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寻隙
    &bp;&bp;&bp;&bp;在进入腊月之后,就是广灵这样的边地小县城里的年味也迅速的浓了起来。



    &bp;&bp;&bp;&bp;这时候可不比后世,总要到腊月二十几后才看着像过年的模样,虽才腊月初七,街头已有不少商贩将年节时需要用到的各式商品都摆了出来,吆喝声更是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bp;&bp;&bp;&bp;百姓们已进入到年节状态,县衙里也是一般,自官吏到杂役上下人等的心都浮了起来,每日里来衙门也只是虚应其事。事实上,这县衙平日里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么个大冬天的,就更没事可做了,所以许多人都会在离着散衙还有个把时辰时便回家去了。



    &bp;&bp;&bp;&bp;这一日,管着衙门里案件卷宗的游昌也跟往常一样,在看着没什么事情后,便锁上了库房,欲要回家去歇着。作为郑典史的心腹之一,其在县衙里的地位还算不低,一路往外,还有不少人跟他点头问好。



    &bp;&bp;&bp;&bp;就在他来到县衙门口时,就听得后面传来了一声招呼:“游兄还请留步。”



    &bp;&bp;&bp;&bp;因为这声音有些熟悉,游昌便停了步,转身看去,却瞧见林烈一瘸一拐地赶了过来。对此人,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但因为其自身有些本事,而且为人很是低调,从不搀和到县衙两方势力的争斗中来。



    &bp;&bp;&bp;&bp;也正因为林烈有些本事,又得不少衙门里差役的敬重,他也成了郑富最近想要拉拢之人。见其突然凑过来要与自己说话,倒叫游昌心下略微一喜,这或许是个机会。



    &bp;&bp;&bp;&bp;“林捕头有何赐教哪?”冲对方一点头,游昌便随口问道。



    &bp;&bp;&bp;&bp;“今日想请游兄一起吃酒,不知你能否赏光哪?”说着,林烈又压低了声音:“一向听说那沉醉阁乃是好去处,小弟实在想去看看哪。”



    &bp;&bp;&bp;&bp;一听有酒喝,而且是去的沉醉阁这样的好地方,游昌的眼睛登时便是一亮:“自当奉陪。不过”他又有些迟疑地看了对方一眼:“那儿的开销可不小哪。”



    &bp;&bp;&bp;&bp;“这个你但请放心,刚从县令那儿得了笔赏赐,足够去沉醉阁花销一晚了。”林烈说着一拍自己的胸口,果然里面传出了一阵叮当声。



    &bp;&bp;&bp;&bp;见此,游昌更是大喜:“那就占林捕头这个便宜了。”



    &bp;&bp;&bp;&bp;“岂敢,游兄能赏这个脸已足够让我受宠若惊了。”林烈忙谦虚了一句。



    &bp;&bp;&bp;&bp;见他如此态度,游昌脸上的笑容愈发盛了起来,便与林烈并肩出了县衙大门,朝着另一边的沉醉阁而去。



    &bp;&bp;&bp;&bp;这沉醉阁放在其他州县其实并不怎么样,只能算是中低档的青楼而已。但在这广灵县里,却是独树一帜了。虽然城里也有些私娼暗寮,可无论女人的质量还是环境都远比不过这样一座三层的高楼和里面的莺莺燕燕。



    &bp;&bp;&bp;&bp;只要县里有些身份的男人,都喜欢来此消遣,而作为酒场和欢场的老手,游昌对此自然很是熟悉。只是因为这儿的花销实在不小,他也不敢来得太多,这次有人肯请客,当然不会放过了。



    &bp;&bp;&bp;&bp;两人很快就在楼里找了一处雅间,点了几个颇有几分姿色的粉头便在酒桌上你来我往了起来。



    &bp;&bp;&bp;&bp;好酒的游昌只几杯酒下肚,便有些飘飘然了,说话也开始变得随意起来:“林捕头,你今日这钱却是怎么得的?怎么咱们的县令大老爷会赏给你钱呢?”



    &bp;&bp;&bp;&bp;“这不是前些日子我和韩四出城寻找大人,最后把他接回了县衙嘛。就是因为这一份功劳,县令大人最近对我颇为感激,不但几次请去相谢,还赏了我一袋子钱。”林烈忙解释道,顺便还把自己之前曾私下里与陆缜相见的事情也给提了出来。这自然是为了以防万一,省得某些人对此生出什么疑心来。



    &bp;&bp;&bp;&bp;“看来我们的县令大人其实还是有些想法的,他这是想要拉拢你哪。”游昌喝多之后,便少了许多顾虑。



    &bp;&bp;&bp;&bp;对此,林烈却不敢接话,只是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随后又为对方满上了一杯酒,用酒来堵住他的嘴。



    &bp;&bp;&bp;&bp;不过酒喝下去后,游昌嘴上的把门却是更少了:“你今日这么请我饮酒恐怕不光是为了喝酒这么简单吧?”



    &bp;&bp;&bp;&bp;听了这话,林烈的心下不禁一紧,难道这家伙真精明到了如此地步,看出了自己的心思?还好,游昌随后的话让他安下心来:“你莫不是想借我来向郑典史示好?”



