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你到底是谁
    &bp;&bp;&bp;&bp;陆缜为边军,为朝廷立下这么大一桩功劳,胡遂自然不好再拿他开刀,终于当众宣布放陆缜回去,并还大方地将萧默在广灵县里的一切田产财富都充给了县衙处置。



    &bp;&bp;&bp;&bp;这一手大方么?或许吧。毕竟萧默这些年来可是贪了不少银子的,他家里一定有成千上万两的银子,这对一向穷困的广灵县衙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收入了。何况他还做出不再追究陆缜乱闯军营的决定,也算是网开一面了。



    &bp;&bp;&bp;&bp;可在很多人看来,他这奖赏又似乎太轻了些。飞艇对边军,对朝廷来说意味着什么已无须多言,就是杀敌十万都比不过这一发明的军功,而结果陆缜就只得了这么点好处,看着实在委屈。即便之后朝廷在接到胡遂的奏报后也一定会有所封赏,可这事上胡总兵所得的好处恐怕会比陆缜更多哪。



    &bp;&bp;&bp;&bp;但对此,陆缜却并没有什么怨言,反而有些感激胡遂。究其原因,不是他犯贱,而是因为他已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bp;&bp;&bp;&bp;在军营里造飞艇的几日里,陆缜想到了背后的一些隐情——胡遂所以之前会有那一系列的反应,完全是被情势所迫,因为点出萧默的种种不法事其实是揭开了边军内部的黑暗一面!



    &bp;&bp;&bp;&bp;大明立国至今已近百年,表面看着已是一片太平盛世,但其实内中却早已污糟腐朽不堪,军中的情况也是一般。



    &bp;&bp;&bp;&bp;萧默这么个把总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地贪污,并把军粮军械出售给北边的敌人,不是因为他利令智昏,而是因为整个大环境就是如此,他不过是边军中极不起眼的小虫子而已。而在这只小虫子的周围,还有太多一样的虫子,虽然他们表面上看来没有任何的危害,但其实已凝聚起了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bp;&bp;&bp;&bp;这力量足以让胡遂这个大同总兵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正所谓的投鼠忌器。



    &bp;&bp;&bp;&bp;虽然这些人的地位都不高,但却都在接敌的第一线。而大明若与蒙人交战,这些人便是根本所在。胡遂若想要立功,若想要保得大同山西的太平,更是少不了这些人。



    &bp;&bp;&bp;&bp;所以他明知道军中大有弊病,也只能装作看不到。这次巡视边军,怕也有敲打的作用。可是一旦事情真被揭出来,他又怕影响太大而有些慌了。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连他这个总兵都很可能被此事给牵扯进去。



    &bp;&bp;&bp;&bp;于是最终胡总兵来了一招弃卒保车,直接就把萧默给打杀了事,连盘问都没有问上一句。他的用意自然是为了消除其他人的不安,不然军中不宁可不是好事。



    &bp;&bp;&bp;&bp;同时,作为揭开此事的罪魁祸首,陆缜自然就会成为一干边军将领眼中钉肉中刺,倘若胡遂不处置他,便会给其他人一个印象,似乎这么揭发军中弊端也不是什么大事。



    &bp;&bp;&bp;&bp;但事实却绝非如此,所以为了平息众人的怨气,他只能朝陆缜开刀,虽然理由只是很可笑的擅闯军营,但真要追究起来,也够陆缜喝一壶的,甚至因此丢官丢命也不是什么奇事。



    &bp;&bp;&bp;&bp;若非陆缜及时拿出了那张飞艇图,下场说不定还真就那样了。当想明白这一切后,他着实流了一身的冷汗。本以为自己做这个只是为了自保,却不料一下就揭出了如此要命的问题来。



    &bp;&bp;&bp;&bp;现在,胡遂肯顶了压力保住自己,陆缜自然是很承对方这分情的,对胡总兵来说,这已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bp;&bp;&bp;&bp;同时,陆缜也真正领教了这个盛世之下的黑暗内幕,感慨之余,却也无可奈何。



    &bp;&bp;&bp;&bp;虽然他是一个穿越者,但身份实在太过卑微,只一个边地小县的县令而已,自保尚且不能,更别提改变这一切了。陆缜虽有抱负,却更有自知之明,有些事情的水之深,就不是自己能轻易去触碰的,所以就罢手吧。



    &bp;&bp;&bp;&bp;纵然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



    &bp;&bp;&bp;&bp;



    &bp;&bp;&bp;&bp;不过这事情的结果还是好的,陆缜从军营安然归来,一下便让整个县衙,甚至是县城的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bp;&bp;&bp;&bp;说实在的,陆缜和林烈两人直闯军营的做法早在当日就于城里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在发现他一去不回后,许多人都认定他完了。就算不被萧默反咬而死,只怕这官也当到头了——军中消息不通,城中百姓和官吏完全不知道萧默早在数日之前便已被活活打杀。



    &bp;&bp;&bp;&bp;本来县衙众人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受到连累呢,毕竟如今在此的可是大同总兵,这位一句话,要定他们的生死实在是太简单了。可以说,这几日里,县衙众人实在是度日如年哪。



    &bp;&bp;&bp;&bp;见到陆县令他二人归来,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们居然全须全尾,没有半点损伤地回来了?这可实在太也出乎大家意料了吧!



