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一网打尽
    &bp;&bp;&bp;&bp;早在定计之后,陆缜便已做好了一切准备,不但市场内有人随时可以发起进攻,外边也有伏兵。而且因为知道蒙人马快骑术精,甚至还准备下了针对他们的绊马索。



    &bp;&bp;&bp;&bp;这一回,绊马索便立刻起了作用。当那几条陡然弹起的绳索出现在马前时,两名蒙人一个收势闪避不及,便让坐骑撞了上去,马腿一别之下,便即轰然倒下,顺带着把他们也给摔了出去。



    &bp;&bp;&bp;&bp;也有那运气好,反应快的,及时一抖缰绳,控着缰绳,使马儿高跃而起。但这一下虽然避过了面前的两根绳索,可随之在前方继续弹起的绳索还是实打实地击中了继续冲前的马腿,这让他们也顿时成了倒地葫芦。



    &bp;&bp;&bp;&bp;唯一还能安然坐在马上的,只有火臧一人。他所以没有如其他人般倒地,只因在绳索弹起的瞬间,便很是明智地选择了停下马来。但即便如此,他的处境也很是不妙,前后都是高悬的绊马索,左右则有官兵迅速逼来,后方的榷场里也传来了喊杀声,他已彻底陷入了大明官府的包围之中。



    &bp;&bp;&bp;&bp;“卑鄙!”看到自己的几名同伴都摔得不轻,短时间里是起不得身了,自己又身陷绝地,火臧不禁悲愤地斥骂了一声,随即反手就亮出了那把短刀来。



    &bp;&bp;&bp;&bp;此时,陆缜已从前方施施然地走了出来,目光深沉地看着还欲做垂死挣扎的火臧道:“你前番在我大明榷场中杀人越货,今日不过是官府拿贼而已,无所谓卑鄙不卑鄙。你若识相的,现在就弃械投降,或还可少吃些苦头。”



    &bp;&bp;&bp;&bp;“我草原上的勇士就没有投降的!够胆你们上来拿我!”听到陆缜这么说来,火臧知道今日这场是无法善了了,这让他手中刀捏得更紧,双目瞪圆了,准备与眼前的这些明军做殊死一战,只要能杀上几人便算是赚到了。



    &bp;&bp;&bp;&bp;陆缜身边的一名队长颇有些忌惮地看了这位一眼,随后压低了声音道:“陆县令,此人可不容易对付,不如直接下令放箭吧,如此可保万无一失。”



    &bp;&bp;&bp;&bp;“不!”陆缜却一摇头:“此人既犯了王法,自该以我大明律令来定其之罪!何况,他已是瓮中之鳖,这么直接射杀难道你就不怕弱了我大明军队的名头和士气么?”



    &bp;&bp;&bp;&bp;“可是”那队长张了张嘴,却不好把心中的顾虑整个道出来,毕竟被人吓住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bp;&bp;&bp;&bp;就在两人犹豫未决时,一旁的林烈突然上前一步:“大人,让卑职去会会他。”



    &bp;&bp;&bp;&bp;“你”那队长看了他那条瘸腿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不信任来。



    &bp;&bp;&bp;&bp;陆缜却盯了林烈一眼:“你有把握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bp;&bp;&bp;&bp;“没有十成,也有个**成的胜算。如今他被困绊马索阵中,骑兵的优势已然无存,拿下他不算太难。”林烈信心满满地说道,一双眼睛却已盯在了前方那个耀武扬威的鞑子身上。



    &bp;&bp;&bp;&bp;“好,千万小心。”陆缜轻轻点头答应了下来。之前,他已了解林烈的过往,知道其曾在军中也是一员猛将,虽然伤了腿脚,但想必当初的本事应该还有七八成的,足可以应付了。而且,他也有意再考察一下这个下属,看将来能否真将之倚为心腹。



    &bp;&bp;&bp;&bp;“是!”林烈答应一声,身子一高一低间便已迅速扑上前去,口中同时喝道:“兀那鞑子,我林烈来会会你!”



    &bp;&bp;&bp;&bp;在其身后,陆缜却对身边人道:“让弓箭手准备,若有什么变故,射杀那鞑子以保证林烈的安全。”必要的防范措施还是要有的,林烈终归是他现在的班底。



    &bp;&bp;&bp;&bp;见明军居然派个瘸子出来与自己交手,火臧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轻蔑与愤怒的神色来,当即略一收缰绳,让马稍稍后退,让出一点空间来,同时手中刀一摆,做出了随时进击的架势。



    &bp;&bp;&bp;&bp;既然这些明军真胆大到敢与自己单打独斗,他自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教训了。要知道在苴躐部中,他火臧可是屈指可数的猛人。



    &bp;&bp;&bp;&bp;别看林烈脚上一高一低的,但前进的速度却是颇快,只几步间,便已来到了那绊马索阵跟前。直到这时,他脚上的步伐便是一顿,开始小心地往前靠去,毕竟那连马都能绊倒的绳索要绊倒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bp;&bp;&bp;&bp;一道,两道再连过了四道绳索,眼看就要来到火臧跟前时,摆出一副静候姿态的骑士突然一声低喝,同时一抖缰绳,控着马儿就朝着面前的敌人冲去。同时,其人略向下一倾,身子便与马平行了,借着马这一冲的爆发力,就划出了犀利的一刀。



