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扫墓
    &bp;&bp;&bp;&bp;数朝老臣的病逝固然叫人伤心,但这大明天下却不可能因此一人而停止转动,朝廷也不能因此一人而不顾其他大事要事。所以只三五日后,一切公事重新提上议程,中枢官员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忙碌起来。



    &bp;&bp;&bp;&bp;北地开放榷场一事因为关系到蒙人,朝廷自不敢轻慢,待到四月时,户部的公文终于发下,又数日后抵达山西,待这一道批准广灵县在县城外东北处开设榷场的公文送达到陆缜手上时,却已到了四月中下旬了。



    &bp;&bp;&bp;&bp;好在这段时日里陆缜也没闲着,早早就已对前期工作进行了各项安排,一旦接到公文,便立刻在此位置上修起了一座简易的榷场,同时也把朝廷的意思通过城中做买卖的蒙商带去了草原。



    &bp;&bp;&bp;&bp;待到四月下旬,刚立起来的榷场便迅速热闹了起来。蒙人的生活生产资料实在是太短缺了,大明之前零星布置的几处榷场、市易根本就不够他们消费的,现在新开了一处,自然让他们趋之若鹜,无数附近的牧民都牵着自己的牛羊马匹赶到了这个小小榷场,与同样闻讯赶来的明国商人做起了各种买卖来。



    &bp;&bp;&bp;&bp;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蒙人对大明物资的向往有多么的严重。不光是茶叶、丝绸、瓷器等精品,就是寻常的布匹,普通的农具,甚至是一口有些破旧的铁锅都成了蒙人争相购买的抢手货。一时间,这座小小的榷场变得极其热闹,就连县城里的两家旅店和青楼,以及平民的屋子都被赶来的蒙明商人给包了圆儿。



    &bp;&bp;&bp;&bp;商业,确实是推动一个地区发展的强大力量。陆缜这个穿越者对此倒是见怪不怪,他以前可是知道深圳是怎么崛起的,相比而言广灵的这点动静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但下面的僚属和百姓们却是惊呆了,当然更多的却是欣喜若狂,所有人都知道,照如此下去,大家心目中的好日子已很快就能实现。



    &bp;&bp;&bp;&bp;当然,榷场的设立也不尽是好事,随着往来客商的增多,三教九流之人也日益增多,治安问题也变得复杂起来。尤其是榷场那边,因为是和蒙人做买卖,双方之间就更容易起争执,甚至一言不合动起手来的也所在多有。



    &bp;&bp;&bp;&bp;为此,县衙派出了不少人手过去维持秩序,甚至陆缜还从军营里借了三十名军士过去镇场子。不镇着不行哪,那些蒙人可都是随身带刀的,真惹恼了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些粗鲁而野蛮的家伙会干出些什么来。



    &bp;&bp;&bp;&bp;除了安排人手之外,身为县令的陆缜为了表示自己对榷场的重视还每过几日就会去那边转上一圈。一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二来也是为了告诫那些家伙一定要按着规矩来,不然官府可不是开玩笑的。



    &bp;&bp;&bp;&bp;四月底的这天,陆缜再次带人来到了榷场。不过这一次,他在榷场转了一圈后却没有逗留,而是坐着一辆低垂着车幔的马车继续往北边而去,而且身边只带了林烈一人护卫。



    &bp;&bp;&bp;&bp;对此,虽然有人感到古怪,但却也不好多问。毕竟如今的陆县令在县里的威望甚高,可不是一般人敢随便询问的。



    &bp;&bp;&bp;&bp;他们并不知道,现在车内除了陆县令之外,还有两个女子,赫然正是县令夫人楚云容与她的贴身丫鬟翠眉。不过在到了一处山林前时,就连翠眉和林烈二人也被陆缜他们给留在了原地,只陆楚二人相携往深处而去。



    &bp;&bp;&bp;&bp;“这儿是前番我与韩四找到大人的地方。”林烈一眼就认出了地方,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但很快地,他又把心中的疑团给压了下去,这种事情既然县令大人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莫要深究为好。



    &bp;&bp;&bp;&bp;经过之前的那些变故之后,林烈对陆缜已很是忠心服帖,自然不会去追究打听陆缜的秘密。而翠眉,更只是个小丫头,更不会想太多了



    &bp;&bp;&bp;&bp;虽然因为季节的变换而使得山林间的草木茂盛了许多,但陆缜认路的本事却是不小,所以很快就带了楚云容找到了当日埋下陆县令的地方。



    &bp;&bp;&bp;&bp;那一处稍微有些隆起的土丘上,此时已长了一层青草,另外还有几朵黄白相间,却叫不出名字来的野花儿在风中轻轻地摇摆。



    &bp;&bp;&bp;&bp;没有墓志铭,没有刻碑,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一个。当看到陆缜的埋身之所竟如此荒凉简陋时,即便是对他颇有些意见的楚云容也露出了伤怀之意来。两人终究是打小订的亲事,之后更有了夫妻名分,想着天人永隔,自然会触景伤情了。



