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bp;&bp;&bp;&bp;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bp;&bp;&bp;&bp;当时间临近年节之时,陆缜的心就变得有些乱了,他开始思念起自己的父母,还有其他的那些亲人朋友。



    &bp;&bp;&bp;&bp;中华民族一向重感情,更重团圆。所以才会有后世的春运,当那一段时间来到时,无论身处何方,离家多远,在外的游子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回家去。



    &bp;&bp;&bp;&bp;是的,回家!与亲人相聚,欢笑一堂,团团圆圆地过完一个中国年,这已是浸润到每个华夏儿女血液之中的羁绊。纵有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回家的,在这个时候也会用各种办法联系到自己的家人。



    &bp;&bp;&bp;&bp;陆缜才刚二十多岁,以前虽然也离家数千里地去读书,但寒假可是会准时回家的。可现在他却在一个无论如何都回不去的地方,更联系不上自己的父母亲人,这让他生出了无限的孤寂。



    &bp;&bp;&bp;&bp;倘若是在把郑富等人搞定之前,或许因为紧张的情势还能让他分出大半心神去琢磨如何应对。但现在,不但郑富已被投入大牢,就连那个看似惹不得的萧默都已偃旗息鼓,至少这段时日里已不存在威胁。空下来的陆缜自然多了其他心思,想得一多,对亲人的思念就越发的强烈起来。



    &bp;&bp;&bp;&bp;尤其是当看到县衙上下人等满面笑容地准备回家和亲人过年时,他心里的那种思念和忧郁就更甚了几分。这让他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也好在如今正是年节,衙门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然非耽误了什么不可。



    &bp;&bp;&bp;&bp;腊月二十九,在接受了下面的人恭恭敬敬的拜年之后,陆缜便把手一挥,准许他们可以离衙了,等十五之后所有人才会回来。当然,也有一些例外的,比如身上差事更重的两名佐贰官和书吏们,他们在陆缜初七去大同之前就得来县衙做些前期准备了。



    &bp;&bp;&bp;&bp;随着众人散去,本就有些空荡的县衙就显得更静了,而陆缜的心也是空落落的,一时不知该做什么才好,同时又对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bp;&bp;&bp;&bp;轻轻摇头间,陆缜来到了自己的公房里,又下意识地从一本书册里取出了那张价值三百两的银票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bp;&bp;&bp;&bp;这几日里,他一有空就会把这张银票拿出来上下仔细打量一番。倒不是因为财迷心窍,而是想更多地了解这种后来完全铺开的流通货币,这也算是一种兴趣了。



    &bp;&bp;&bp;&bp;就陆缜所知,其实早在宋朝便已出现了纸质的货币,那叫交子。随后到了大明洪武年间还出现了宝钞这一几乎可以和后世纸币相通的流通货币。只可惜,因为朝廷在发行纸币上没有太多讲究,甚至是以一个掠夺民财的方式大量发放的纸币,导致到永乐年间宝钞就已被所有人抵制了。



    &bp;&bp;&bp;&bp;没想到才几十年工夫,银票便出现在了这个世上,而且居然连山西这等边地也流通了起来。或许这也算是时代的进步吧。



    &bp;&bp;&bp;&bp;想着这一切,陆缜本来有些苦恼的神色总算好看了些,嘴角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就传来了一声冷哼,让陆缜猛地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身来,抬头一看,正瞧见楚云容满脸鄙夷地站在门前



    &bp;&bp;&bp;&bp;



    &bp;&bp;&bp;&bp;陆缜忽略了一点,其实在这县衙之中可不光自己一个异乡客,他名义上的妻子楚云容和小丫头翠眉也是他乡之客,也在此时思念着自己的家乡和家人哪。



    &bp;&bp;&bp;&bp;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这两位还可以做个伴,而陆缜却需要独自面对那孤独的感觉。而他的落寞便也尽数落到了翠眉的眼里。



    &bp;&bp;&bp;&bp;就在刚才,知道县衙众人都被陆缜打发离开之后,翠眉便缠住了自家小姐:“小姐,再怎么说姑爷也是我们的亲人,你这么一直不理他也不是个事儿啊。现在又是过年,把他孤零零的一个丢在那边也太可怜了些。”



    &bp;&bp;&bp;&bp;“哼,他最近一段时日都没和我们打什么照面,算得什么亲人?恐怕在他心里早不把我当成他的妻子了”因为思念而有些脆弱的楚云容难得的对陆缜生出了一些埋怨。



    &bp;&bp;&bp;&bp;人有时候也是古怪,以往陆缜总是过来纠缠时,楚云容是见了他就觉着心烦。可最近这一两个月来,陆缜几乎连她的面都不见了,心里又不觉怨怪起来,偶尔还会因此说上两句。



    &bp;&bp;&bp;&bp;其实倒不是说楚云容本就对陆缜有什么情意,实在是因为双方的关系摆在这儿,再加上最近陆缜的表现已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期,从而对其态度也有所改观了。



    &bp;&bp;&bp;&bp;见她这么道来,翠眉心里直笑,便趁机道:“小姐,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姑爷主动来找你啊,我们也可以去见他嘛。”



    &bp;&bp;&bp;&bp;“这这不好吧?”楚云容立刻就皱起了眉来,自己做为女儿家的矜持总还是要的。而且若是自己真主动去见他,若被他生出别的想法,又像以往般纠缠却该如何是好?



