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攻心
    &bp;&bp;&bp;&bp;今日县衙的这场风波可比昨日那场更加的牵动人心,而它的结果也更加的出人意料。



    &bp;&bp;&bp;&bp;要知道,萧默这个把总可是能让所有人都俯首帖耳的存在,可他居然在气势汹汹地闯入县衙后不久便垂头丧气地退了出来,而且还没把郑富给救出来,在瞬间就惊呆了本来还有些提心吊胆,生怕县衙里真会闹出大乱子来的一众百姓呢。



    &bp;&bp;&bp;&bp;但这儿终归是县衙要地,寻常百姓压根就不敢随意靠近,而出了这场风波后,这里更是让人陡增数分敬畏,就更没人敢过去打探究竟了。可越是如此,百姓们就越是好奇,甚至有人开始散播起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来,说是陆县令大展神威,一番义正词严的斥责斥退了一干大头兵。



    &bp;&bp;&bp;&bp;直到后来县衙的人出来,跟自己家人提起当时的情况,大家才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所想的更加凶险和精彩,两位大人居然都动上刀子了



    &bp;&bp;&bp;&bp;这么一来,这场风波争斗的传奇性就更上层楼,在民间众人不断地添油加醋之下,陆缜这个县令的形象被无限拔高,甚至把他称作包公转世,因其铁面正直,才吓跑了一干人等。并因此在当地留下了诸多版本的传说故事,以及几段有名的戏曲



    &bp;&bp;&bp;&bp;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是之后的几年,几十年才慢慢形成的。而此县衙里的知情人对他则更是敬畏有加,他们算是彻底服了自家的县尊大人,开始真心实意地要跟着陆缜办事,毕竟有如此强硬,且不畏强权的上司做靠山,他们自己的腰杆也能硬上许多哪。



    &bp;&bp;&bp;&bp;有对此感到兴奋高兴的,自然也有感到后怕不安的。不过后者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因为担心陆缜结仇太多便先行辞去职位避祸吧,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事情不会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bp;&bp;&bp;&bp;另外,也有人为陆缜感到担心,生怕他因此惹来更大的灾难,比如身在后院的楚云容,便是在听到翠眉那绘声绘色,且颇为兴奋的讲述后很有些不安地皱起了眉头来。



    &bp;&bp;&bp;&bp;“他真有如此胆色和本事?”一开始,楚云容对此的态度是难以接受,认为这是假的。



    &bp;&bp;&bp;&bp;但翠眉却坚持道:“虽然我当时没有在场,但听前衙那些人提起,都是一样的说法,又怎么可能造假呢?小姐,姑爷这次可是大大地长了脸哪!”



    &bp;&bp;&bp;&bp;“可他”楚云容心里满是惊讶,这个连在自己面前都显得怯懦的家伙怎么会有如此胆量了?即便真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拼一把,可自己所熟悉的陆缜真有那样的能耐么?



    &bp;&bp;&bp;&bp;越想之下,楚云容越觉着事情怪异,可又找不出什么好的解释来。而且,她也开始担心起陆缜这么做可能引发的后果:“他难道不知道那些家伙不好得罪么?要是他们真因此横下了心来,恐怕他这个县令根本不在他们眼里哪!”



    &bp;&bp;&bp;&bp;对自家小姐的这些看法,小丫头是完全无法回应的,只能傻傻地站在那儿。不过有一点她却可以感觉出来,那就是小姐对姑爷的态度似乎好了一些,以前可没见她这么担心姑爷呢,就是那次他失踪了,小姐也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而已。



    &bp;&bp;&bp;&bp;“他会在这事上有所提防么?”楚云容想了半晌没有答案后,忍不住又喃喃地问了自己这么一句。



    &bp;&bp;&bp;&bp;



    &bp;&bp;&bp;&bp;陆缜作为当事人自然看得比楚云容要深远,更知道这次自己把萧默得罪得有多深,所以必须做些什么。当着对方的面提及郑家与军粮之事只是个开始,现在他还需要掌握更多这方面的证据以作为对付他们的筹码。



    &bp;&bp;&bp;&bp;而身在牢中的郑富自然就成了他得到更多相关信息的突破口了。



    &bp;&bp;&bp;&bp;当县衙内外众人都在对此番风波议论纷纷时,陆缜这个当事者却已来了县衙的大牢里,来见郑富了。



    &bp;&bp;&bp;&bp;以他知县的身份,以及如今在衙门里的声望,把郑富提到公房里审问似乎更合情理。但陆缜却偏偏力排众议,亲自来到了这个狭小恶劣的环境之中。



    &bp;&bp;&bp;&bp;虽然对于牢房的环境已有所预料,可是在进入其中后,陆缜还是有些吃惊。在这三九天里,县衙大牢虽然有围墙,却和暴露在外边也相差不大,那些残破的缺口,使得不断有寒风灌入,再加上有些阴暗潮湿的地下环境,让走进其中的他都不觉打了个寒颤。



