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飞艇上天(下)
    &bp;&bp;&bp;&bp;飞天,一直以来都是每一个人的梦想。但是,当这个机会真正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他们却退缩了,哪怕是英勇的边军。



    &bp;&bp;&bp;&bp;他们或许在面对可怕的鞑子铁骑时无所畏惧,可一想到要乘坐那么个东西飞上天去,无依无靠,就只觉着后背一阵发凉,看到陆缜的目光朝自己而来,不少人甚至下意识地就往后缩去。



    &bp;&bp;&bp;&bp;人们对自己未知的一切都是极其恐惧的,无论是鬼神,还是上天,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领域。



    &bp;&bp;&bp;&bp;就是胡遂的面上也显得有些尴尬,到了这一步,自己麾下居然没一个敢直接站出来的。其实就是他自己,也是心下忐忑,这玩意儿到底能不能像陆缜话里说的那么可靠,他心里也没谱哪。



    &bp;&bp;&bp;&bp;但即便如此,为了自己的颜面考虑也不能只让陆缜一人上去,所以胡遂的目光便开始在身前的那些下属脸上扫动起来,似乎在考虑该点谁去为好。就在众人因为胡总兵的扫视而心中打鼓的当口,一人却站了出来:“大人,卑职愿随你一起登上这飞艇。”



    &bp;&bp;&bp;&bp;见有人主动站出来请愿,所有人都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但随后,这些将士的脸上又是一红,因为说这话的,赫然就是县衙的捕头林烈,而不是他们军营中的将士。



    &bp;&bp;&bp;&bp;对此,陆缜倒没有嘲笑他们的意思,只是一点头,然后冲身边的工匠们道:“把皮袍拿两领过来。”



    &bp;&bp;&bp;&bp;这吩咐叫众人有些发怔,不知他为何在穿着足够厚实的情况下依然还要皮袍。不过那些工匠却还是依言把早准备下的袍子取了过来,陆缜接过丢进竹篮,这才对林烈一招手:“上吧。”说着,已毫不犹豫地顺着那绳梯往上攀去。



    &bp;&bp;&bp;&bp;林烈只略一踌躇,便也紧跟着陆缜攀进了竹篮之中。在两人都站稳之后,陆缜便探出头来,冲底下的人道:“松开些绳索,让飞艇升起来。”



    &bp;&bp;&bp;&bp;当即,几名工匠再次上前,小心地一点点地解开那缠绕着的绳索。而随着束缚紧崩的绳索不断松开,受到空气浮力作用的热气球便缓缓地向上升起。



    &bp;&bp;&bp;&bp;一丈,两丈五丈,很快地,这飞艇就在一干将士们的惊呼中升到了将近七八丈的高处,此时已比小小广灵县的城墙要高上许多了。



    &bp;&bp;&bp;&bp;看着这一切稳稳当当的,众人方才安下心来。随之而来的,便是难以置信和发自肺腑的感叹。胡遂更是双目异彩连连,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一向稳重的他连脸色都激动得有些发红了。



    &bp;&bp;&bp;&bp;这个陆县令居然说的都是真的,他果然造出了这么个能飞上天的东西,若非亲眼所见,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世间竟有如此神奇之事的。而且他还清楚一件事,有此飞艇在,鞑子在明军的瞭望之下便会彻底的无所遁形,这对如今主守的明军来说意味着什么已不必多说了。



    &bp;&bp;&bp;&bp;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飞艇能载人上的可不是一层楼这么简单,就是十层八层,只要有足够长的绳索为牵制,便可让其一直向上,从而把四周数十上百里的区域尽收眼底。到那时,鞑子再想偷袭某处要隘恐怕就只能是在梦里了。



    &bp;&bp;&bp;&bp;兴奋之下,胡遂和许多手下将士的心思一般,也想要登上飞艇,居高临下地看个明白了。



    &bp;&bp;&bp;&bp;而此时飞艇之上的陆缜二人则正手忙脚乱地把皮袍往身上套呢。直到飞上半空,林烈才知道陆缜之前让人放皮袍进来是多么的先见之明。这儿的气候比底下要冷上许多,再加上阵阵刺骨的寒风吹刮过来,直叫人忍不住大打寒颤,两排牙齿都在激烈地打架了。



    &bp;&bp;&bp;&bp;直到穿上不透风的皮袍,两人的情况才好上一些。这时,二人才把身子站稳了,探头往下方的地面望去。



    &bp;&bp;&bp;&bp;一望无际的大地在这一刻尽收二人眼底,因为此时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天空更没有受过什么工业污染,能见度那是相当的高。在那澄蓝的天空下,是一片平坦的原野,以及那更远处的草原,周围几十里的一切都能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的。



    &bp;&bp;&bp;&bp;“大人此飞艇果然是件利器,有了此物,无异于我们有了一双千里眼,鞑子的动向将彻底的无所遁形。”林烈也是上过战场的,所以立刻就明白了这东西的用处。



