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各有应对
    &bp;&bp;&bp;&bp;(答谢清格勒同学加更)



    &bp;&bp;&bp;&bp;



    &bp;&bp;&bp;&bp;“啪!”的一声脆响,一名身形敦实的汉子就被一耳光扇得打横里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但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怨恚之意,而且还迅速回到了原位,低头垂手,一副认打的模样。



    &bp;&bp;&bp;&bp;这一切的反应,只因为打他的乃是广灵县驻军营地里的把总萧默,而他只是其帐下的一名心腹将校而已。在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后,萧默脸上的怒容也没有削减太多,依旧是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下属:“废物!就是因为你当日没把事情办成,致使我今日如此被动!”



    &bp;&bp;&bp;&bp;“卑职知错!”那人垂头丧气地应道,心里只是一阵发苦。



    &bp;&bp;&bp;&bp;一个来月前,当陆缜回来的消息为萧默所知时,他就吃了一番教训。而今日把总大人在对方身上吃了瘪回来,还是旧事重提,又拿自己开刀,这让他真是有苦难言,只能默默忍受了。



    &bp;&bp;&bp;&bp;说实在的,他觉着当日之事自己并没有失手哪。虽然没能一刀将人刺死,但他可是眼睁睁看着陆缜从将近二十丈高的山崖上跌落下去的。那可是二十来丈的山崖,又是荒郊野外的,谁能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能活命哪。



    &bp;&bp;&bp;&bp;不过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自然不好分辩,只得承受办事不力的后果了。



    &bp;&bp;&bp;&bp;在斥骂了几句,又动手打了人,发泄了心头怒火之后,萧默才斜眼看着身边的几名下属:“你们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bp;&bp;&bp;&bp;“把总,事到如今只有一个法子了,趁着他还没多少势力,赶紧把人除了。”



    &bp;&bp;&bp;&bp;“不错,大人,既然是卑职之前办事不周让他得以活命,这次卑职愿再去一次,一定要将他杀了以报今日之仇!”



    &bp;&bp;&bp;&bp;“不可!”就在这几名部下张口闭口地要对陆缜下杀手时,一名与他们打扮截然不同的老者立刻打断了他们的说话:“你们这么做是在给把总大人招惹更大的麻烦,而不是解决麻烦。”



    &bp;&bp;&bp;&bp;“此话怎讲?”萧默对这位老人还是颇为看重的,便好奇地问道。



    &bp;&bp;&bp;&bp;其他人见他动问,便把到嘴边的反对声给吞了回去,各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老人。老人叹了口气:“把总大人,今日之事此时怕已传得满城皆知了,所有人都知道您在陆县令的手上吃了大亏,双方已结下仇怨。若这时候他陆缜突然就死了,恐怕谁都会认定您就是凶手的。这等不打自招的事情,我们绝不能做!”



    &bp;&bp;&bp;&bp;萧默并不是傻子,在按下怒意听了对方的话后,果然露出了深思的表情来:“不错,现在确实不是对他下手的时候。而且在我离开时,他还刻意提到了粮草的事情”说到这儿,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担忧来。



    &bp;&bp;&bp;&bp;“那咱们就更不能对他下手了,若是不能将之刺杀,他必然会把此事也给抖出去,到时候”后面的话却不必说了。



    &bp;&bp;&bp;&bp;“这却如何是好?即便我们不动手,只怕他也会把此事给报上去”萧默心下更加的没底了,这是以往很少发生在他身上的表现。



    &bp;&bp;&bp;&bp;老人却在略一思忖后摇头:“事情倒也没有那么坏,从他肯当面点出这点,就可知还有回旋的余地。或者说他也怕这次太过得罪把总大人,所以便以此事作为护身符,用以要挟大人。”



    &bp;&bp;&bp;&bp;这话说得在理,萧默也不觉点头。但随即,他又不安地道:“即便如此也不是个事哪,被他这么拿着把柄,我却该如何是好?”



    &bp;&bp;&bp;&bp;老人摸了摸自己颔下有些杂乱的白色胡须,思忖着道:“其实老朽倒是觉着事情并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把总可还记得一个多月前他提出的要求么?”



    &bp;&bp;&bp;&bp;萧默自然记得此事:“你是让我答应他?”可自己也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银子来啊,他在心里忍不住添了一句。



    &bp;&bp;&bp;&bp;这一想法也被老人瞧在眼中:“不是完全答应,而是先拿银钱稳住他,让他不要乱来。既然他贪财,那便还有得谈。只要拿出几百两银子的财物来交好稳住他,咱们自然有对付他的手段。”



    &bp;&bp;&bp;&bp;“什么手段?”知道老人向来多谋略,萧默的精神便是一振。



    &bp;&bp;&bp;&bp;“一个县令一年也就不到十五两银子的俸禄,若被上司衙门知道他突然多了几百两银子的身家,大人以为他们会怎么做?”老人眯起眼睛笑着道。



    &bp;&bp;&bp;&bp;“妙!借刀杀人!”萧默忍不住一拍案面,大喜道。如今虽然已不像太祖时那样,但官员若是被落实了贪污之罪,其下场也不会太好。



    &bp;&bp;&bp;&bp;老人眼中闪烁着光芒:“另外,此事我们还可以请县衙的候县丞和申主簿联手,以他们的老成势必会懂得怎么选的。”



    &bp;&bp;&bp;&bp;确实,虽然陆缜最近风头大健,但真论起实力来还是差萧把总太多,那两位官场老油条总会选对自己更有利的一条路的。而且,萧默甚至可以用知县之位来引诱他们,更不怕他们不肯与自己合作了。



    &bp;&bp;&bp;&bp;“就照何老你说的办,我再出笔钱,让他们为我所用。我就不信这都除不掉他一个七品县令!”萧默恶狠狠地说道。这次的事情实在让他很是恼火,只想狠狠地报复回来。



    &bp;&bp;&bp;&bp;“大人英明。不过,我们还需要有所防范,以防万一。”何老又补了一句。



    &bp;&bp;&bp;&bp;“怎么说?”