    &bp;&bp;&bp;&bp;“看来什么时候得找个机会修缮一下大牢了,不然若是犯人冻死在牢里,也不是件好事哪。”陆缜心里暗暗地作着打算。不过他也知道,以如今广灵县的库房收入,显然是拿不出这么一笔余钱来的。



    &bp;&bp;&bp;&bp;广灵县地方小,人口少,所以犯事被拿的人也不多。所以如今被关在牢里的犯人不过五人,除了郑富、游昌和田奎三人外,就只剩两个蟊贼了。这两人一看来的是穿着县令服色的大人,顿时吓得只敢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bp;&bp;&bp;&bp;而游昌和田奎两个,也已被陆缜的手段给吓得不轻,躲在牢里用警惕而惊恐的目光看着他,直到见其没正眼看自己一眼,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bp;&bp;&bp;&bp;与他们相比,郑富却显得镇定得多了。虽然昨天的那顿板子打得他到现在依然不敢动弹,人也是趴在有些酸臭的被褥之上,但他看到陆缜时,眼里依然充满了挑衅与怨毒之色:“想不到你陆县令也会来这里!”



    &bp;&bp;&bp;&bp;“你郑典史在此关了一日,我这个当县令的自该下来看看你哪。”陆缜居高临下地看了对方一番,似是讥讽般地回了一句。



    &bp;&bp;&bp;&bp;说话间,大牢的狱卒已很有眼力见地给陆缜搬来了一张凳子,请他坐下说话。陆缜也不推辞,当即大马金刀地坐在了牢房正面,目光在郑富的身上扫了一圈后叹道:“看来郑典史你在这牢里的日子倒也算不差。别人只有干草蔽身,你却还能锦被高卧,真是叫人敬佩哪。”



    &bp;&bp;&bp;&bp;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他这么一说,那名为郑富安排铺盖的狱卒心了就是一紧,大感悔恨。现在县衙里的情况已然大变,看来郑富就是能出去也不可能有以往的权势,自己这回算是压错宝了。同时,他心里已打定了主意,待会儿就把那床被褥给拿回去。



    &bp;&bp;&bp;&bp;而里面的郑富却听得面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当即哼声道:“我想当你陆县令进入此牢时应该会比我更舒服些的。”



    &bp;&bp;&bp;&bp;“是么?但我觉着不会有这么一天的。”陆缜笑了下,不因对方挑衅的话而动怒。他是胜利者,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而有失气度了。



    &bp;&bp;&bp;&bp;“世事无绝对,陆县令咱们大可以走着瞧!”



    &bp;&bp;&bp;&bp;“走着瞧?我怕你未必能看到这一天了。因为就在刚才,本官已把你的各项罪名写就呈报大同府了。或许年后,那边就会把你押去受审。只以现在拿出来的各项罪证,就足以判你一个斩监候了。”



    &bp;&bp;&bp;&bp;“你”没想到陆缜说得如此直白,这让郑富是既惧且恨,只能狠狠地盯着对方,却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bp;&bp;&bp;&bp;陆缜无所畏惧地回盯着对方的双眼,甚至还微微伏下了身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郑家在地方苦心经营多年,不单是广灵县城,就是那大同府里,也有交好之人,或许会在此事上为你说项。我说的不错吧?”



    &bp;&bp;&bp;&bp;被陆缜一下点破自己的想法,郑富到嘴边的话便是一滞。陆缜却继续道:“不过这回你恐怕是要失望了,在这许多罪名面前,哪怕那些官员与你们再是亲厚,恐怕也得考虑一下自身的名声了,到时不但不会为你说话,为了避嫌,甚至帮着踩上一脚也是大有可能的。郑典史你身在官场多年,这等落井下石的事情应该也没少做吧?”



    &bp;&bp;&bp;&bp;这话确实正中要害,让郑富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只见他呼吸变沉,眼力几欲冒出火来,但一张嘴里却说不出半点反驳的话来。因为他太清楚官场上的这些规则了,尤其是和他有交情的人都以利来,确实很难让人做到雪中送炭,能不落井下石已算不错了。



    &bp;&bp;&bp;&bp;好在他还有最后的一重倚仗,所以还在勉力支撑:“你莫要得意,我郑家在此经营多年,拥有的人脉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县令所能应付的。”



    &bp;&bp;&bp;&bp;“我知道你所仗的是什么。”陆缜叹了一口气,用很是不屑的语气道:“就在刚才,萧默亲自带人前来县衙问我要人,但却被我说走了。你想要军营的人来救你已不可能!”



    &bp;&bp;&bp;&bp;“你说什么?”听到这话的郑富是真个大惊失色,甚至都顾不上身上的伤痛,猛地挣扎起来,扑到了木栅栏前,双目瞪圆了死死看着陆缜,满是难以置信的模样。



    &bp;&bp;&bp;&bp;陆缜则用很是肯定的语气,盯着对方的双眼道:“我说,萧默已不可能再救你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bp;&bp;&bp;&bp;“这不可能!”郑富当即大声否认,只是他那神情却已陷入绝望,显然是信了陆缜的这番话了。



    &bp;&bp;&bp;&bp;攻敌者攻心为上,陆缜显然很明白这一道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