毅便迅速下达了一系列命令:“将城北一带的百姓全部撤走,把所有守城兵器都从库房里取出来,尤其是弓矢和石木都运上城来。城门处用泥石封堵,再派人去榷场那边把人都接进城来”



    &bp;&bp;&bp;&bp;他每下达一道命令,便有人答应着疾步离开,虽然大家心里都有些发虚,但却并未有胆怯之意。此时的大明正如日方中,尚未在和鞑子的交战里吃过什么亏,即便兵力不如人,也没有怯战之心。



    &bp;&bp;&bp;&bp;最终,刘毅下达了一个命令:“去,给县衙门也传一道消息过去,让他们也做好准备。要是真开战了,县城安定还是得由他们来维持的。”



    &bp;&bp;&bp;&bp;伴随着一个个兵卒快步下城,刘毅的命令得到了不折不扣的实施。这个看似平常,平时甚至看着有些懒散的军营就如一台精密的机器般开始隆隆地运转了起来。



    &bp;&bp;&bp;&bp;随后不久,县衙便收到了这个叫人心惊的消息。



    &bp;&bp;&bp;&bp;便是陆缜在得知竟有蒙人进犯县城时也是一愣:“这怎么可能?”如今可不是土木堡之后,大明一向占据着北边的主动,而且明军的战力还未衰弱,居然也有蒙人敢轻言进犯?他们就不怕在此撞个头破血流么?



    &bp;&bp;&bp;&bp;无论是否能够接受这一消息,但军情紧急,陆缜这个县令也必须投入到战前的准备中去了。很快的,县衙里的差役们便被全部差遣出去,有接应那边榷场中商人的,也有去城里安抚民心的,立刻就忙作了一团。



    &bp;&bp;&bp;&bp;这一做法确实很有必要,因为当军营那边把靠近他们的百姓往外驱赶时,城中百姓已很快就知道情况不妙,一时间人心惶惶,有的甚至都打算逃出城去躲避这场战乱了。



    &bp;&bp;&bp;&bp;贯彻了陆缜意图的衙门上下人等赶紧上前劝解,直言离开了城池保护只会让他们落入到鞑子之手。好说歹说,外家陆缜这些日子所建立的威信与口碑的支持下,众百姓才终于没有因此乱掉,安心地返回自己的家园。



    &bp;&bp;&bp;&bp;城里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但还没等陆缜松口气呢,一个让他大感无语的消息却从外边传来了:“你说什么?那些商人因为要把货物带进城来所以行动很是缓慢?”陆缜没好气地瞪着面前的下属问道。



    &bp;&bp;&bp;&bp;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的下属有些畏惧地退了一步:“正正是。尤其是那些蒙人,觉着自己不会被同族之人所害,所以很不当回事儿。”



    &bp;&bp;&bp;&bp;“还真是些舍命不舍财的主哪。”陆缜咧了下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bp;&bp;&bp;&bp;“那大人北边城门那边该如何是好?”北门正是那些商人入城的唯一通道,但也是来犯之敌主攻之处。



    &bp;&bp;&bp;&bp;陆缜没有多作犹豫便道:“既然他们做此选择,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让刘把总他们立刻封门,一切以保障广灵的安全为第一位!”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