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献策自保
    &bp;&bp;&bp;&bp;诸般证据一股脑地被陆缜给抛出来,就是那些有心想为萧默求情叫屈的手下和同袍在这一刻也终于动容死心,知道这一回谁也救不了他了。不但救不了,而且若真为其说项,只怕会将自己都给搭进去。



    &bp;&bp;&bp;&bp;军中的腐化近几年来已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不过这毕竟是藏在水面之下的,所有人都在尽力瞒着上头。现在陆缜把这一脓疮给挑破了,若他们此时出头,很可能会让总兵大人怀疑到他们头上,如此可就太危险了。



    &bp;&bp;&bp;&bp;所以众人这时只能默然不语,只是面上的神情却是极其复杂,既有对陆县令的愤恨,亦有对萧把总的同情,但更多的,却是对自身的担忧。看着还在受刑的萧默,不少人的脚都有些发软了,真怕自己会步这位的后尘哪。



    &bp;&bp;&bp;&bp;而刚才看着异常愤怒的胡遂这时却彻底平静了下来,脸上已看不到半点怒意,甚至眼神里都没有任何杀气,他只是淡然地看着陆缜:“看来这回确实是证据确凿了?”



    &bp;&bp;&bp;&bp;只有极少数他最亲近,最了解胡总兵的人,才会知道此刻的他有多么的出离愤怒,杀心有多么的浓重!



    &bp;&bp;&bp;&bp;为将者要统领千军万马,心理素质自然是极其过硬的,很多时候更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尤其是当他要做出最终决定时,更需要把心神彻底放平了,不然一个决策的错误将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bp;&bp;&bp;&bp;作为多年的大同总兵,胡遂的心性自然是没得说的。当事情严重到了如此地步,他反而没有了之前般的怒意,只是心里却已有了决断。而这种决断却让他的身上不自觉的散发出了叫人心悸的气场。



    &bp;&bp;&bp;&bp;陆缜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浓重的杀意,心下惕然,却依然强自镇定:“若总兵要查,这些罪证下官都是可以叫人一一拿出来的。”



    &bp;&bp;&bp;&bp;“是么?”胡遂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目光却落到了正在杖责萧默的那两名军士的身上,搭在椅子上的右手微微向下一按。



    &bp;&bp;&bp;&bp;这一举动很是不起眼,却已被那两名军士瞧在眼中,两人二话不说,手中的力量就陡然成倍的增加,而打下去的位置,比之刚才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bp;&bp;&bp;&bp;砰砰的杖责声听得周围众人一阵的心惊肉跳,尤其是伴随着他的声声惨叫,更是叫这些将士生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甚至有些不忍看不忍听了。



    &bp;&bp;&bp;&bp;但在吃了三十多棍,眼看这刑要用尽的时候,本来惨叫连连的萧默的声音却突然轻了下去,随后只剩下了轻轻的呻-吟,最终连这点动静都听不到了。



    &bp;&bp;&bp;&bp;待到五十军棍打满,两名军士装模作样地弯腰检视之后,才一脸惊讶地上前禀报:“报总兵,罪将萧默竟不堪受刑而被打死了!”



    &bp;&bp;&bp;&bp;所有人的脸色再次一变,许多人更是面色煞白。没想到萧默竟是这么一个结局,这让他们心中的恐惧越发的浓重起来,不知总兵大人会不会借此也对他们下手。



    &bp;&bp;&bp;&bp;别说是这些军中将领了,就是陆缜也能看出其中问题来。



    &bp;&bp;&bp;&bp;五十军棍就能把个身体康健的壮汉活生生打死?这简直是在说笑了!唯一的解释,只有是用刑之人下了黑手,趁着杖责时击中了萧默的要害取了他的性命。



    &bp;&bp;&bp;&bp;而他们所以敢这么做,自然是得到了胡总兵的授意。想到这一层,陆缜就觉着后背一阵发凉,这才知道面前的这位总兵大人确实是个狠角色。



    &bp;&bp;&bp;&bp;这确实是个狠招,当场把萧默打死不但能起到震慑底下将士的作用,而且还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既表明了他胡总兵的态度,也让这事情无法继续追查,毕竟人都死了,死者为大,陆缜总不好继续揪着这一点不放了。哪怕他有再多的所谓证据,连犯人都没有了,他还能闹什么样的花样出来?



