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温馨除夕夜
    &bp;&bp;&bp;&bp;美人儿都主动邀请了,陆缜又怎么可能推辞呢?



    &bp;&bp;&bp;&bp;于是在这个除夕,关系有些古怪的三人终于首次坐在了一起,吃起了团圆饭来。



    &bp;&bp;&bp;&bp;本来翠眉因为只是个丫头是不得与两个主人同桌的,但楚云容却故意将她叫了过来,而陆缜,就更不把这当回子事儿了,后世可没有那么重的规矩。如此一来,楚云容对陆缜的观感又不觉好了一些。



    &bp;&bp;&bp;&bp;不过人是凑齐了,但吃什么却成了一个不小的问题,因为三人就翠眉会烧煮些简单的食材。陆缜作为年轻人之前可还没完全独立呢,在大学也是去食堂或叫的外卖,除了烧烤就没几样会做的菜,至于楚云容就更不用提了,你见过哪位富家小姐会烧饭做菜的?



    &bp;&bp;&bp;&bp;之前他们都是在县衙搭的伙,有个专为衙门准备饭菜的伙夫。但现在陆缜已把人都给放回了家,事情可就难办了。虽然后厨还留了不少的食材足够他们好几天用的了,但看着这些东西,三人都有些傻眼。



    &bp;&bp;&bp;&bp;“要不我们去外面叫个席面来吧?”陆缜挠了挠头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bp;&bp;&bp;&bp;“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县城里的所有饭店早都关门了。”楚云容白了他一眼,却也显得颇为娇俏。



    &bp;&bp;&bp;&bp;陆缜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他确实忘了这可不是几百年后的世界,那时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你只要有钱,就一定能买到好吃的。在如今这个时代,尤其是今天这样的除夕,又是边地小城,根本不可能找到开着门的饭店。



    &bp;&bp;&bp;&bp;“那要不就由奴婢给你们做碗面条吧?”翠眉有些羞怯的道。她也有些自责,自己怎么就不早早学会做饭呢?这下好了,让小姐和姑爷为难了。



    &bp;&bp;&bp;&bp;不料楚云容却又是一摇头:“不成。平日里我可没少吃你做的面条,早腻了。今日是除夕,我可不想再吃那个了。”



    &bp;&bp;&bp;&bp;“可别的奴婢也做不好啊”心里有些愧疚的翠眉都快要哭出来了。



    &bp;&bp;&bp;&bp;“陆善思,你有什么办法么?”楚云容瞟了陆缜一眼,似是为难地问道。



    &bp;&bp;&bp;&bp;陆缜再次挠了挠头,口中说着让我想想,目光却在这并不是太大的后厨里打着转儿,看能有什么办法。突然,他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的一个铜锅子上:“这有了!咱们打个边炉,吃火锅吧!”



    &bp;&bp;&bp;&bp;有什么煮东西的办法是最容易操作的?对后世的吃货大军来说,自然非火锅莫属了。这种现煮现吃的做法最不用担心火候问题,就连油盐等配料都不用太在意,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蘸了吃。这比烧烤更加的简便,可谓是朋友聚会的最佳选择了,当然也有一个问题——吃这个热啊。



    &bp;&bp;&bp;&bp;但现在是大冬天的,正让人感到寒冷呢,吃火锅实在是太应景不过了。



    &bp;&bp;&bp;&bp;只一忽儿工夫,在陆缜的书房里,火锅便被迅速架了起来。一切都是现成的,无论是锅子还是烧煮用的炭都在后厨里摆着,随手拿了就是。至于食物,更是有什么拿什么,眨眼间就摆了不少。



    &bp;&bp;&bp;&bp;因为是年节期间,后厨里还留了不少的猪羊肉。陆缜也老实不客气,将那些带肉的骨头都给放进锅里连水咕嘟嘟地滚了起来。



    &bp;&bp;&bp;&bp;本来对此并不是抱有太大希望的两女在锅开嗅到了肉香后也不觉有些馋涎欲滴起来了。



    &bp;&bp;&bp;&bp;作为苏州人,再加上又是富家千金,楚云容这辈子倒还真没吃过这种在北方已颇为流行的食物呢。而在看到陆缜在锅开后麻利地将一些食材纷纷放进里面的举动,她更是感到惊讶:“这么多东西都煮在一块儿还能吃么?”



    &bp;&bp;&bp;&bp;“这你就不懂了,这么吃才能真正感受到火锅的风味啊,要的就是各种食材滋味的互相渗透。”陆缜说着又觉着有些遗憾,可惜没有海鲜、肥牛等火锅必点的食物,这让这锅子的鲜味要大打折扣了。



    &bp;&bp;&bp;&bp;不过那用羊肉和猪肉一起煮出来的鲜香味还是让人的唾液快速分泌了出来。很快地,刚放进去的白菜什么的便煮熟浮上了汤面。



    &bp;&bp;&bp;&bp;本着后世女士优先的做法,陆缜很自然就用筷子给楚云容和翠眉夹了些菜到她们碗中,又指了指几个**罐道:“里面有酱油和盐什么的,你们自己看着给调些蘸料吧。”



    &bp;&bp;&bp;&bp;见他这一番举动,两女都是一呆。楚云容心里有些怪怪的,但也没有了之前的嫌弃。至于翠眉,则很有些感激和受宠若惊了:“多谢老爷奴婢自己来就是了。”



