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秀才遇到兵
    &bp;&bp;&bp;&bp;并不甚宽阔的县城街道上突然奔来一列策马佩刀的骑兵队伍,顿时就唬得还在买卖的商人和百姓连连走避。人马过处,一些摊子全被撞翻踩破,但没一人敢有抱怨的。



    &bp;&bp;&bp;&bp;而在看到这一队人马径直朝着县衙而去,更让众人胆战心惊,不知究竟出了什么大事,莫不是要兵变了?一旦这个想法扩散出去,百姓们再顾不上其他,纷纷转身就跑回自己家中避难。



    &bp;&bp;&bp;&bp;只一忽儿工夫,本来还算热闹的衙前街一带便已冷冷清清,除了一地的破碎之外,看不到半条人影



    &bp;&bp;&bp;&bp;对于自己队伍闹出来的动静,萧默完全懒得搭理,他一心只想好陆缜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算账。所以当其一马当先地冲到衙门口,几名差役想要上前问个究竟时,立刻就被他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得一缩,最终别说拦人了,就连吱都不敢吱一声,只有两个胆大的抢在前面进去报信。



    &bp;&bp;&bp;&bp;而这么一来,整个县衙上下都登时就为这些悍兵的凶样所慑,根本就没人敢出来说话,居然让这几十名军卒长驱直入,闯到了二堂,来到了陆缜的公房跟前。



    &bp;&bp;&bp;&bp;这时,那两名差役才刚有些颤抖地跟陆缜作着禀报呢:“大大老爷,城中驻军的萧萧将军带人杀杀进来了”却是连句囫囵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bp;&bp;&bp;&bp;不过就眼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禀报也有些多余了,因为话音未落,萧默已裹挟着外间刺骨的寒风,砰地一脚踩进了房来。



    &bp;&bp;&bp;&bp;一进屋后,他也没有急着说话,只是拿双眼在各处一扫,随后便将目光定在了陆缜的脸上,似乎是想将面前之人给盯出两个窟窿来一般。



    &bp;&bp;&bp;&bp;两名差役虽然只被他扫了一眼,却已吓得连大气都喘不上来,身子更是在那儿瑟瑟发抖,就差瘫倒在地了。这一反应落在萧默眼中自然叫他满意,可陆缜却似乎压根感觉不到对方那汹涌而来的气势,居然依然闲适地坐在那儿,连一点起身见礼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bp;&bp;&bp;&bp;四名亲兵也紧随萧默身后踏入了公房之内,一见陆缜如此模样,其中一人登时就喝道:“大胆,见了我家将军竟敢如此无礼!”



    &bp;&bp;&bp;&bp;别看陆缜面上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其实他的心里也是一阵缩紧,毕竟对方兴师动众,气势汹汹哪。但他却还是顶住了那沉重的压力,面对喝问,反口问道:“将军?一个把总也敢自称将军?”语气里充满了不屑之意。



    &bp;&bp;&bp;&bp;这话一出,萧默的神情更显阴沉,手都搭到了腰畔的佩刀上,差点便抽刀出鞘。好在他头脑还算清醒,才按住了心头的怒火。



    &bp;&bp;&bp;&bp;虽然私底下许多人都称其为将军,但萧默心里也很明白,这不过是恭维而已。自己这个把总,放到整个大同军中还真就什么都不是,将军什么的更是僭越的称谓,所以陆缜这一反驳倒也不是问题。



    &bp;&bp;&bp;&bp;但随后陆缜的话却又险些让他气炸了肺:“萧把总你一个八品下的武官,见了本官不但不施礼,还如此放肆,却是何意?”得,人家反过来要他见礼了。



    &bp;&bp;&bp;&bp;这还真是萧默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呢,以前几任广灵县令见了他哪个不是跟孙子似的,这家伙的反应居然完全相反?可真要深究,陆缜的说法也站得住脚,县令可是正七品,比他这把总的职位要高了两级呢。



    &bp;&bp;&bp;&bp;这也就是如今大明武官尚未彻底失势时才会出现的情况了,若是放到若干年后,武将地位直线下降时,别说他这个把总了,就是六品的千总见了地方县令那也是要以下属礼相见,甚至是跪拜的。



    &bp;&bp;&bp;&bp;如今大明朝内文武正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期,却是谁也压不倒谁。所以真要论起来,就只能拿品级比高低了。但是,这儿可是边镇,正是仗着手里的兵权,萧默才敢以下犯上,把广灵县令给吃得死死的。



    &bp;&bp;&bp;&bp;但论理他还真占不了上风,最终萧默只好转移话题:“陆县令还真是悠闲哪。咱们当兵的在前方时刻提心吊胆,你却在此安然闲坐,而见了我们前来不但不心怀感激,反倒跟我讲起官阶大小来了。”



    &bp;&bp;&bp;&bp;陆缜听了再次一笑:“萧把总这话可是叫本官无法接受了。文武之道,向有区别。你武将在外守边卫国,我文官在此安抚百姓本就是各自的职责,何来清闲之说?”