    &bp;&bp;&bp;&bp;见对方有此判断,林烈便索性将错就错:“我这点小心思果然瞒不过游兄的法眼,现在县衙里就郑典史的权力最大,我自然是希望能为郑典史办事的。”



    &bp;&bp;&bp;&bp;“放心,我在郑典史那儿还是能说得上几句话的,到时自会为你美言几句。”又喝了一杯酒后,游昌的舌头都有些大了,便即拍了胸脯保证道。



    &bp;&bp;&bp;&bp;对此,林烈忙又敷衍地道了谢。对面之人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不但又连灌数杯,还与身边的两个粉头调笑起来,不一会儿人已经有些迷糊了。



    &bp;&bp;&bp;&bp;看到机会,林烈忙又举着酒杯凑上去,假意要与之继续干杯,却装作自己也醉了,手一抖,便把一大杯的酒都泼洒到了游昌的身上。他赶紧装作一副惶恐的模样,站起身来为对方擦拭起身上的酒水来,口中还不时道着歉。



    &bp;&bp;&bp;&bp;对这点意外,游昌并不放在心上,只是笑着说没事,但还是照林烈所说的那样把外边的衣裳给脱去了。而在他解腰带的时候,林烈已看到了那串挂在其腰间的钥匙,便趁着大家都忙着为其擦身的工夫,迅速将钥匙给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面。这一切做得很是隐蔽,在场数人居然就没一个察觉的。



    &bp;&bp;&bp;&bp;待把钥匙拿到手后,林烈又陪着游昌喝了几杯,在对方彻底醉倒后,让两个粉头在此伺候侍寝,自己则迈了有些踉跄的脚步离开了雅间。他虽然酒量不俗,且有意躲避,却还是喝了不少,现在头都有些晕了。



    &bp;&bp;&bp;&bp;不过在会帐时,林烈的酒意就迅速被惊讶和肉痛给冲散了。这一顿花酒居然花去了七百二十三文,这足抵得过他两三个月的薪俸了,要知道他每月才不过三百来文钱的收入而已。



    &bp;&bp;&bp;&bp;不过时间已容不得他多想,此时已近两更天,还有要紧事情在等着他呢。在出了沉醉阁后,林烈赶紧快步重新往县衙而去,虽然两脚依然一高一低的,但速度却已比常人都要快上了许多。



    &bp;&bp;&bp;&bp;此时县衙的门户早已关得严严实实,但这却难不倒林烈。那不到两人高的围墙他只一按一跃,就翻了过去,随后便如做贼般朝里摸去,并很快找到了等候着的陆缜。



    &bp;&bp;&bp;&bp;陆缜此刻也正等得有些心焦,他毕竟年纪还轻,颇有些沉不住气。左等右等不见林烈回来,都怕他出什么事。直到见其笑着把钥匙递来,方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有劳林捕头了。”



    &bp;&bp;&bp;&bp;“不敢,若非大人肯出那么多钱,事情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林烈自然不敢居功,说着又把剩余的那两百来枚铜钱拿了出来,到现在他都觉着有些肉痛。



    &bp;&bp;&bp;&bp;陆缜却把手一推,没有拿回那钱袋:“这些就当是你的酬劳吧。”



    &bp;&bp;&bp;&bp;“这如何使得?”林烈当即摇头道:“小的帮大人并不是为了这些。”



    &bp;&bp;&bp;&bp;“我知道,但这事你毕竟也担了干系,我现在没什么好报答你的,就只能给你点钱了。”陆缜却显得很坚持。无奈之下,林烈只能收了,同时也对这位县令大人更高看了几眼,这位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哪。



    &bp;&bp;&bp;&bp;“走吧,这就去库房里找找有没有合用的东西。”陆缜不敢耽搁,便和林烈一道赶去了库房。



    &bp;&bp;&bp;&bp;这游昌虽然贪杯好色,但做事倒也有一手,难怪能得到郑富的器重。在进到库房,看到里面的卷宗摆放后,陆缜便不觉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bp;&bp;&bp;&bp;在这个不是太大的库房里,摆放了不下上千份的往年结案卷宗,一切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拿灯烛一照,便能根据年份以及案情的不同来找到某一起案子。



    &bp;&bp;&bp;&bp;虽然县令的大权早被底下人夺了个干净,但县衙门的规矩却并未因此废弛。至少这等案卷记录是一直都保存着的,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上司衙门就会派相关官员来查问,若是有所短缺,县令和典史等官员都得吃挂落。



    &bp;&bp;&bp;&bp;不过现在这种做法却是便宜了陆缜,让他能更快地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bp;&bp;&bp;&bp;在做出这个决定后,陆缜已有了定策,这次要找的,便是那种才刚结案一两年,案情不小,且能让任何人都一眼看出其中有猫腻的案子来。



    &bp;&bp;&bp;&bp;所以进入库房后,他就直奔最近两年的那只书架而去,随后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抽出一本卷宗,迅速地瞥上几眼,就把不合心意的给重新放了回去。



    &bp;&bp;&bp;&bp;只一盏茶工夫,他便已抽看了三十来份卷宗,这一表现看得身旁的林烈都有些傻眼了:“到底是考中进士的读书人哪,要我早的话,就是给我一个月时间都看不完这些”



    &bp;&bp;&bp;&bp;而这时,陆缜的手终于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又一份的卷宗之上:“就是它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