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升堂
    &bp;&bp;&bp;&bp;当鸣冤鼓突然被那青年敲响的时候,一旁的差役们满脸惊讶地愣在了当场,周围的百姓也都怔怔地全把目光聚拢了过来,不少在店铺或是家中之人也忍不住走出了家门,径直望来,就是县衙里的那些官吏,也在一愣之下,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朝着大门这边走来。



    &bp;&bp;&bp;&bp;只这一通鼓响便镇住了衙门内外的各色人等,所有人都面露诧异之色,不知这敲鼓的青年到底怀了多大的冤屈,居然有如此胆量敢击这鸣冤鼓。



    &bp;&bp;&bp;&bp;后世影视剧里,但凡有点什么小案子,都能见原告跑到县衙门前,二话不说便拿起鼓槌咚咚乱敲,随后知县老爷便会点齐三班衙役,把原被告都带到大堂审问,外面还会围上一圈看热闹的百姓。



    &bp;&bp;&bp;&bp;这不过是后世之人自己臆想出来的堂审而已。此时真正的审案几乎都不在大堂之上,而是在二堂,也从不让周围的百姓围观,只有一些特别严重,同时官员有把握断清的案子,才会放一些百姓进来旁听,从而好起到个教化的作用。



    &bp;&bp;&bp;&bp;但是即便如此,那摆在衙门外面的鸣冤鼓也不是能让人随便敲的。事实上,朝廷早就立下了规矩,鸣冤鼓非大冤,非人命案或是起了什么乱事不得敲响。而一旦要是鸣冤鼓响起,那么身为一县之尊的县令大人不管在干什么,都得即刻升堂过问,不然就是渎职,是要受惩处的。



    &bp;&bp;&bp;&bp;而一旦查出击鼓之人并无多少冤屈,或是所告不实,官府也会重重惩治,轻的重责数十大板,直接能把人给打残废了,重的则是将人充军边远,再不得返回故乡。



    &bp;&bp;&bp;&bp;正因为鸣冤鼓极其要紧,而一般县里又怎么可能出什么大案子,所以往往几年,十几年这鼓都不会响上一次。就拿广灵县来说,也差不多有五六年没有听到鼓声响起了,现在这鼓一敲,自然惹得人人侧目,同时也充满了好奇,只想看个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案子。



    &bp;&bp;&bp;&bp;人同此心之下,只一会儿工夫,刚才还冷冷清清的县衙门前已呼啦一下聚集起了不下百人,个个都翘首朝着那八字墙内望去。



    &bp;&bp;&bp;&bp;只可惜,这时人已被带了进去,又有那高高的照壁墙挡在跟前,他们压根就看不清里面到底在做什么,只能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争执声传了出来。



    &bp;&bp;&bp;&bp;是的,如今县衙里不但有些混乱,更有人在争执着什么。而争执的双方,赫然是县令陆缜和几名郑典史的心腹之人。



    &bp;&bp;&bp;&bp;鼓声响起后不久,终于有人回过神来,当即就下令去把这大胆的家伙拿进衙门来问罪。但他们才刚一动,就看到陆县令穿戴齐整地快步从二堂处赶了出来,人离他们还有些距离呢,便已沉声吩咐道:“带人犯,准备堂审!”



    &bp;&bp;&bp;&bp;“啊这”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怔,这几年里,县里的大小案子都是郑富这个典史来审理的,还真没知县什么事儿,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破坏规则的规则。



    &bp;&bp;&bp;&bp;好一愣后,才有人大着胆子道:“大老爷,这似乎有些不妥吧。如今郑典史并不在衙门”



    &bp;&bp;&bp;&bp;不错,今日郑富因为有事去了北城的军营,并不在县衙之中。陆缜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才会有此安排。他当然不会给对方机会,当即便把脸一板,斥道:“怎么?我这个县令做事还要向他一个典史禀报么?”



    &bp;&bp;&bp;&bp;“小的不敢。”那说话的只是个刑房书吏,虽然因着郑富的提拔而有些权力,却也没大胆到敢与陆缜顶牛的境地。



    &bp;&bp;&bp;&bp;但还是有那敢于出头的,游昌作为郑富的心腹,这时只能顶上来了:“大人,此案都被人击了鸣冤鼓,一定极其要紧,以小的之见还是请郑典史前来审问才好。”



    &bp;&bp;&bp;&bp;有他出头,其他一些郑富的人也纷纷点头表示了附和。虽然不知道知县大人在此事上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但他们却还是打算消灭任何可能出现的变故。



    &bp;&bp;&bp;&bp;陆缜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他本以为凭着朝廷立下的规矩,以鸣冤鼓就能打开局面,却不想这些家伙居然还敢阻挠,这是真个完全不把自己这个七品正堂给当回子事儿了。



    &bp;&bp;&bp;&bp;另一边,闻声赶过来一看究竟的候县丞和申主簿二人则是一脸的玩味。这事与他二人都没什么相干的,所以他们只是在旁看戏罢了,全没有上前的意思。



    &bp;&bp;&bp;&bp;“这位县令大人果然是有些蹊跷哪。”申主簿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bp;&bp;&bp;&bp;候县丞深以为然地一点头:“只是不知他到底是什么路数,又打的是什么主意。才不过一个月工夫,居然就开始按捺不住了,到底是年轻哪。”



    &bp;&bp;&bp;&bp;“且看事情是怎么收场吧,希望不会让我们失望。”两人说话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bp;&bp;&bp;&bp;跟前的那些书吏还在说着什么,一旁的三班衙役们则是来了个冷眼旁观,虽然击鼓之人已被带了进来,却并没有把人带进大堂审问的意思。陆缜的一句命令居然成了空谈!