    &bp;&bp;&bp;&bp;“从今日的事情来看,这位陆县令也不是愚蠢之人,所以难保他不会也来个先下手为强。所以咱们还是得注意着些,以防他派人把事情报到大同那边去。”何老给出了自己的意思。



    &bp;&bp;&bp;&bp;“好,你”萧默指着刚才那位倒霉家伙道:“之前把事情办砸了,就给我戴罪立功,这次一定要把人给我看死了,一个县衙的人都不能从你眼皮底下给溜出去。知道了么?”



    &bp;&bp;&bp;&bp;“是,卑职一定全力以赴!”那人忙答应一句,做好了日夜监视官道的准备。



    &bp;&bp;&bp;&bp;而萧默直到这时候神情才稍微好看了些,有此布置,想必很快就能把陆缜这个心腹大患给铲除掉了。



    &bp;&bp;&bp;&bp;



    &bp;&bp;&bp;&bp;萧默把主意打到了县衙内部,但显然,他还是有些小瞧了那两位一直很是低调的佐贰官。



    &bp;&bp;&bp;&bp;此时,这两位正聚在一起,以茶代酒,小声地说着今日的这场变故呢。



    &bp;&bp;&bp;&bp;作为同样的流官,二人因为比陆缜在此的时间要长许久,所以根也就扎得深,同时深知合则两利道理,两人在数年前就已联手,许多事都会商量着来。



    &bp;&bp;&bp;&bp;现在陆缜的突然横空出世,便让这两人不得不慎重以对了。



    &bp;&bp;&bp;&bp;在袅袅的茶汽中,候县丞作了个请的手势,而后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对面的申主簿也随之举杯,干了其中的茶水。



    &bp;&bp;&bp;&bp;放下杯子后,申主簿才道:“这次咱们的陆县令可真是露了大脸了。”



    &bp;&bp;&bp;&bp;“但也闯了大祸。居然敢和萧默彻底把脸皮都给撕破了,这接下来我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喽。”候县丞接口道。



    &bp;&bp;&bp;&bp;“他不会把一切都归罪于我们整个县衙吧?”



    &bp;&bp;&bp;&bp;“不可能么?萧默此人看着粗犷,但其实心眼极窄,道一句睚眦必报也不为过。这次之事他会咽下这口气么?”



    &bp;&bp;&bp;&bp;“可”申主簿想说什么,却被候县丞打断了:“他当然不会明着对我们这些人下手,但难保不会从我们入手来对付陆县令,你说真到了那时候,我们该如何是好?”



    &bp;&bp;&bp;&bp;这一回申主簿还真就拿不出个主意来了,脸上全是为难之色:“咱们的这位陆县令也不是善茬哪,与之为敌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bp;&bp;&bp;&bp;“此人可比原来那位厉害多了。不动声色间就先把郑富给投进了大牢,而后更是连萧默都奈何不了他。”候县丞叹了口气:“说实话,我都有些后悔当日没有点破其中之事了,现在却变骑虎难下了。”



    &bp;&bp;&bp;&bp;“确实,事到如今,他气候已成,我们想揭破其身份都变得很是困难,甚至可能被他反咬一口,跟那郑富做伴去了。”申主簿深感戒惧地道,显然陆缜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bp;&bp;&bp;&bp;“所以咱们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候县丞总结道。



    &bp;&bp;&bp;&bp;“对了,刚才提到的事情又怎么说?那萧默可不是你我所能得罪的哪。”



    &bp;&bp;&bp;&bp;“此事咱们绝不能牵涉太多而从咱们自身的利益来看,陆缜得胜才是最好的事情!”



    &bp;&bp;&bp;&bp;“你是说”



    &bp;&bp;&bp;&bp;“虚与委蛇!”两人对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出了心中所想,随后都笑了起来。



    &bp;&bp;&bp;&bp;两不得罪,才是在此事上最好的应对手段。但要做到这点,而不是把这两方都得罪了,却很考验功夫。也只有这两位在底层衙门饱经考验的老油条,才能把握好这其中的度了。



    &bp;&bp;&bp;&bp;随后,候县丞又道:“而且在关键的一些事情上,我们还得偏向咱们的陆县令,总要帮他得胜才好。”



    &bp;&bp;&bp;&bp;“说实在的,我却是很好奇,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听说他去了大牢提审了郑富,不知他会问些什么。”申主簿轻声道。



    &bp;&bp;&bp;&bp;“这个嘛,估计该和萧默那边的弱点大有关联了。”说话间,候县丞又为二人满上了茶水,作了个请的手势。



    &bp;&bp;&bp;&bp;



    &bp;&bp;&bp;&bp;新一天到来之前,第三更终于出来了!!!!!然后,路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