    &bp;&bp;&bp;&bp;都说蒙人骑术精湛,本来对此陆缜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直到这时,在见识了火臧那突然而流畅的动作后,才知道他们在马上有多么的可怕。



    &bp;&bp;&bp;&bp;明明都没什么冲锋余地,他居然就能控制坐骑陡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冲击力。而且,这人和坐骑居然能结合得如此完美,只一瞬间,就已从静若处-子变作了一只亮出獠牙的下山猛虎,草原精骑果然是名不虚传。



    &bp;&bp;&bp;&bp;而更叫人心惊的是其这一刀划出后的效果。只见嘣地一下间,在他面前那根足有手臂粗细的绳索竟应声断裂。那绳索是被两边的军士全力拉紧的,这一刀崩断,其力道顿时反弹,将左右的几名军卒弹得顿时倒地。



    &bp;&bp;&bp;&bp;而这么一来,挡在火臧面前的第一道封锁便自然不再,让他胯下骏马能毫无顾忌地继续前冲。



    &bp;&bp;&bp;&bp;就在这时,林烈刚好一步跨过第五道绊马索,本来前方还有最后那一道绳索阻隔的,结果却被火臧一刀砍断,这让他直接就得面对对方的正面冲击了。这一时机的把握,也是精妙到了极点!



    &bp;&bp;&bp;&bp;众官军见此不觉同时发出一声惊叫,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这个鞑子有多厉害。而更叫他们心慌的是,这时两人已近在咫尺,别说他们来不及放箭相救,就是能放箭,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下也很难真给予火臧以任何的威胁!



    &bp;&bp;&bp;&bp;就是陆缜,也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唬了一跳。虽然知道林烈也不是易与之辈,但以他的本事只凭着一双瘸腿真能扛住挟骏马冲力杀来的可怕攻击么?



    &bp;&bp;&bp;&bp;就在众人一阵惊呼声里,身陷危境的林烈突然就动了,身子一偏,头一低,腰一弓,他整个人不但不闪,反而就迎着冲劈而来的鞑子射了过去。



    &bp;&bp;&bp;&bp;因为这一偏身,那借着砍断绳索之势而继续劈来的一刀便被他险险地躲了过去,而后,人与马便已擦身而过。



    &bp;&bp;&bp;&bp;这一下,不但陆缜他们看得一阵诧然,就是马上的火臧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这家伙居然如此了得?而且对局势的判断竟也精准到了如此地步?



    &bp;&bp;&bp;&bp;他很清楚,倘若林烈在面对自己的冲杀时心中但有一丝畏惧,或是停步,或是退缩,自己都能借着冲力将之力斩马下。可偏偏对方迎难而上,让自己后续的攻击全数施展不出来了,毕竟这儿还有许多的绊马索,他控着马儿是无法如平时那般自在进退的。



    &bp;&bp;&bp;&bp;但火臧却并未气馁,即便如此,自己依然占据着绝对优势。骑兵对步卒一贯都是碾压的,除非遇到的是可怕的弓弩攒射或是长枪方阵。但一对一,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bp;&bp;&bp;&bp;想到这儿,他猛地再次一勒缰绳,在控制着马儿停下前冲步子的同时,已同时调转了马头,欲要再次反身冲击。他有绝对的骑术来让马再次于短距离里爆发出可怕的冲击力来。



    &bp;&bp;&bp;&bp;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bp;&bp;&bp;&bp;那匹伴随了火臧多年,在草原驰骋无数次的战马突然就发出了一声悲嘶,强健有力的四蹄突地一软,居然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头就栽了下去。连带着火臧也直接从马上掉了下来



    &bp;&bp;&bp;&bp;“砰——”肩背着地的痛楚终于让火臧接受了这个突兀的变故,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坐骑脖项处早已鲜血淋漓,此时还有大股大股的血液在泊泊流淌出来呢,很快就在倒下的马儿边上汇成了一洼血池。



    &bp;&bp;&bp;&bp;“这是”其他人也都是一愣,但很快就都明白了过来。显然,刚才错身而过时,林烈不光闪避了攻击,而且还顺势出手,直接就重创了火臧的战马。只因这一切太快,又有马儿庞大的躯体挡着,所以才没被人发觉,甚至连火臧自己都未曾觉察到。



    &bp;&bp;&bp;&bp;直到现在,当马儿倒地,一切才水落石出。同时,也宣告了这场战斗的终结——当一个骑兵没有了战马时,他便算是断了腿,再无取胜的可能。何况火臧还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直到此刻尚未起得了身呢。



    &bp;&bp;&bp;&bp;在众人轰然的叫好声里,林烈已一个箭步冲到了对方跟前。此时的他完全看不出腿脚有什么问题,甚至比腿脚健全者更加的利索。



    &bp;&bp;&bp;&bp;随即,他手中的一把短刀便已架在了还起不得身的火臧的咽喉处:“大人,卑职幸不辱命!”



    &bp;&bp;&bp;&bp;只片刻工夫,所有苴躐部的人都已被一网打尽,没一个能走脱的!



    &bp;&bp;&bp;&bp;



    &bp;&bp;&bp;&bp;额,本来不想说的,但最近时间上确实会出现些问题,所以还是解释下吧。。。。。



    &bp;&bp;&bp;&bp;因为老妈得病住院了,所以路人有可能在更新上会比原来的时间要晚些,还望各位书友不要见怪。不过一日两更还是要保证的。。。。



    &bp;&bp;&bp;&bp;望各位体谅一下,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