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开弓没有回头箭
    &bp;&bp;&bp;&bp;说是书信,其实不过是一张纸条,只寥寥数语而已。而且语气很是倨傲,不像是请他放人,倒更像是下命令一般。



    &bp;&bp;&bp;&bp;陆缜不过二十来岁,心气也高,再加上这回刚把郑富给拿下,气势正盛呢,见此要求放人的纸条如何能够忍下气来?顿时间,脸色就沉了下来,眼神也显得很是阴郁。



    &bp;&bp;&bp;&bp;林烈看出了他的不快,先是一阵犹豫,最后还是道:“大人,那你的意思是?”



    &bp;&bp;&bp;&bp;“人是肯定不能放的,不然后患无穷。”陆缜心里还是很明白的,当即给出了自己的态度:“就是该怎么与他们交涉。”



    &bp;&bp;&bp;&bp;“萧默此人向来贪婪而跋扈,若是大人你驳了他的面子,他一定是不会干休的。”林烈沉默了一下后提醒道。



    &bp;&bp;&bp;&bp;“你与他打过交道?”陆缜看了对方一眼问道。



    &bp;&bp;&bp;&bp;“小的曾是他下面的队长,正因为被他所忌,这才不得不离开军队另谋出路。”对于自己的遭遇林烈没有细说的意思,只是笼统地说道。



    &bp;&bp;&bp;&bp;对此,陆缜倒是看出了些端倪,显然他那一次的死伤也和萧默脱不了干系了。但此时却不是深究问题的时候,他先是一皱眉,片刻后终于定了主意:“既然怎么都要得罪他了,那就索性放开了手脚,把关系挑明了吧!林兄,你去和送信的说,现在罪证确凿,我县衙不可能放人。若他敢做纠缠,就告诉他县衙的事情还容不得一个把总来置喙!”



    &bp;&bp;&bp;&bp;“大人你这是完全和他们撕破脸哪,就不怕萧默在恼羞成怒之下用强么?”林烈一愣,随即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bp;&bp;&bp;&bp;“我要的就是这么个结果。”陆缜嘿嘿一笑,却没有多作解释的意思。



    &bp;&bp;&bp;&bp;既然陆缜已拿定了主意,林烈也不好再说什么,一拱手后便一瘸一拐地往外面而去。这时,军中来人的消息已在县衙里传开,所有人都满是惊疑,很想看看这回陆县令会是个什么态度,一见林烈从他那儿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这位的身上,不少人更是偷偷跟在了背后,送他来到外间的一处签押房前。



    &bp;&bp;&bp;&bp;签押房里,一身戎装的秦三很不耐烦地把茶碗搁下,皱着眉头冲那两名书吏说道:“你们县衙办事也太拖拉了,放个人而已,居然要这么久,怪不得什么事儿到了你们手里都办不成呢。”作为萧默身边的亲兵,他也是嚣张惯了,就是在县衙里,那也是颐指气使的好不威风。



    &bp;&bp;&bp;&bp;两名书吏只能苦笑以对,虽然心里不忿,却连回嘴的勇气也没有。谁叫人家是军营里来的,还佩了刀,要是得罪了人,自己可就要吃苦头了。



    &bp;&bp;&bp;&bp;就在他们感到异常煎熬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后,林烈走了进来。



    &bp;&bp;&bp;&bp;本来还有些得色的秦三一见来的只是一人,顿时把眼一瞪:“人呢?难道还要老子亲自去牢里提么?”



    &bp;&bp;&bp;&bp;“我们县令说了,那郑富身上的罪名太多,并已报去了大同府,我们县衙不能放人。”面对这位的嚣张模样,林烈显得很是平静,甚至都不怎么看对方的脸。



    &bp;&bp;&bp;&bp;“嘿,你们县令还真是胆子够大哪,居然连咱们萧把总的话也不好使?”秦三极而笑,看脸色都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bp;&bp;&bp;&bp;“这是县衙的规矩,你且回去吧。”林烈却无意与之纠缠,只把手一摆,便打发道。



    &bp;&bp;&bp;&bp;“砰!”秦三猛地一拍茶几,将那只茶碗都震得跳了起来,他当即站起了身来:“你敢如此放肆,难道就没想过后果么?”



    &bp;&bp;&bp;&bp;“县衙可不归你们管束,我们的事情也由不得你们把总来说话,请吧!”林烈半点不让地对视着他,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bp;&bp;&bp;&bp;被人如此轻视,直让秦三怒火中烧。在这广灵县里,他还从未遇到过这样不给面子的人呢,这让他不禁生出了要好好教训对方一番的想法,手已摸向了自己腰畔的钢刀。



    &bp;&bp;&bp;&bp;可就在手触到刀柄的时候,一股莫名的杀气却突然笼罩了上来,让秦三的动作陡然便是一止。随即,他便发现,这杀气居然是来自面前这个瘸子衙役的身上,而随后,这股子杀意更是如山般冲他压来,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bp;&bp;&bp;&bp;直到这时,秦三才知道自己真个踢到铁板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可是真正见过血,杀过人的。这让他的羞恼之意立刻就化作了慌乱,手也马上从刀柄处移了开去。



    &bp;&bp;&bp;&bp;他是个识时务的人,现在自己只孤身一人,若是逞强只会吃苦头。所以只能冷哼一声,强撑道:“既然你们是这个态度,那就等着我们把总来和你理论吧。”说完场面话,便即挥手而走。



