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影响深远
    &bp;&bp;&bp;&bp;刀光闪处,人头落地。

    &bp;&bp;&bp;&bp;围观众人猛地向后一退,无论蒙人还是汉人,这下眼中真个露出了畏惧之色。

    &bp;&bp;&bp;&bp;如果说之前大家对官府敢不敢真个杀人还有所怀疑的话,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他们终于知道陆县令刚才的话是多么郑重,也首次开始正视起这榷场和广陵县城的种种规矩来。

    &bp;&bp;&bp;&bp;说来也怪,照常理来说,现场的蒙人在见到自己同族之人被杀时总会感到愤怒的,但眼下他们却动不了一点怒意,反倒觉着火臧之死那是咎由自取,让他们对这个榷场更多了几分信任。

    &bp;&bp;&bp;&bp;对此,陆缜自然是看不出来的,他要的只是个杀鸡儆猴的作用。所以在将人一刀杀了之后,又下令把其首级悬挂在榷场正门的横梁之上,示众三日以警示相关人等,这才带了人转身离开。

    &bp;&bp;&bp;&bp;此一举动,再次震慑全场,所有人看着陆缜带人离开的背影都面露深思之色,这个叫陆缜的年轻县令已深深地烙进了他们心里,并且会因为这些人的宣扬而使其大名传于边疆和草原之地。

    &bp;&bp;&bp;&bp;待陆缜来到县城门前时,却发现不但县衙里的那些僚属手下都等在了那里,就连军营里的将士也都倾巢而出,恭候多时了。

    &bp;&bp;&bp;&bp;一见其出现,众将士突然踏前一步,单膝着地,抱拳齐声道:“多谢陆县令为我们兄弟讨回公道!”

    &bp;&bp;&bp;&bp;为首的新任把总刘毅也是笑着抱拳施礼:“陆县令肯为我们这些军汉出头,委实叫下官感到敬佩!”语气很是客气而诚恳。

    &bp;&bp;&bp;&bp;陆缜见此,先是一愣。虽然前番因为胡遂之故,让这一营的军士不敢因萧默之死而找自己麻烦,但双方依然有些生分。即便因为公事跟人借调兵马也不过是公事公办罢了。

    &bp;&bp;&bp;&bp;但现在,军营从上到下都对自己这么客气,显然是真把他给当成自己人了,这让陆缜大感意外,忙一面回礼,一面上前搀扶起跟前的一名军卒:“各位请起,本官不过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实在当不得大家如此重礼。”

    &bp;&bp;&bp;&bp;“陆县令你当然当得!”刘毅却正色道:“当日我营中兄弟被杀,咱们所有人都是义愤填膺。但说实在的,真让咱们去找那些鞑子报仇,我们也没有这勇气。但今日,你陆县令却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情。我们都是粗人,别的不懂,但谁拿我们当自己人,我们还是分得清的。没的说,今后只要你陆县令吩咐下来的事情,我们一定尽力帮你做成了!”

    &bp;&bp;&bp;&bp;“不错,我等今后愿听陆县令差遣!”众军士也齐声说道,气势着实不弱。

    &bp;&bp;&bp;&bp;陆缜稍一犹豫,便冲他们一拱手:“如此我陆缜便多谢各位的抬爱了。只要今后你我齐心协力,我相信这广陵县城一定能固若金汤!”

    &bp;&bp;&bp;&bp;“上下齐心,固若金汤!”当即就有人低声喝道,继而是所有兵卒都喊了这么一句,气势之盛,在这广灵小县是前所未见的。

    &bp;&bp;&bp;&bp;在又用好言劝勉了他们一番之后,陆缜才将刘毅等人打发离开。虽然他心里有些感动,但其实对刘把总的动机依然有所猜测,显然他做出这个选择可不光是为了今日之事,恐怕还有胡总兵的意志在里头哪。不然他一个把总,实在没有必要刻意冲自己这个县令卑躬屈膝,现在毕竟不是几十年后的大明朝哪。

    &bp;&bp;&bp;&bp;正想着这些,见军士们退走,县衙里的众人方才迎上前来。虽然这些人一个个也都说着奉承的话语,但陆缜从几个官吏眼中还是瞧出了几许不安的情绪来。

    &bp;&bp;&bp;&bp;所以当回到县衙后,陆缜便特意留下了候申二人,在看了他们一眼后道:“现在就只有咱们三人了,有什么话便直说吧,不要藏着掖着了。”

    &bp;&bp;&bp;&bp;候申二人对视了一眼,略一犹豫后,候县丞才小心地道:“大人,下官等总觉着你今日之事做得有些急切与草率了。”

    &bp;&bp;&bp;&bp;“是啊,那毕竟是蒙人,非我大明百姓,就这么一刀砍了,不说府衙那边听到消息后会是个什么反应,光是他们部落之人只怕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哪。”申主簿也苦着张脸说道。

    &bp;&bp;&bp;&bp;候县丞又接着道:“倘若只是寻常小部落的人也就罢了,可偏偏那人又是苴躐部的。县尊大人你或许还不知道,这苴躐部在我广灵一带的草原势力可着实不之前更曾得过不少不少军中的好处,其战力可不容小觑哪。”

