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正面相垒
    &bp;&bp;&bp;&bp;在大堂内外百多人复杂多变的目光注视下,陆缜再次开口:“你二人各执一词,确实叫人难辨孰真孰假。不过”说着,他的话便是一顿,脸色一沉道:“人会说谎,证据却不会!”



    &bp;&bp;&bp;&bp;证据?周围众人明显也是一愣,闹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这等官司哪来的什么证据哪?但更多的人却抱着看戏的态度,反倒更加的津津有味起来。



    &bp;&bp;&bp;&bp;陆缜也很快为他们解开了谜底:“来人,去向申主簿调请这两家交易土地的契约来,让本官一看究竟!”



    &bp;&bp;&bp;&bp;这时节的土地买卖可是件大事,既然王家已把地卖给了田家,便须在当地官府也就是广灵县衙这边登记造册,并留下契约字据,以防止双方之后再起什么纠纷,或是暗中改了合约内容。这些字据什么的,都是由申主簿来打理的。



    &bp;&bp;&bp;&bp;当即就有个差役答应一声便走出堂来,其实都不必他出来,外边听审的申主簿已跟身边的一名下属打了个眼色,命其赶紧去把这份契约给翻找出来了。他倒想要看看陆缜接下来会怎么审案。



    &bp;&bp;&bp;&bp;有申主簿的主动配合,一份契约找着倒也容易,不过顿饭工夫,那差役便捧了一张契约赶了回来。



    &bp;&bp;&bp;&bp;陆缜拿过此物随意一扫,又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来,这才命人将之拿给下面跪着的原被告双方,让他们分辨真伪:“此确实是你们买卖土地的契约凭证,并无作假吧?”



    &bp;&bp;&bp;&bp;王十五并不识字,这时候只能懵然地点了点头,反正看着很像之前的那份就是了。倒是田奎,上下左右仔细地端详了一番,确认之后才道:“回大人的话,这便是了。”



    &bp;&bp;&bp;&bp;“好。”陆缜满意地一点头:“那这案子便好审了。田奎,你可知罪?”



    &bp;&bp;&bp;&bp;他这话说得轻松,却让其他人一头的雾水,田奎更是再次大声叫起屈来:“大人,草民冤枉哪,草民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如此事情来哪。”



    &bp;&bp;&bp;&bp;“怎么,有实证在此你居然还想巧言令色地狡辩么?”陆缜把脸一沉,抖了下手中字据道:“这上面可是写得清清楚楚,你若没有巧取豪夺,是不可能把王家这十三亩地买到手的。”



    &bp;&bp;&bp;&bp;外边听审众人一阵哗然,不明白陆缜为什么会做此断言,顿时议论纷纷。虽然大家都知道田家是个什么德性,却也希望知道得更清楚些。



    &bp;&bp;&bp;&bp;“好,那本官就让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陆缜说着,便从案后站了起来,缓步踱到了田奎的面前,把字据在他面前一放:“这上面可是写得明白,你用二十七两银子买下的十三亩良田。”



    &bp;&bp;&bp;&bp;“对,对啊”田奎虽然心里打鼓,却依然闹不明白哪有问题了。



    &bp;&bp;&bp;&bp;“可是你看看这里所写的四十七两纹银的所在”陆缜用力在所说的地方一点:“为何这四十二字落在了七两之侧,看着完全不像是一起写完的,倒像是事后补上去的。”



    &bp;&bp;&bp;&bp;“这”田奎脑门上顿时就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来,他全没想到陆缜看得如此之细,还如此较真,都不知该怎么辩解为好了。



    &bp;&bp;&bp;&bp;“还有,如今我大明交易多用的铜钱,你家中纵然再富,怕也拿不出四十多两纹银出来吧?”陆缜冷笑道。现在可不是嘉靖之后,银子也就官府和朝廷间流通,民间并不太多,有些私藏银子的被查出来还得被定罪呢。



    &bp;&bp;&bp;&bp;这一下,田奎是彻底傻眼了,完全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而陆缜却又已回到了上方的座位之上,坐定之后道:“所以若本官所料不错,你只用了七两银子便强买下了王家十多亩良田,所以才会让王家不满,从而发生冲突,并杀死了三个无辜之人。而为了掩盖这一切,你更是与衙门里的人勾结,篡改了这一份契约!”说着,他又把惊堂木重重一拍,喝问道:“田奎,你还不从实招来!”