    &bp;&bp;&bp;&bp;怒火在陆缜的心里猛烈地燃烧了起来,他是真想不到县衙里会是这么个局面,作为县令的自己居然连半点威信都没有。只一个管库房的吏员就敢和自己对呛,而且周围全是支持他的。



    &bp;&bp;&bp;&bp;事情到了这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陆缜很清楚,一旦等郑富回来,不但自己的计划会彻底失败,而且对方一定能查出自己在背后所起的作用。所以必须快刀斩乱麻,即刻就把局面控制在自己手里,迅速展开堂审!



    &bp;&bp;&bp;&bp;想到这儿,他的嘴角突然扬起,然后猛地上前一步,盯在了游昌的脸上:“怎么,你想抗命么?”



    &bp;&bp;&bp;&bp;“小的非是要驳大人,实在是县衙自有规矩,这等案子一向是由郑典史过”过问二字还没完全说完,突然他就看到眼前一黑,一只手掌已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的同时,整个人都怔住了。他全没料到,眼前这位看着很是斯文,向来行事小心怯懦的年轻知县会突然动手。



    &bp;&bp;&bp;&bp;不单是他,周围那些人也都愣了,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往后缩了半步,就仿佛那一掌是掴在自己脸上的一般,随后看向陆缜的眼神便是一变。



    &bp;&bp;&bp;&bp;但陆缜的动作却并未因此停下,就在收掌的同时,他的右膝已猛地发力抬起,狠狠地撞在了游昌的下体要害处。



    &bp;&bp;&bp;&bp;游昌再次没有预判到陆大人会来这么一招,根本连反应都做不出来,更别提躲闪了,硬生生地就吃了这一膝撞。只一下,他就觉着有一种能让人都疼裂开来的痛楚从下面生起,继而眼泪鼻涕全部流了下来,整个身子缩成一团,如一只垂死的虾米般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bp;&bp;&bp;&bp;众人再度大惊,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向了陆缜,就仿佛眼前是个完全陌生的家伙一般。



    &bp;&bp;&bp;&bp;而陆缜,此时已彻底豁了出去,目光狠狠地从他们脸上一扫而过:“这个游昌身为县衙僚属居然敢如此与本官说话,目无尊卑,定当严惩!把他给我带下去关起来。升堂!”说完,他便把袖子一甩,朝着大堂走去。



    &bp;&bp;&bp;&bp;众人这一回是彻底被突然爆发的陆县令给吓到了,再没一人敢再次提出反对。谁能想到知县大人在恼怒之下会亲自动手呢?这游昌也是倒霉,恐怕十天半月都得在床上度过了。



    &bp;&bp;&bp;&bp;而这时,林烈已适时地应了一声:“是!”随后,便上前拉过了那一老一少二人就往大堂去。



    &bp;&bp;&bp;&bp;也是受陆缜的气势所慑,众人虽然心里颇有些不愿,但在见有人带头后,还是陆续进了大堂,那些差役迅速分作两排,拿着水火棍站定了。



    &bp;&bp;&bp;&bp;伴随着陆缜坐定,并拿起案上的惊堂木重重地拍下去,喊一声升堂后,左右众人只得有气无力地喊起了威武来。



    &bp;&bp;&bp;&bp;堂外,那些郑富的人在一阵恍惚后,终于猛地想到了什么,赶紧就在一阵交头接耳后,派出一人急急地朝着县衙外面奔去,这是要去跟郑富报信了。今日的事情来得太也突然,让所有人都有些招架不及,但回过神来的他们还是瞧出了些问题,似乎县令大人做这一切是早有预谋哪,那事情可就严重了,必须赶紧请郑典史回来主持大局。



    &bp;&bp;&bp;&bp;而就在这人奔出县衙大门之后,又有两名差役走到了大门口,朝还围在那里议论纷纷的百姓们喊道:“县令大人有命,着你们进去五十人在大堂外听审。”



    &bp;&bp;&bp;&bp;一听这话,众百姓顿时就是精神一振,纷纷拥挤着往里赶,不一会儿,就有差不多七八十人拥进了大门,那两名差役想要拦都拦不住。这是广灵县多少年都没遇到过的公审,大家自然是要看个稀罕的。



    &bp;&bp;&bp;&bp;而在大堂之外,在看到这一系列的变故后,候县丞不觉轻轻摇头:“看来这是要图穷匕见哪。”



    &bp;&bp;&bp;&bp;“是啊,这位陆县令的胆子还真是大,也够果断,不知这回郑富还能不能应付得了。”申主簿颇为感慨地道了一句,目光转向了那边已冷清下来的大门。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