    &bp;&bp;&bp;&bp;“若他们真个因此事发兵来袭,咱们广灵县可就有难了。”

    &bp;&bp;&bp;&bp;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把话说完,陆缜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这么说来那个火臧还真有些来头了?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大一座靠山。”

    &bp;&bp;&bp;&bp;“是啊。其实大人你最好的应对之法是将人拿住了,然后叫他们部落用财物来赎取,如此也不算堕了咱大明官府的威风。可现在,却是彻底将人给得罪,甚至算是结下深仇了。那些鞑子可不会跟咱们讲什么道理,恐怕到时”后面的话候县丞已不敢说,只能用一句充满了忧虑的叹息表达。

    &bp;&bp;&bp;&bp;“他们敢对我广灵用兵?”对这一点陆缜还真有些不怎么信了。因为就他的认识来看,如今大明可是在边地占据了主动地位的,至少在几年后的那场大溃败前草原各部因为太宗皇帝的数此北伐而心生惧意,真不信他们有胆量敢攻打一座大明的边地县城。

    &bp;&bp;&bp;&bp;“这个可委实难说。”两名下属很是不安地说道。虽然口里说的是难说,但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是认为此事是有极大概率成真的。

    &bp;&bp;&bp;&bp;看出这一点的陆缜心里也打了个突,但他此时自然不能露出胆怯之意来,便道:“我们占了理难道还会怕他们不成?何况,我广陵县城也不是泥捏的,有军队驻守,只要他们敢来犯境,我们自能将其击退!”

    &bp;&bp;&bp;&bp;候申二人又对视了一眼,暗叹一声只能点了点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们自然不敢再在这种未可预知的事情上与陆缜产生争论。他们也不过是想个县令大人提个醒而已,其他的也不是他们所能把控。

    &bp;&bp;&bp;&bp;不过这两位的一番话,还是让陆缜心中有了一丝防范,暗自已拿了主意,打算到时去和刘毅商议一番,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不会错的。不过从他本心来看,依然不认为蒙人会因为这么一人之死就发兵攻击大明的边城。

    &bp;&bp;&bp;&bp;但他并不知道,这一回自己的判断却是错了。因为苴躐部攻击广灵县的理由可不光只有这么一条而已

    &bp;&bp;&bp;&bp;草原之上,苴躐部的驻地。

    &bp;&bp;&bp;&bp;全部族人此刻脸上都布满了阴云,有些人更是在帐前流着泪,因为他们的亲人落到了明人官府的手中,现在生死不知。

    &bp;&bp;&bp;&bp;一名双眼通红,身材壮实的青年如旋风般直冲到了位于部落中间位置最大的那座帐篷跟前,没有细想就已掀帘闯了进去:“裕泰族长,你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雪恨哪!”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他已大声嚷嚷了起来。

    &bp;&bp;&bp;&bp;正在帐中沉思的裕泰被其打扰,眼中先是露出一丝不满,但很快还是按捺了下来:“火结,你的怒火我自然明白。我们草原的雄鹰居然叫那些山鸡给啄了去,实在叫人无法接受。”

    &bp;&bp;&bp;&bp;“还请你给我几百族人,我这就带兵杀去广灵县,把那里的人都给杀了替大哥报仇。”火结恨恨地道。他从小就崇拜自己的兄长火臧,且与之关系极其亲密,现在得知火臧为汉人砍下了脑袋,自然是怒不可遏了。

    &bp;&bp;&bp;&bp;“不过,这明国的城池可不同于我们草原各部,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取的。”裕泰却不为所动,不紧不慢地继续道:“虽然那广灵只是一座小县城,但只凭我们一部之力可未必有把握攻下来哪。”

    &bp;&bp;&bp;&bp;“汉人一向懦弱胆只要我们肯放手去攻,就没有攻不下来的道理。”火结却不以为然地道:“裕泰,难道你连这么大的仇恨都可以视而不见么?”最后一句话可是充满了不满。

    &bp;&bp;&bp;&bp;裕泰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这火臧当初在部中就一向跋扈,连带着他这个弟弟也是一般嚣张。现在他人死了,火结居然依旧如故,完全不把自己这个族长放在眼里,这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bp;&bp;&bp;&bp;但偏偏这位裕泰族长却是个阴柔善忍的性子,即便心中已生出了几分杀意,脸上却还是显得很平静:“火臧的仇自然要报,但却需有所布置。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我便已着手准备了,只要联络到了周围几个部落,能与他们一齐出兵,这广灵县便唾手可得。”

    &bp;&bp;&bp;&bp;“你是说真的?”火结张大了眼睛很是期盼地问道。

    &bp;&bp;&bp;&bp;“当然。这一点你大可问问这位何老先生。”裕泰说着拿手一指身边那位完全被火结忽视的老人,这位听了话后,有些勉强地一笑,点头道:“不错,老朽几月之前就已向裕泰族长进言了,现在看来,机会应该已经成熟。”

    &bp;&bp;&bp;&bp;只是裕泰和火结两人谁也没有发现,在说这话时,何五魁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