    &bp;&bp;&bp;&bp;从篮子里取出各种祭品和香烛,在墓前摆开之后,楚云容便默默地合什在坟前祝祷起来。



    &bp;&bp;&bp;&bp;此时的陆缜却已默然退到一边,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当时他借的只是这位身上的衣裳和一点铜钱而已,不料随后却连对方的身份都给代替了。而最叫人感到不安的是,身前的这个女人因为取代了对方的身份,楚云容居然也成了自己的妻子,虽然只是名义上的,自己连一指头都没有碰过她。但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即便如此已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bp;&bp;&bp;&bp;轻轻的一声叹息,陆缜看着那坟茔也在心里暗道:“真说起来我也算对得起你了,至少把你害死的元凶我已帮你解决,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吧。”其实在他心里还想学着曹阿满般地来上一句,汝妻子我养之,汝勿虑也。但最终想着毕竟是在人家坟前,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好。



    &bp;&bp;&bp;&bp;身前的楚云容神色却大为悲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想着曾经的点滴,纵然这个男子非自己良配,但这些日子来他对自己还是颇为迁就照料,就连大婚之后自己的一些刁蛮,甚至是无礼的要求也被他一一包容,足可见他对自己的一片心了。



    &bp;&bp;&bp;&bp;或许导致他走到这一步,变得如此贪婪,甚至铤而走险想和萧默与虎谋皮的做法,也可能是为了能在自己面前更有底气些所致,她心中的自责也就更甚了。



    &bp;&bp;&bp;&bp;发现楚云容正暗自垂泪,陆缜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上前道:“你就不要太伤心,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吧。”



    &bp;&bp;&bp;&bp;听着他柔声的安慰,不知怎的楚云容心弦猛地悸动起来,突然一个反身,便抱住了陆缜,把头靠在其肩头痛哭起来。



    &bp;&bp;&bp;&bp;陆缜先是一愣,继而苦笑一声,最后又拿手轻轻地拍打着对方的肩膀,安慰了几句节哀之类的话。好半天,当他觉着自己的肩头都有些湿意时,楚云容才止了哭声,缓缓地抬头站直了身子。



    &bp;&bp;&bp;&bp;此时的她因为哭过而双眼和鼻子都有些泛红,脸上自有一种动人的楚楚可怜之状。同时,又因为已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趴在陆缜肩头痛苦之举颇为不妥而又生出了几许的羞涩之意,目光低垂,都不敢与之对视了。



    &bp;&bp;&bp;&bp;发现她羞怯的陆缜便是一笑:“楚姑娘,你若是还想哭,我可以再借你一个肩膀。不过,这边的已经湿了,所以你换一个吧。”



    &bp;&bp;&bp;&bp;这句俏皮话让楚云容忍不住嗤的一笑,心中的悲伤和羞涩终于减轻了许多。随后又收住了笑,福了一礼道:“多谢你带我来此祭拜于他,也多谢你”后面的话却又有些不好说了。



    &bp;&bp;&bp;&bp;陆缜摆手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说起来,他也算我的救命恩人,我也该来祭拜一下他的。不然,恐怕现在的我已不知是死是活,流落何处了。”



    &bp;&bp;&bp;&bp;楚云容轻轻地嗯了一声,转身又把目光在那简陋到了极点的坟茔上转了一圈。她想请陆缜为下面的人立个碑什么的,但最终却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这会给陆缜带来大-麻烦,所以只能作罢了。



    &bp;&bp;&bp;&bp;两人又在这坟前逗留了一阵,方才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停当,转身离去。



    &bp;&bp;&bp;&bp;当他们离开时,一阵风吹来,使得周围的树木跟着哗啦作响,不知是不是地下的陆县令有灵,在跟这两人道别。



    &bp;&bp;&bp;&bp;待走了一程后,楚云容已收起了悲容,虽然两眼还有些泛红,却已看不出太大问题来。毕竟陆缜的身份太也蹊跷,还是不要让第三人知道为好。



    &bp;&bp;&bp;&bp;对此,留在外面等候的林烈二人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只等他们到了,便重新返程,往县城而去。



    &bp;&bp;&bp;&bp;就在他们回到官道,又走了一程路后,前方突然有一匹快马飞奔着赶了过来。待他来到近前,认出赶车的乃是林烈后,那骑士赶紧就止住了马儿:“县令大人可在车里?”



    &bp;&bp;&bp;&bp;陆缜已掀开车帘,发现来人乃是县衙一名差役,此时对方正一脸的惶急,脸上更布满了汗水,显然是急匆匆赶来的。便探头道:“出了何事?你怎如此焦急?”



    &bp;&bp;&bp;&bp;“大人,出事了,出大事了!”那人见到陆缜,便当即滚落下马,急步上前,行礼之后急声道:“榷场那里出了人命,有鞑子杀了人!”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