    &bp;&bp;&bp;&bp;而当陆缜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二堂,当众把萧默的结果道出后,所有人都是一阵哗然,这实在是超出了他们能理解的范畴,同时看陆县令的眼神里就更多了数倍的崇敬与敬畏。



    &bp;&bp;&bp;&bp;一个敢于和军中将领为敌的官员或许只能说明他为人胆大,却还是可能存在的。但一个揭发了军中弊病,将对方置于死地,却又安然从军营里出来的人,之前却是从未出现过的。如此厉害的县令大人,大家自然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敬佩和畏惧了。



    &bp;&bp;&bp;&bp;“大人果然手段高明,卑职佩服之至。”



    &bp;&bp;&bp;&bp;“此乃邪不压正,大人一心为民,一心为我大明朝廷,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了!”



    &bp;&bp;&bp;&bp;“大人今后有何命令,卑职一定竭尽全力去办”



    &bp;&bp;&bp;&bp;阿谀奉承的,拍着胸脯表示效忠的县衙里的众人一时间都变了脸色,就差把陆缜给供起来拜了。对此,陆缜只是淡然笑着,没有感到飘飘然,也没有鄙夷他们的见风使舵,官场反正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bp;&bp;&bp;&bp;直议论了好一阵后,才有人小声地问了一句:“大人这几人都在军营,可知道今日一早在军中突然飞升起来的是何物么?当时可把我们阖县上下所有人等都给看呆了,还有不少人都向它跪拜起来。”



    &bp;&bp;&bp;&bp;这话一说,本来众说纷纭的场面顿时就一静,显然大家对此事都是相当好奇与在意的,都很想知道个中情由。



    &bp;&bp;&bp;&bp;在众人的注视下,陆缜只是淡淡一笑。他也没料到这事儿会闹得如此满城风雨,看来确实有必要说出实情以安众人之心了:“其实那不过是一个叫飞艇的东西在试飞罢了,并非什么神魔降世,你们更不必大惊小怪。”



    &bp;&bp;&bp;&bp;“啊?”众人听了都是一愣,什么飞艇,他们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bp;&bp;&bp;&bp;“而且这飞艇还是我献给胡总兵的主意,有此一物,今后鞑子再想突袭我广灵县是怎么都不可能了。因为它可悬于百丈高空,将百里之内的情况尽收眼底。”陆缜继续道。



    &bp;&bp;&bp;&bp;这下,所有人都激动了,同时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这陆县令这段时日里实在做了太多以前认为做不到的事情,多这一件也不算什么。



    &bp;&bp;&bp;&bp;在所有人兴奋地议论这一切时,门外一个娇俏的小丫头也张大了嘴,一脸的难以置信。她自然就是翠眉了,在得知陆缜安然回来的消息后,她便被小姐派着出来看个究竟,不想却听到了这么个惊人的消息。



    &bp;&bp;&bp;&bp;上午那只飞于天际的奇怪东西她也是瞧在眼里,也是唬了她一大跳的。现在得知这居然是自家老爷所创,翠眉整个人都有些懵了,连自己是怎么回的后院都不是太清楚。



    &bp;&bp;&bp;&bp;不过在见到小姐后,她还是很快就兴奋地叫了起来:“小姐,他不但回来了,而且你一定想不到,原来之前那飞在天上的圆球,居然也是姑爷他制造出来的。”



    &bp;&bp;&bp;&bp;“啊?竟有这事?”楚云容也略有些诧异地反问了一句,随后本来就没有舒展开来的黛眉就簇得更紧了:“这么说来,事情很可能真就跟我想的一样了”



    &bp;&bp;&bp;&bp;在前衙和下属们说了一会儿话后,陆缜便打发了他们离开,自己则转身回了后衙歇息。这些日子一直在军营里呆着,既有些提心吊胆,又要费心在制造飞艇上,他还真有些感到累了。



    &bp;&bp;&bp;&bp;只是即便到了后衙,他也不能就这么睡了,因为还得去见见楚云容,毕竟她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而且两人之前的关系已亲近了不少。



    &bp;&bp;&bp;&bp;“老爷,你终于回来了。”小丫头翠眉早等在院子里了,一见他进来,当即欢喜地上前行礼。



    &bp;&bp;&bp;&bp;陆缜只是一笑,便让其引路,直接来到了楚云容的房前。



    &bp;&bp;&bp;&bp;楚云容一见了他,先是一愣,随后摆手让翠眉先出去。待后者离开后,她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端详了陆缜好一阵子,就跟研究什么东西似的,都看得陆缜这么个大男人都有些脸红了。



    &bp;&bp;&bp;&bp;“那个你不必看这么仔细,我没在军营里吃什么苦头。”最终陆缜只好这么说道。



    &bp;&bp;&bp;&bp;但楚云容却根本没有理会他这一说法,而是突然把目光一凝,盯在了他的面上,用低沉,而又坚决的语调问道:“你,到底是谁?”



    &bp;&bp;&bp;&bp;



    &bp;&bp;&bp;&bp;临时有事外出,所以发得晚了些,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