    &bp;&bp;&bp;&bp;虽然田奎是县中一霸,但终究只是个百姓,是百姓就会有畏官的心思,现在见陆缜咄咄相逼,再加上心虚,顿时慌了神,期期艾艾的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bp;&bp;&bp;&bp;此时,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他大有问题,陆县令所言十有**是确切无误了,这让许多人大感愤怒,在外面指责开来。



    &bp;&bp;&bp;&bp;听到这些的郑富却是面沉似水,他完全没想到一向低调怯懦的陆缜居然会有如此言辞犀利,头脑清晰的时刻,这才知道今日的事情很麻烦了。



    &bp;&bp;&bp;&bp;不能再放任这小子继续闹下去了,不然更难收场!想到这儿,郑富再不犹豫,脚步一迈,便径直往大堂走去。



    &bp;&bp;&bp;&bp;与此同时,上面审案的陆缜已再次喝问道:“大胆田奎,到底是衙门里的什么人如此草菅人命与你勾结,还不从实招来!如若不然,本官就要对你用刑了!”说着,拿起惊堂木再次用力地拍了下去,声响响过之前的任何一次,威势之重,更是叫人胆战心惊。



    &bp;&bp;&bp;&bp;田奎心里发虚,却也明白不能真个把事情真相给说出来,便只能低头跪在那儿不发一言。但同时,也担心这位县令大人真个命人对自己用刑,紧张恐惧之下,身上已汗出如浆,眨眼间背部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bp;&bp;&bp;&bp;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陆县令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哪,当真叫人意外!”



    &bp;&bp;&bp;&bp;这熟悉的声音田奎下意识地转头看去,正瞧见郑富慢慢走来,很快就与自己擦身而过。一见他终于到了,就跟见了救星似的,田奎的心顿时就安了下来,这县衙是什么人做主,他可是比许多人都要清楚哪。



    &bp;&bp;&bp;&bp;陆缜与郑富的目光在这一刻交汇在一起,空中似乎都有火光迸现。而堂上的那些差役们,明显都打了个哆嗦,生怕郑典史事后会追究自己的责任,有人甚至都生出现在就抽身离开的念头来。



    &bp;&bp;&bp;&bp;这些人一直以来都要仰郑富的鼻息过活,现在趁他不在居然帮着知县审案,众差役自然是心虚得很。但这儿毕竟是在堂审之时,他们也不敢开罪知县大人哪,毕竟对方名义上可是县衙大老爷,若要整治他们这些小人物也不是太难。如此,便叫众差役变得进退两难了。



    &bp;&bp;&bp;&bp;陆缜与郑富的目光一对后,便突然笑了起来。虽然这家伙来得早了些,但也无妨,正好借着刚才的气势来压住他。自己为了这一场可是做了充分准备的,岂能退缩,便深吸了一口气。



    &bp;&bp;&bp;&bp;不料他还没有开口呢,郑富却先发话了,只见他把手一挥,就跟赶鸭子似的对周围人等轻描淡写地道:“都还在这儿干什么,都散了吧。”作为在官场多年的老油条,他自然看得出如今的情势,所以即便心里恨死了陆缜,也不好在这个时候与之正面对抗,不如先把事情压下来,之后再处置对方。



    &bp;&bp;&bp;&bp;什么叫霸气?什么叫一言九鼎?这便是了。这位典史大人一进堂来,居然就直接宣布让大伙散了,这是完全不把高坐上方审案的知县大人,甚至是大明律法放在眼里哪。



    &bp;&bp;&bp;&bp;众差役本就心动,听他这么说,自然便欲散去。可就在这时,啪的一声巨响从上方传来,陆缜森然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大胆郑富,竟敢扰乱公堂,给我把他拿下了!”



    &bp;&bp;&bp;&bp;陆缜是真的恼了,但心却未乱,知道这时在这儿自己才有成算,所以立刻发话。



    &bp;&bp;&bp;&bp;不过这命令却没有得到下属的响应,那些差役们虽然下意识地停在了原地没有依郑富所言般散去,却也没一个敢上前拿人的。



    &bp;&bp;&bp;&bp;笑话,这些人一向都是听从郑典史的命令行事的,他们怎么可能因为陆县令的这么一句话就突然倒戈相向呢?



    &bp;&bp;&bp;&bp;郑富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屑与调侃的笑容来,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回子事儿了,即便是在这堂上,自己依然是无人可动的存在!



    &bp;&bp;&bp;&bp;可就在他的笑容刚从脸上浮现的当口,一条身影已呼地一下从侧旁的队列中扑了出来,就在他怔愕间,两只手被突然反剪身后,顿时就动弹不得。



    &bp;&bp;&bp;&bp;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不单是郑富感到措手不及,就是两边那些差役们也只能傻愣愣地看着他被人拿住,压根做不出半点反应来。直到一切已成定局,众人才看清楚出手之人的模样,居然是一向沉默寡言的林烈。



    &bp;&bp;&bp;&bp;“林烈,你好大的胆子!”郑富看清拿住自己之人的模样后,顿时大怒,喝骂道。



    &bp;&bp;&bp;&bp;“郑富,你才是好大的胆子,不但擅闯大堂,还敢对上司如此无礼,让他跪下!”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呢,陆缜已大声下令。



    &bp;&bp;&bp;&bp;没有一点迟疑,林烈的膝盖已突然向前发力撞出,正好打在了郑富的膝弯处,他两脚顿时一个失力,便砰地一下跪在了地上。这一下他两个膝盖重重砸在地上,直疼得他浑身一震,差点就流出泪来。



    &bp;&bp;&bp;&bp;而周围的那些衙役,以及堂外的百姓都被眼前的突变给彻底震慑住了,居然连一个动作或是说话的人都没有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