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打板子
    &bp;&bp;&bp;&bp;郑富郑典史在广灵县里可是大人物,其地位权势是郑家祖孙三代用几十年时间辛苦经营出来的,到了他这一代,更是把持住了县衙诸多大权,更与县丞、主簿联手把县令都给架空。可以这么说,他郑富才是如今县衙真正的主人,向来说话说一不二。



    &bp;&bp;&bp;&bp;可就是这么个叫县衙上下忌惮或敬畏的人,居然就突然被一名差役给按倒在地,跪在了陆缜跟前,如此变故所造成的冲击确实太大,让大堂内外所有人都有些失神,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才好了,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bp;&bp;&bp;&bp;而在场所有人里,又以郑富本人受到的冲击最大,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惊诧之下,便是无边的愤怒,随后便想要挣扎着起身。可是被林烈扣住了脉门的他此刻却是全身酸软,根本起不得身,挣扎扭动的身子反而使他看上去更加的狼狈。



    &bp;&bp;&bp;&bp;两边的差役也很快反应过来,见他受制,下意识地便欲上前解救,毕竟在他们心里,早把郑富视作自己唯一的上司了。可就在几人身子一探的同时,却感觉到了一道来自上面的颇具威严的目光,这目光里所包含的压力让他们的动作下意识地就是一顿,竟不敢动了。



    &bp;&bp;&bp;&bp;与此同时,陆缜再次开口:“郑富,你身为县衙官员,明知本官正在问案,不告直闯是为罪一;到了堂上,咆哮公堂,打扰审案是为罪二;不敬上司,出言不敬,是为罪三;此三罪桩桩件件都有这么多人看着,你有话说?”



    &bp;&bp;&bp;&bp;还在努力挣扎的郑富听了这话,脸色就是一变,知道自己这次确实大意了,居然被陆缜彻底拿捏住了把柄,占据了上风!



    &bp;&bp;&bp;&bp;没错,他郑典史确实是县衙真正的主人,说的话比陆缜这个县令管用得多了。但这一切都只是私下里的事情,真放到了台面上,不可能有一个人敢于承认,就是他自己也不敢有此说法。毕竟朝廷自有制度,县令才是县衙之主,才是那个发号施令之人。



    &bp;&bp;&bp;&bp;而今日,就是在这众目睽睽的大堂之上,陆缜突然发难,就是他自己都无法反驳,更别提那些手下之人了。无论是那些书吏还是两边的差役,此时只能老实在旁看着,而没一人胆敢上前为其说话。因为这几桩都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们面前的,陆缜并没有半点冤枉他。



    &bp;&bp;&bp;&bp;这便是陆缜这次发难最终所依仗的势了,因为他的背后是大明朝廷,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恶霸所能招架得住的。或许在事后,他有的是阴谋手段可以来对付陆缜没什么根基的知县,但这一刻在县衙大堂之上,当着上百人的面,他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在绝对的权势和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什么人脉手段那都跟在阳光下的积雪一般,见之则融!



    &bp;&bp;&bp;&bp;所以在张了张嘴后,郑富只能低头认栽。这一次,他确实败了。不过他心里却已暗自打定主意,这次之后,哪怕会有无穷的麻烦,他也要把陆缜这个可恶的家伙给铲除了,无论用任何手段,付出任何代价!



    &bp;&bp;&bp;&bp;但显然,陆缜是不可能给他这么个机会的。在压住对方后,陆缜又扫了一眼面前众人,问道:“有谁可以告诉本官,如此三罪,该当怎么惩治哪?”



    &bp;&bp;&bp;&bp;大堂内外又是一片肃静,郑富则是一阵心慌,暗暗觉着事情不妙了。



    &bp;&bp;&bp;&bp;真要严格来说的话,光这几项罪名,就足够脱了郑富的这身官服,把他贬为庶民,甚至将之收入大牢论罪了。但这话可是没一个人敢说的,毕竟郑富积威多年,郑家在当地的势力又大,可没人敢得罪他们。



    &bp;&bp;&bp;&bp;见没人接自己的话,陆缜突然一声冷笑:“其他罪名可以稍后再说,但这不敬上司,咆哮公堂的罪名却拖不得。来人,与我把他拉下去,重责三十大板!”说话的同时,他已把手伸向了案上的签筒,从里面取出一支火签,挥手扔到了地上。



    &bp;&bp;&bp;&bp;这一下,众人更是傻眼,那些差役则都如泥塑木雕般站在当场,没一个领命的。



    &bp;&bp;&bp;&bp;这位县令大人还真敢想敢干哪,居然要打郑典史的板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谁敢打他,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bp;&bp;&bp;&bp;郑富在一开始的心惊后,又迅速镇定了下来。看到在场众人是这么个反应,心下更是大定,甚至嘴角都有冷笑露了出来,他倒要看看,在这等情况下他陆县令还能把自己怎么样。难道他还能亲自动手不成?



    &bp;&bp;&bp;&bp;陆缜的脸色也是一阵阴郁,虽然这样的结果已在他的预料中,但真个发生了,还是叫他感到一阵愤怒。好在他有准备,便把手一指面前最近的两名差役:“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押下去施刑,若不从命,就脱了这身皮自己离开县衙吧!”