    &bp;&bp;&bp;&bp;“额”陆缜这才想起如今是大明朝,似乎自己做这些不是太合适。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只能说一句:“你们快尝尝,要是冷了味道就没那么好了。”



    &bp;&bp;&bp;&bp;被他这么一催,两女也不好再愣着了,便依他所言把一些最简单的调料都倒了些在碟子里,然后很是淑女地夹起一小段白菜,蘸了之后放进了口中。



    &bp;&bp;&bp;&bp;只品尝了一口,两女脸上的表情就丰富了起来。楚云容更是连连点头:“这个好,糯糯的,还带了些鲜味,可比以前吃的要好吃多了。”



    &bp;&bp;&bp;&bp;“那是自然,这底料可是猪羊肉啊。”陆缜应了一声,又道:“而且像你这么吃也吃不出太多味道来,吃这个就得大块大块地来,这才能品出其中的真味。像这样”说着,他已以身作则地夹起一大块肉来放在自己的碗里蘸了点酱料就往自己的嘴里放。



    &bp;&bp;&bp;&bp;因为太急的关系,这肉还烫着呢,让他不觉发出一阵嘶哈声。但即便如此,陆缜也不见有丝毫的停顿,依然津津有味地大口大口吃着肉,看着那一个叫香哪。



    &bp;&bp;&bp;&bp;面前的两女都看得有些呆了。以前的陆缜可没有像这样粗鲁的,可不知怎的,看着他痛快地吃相楚云容不但不觉着失礼难看,反而让她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竟觉着这模样很有吸引力。



    &bp;&bp;&bp;&bp;“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饿得生出错觉来了么?”发觉心中这异样的念头后,楚云容的俏脸便是一阵发烫。好在锅里不断有热气上来,屋子里很是暖和,才没被人瞧出异样来。



    &bp;&bp;&bp;&bp;可即便如此,她已很有些羞涩,只有用夹菜吃东西来稍作掩饰。只是楚云容自己也没有发现,这回她的动作比之前可要豪放粗犷了不少,一大块的白菜很快就被消灭干净了。



    &bp;&bp;&bp;&bp;“来,你们也别只顾着吃菜啊,今天是过年怎么也得吃点肉才是。”



    &bp;&bp;&bp;&bp;“我我知道了,我自己会夹。”



    &bp;&bp;&bp;&bp;“看,这豆芽也熟了,赶紧尝尝。”



    &bp;&bp;&bp;&bp;“还有这汤,跟你们说啊,吃火锅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喝汤,因为所有食材的滋味儿都到了这汤里,一定鲜美之极。”



    &bp;&bp;&bp;&bp;“谢谢老爷小姐,这汤果然好鲜啊,比以前喝到的任何东西都要鲜美。”



    &bp;&bp;&bp;&bp;“是么?那我也尝尝嗯,确实好鲜啊”



    &bp;&bp;&bp;&bp;随着各自放开,饭桌上的气氛终于融洽而又热烈了起来。这里也没什么外人,又有陆缜不断在旁边“诱-惑”着,两女终于不再有什么顾虑,真正投入到了这场火锅饕餮之中。



    &bp;&bp;&bp;&bp;这时若有熟悉楚云容的人在外边看进来,一定会大大地吃上一惊。因为以前一直规规矩矩的她此时居然正拿着一块带骨头的肉大嚼着呢,而且嘴里还不断吧唧出声。这哪是一个富家小姐,这比一般的男人都要男人了。



    &bp;&bp;&bp;&bp;至于翠眉,情况也不比自家小姐好多少,也是一样的用手扯着块羊肉往嘴里塞,小嘴一鼓一鼓的,似乎怎么都吃不够。



    &bp;&bp;&bp;&bp;两女自出生以来,一直都被教导要循规蹈矩,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在吃饭上更是要有礼得体。这一辈子以来,还没有这么疯狂放肆地吃过东西呢。但这种放开一切大吃的痛快感又是那么的舒坦,让她们浑然忘了一切的束缚,只想好好地放松吃上一顿。



    &bp;&bp;&bp;&bp;陆缜见二女如此模样,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看得出来,两女平日里确实太过压抑了,正好借此机会让她们放下一切,不然对身心都不是太好。



    &bp;&bp;&bp;&bp;也不知是因为这火锅确实味道鲜美,还是因为放开了怀抱,反正到了最后,这一桌子的菜肴居然已被三人风卷残云般地消灭了大半。之前放入了火锅里的肉已全被他们分食干净,就连那汤也快见底了。



    &bp;&bp;&bp;&bp;直到再吃不下,三人才住了手,两女甚至还很没有形象地靠在椅子上连打了数个饱嗝。直到这时,她们才发现自己的模样很是粗鲁,脸顿时就更红了。而在看到那桌上空荡荡的盘子后,她们更是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这我们真把这么多东西都给吃光了?”



    &bp;&bp;&bp;&bp;“是啊,这不就只有我们三人么?”陆缜笑着一点头:“怎么样,今天这个除夕夜一定很不错吧?”



    &bp;&bp;&bp;&bp;两女这时候已经完全被自己的“大作”给惊住了,半晌后回不过神来。很快地,羞涩之意就袭上了她们的心头,不觉都低下了头,都不敢和陆缜对视了。



    &bp;&bp;&bp;&bp;对此,陆缜只能抱以苦笑,随即又灵机一动:“你们知道这火锅是什么人发明的么?”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