    &bp;&bp;&bp;&bp;果断、机变、狠辣这是陆缜对这位总兵大人的最终印象,让他对此人更生出了几分戒惧来。



    &bp;&bp;&bp;&bp;其实这也是武官的身份所导致的结果了,若是一名文官,即便真犯了罪,即便让上司给恨上了,哪怕想对付你的是内阁首辅,而你只是寻常的一名县令,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取人性命,而是要通过种种手段,找种种借口来打击报复。



    &bp;&bp;&bp;&bp;可武官就不同了,一个总兵要取一名把总的性命甚至都不需要任何的借口,只消打个眼色,就能直接打杀了他,末了还没人敢说半句闲话。



    &bp;&bp;&bp;&bp;可即便知道自己与对方身份有别,陆缜心里依然有所警惕。只要除掉萧默这个对头,只要给朝廷和军队示了警,他今日的目的也就达到,没有必要再做纠缠了。于是他再次拱手:“既然萧把总已死,此事下官自不会再提”言下之意却是要告辞了。



    &bp;&bp;&bp;&bp;“陆县令”他想走,但胡遂却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只见这位的目光灼灼地盯在了他的脸上:“今日我军中确实有人犯了事,所以本总兵也依法予以重惩。不过你一个小小县令贸然闯入军营的举动可也不是太合适哪。军营之地,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想来就来,想走便走的!”



    &bp;&bp;&bp;&bp;在解决了身边的麻烦后,胡遂终于把矛头对准了陆缜这个闹出事情来的人身上。不单是他,所有在场的将士都用满怀敌意的目光盯住了他。



    &bp;&bp;&bp;&bp;这一次陆缜委实大大地落了这些军人的面子,而且还事关军中弊病,一旦让他这么出去一宣扬,不光是面子,就是里子他们也得丢个干净。所以无论是寻常将士,还是胡遂这个总兵,都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bp;&bp;&bp;&bp;陆缜的心下一沉,但神色却依然保持着镇定。而林烈却是大惊失色,他太清楚这些人的心思了,只怕很快自家大人也要吃苦头,但他刚想上前,却发现周围那些兵卒都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他纵然本事再高,在几十名军中健卒的围困下那也是没有反抗之能的。



    &bp;&bp;&bp;&bp;就在众人跃跃欲试,等着胡总兵一声令下的当口,陆缜再次开口:“胡总兵,下官此来,除了揭发萧默的种种罪行外,尚有一件要事相禀。”



    &bp;&bp;&bp;&bp;此言一出,那些将士的心里却是再次一惊,尤其是原来萧默的部下,更是心里打鼓。刚才就因为这位的一番话,害得自家把总被当众活活打死。现在他居然还有话说,难道还想害什么人么?



    &bp;&bp;&bp;&bp;就是胡遂也不觉轻轻皱起了眉头来:“你还有什么话说?”



    &bp;&bp;&bp;&bp;“刚才下官说了,今日擅闯军营乃是为了我大明边地和广灵县的安危存亡。现在这危亡之根已然除去,下官接下来却是想向总兵大人献一物,可保北疆之安!”陆缜神色从容地一拱手道。



    &bp;&bp;&bp;&bp;“你要献一物可保边地之安?”胡遂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陆县令,你可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等大话哪。”



    &bp;&bp;&bp;&bp;周围众将士也在愣怔之后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他们话中的意思很是统一,那就是不信,这应该只是陆缜为了自保随口编的谎话而已!



    &bp;&bp;&bp;&bp;他们这些几年几十年守在边地的老兵怎么都不可能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看着也不懂兵事的七品县令能拿出什么神奇的东西来保证边地之安。



    &bp;&bp;&bp;&bp;就是林烈此时也是一阵茫然,这一点连他都不得而知,什么时候县令还带了这样的宝贝了?可看他全身上下,也不像带了什么要紧东西的模样哪。



    &bp;&bp;&bp;&bp;在所有人都满心怀疑的情况下,陆缜探手入袖,取出了一张纸来:“总兵大人看了这上面的东西后,自然也就明白了。”



    &bp;&bp;&bp;&bp;得到胡遂点头示意后,一名亲兵上前接过了那纸。一捏发现里面确实不可能藏有什么暗器,这人才小心翼翼地先打开了那不过尺许长宽的纸张,然后呈到了胡总兵的面前。同时,这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看了过去,想看看被陆缜说得天花乱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bp;&bp;&bp;&bp;胡遂也在这时把注意力投到了纸上,一看之下,眉毛就是一挑:“这是”



    &bp;&bp;&bp;&bp;入他眼的,是一幅画。与这时代的那些写意山水画不同,这画很是形象。虽然只是用炭笔勾勒的简单几笔,其中的内容却能叫人一眼就认出来。



    &bp;&bp;&bp;&bp;那是一段城墙,上面还站着一些兵丁。这还不是要紧的东西,要紧的,是在城墙之上悬浮有一圆形球状之物,那东西底下还连有一只篮子,里面似乎也站了两三个人,摆出一副向远方眺望的架势。



    &bp;&bp;&bp;&bp;而在更远的地方,则以更简单的笔法画了一排排的兵马,瞧这架势,该是来攻击这段城墙的敌军了。



    &bp;&bp;&bp;&bp;胡总兵久历战事,许多事情自然是一点即通。只看了画面几眼,内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就已被他全盘吸收了。随即,他的面色就是一阵红润,甚至显出了几分兴奋的意思来。



    &bp;&bp;&bp;&bp;只片刻后,他便已倏地抬头看向了陆缜:“陆县令,你这画上之物当真可以造出来么?”言语间既有怀疑,同时也显得很是迫切!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