    &bp;&bp;&bp;&bp;不错,这就是他应对眼下局面的手段,用这些人的职位来要挟他们服从自己的命令!



    &bp;&bp;&bp;&bp;被点到的两人顿时一阵纠结,他们看得出来,这回县令大人是要动真格的,甚至是要与郑典史硬碰硬地死斗了。而更悲剧的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还夹在了这两个大人中间



    &bp;&bp;&bp;&bp;虽然陆缜一直被人架空,但他毕竟是名义上的一县县令,要处置他们这些衙差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且现在还是在大堂之上,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



    &bp;&bp;&bp;&bp;只一阵犹豫,又互相用眼神稍作交流后,两人终于把牙一咬,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低声答应之后,便来到郑富面前,和林烈一道将人给拖到了大堂门前,然后麻利地按倒在地。



    &bp;&bp;&bp;&bp;“你们好大的胆子!”这一下,郑富是真个有些慌了,受刑的恐惧还在其次,想到自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受刑,只怕从此颜面全失,他真是惊怒交加。但在林烈几人的控制下,他根本挣脱不了,很快就被褪去了下身的衣裳,把一爿白净的后臀给露了出来。



    &bp;&bp;&bp;&bp;而堂外的一干人等则都露出了兴奋之色,今天果然是来着了,居然看了这么一场好戏,这是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都看不到的精彩大戏哪。县令大人居然要对四老爷用刑,而且这位还是县里只手遮天的郑富郑典史!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就是听了也不敢相信哪。



    &bp;&bp;&bp;&bp;在堂外百姓热切的观望下,在上头陆县令森然目光的督促下,两名差役终于把心一横,冲地上的郑富轻道一句:“四老爷,得罪了!”便举起手中的扁长板子就朝他的臀-部击去。



    &bp;&bp;&bp;&bp;不过这二人心里依然大有顾忌,虽然动作看着标准,其实落在身上的板子力道却是小得可怜。虽然听着啪啪作响,可最多只能把郑富的皮肤打红而已,根本不怎么痛,更别提伤到他了。



    &bp;&bp;&bp;&bp;可即便如此,这对郑富来说依然是奇耻大辱,他知道自己的颜面是彻底丧尽了,多年建立下来的威信也因此消散大半。可以这么说,这板子打下去的象征意义要远超过实际作用。



    &bp;&bp;&bp;&bp;就当所有人都觉着差不多的时候,陆缜又突然开口:“停!”



    &bp;&bp;&bp;&bp;这时,三十板才打了一半,两名差役只道县令觉着足够惩戒了,不觉松了口气。即便没怎么用力打,但对他们来说,这顿板子打下来却比倾尽全力用刑还要累上数倍。



    &bp;&bp;&bp;&bp;可陆缜随后的话却彻底击碎了他们的侥幸心理:“你们这是在用刑,还是在给人推拿按摩啊?你们真当本官和堂外百姓是瞎子和聋子么?居然敢如此徇私舞弊?”



    &bp;&bp;&bp;&bp;他们这才知道,大人叫停不是觉着够了,而是认为他们打得轻了,这让他们的身子陡然就是一震,知道事情真个麻烦了。



    &bp;&bp;&bp;&bp;“本官说了,重责三十板,你们应该听得懂重责的意思吧?若再有徇私不尽心的,便与郑富同罪,一并吃这三十大板吧。”陆缜说着,又一摆手:“你们自己掂量着行刑!”



    &bp;&bp;&bp;&bp;两名差役面露苦色,他们不想得罪郑富,可更不想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哪。现在压力上来,似乎已没有任何选择了。而且,若说得罪,把他按在地上用刑也已经彻底得罪了,难道他还会念自己的好?



    &bp;&bp;&bp;&bp;一想明白这点,两人终于把牙一咬,横下了心来。



    &bp;&bp;&bp;&bp;这一回,也不多言语了,两人当即抡圆了手中的板子,用足了力道便朝地上的目标狠狠地抽了上去。



    &bp;&bp;&bp;&bp;“啪!啪!”这声音听着倒没有刚才那么响了,但所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倍增加,地上的郑富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bp;&bp;&bp;&bp;堂外众人见此,都是一阵动容,以前只见寻常百姓受刑惨叫,今日总算见到郑富也吃这苦头了。而不少受过郑家欺凌的人更觉一阵快意,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上惨叫却又动弹不得的郑典史,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画面。



    &bp;&bp;&bp;&bp;只打了五下,郑富本来白净的臀-部便已破了皮,更有血丝渗出来。而这时,陆缜又开口了:“停!”



    &bp;&bp;&bp;&bp;所有人都再次诧异地抬头看去,不知县令大人又要说什么,两名行刑之人更是一阵紧张,这次自己可没留力,大人不会还觉着不够吧?



    &bp;&bp;&bp;&bp;



    &bp;&bp;&bp;&bp;感感谢书友清格勒同学的再次慷慨打赏,路人感激不尽,多谢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