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结案与后患
    &bp;&bp;&bp;&bp;正月十五这天,当广灵县的百姓们欢度这个一年一次的上元佳节时,在此盘桓十来天的大同总兵胡遂终于带兵启程离开了。



    &bp;&bp;&bp;&bp;他此番可是要到周边诸多边镇城池巡视的,在广灵已经待得太久了。不过逗留在此的时间也是大有收获,不但知道了军中弊病之深,更得到了这么一件足以影响今后战局的利器,他是带着满意离开的。



    &bp;&bp;&bp;&bp;这飞艇的制造工艺并不复杂,都不需要什么图纸,只消看过的工匠,便能再短短时日里掌握其构造。所以陆缜指挥所制的飞艇留在了当地军营之中,而那些参与制造的工匠则被胡总兵调到了身边,这对他们来说自然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bp;&bp;&bp;&bp;胡总兵离城时,为他饯行的不单只有军中将领,还多了一名年轻的官员——县令陆缜。这显然也是他对陆县令的回报了,因为照道理来说,小小县令是没资格出现在这儿的,而有了这一破格之举,陆缜势必会在军中有些名气。如此,新提拔上来的把总自然不敢再对他不敬了。



    &bp;&bp;&bp;&bp;对此,陆缜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在胡遂上马离去前,很是恭敬地弯腰:“祝总兵大人一路顺风!”



    &bp;&bp;&bp;&bp;胡遂深深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洒然一笑:“陆缜,本官瞧得出来你绝非等闲之辈,我等着看你将来能有多大的成就!”说罢,便抽马疾驰而去。



    &bp;&bp;&bp;&bp;静静地目送他们消失在悠长的官道之上,再转身时,陆缜脸上的笑意已然消失,一丝隐隐的杀伐之气随之而出。是时候把之前的帐给清算干净了!



    &bp;&bp;&bp;&bp;



    &bp;&bp;&bp;&bp;为什么陆缜要冒极大的风险直闯军营去对付萧默?只因为他很清楚萧默对自己有着多大的威胁,一个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就跟之前的陆县令一般。



    &bp;&bp;&bp;&bp;而所以萧默会做这一切,只因为郑家的人从中作梗!这一点,陆缜可是没有片刻或忘哪。



    &bp;&bp;&bp;&bp;之前因为有萧把总保着他们,陆缜即便拿下了郑富也不敢把郑家怎么样。可他们倒好,不但不思感激回报,还妄图联络萧默继续来算计自己。对这样的敌人,陆缜是怎么都不会放过的。



    &bp;&bp;&bp;&bp;现在萧默死了,郑家在广灵最后的靠山倒了,他便再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bp;&bp;&bp;&bp;正月十六日,当县衙重新恢复正常工作之后,几道榜文便出现在了县衙门口和各要道与城门处,旁边还有县衙的书吏不断朗读与解释着榜文的内容。



    &bp;&bp;&bp;&bp;说白了就一个意思,县中百姓但有受郑家之苦的,都可到县衙告状,知县大人会将之一一受理,并还大家一个公道。



    &bp;&bp;&bp;&bp;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郑富一被投入大牢,他原来的那些下属已然有了别的心思。现在连靠山都死了,他们就更没了顾虑。为了向夺回大权的陆县令表示忠心,这些人在针对郑家一事上更是出奇的积极卖力。



    &bp;&bp;&bp;&bp;而就在他们卖力的宣传下,县里吃过郑家苦头的百姓们便纷纷告上门来,一时间县衙门庭若市,着实热闹了好几日。



    &bp;&bp;&bp;&bp;也是郑家在当地确实坏事做绝,当确认县尊大老爷的真实意图后,一桩桩的案子就都报到了陆缜的案头——夺人田产,抢人妻女,甚至是为了一点利益殴杀人命的案子一点点堆积起来,很快就有数十份之多。此时用罄竹难书来形容郑家在当地的罪过也是毫不夸张了。



    &bp;&bp;&bp;&bp;这其中固然有郑富及其家奴做下的恶事,也有他父亲郑海和其他人造下的孽。百姓们忍得太久,一旦逮到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仇人。



    &bp;&bp;&bp;&bp;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陆缜也怒了。没有太多的犹豫,大手一挥,就命人直取郑家,将上面所罗列的所有为非作歹之人通通拿进县衙盘问。



    &bp;&bp;&bp;&bp;郑家老太爷郑海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猛,还想拖延几句呢,就被冲到面前的几名差役拿铁链给锁拿了去,就跟牵着条狗一般把这位退下来的县衙前典史给穿街过巷地拉回了县衙。



    &bp;&bp;&bp;&bp;至于其他人,更是被人拿大棍子抽打着赶去县衙,但有敢反抗的,就是劈面一顿猛揍。一时间郑家上下哭喊连天,好不凄惨。



    &bp;&bp;&bp;&bp;要知道,这些差役当初可都是郑家手下随意呼来喝去的狗腿子而已,但现在他们却比任何人都要凶残,甚至有两名家奴因为言语不敬,还想反抗,竟被他们活活打杀在了大门边上。



    &bp;&bp;&bp;&bp;正所谓破家的知县,灭门的府尹,此话果然不虚了。



    &bp;&bp;&bp;&bp;如此局面,郑海终于知道自己彻底完了。所以当陆缜再于大堂开审这一系列案子时,深知县衙手段的老头儿很是光棍地就将一切罪名都给担了下来。