    &bp;&bp;&bp;&bp;林烈也没有留难对方的意思,身子一偏,便让出了路来。在走出门去之后,秦三又突然回身,看向对方:“不知你又叫什么名字,倒是有些本事。”



    &bp;&bp;&bp;&bp;“林烈,曾经也是你们营中之人。”林烈淡淡地道了一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bp;&bp;&bp;&bp;听到这个名字,秦三却是心下一懔,此人之名即便是几年之后依然为不少军中之人所传,据说这可是难得的悍将哪,曾在与鞑子的交锋里斩杀过十多员敌将的存在。



    &bp;&bp;&bp;&bp;如此一来,秦三再不敢耽搁,连狠话也没有再放,便急匆匆地回去报信了。



    &bp;&bp;&bp;&bp;直到其走后,那两名书吏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腿一软,便坐在了身边的椅子上。刚才两人虽然没有动手,但那剑拔弩张的气势却还是深深地影响了他们,让他们受惊不轻。



    &bp;&bp;&bp;&bp;但林烈却没有在意这两位的反应,甚至连外边其他人等诧异的神色也没怎么看在眼里,他现在心里只想着一点,以萧默的霸道性子,这次的事情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bp;&bp;&bp;&bp;



    &bp;&bp;&bp;&bp;“你说什么?那陆缜不但不肯放人,还是这么个态度?”在听了秦三回来的禀报后,萧默的第一反应竟不是愤怒,而是难以置信。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几乎没什么实权的县令居然敢如此驳自己的面子。



    &bp;&bp;&bp;&bp;半晌后,他才猛地一拳砸在了桌案之上:“还真是反了他了!”说话的同时,他那对大眼里已射出了叫人心惊的光芒。



    &bp;&bp;&bp;&bp;秦三此时早已噤若寒蝉,头垂得低低的,看都不敢看自家上司一眼,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会遭池鱼之殃。



    &bp;&bp;&bp;&bp;“他陆缜到底哪来的勇气敢这么和老子说话?”在发泄了两句后,萧默稍稍冷静了一些,他还是有些头脑的,没有立刻就喊打喊杀。



    &bp;&bp;&bp;&bp;“小的不知,小的甚至都没有见到那陆缜,只是和县衙里的一名衙役说了几句话而那家伙,却是林烈!”见上司发问,秦三不敢不答,赶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道了出来。



    &bp;&bp;&bp;&bp;“林烈”提到这个名字,萧默的火气又消了三分,眉毛则迅速挑了起来:“这事儿竟与他也有关系么?”



    &bp;&bp;&bp;&bp;“把总,那咱们这次该怎么办?”看他沉吟了好半晌,秦三心里发虚,又有些好奇,便问了一句。怎么这个林烈有如此大的名头么,竟连把总也会对他有所顾虑?



    &bp;&bp;&bp;&bp;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思,萧默猛然抬头:“既然他不肯喝我这杯敬酒,那就怪不得我上罚酒了!你点上二十,不,三十个弟兄,随我去一趟县衙。”



    &bp;&bp;&bp;&bp;“啊?需要动这么多兄弟么?”秦三一阵诧异,忍不住问了一句。在他想来,只要去上十来人便足以震慑县衙里那些饭桶了,何况把总大人居然还要亲自出马。



    &bp;&bp;&bp;&bp;萧默却没心思解释,只是瞪了他一眼。秦三一阵心慌,赶紧就答应一声,出去叫人了。而前者,这时却又稍稍陷入了沉思:“这个林烈居然搀和进了事情里,看来得尽快把事情平了,不然会生出乱子来的。”



    &bp;&bp;&bp;&bp;



    &bp;&bp;&bp;&bp;此时的广灵县衙却是人心惶惶,刚才县令大人用强硬态度把军营来的人逐走的事情已被人散播开来,甚至连林烈差点和秦三动手的事情都被添油加醋地说开了,一时间,人人自危。



    &bp;&bp;&bp;&bp;作为广灵县的土著,他们是太清楚那军营里的家伙有多跋扈了。平时上街遇上这些大头兵都得退避三舍,现在县令大人居然如此强硬地与他们做对,用脚指头就能猜到很快便会有大-麻烦上门来。



    &bp;&bp;&bp;&bp;可现在,还远没到放衙的时候,他们就是想溜走避难都不成了。如此,更让众人一阵担心,许多人都缩在自己的签押房里不敢踏出房门半步,似乎这样能安全一些。



    &bp;&bp;&bp;&bp;而候县丞和申主簿两人则碰了面,各自脸上都挂上了一丝苦笑。



    &bp;&bp;&bp;&bp;“咱们的这位县令大人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昨日刚把郑富拿下,今日又把军营那边的人给彻底得罪了。”



    &bp;&bp;&bp;&bp;“其实这事到了如此地步,似乎也只有一硬到底了。不然只会全功尽弃,而且将自己置于一个更危险的境地。”



    &bp;&bp;&bp;&bp;“开弓没有回头箭,却不知他有什么手段来应付这次的危难?”



    &bp;&bp;&bp;&bp;两人显得颇为镇定,看来只想做个旁观者了



    &bp;&bp;&bp;&bp;



    &bp;&bp;&bp;&bp;突然发现自己好蠢,原来纵横帐号是可以改名字的,我居然顶了几年前申请的名字用了这么久然后,为什么我路人家的名字也被人抢了,这可不是什么乔丹之类的热门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