    &bp;&bp;&bp;&bp;论口才,萧默这个粗人武夫自然不是陆缜的对手,他也很快明白了这一点,只能恨恨地闭了嘴。这几个瘪吃下来,他的气势顿时就是一弱。



    &bp;&bp;&bp;&bp;本以为自己带人着一闯一威胁,陆缜便会乖乖就范,把人给放出来。可现在,反倒让对方占了上风,让萧默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了,只能气呼呼地一下便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用眼睛继续盯着对方。



    &bp;&bp;&bp;&bp;陆缜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似乎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这一幕落到那些周围签押房里的下属眼中,让他们在捏了把汗的同时,又是好生佩服。他们这才知道,自家县尊大人到底有多大的胆子,多高的手段。



    &bp;&bp;&bp;&bp;其实他们都不知道的是,看似沉稳的陆缜此刻背上早已湿了一片,却是因为紧张而出了大量的冷汗。



    &bp;&bp;&bp;&bp;刚才萧默带人气势汹汹地进来时,他还真怕这家伙会直接动手,那自己可就不好应付了。幸好,这位毕竟不是头脑太过简单之人,也想靠气势压人,却让自己反击,从而一举占据了上风。



    &bp;&bp;&bp;&bp;当然,换了其他人在此,怕是早被萧默吓得魂不附体,又哪来的胆子与之对质呢?也是陆缜因为在草原上那几历生死所锻炼出来的心性,才敢在面对如此威胁时依然挥洒自如地一一应对。



    &bp;&bp;&bp;&bp;眼见压不住陆缜,萧默终于把牙一咬,说道:“陆县令,我今日前来的目的你应该知道吧。”



    &bp;&bp;&bp;&bp;“愿闻其详。”陆缜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bp;&bp;&bp;&bp;萧默只觉心头又是一闷,差点火气再起。好容易才把这怒火压下去:“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之前送来的信你陆县令难道没看么?”



    &bp;&bp;&bp;&bp;“哦?你是指那郑富的事情啊?”陆缜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本官不是叫人转告萧把总了么,郑富身上担着许多罪名,县里已决定呈报大同府衙处置,所以这人是绝对不能随便放的。”



    &bp;&bp;&bp;&bp;那几名亲卫听陆缜这么直接就拒绝了萧默的要求,面上顿现怒容,若非后者给他们打了个眼色,他们早就发作了。可即便如此,这些人也满是愤怒地盯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县令,恨不能将他生生地撕了。



    &bp;&bp;&bp;&bp;但这时候,陆缜已完全定下心来,他看得出来,萧默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那就更不必怕他了。



    &bp;&bp;&bp;&bp;“那要是我一定想请陆县令你放人呢?”倘若之前是因为郑家的告求以及他们承诺的好处才让萧默决定救人,那现在他更多却是为了自家的脸面了。



    &bp;&bp;&bp;&bp;只可惜,陆缜依然不为所动:“大明律法在前,我可不敢违背。”



    &bp;&bp;&bp;&bp;“陆缜,你可不要不知好歹哪。”萧默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眯起眼睛,很有些威胁意味地盯着对方:“你难道连这点面子都不肯卖么?”



    &bp;&bp;&bp;&bp;“我说了,事关律法,不得通融。”陆缜油盐不进地摇头:“他郑富的罪证确凿,便是六部堂官,内阁辅臣来了,我也不会放人的!”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他的目光更是寸步不让地迎向对方,没有半点畏缩的意思!



    &bp;&bp;&bp;&bp;“你!”这回应,让萧默的怒火轰然被点燃,唰地一下就站起了身来,魁梧的身体只一步,便已跨到了陆缜面前,与他只隔了一张桌案而已。



    &bp;&bp;&bp;&bp;房外偷看偷听的衙门众人是既感佩服,又是心慌,自家县令能有如此骨气,实在是大大地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bp;&bp;&bp;&bp;这些年来,广灵县衙里的人对着这些驻军一向是避之惟恐不及,只要是对方提出的要求,就没有不照做的。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他们心里也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气了,甚至因此对助纣为虐的郑富也很是不满。这也正是他被投入大牢后,县衙没什么人声援,显得很是平静的一个重要原因。



    &bp;&bp;&bp;&bp;今日陆缜做了他们一直不敢做的事情,这让他们大感解气,从而打从心里认同这个县令大人,自然更不希望他出什么事儿了。



    &bp;&bp;&bp;&bp;可里面的情况却随着陆缜的这番话而陡然一变,这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真怕会发生流血事件。



    &bp;&bp;&bp;&bp;门外的林烈见此也是心下一紧,当即身子一伏,便欲蹿进门去相救。但他只一动,去路就已被萧默留在外边的那二十多名亲兵给挡了下来,就算他有本事杀破防线,也大二花上不少工夫。



    &bp;&bp;&bp;&bp;而这时,萧默已居高临下地盯住了陆缜,用森然的语气问道:“陆县令,我再问你一遍,人,你放是不放?”说这话的同时,他已把腰间的刀缓缓地抽了出来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