    &bp;&bp;&bp;&bp;陆缜却有些沉醉于眼前美丽而壮阔的自然风光。这一片没有任何工业破坏痕迹的美景,就如油画,不,这里的一切看着比最高明的画家画出的油画更加的美不胜收,这便是大明的大好河山



    &bp;&bp;&bp;&bp;直到林烈跟他说话,他才猛地醒转,笑了一下道:“我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让人造出此物。只可惜,此飞艇只能被连着上天,却是无法自由移动的,不然其作用将是现在的百倍。”他当然是希望能造出后世的那种热气球来,只可惜以他那点贫乏的科学知识,实在不可能指导这时候的工匠做出质的飞跃。



    &bp;&bp;&bp;&bp;但即便如此,陆缜也还是满意的。他所以向胡遂进献此飞艇,为的不光是自保,更是希望能为这个大明盛世做些什么。因为他很清楚几年后的大明将遭遇什么样的劫难,而他觉着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几年间是不可能有改变历史走向能力的,或许这能洞敌先机的飞艇可以帮大明度过这一场大劫了。



    &bp;&bp;&bp;&bp;而且在陆缜看来,这只能跟气球一样拴在阵中的飞艇可比能自由飞翔的热气球更适合如今的大明军队。因为大明之后一百多年都是主守,配上这洞察敌情于百里之外的飞艇便是如虎添翼。即便这技术被蒙人学了去,对主攻的蒙人来说也没有太大作用。



    &bp;&bp;&bp;&bp;反之,若是能随意飞翔的飞艇到了蒙人手里,其作用就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时候可没有地对空的防御体系,谁知道那些善于奇袭进攻的蒙人能干出什么来。



    &bp;&bp;&bp;&bp;那就这样吧,让这飞艇成为大明边地用以瞭望敌军动向的千里眼。只可惜如今因为技术方面的缺陷,陆缜造不出望远镜来,不然两相配合,效果就能成倍增加了。



    &bp;&bp;&bp;&bp;看着陆缜那信心满满的模样,林烈心中的钦佩之情越发浓重。这位县令大人实在有太多让人感到惊喜的本事了,从敢于和只手遮天的郑家斗,到直闯军营的锐气,再到现在的奇思妙想他虽然没有太多见识,但却也知道陆大人将来的前程一定不可限量,同时他也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bp;&bp;&bp;&bp;



    &bp;&bp;&bp;&bp;当飞艇上下众人都各有所思所想时,广灵县的百姓却是彻底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



    &bp;&bp;&bp;&bp;今日一早,很多人都上了街,准备买些花灯过接下来的上元佳节。在所有人想来,这会是他们这些年来最值得欢庆的一个上元节。



    &bp;&bp;&bp;&bp;可没想到,突然间,走在外面的他们便看到了一个硕大的球体从北边的军营处冉冉地升了起来。开始时还好,那只有一丈多高,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惊讶。但很快地,那球体居然急速上升,直上到了七八丈的高处,如一朵黑色的云般停留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bp;&bp;&bp;&bp;对这时的百姓们来说,如此神奇的事情已可称得上是神迹了。在一阵惊诧莫名后,许多人都觉着这是神仙降世,于是大批的百姓就这么直接面向北方跪在了地上。



    &bp;&bp;&bp;&bp;随后,就连在自己家里的人也被这突变给惊得跑出门来,而后纷纷跪拜在地,朝着高高在上的那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圆形球体行起了大礼。



    &bp;&bp;&bp;&bp;整个县城,甚至是县城之外的乡野中人都被陆缜的这艘飞艇给惊得只剩下了一个礼敬的心思。有人在向这神物祈求保佑自身的平安,有人在乞求那神怪莫要给自家带来什么灾祸,说什么话的都有。一时间里,整座广陵县城都陷入了一种狂热而迷茫的情况之中。



    &bp;&bp;&bp;&bp;身在空中的陆缜在偶尔转头往城内看去时,才发现了其中的异状,这才知道自己这次似乎还是把事情给闹得有些大了。对这个时代的人,尤其是没什么见识,且一辈子对神仙之说深信不疑的普通百姓来说,这飞艇确实太也惊世骇俗了些。



    &bp;&bp;&bp;&bp;为了不惹出更大的麻烦和骚乱,陆缜终于决定返回地面。于是便按之前约定的扯动了几下竹筐边上的绳索。



    &bp;&bp;&bp;&bp;消息传达下去不久,高高漂浮着的飞艇便是猛地一沉,然后便被底下的工匠们慢慢地拉了回去。



    &bp;&bp;&bp;&bp;一顿饭工夫后,陆缜二人终于返回地面。看着两人安然无恙地落地,所有军士的神色都变了,看他们的眼神里已带了明显的敬佩之意。而胡遂更是大步向前,用力地一拍陆缜的肩膀:“陆县令,你这飞艇可算得上是为我边军,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哪。本官一定要具表上奏,为你请功。”



    &bp;&bp;&bp;&bp;陆缜有些龇牙咧嘴地忍住了肩膀上的疼痛,这才勉强笑道:“总兵大人谬赞了,只要这一点东西能弥补下官之前的失礼,我已很是知足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