    &bp;&bp;&bp;&bp;“小姐,这县衙空荡荡的,现在就我们三人了,你就不怕么?明天就是除夕了,我们两个一起过年也太冷清了些,还是找姑爷一起吧。”



    &bp;&bp;&bp;&bp;翠眉的前一句就已让楚云容颇有些心动了,和大多数女子一般,她胆子也不是太大,想着现在衙门里的情况,也有些发毛。所以在考虑了一番后,终于动了心便和翠眉一道出门去找陆缜。



    &bp;&bp;&bp;&bp;其实说到底,楚云容的态度所以有所变化,还是陆缜最近所展现出来的进步,让她觉着这个家伙或许还有得救。



    &bp;&bp;&bp;&bp;可是现在,当楚云容终于在公房门前看到了陆缜,却发现他正拿着一张银票笑得很有些诡异时,陆缜的形象就再次崩塌了。



    &bp;&bp;&bp;&bp;原来他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嘛,还是一样的贪婪!



    &bp;&bp;&bp;&bp;你看,他手里不就拿着一张大额的银票吗?那一定是他从哪儿搜刮或是贪污来的。像这样的人,如何能做我楚云容的夫君?我又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的人呢?



    &bp;&bp;&bp;&bp;心中起了鄙夷之心,楚云容顿时就忍不住哼了一声。这声音惊动了陆缜,让他抬头,随即露出了意外之色:“你们怎么来了?”



    &bp;&bp;&bp;&bp;“我知道,你现在是最不希望我们过来的,那样你的真面目就不会被我揭穿了。”楚云容皱着眉,一副鄙薄的模样。



    &bp;&bp;&bp;&bp;陆缜先是一呆,随即发现对方的目光正落在自己手里的银票上,这才恍然笑了起来:“你觉着这是我贪污所得?”



    &bp;&bp;&bp;&bp;“这银票你是怎么搞到手的与我无关,我也没有任何的兴趣知道。”口中虽然这么说着,楚云容的目光却依然盯在对方的手上:“本以为经过前番之事你已痛改前非,现在看来,你只是学会隐藏了!本性却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还是那么的贪婪!”



    &bp;&bp;&bp;&bp;被对方这么指着数落,让陆缜不觉一阵苦笑。不就一张银票么,就能让你这位姑奶奶这么鄙夷地指着骂啊?



    &bp;&bp;&bp;&bp;也不知怎的,陆缜很想做出解释,便拿着银票走了过去,在来到楚云容面前时,更是将银票一亮:“你看看。”



    &bp;&bp;&bp;&bp;“看什么?”楚云容说着话,目光却落了过去,随即脸上的神色就是一变:“三百两!”这数字可着实不小哪。



    &bp;&bp;&bp;&bp;“这银票是那日前来生事的把总萧默叫人送来的,你觉着他送这么一大笔银子给我真会有什么好心么?”陆缜跟对方辩解起来。



    &bp;&bp;&bp;&bp;“你这是什么意思?”楚云容也不是愚笨之人,隐隐已想到了什么。



    &bp;&bp;&bp;&bp;“我这个县令一向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在我手上吃了亏后,他会着服软好心地给我送钱?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会信的。”陆缜难得俏皮了一回,说了句后世的名言。



    &bp;&bp;&bp;&bp;不过这话的效果却不甚明显,楚云容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既然明知道有问题,你为什么还收?”



    &bp;&bp;&bp;&bp;“因为不收的话麻烦可能更大。”陆缜苦笑了一声:“至少收了还能安生地过上几日。不过这银票终究是个问题,所以我才会拿着它琢磨。”



    &bp;&bp;&bp;&bp;“此话当真?”楚云容看着有些被他说动了,眨了下眼睛问道。



    &bp;&bp;&bp;&bp;她本来就姿容殊丽,现在又不像之前般对着陆缜冷冰冰的,甚至还带了一丝俏皮,这让陆缜的心忍不住便是一动。他毕竟才二十,看到如此美人在前,竟不觉有些发怔了。



    &bp;&bp;&bp;&bp;“喂,陆善思,我问你话呢?”没来由的,被眼前这个自己的“夫君”呆呆地一看,楚云容的心也为之一跳,这是以前的她从未有过的感受。心惊之下,只能拿话来解尴尬了。



    &bp;&bp;&bp;&bp;陆缜也觉着有些尴尬,忙开口道:“当然是真的,这几百两银子还不在我眼里,又怎么可能让我反复地看呢?”



    &bp;&bp;&bp;&bp;他说的是实话,因为受后世许多文艺作品的影响,即便深知历史的陆缜也对几百两银子的概念不是太深,因为那里一出手都是成千上万,甚至几十几百万的银子哪。



    &bp;&bp;&bp;&bp;“就会说大话。”楚云容不由得有些娇俏地白了面前的男人一眼:“对了,明天就是除夕了,你打算怎么过啊?”话语里已带了一丝邀约的味道了。



    &bp;&bp;&bp;&bp;



    &bp;&bp;&bp;&bp;继续感谢书友清格勒同学的打赏和月票支持。。。。。



    &bp;&bp;&bp;&bp;再感谢郭雀的重赏支持,然后。。。。。路人感觉压力好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