    &bp;&bp;&bp;&bp;几日时间,郑家一案便迅速审结,郑海以及他的几名子侄,还有一些管事恶奴全数被定了罪后投入大牢,这些人下场只等陆县令上报大同府,再做最后定夺。但只要朝廷不出大赦天下的诏书,这几位包括早在牢中多日的郑富都难逃秋后处斩的结果。



    &bp;&bp;&bp;&bp;虽然郑家在大同府那边也应该有些靠山,但在这么多确凿的证据面前,他们的靠山肯定是不敢冒着把自己搭进去的危险来为其开脱的。



    &bp;&bp;&bp;&bp;果然,几日之后,府衙便送来了回函,不同同意了陆缜的审断,还下令抄了郑家的一切家产。这个在广灵县盘踞数十年的官吏家族就此彻底垮塌,所有家产田宅自然都入了县衙府库。



    &bp;&bp;&bp;&bp;同时,陆缜还带人把萧默在县城里的那处宅子也给抄了。这位把总大人还真敛财了不少的财货,一抄之下甚至比有几十年积累的郑家更富一些,足有上万两的银子,至于田产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bp;&bp;&bp;&bp;两家抄下来,县衙不但收获了百姓的一致好评,而且有大笔的实质收入。不单本来捉襟见肘的库房迅速充盈起来,就是衙门里的人,也从中得了许多的好处。



    &bp;&bp;&bp;&bp;对此,陆缜自然是睁只眼闭只眼,他很清楚只靠县衙规定的那点俸银是根本养不活那些官吏差役的,所以对他们的一些小动作也就当看不到了。而且他自己也从这两次的抄家里得了不少的好处,再加上之前从萧默那儿得来的三百两银子,现在他的身家已达八百两银子之巨。



    &bp;&bp;&bp;&bp;八百两银子若是摆在几十年后或许算不得什么,但现在,却已是一笔不菲的资产了,尤其是在广灵这样的偏僻所在,无论对民对官来说,都是一大笔钱。



    &bp;&bp;&bp;&bp;而除了这一些看得见的好处外,陆缜还收获了两件看不到的好处——



    &bp;&bp;&bp;&bp;其一,县衙上下已对他敬畏有加,俯首帖耳。一个能把在县衙经营多年的老官吏家族连根拔掉,自身不但没有受到惩治,反而获取良多的县令大人自然是值得让他们发自肺腑的尊敬的。



    &bp;&bp;&bp;&bp;就是候县丞和申主簿这样的佐贰官,再见到陆缜这个年轻县令那也是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们甚至已不敢再提什么身份疑惑,这种事情还是被烂在自己肚子里为好,不然只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bp;&bp;&bp;&bp;其二便是阖县上下百姓对陆缜的感激与尊敬之情了。一个能为民做主,不官官相护的好县令,青天大老爷,自然是会被百姓顶礼膜拜的存在。其实大明百姓对官员的要求真的很低,只要他不盘剥自己,能处事公正些便足以让他们感恩戴德了。



    &bp;&bp;&bp;&bp;而超额完成任务的陆县令虽然还没有表现出自己治理地方的能力,却已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拥戴。



    &bp;&bp;&bp;&bp;这个正月,广陵县上下人等都沉浸在了欢腾之中,他们都在憧憬着眼前可见的美好生活,觉着在县令大人的英明领导下,大家一定可以过上幸福的日子。



    &bp;&bp;&bp;&bp;谁也不会想到,这时,一个阴谋已经在前方开始酝酿了



    &bp;&bp;&bp;&bp;



    &bp;&bp;&bp;&bp;何五魁低眉顺眼地坐在那儿,轻轻地咳嗽着。



    &bp;&bp;&bp;&bp;因为这帐中的腥膻味实在是太重了些,而他又有着常年的气喘,所以就显得很不适应。但即便如此,他依然苦苦忍着,因为他是来求人的。



    &bp;&bp;&bp;&bp;只可惜他之前说了那么多,面前这位高大的蒙人汉子依然不为所动,甚至都没有停下啃食那块羊肉的动作。



    &bp;&bp;&bp;&bp;“裕泰族长,现在郑家和我们把总大人一死,贵部与大明间的生意往来可就彻底断了,你就真没想着做点什么么?”何五魁在忍了好一阵后,终于再次开口。



    &bp;&bp;&bp;&bp;把最后一点肉块塞进自己嘴里咀嚼了吞咽下去后,裕泰才把手一拍,面无表情地道:“你想让我出兵攻打广灵县到底是为了我们整个部落着想,还是只为了报仇雪恨哪?”



    &bp;&bp;&bp;&bp;被他那如狼般凶狡的目光一照,何五魁的心陡然便是一沉。但还是强自道:“这两者其实是想通的,我既是为了我们把总,也是为了你们部落。”



    &bp;&bp;&bp;&bp;“是么?可攻城是要死人的。”裕泰冷声道:“至于买卖,总有别的法子可以做。”



    &bp;&bp;&bp;&bp;“你是不知道那个叫陆缜的新县令的手段,他是绝对不会再让人于暗中和你们做买卖了。”



    &bp;&bp;&bp;&bp;“是么?”裕泰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来:“但是代价还是太大了。”



    &bp;&bp;&bp;&bp;“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有办法。萧把总之死军中许多人都是不甘心的,到时我自会让人帮着你们打开广灵城门。”



    &bp;&bp;&bp;&bp;何五魁这话一说,却叫裕泰的心里一动,眼中精光爆射,似乎是意动了。



    &bp;&bp;&bp;&bp;



    &bp;&bp;&bp;&bp;新的一周又开始了,第六十六章祝各位书友六六大顺。。。。。然后,也求下新一周的推荐票方面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