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确定目标
    &bp;&bp;&bp;&bp;终于在县衙里找到了一个足可信任的帮手,让陆缜的心终于定了一定,胆气也比之前要壮了许多。不过他也清楚,只靠一个林烈是不可能轻易就把属于自己的大权给夺到手的,显然还需要一番筹谋。



    &bp;&bp;&bp;&bp;为此,他又对县衙里的架构做了一番深入的了解,看有没有更多可以利用的东西。衙门里众人的关系错综复杂,不可能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只要找到一些破绽,以他正堂县令的身份就足以扭转整个局面。



    &bp;&bp;&bp;&bp;只几天工夫,在陆缜的一番观察与旁敲侧击之下,衙门里的情况已被他摸透。



    &bp;&bp;&bp;&bp;县衙毕竟人数不是太多,内部的关系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笼统来说就分成两股力量,一股是以候县丞和申主簿为主的官吏阶层,另一股则是以典史郑富马首是瞻的三班衙役一伙了。



    &bp;&bp;&bp;&bp;其实准确来说,候申二人与陆缜这个县令的身份没有太大的分别,都是外来力量,但因为他们在县衙里已立足多年,再加上有些手腕,拉拢了一批书吏文办,倒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至于郑典史和那些三班衙役,则完全是广灵县里的地头蛇了,许多人之间不但是打小就结识的朋友,甚至还沾亲带故的,看起来可比前者更加的团结。



    &bp;&bp;&bp;&bp;本来照道理来说,作为地头蛇的郑典史集团应该稳压前一股势力的。但偏偏因为出身的关系,这些人能力,尤其是文办方面的能力有些不足,所以便让那些书吏们有了一定的权力。



    &bp;&bp;&bp;&bp;而就在陆县令之前,那个县令就有心把县衙的权力收回到自己手上,于是这两方力量难得的合作了一把,把这位朝廷命官给坑得丢官罢职,最终才有陆县令的到来。而这么一来,这两股势力便在县衙里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直到几个月后的现在依然相安无事。不过陆缜看得出来,只要自己这个县令一直低调做人,不出头,他们间终归会起纷争。



    &bp;&bp;&bp;&bp;倘若陆缜有足够的耐心,他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最终来一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把戏。奈何眼前的情势根本容不得他这么拖延,因为县衙内外的某些人是不会放过他这个知情者的。



    &bp;&bp;&bp;&bp;“一方掌管着沟通上司下属的文书往来以及税收相关事宜,一方则把刑狱之事一把捏在手里,还顺道与驻军相勾连。这一文一武,财政人事大权都被他们给瓜分了,怪不得县令只能当一个提现木偶,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找不出来呢。”陆缜在把自己所掌握的情况都列出来后,看着纸上的内容,忍不住暗自叹息起来。



    &bp;&bp;&bp;&bp;自己该怎么办才能从这样的局面里杀出通路来呢?好歹现在自己身为县令,至少从大义上来说依然是这些人的上司,只是被他们架空剥夺了权力而已。



    &bp;&bp;&bp;&bp;没有做主的权力,但我有审查的权力哪!



    &bp;&bp;&bp;&bp;突然,陆缜的双眼一亮,已经想到了一点头绪。不过他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同时对付两方势力的,所以便得挑一边下手,至于另一边,最好是能拉来为己所用,至不济也得让他们保持中立才行。



    &bp;&bp;&bp;&bp;该选哪一边下手呢?



    &bp;&bp;&bp;&bp;这个问题没有让他想太久,便已做出了决定,他的目标自然是定在了郑富的身上。



    &bp;&bp;&bp;&bp;虽然论起在县衙和整个县城里的地位,郑富一方要远胜过候申二人,但很多事情,也不是必须先易后难的,而得根据现实情况来看。



    &bp;&bp;&bp;&bp;其一,陆缜可还记得是郑富的那一番试探让自己感到不安,这才找出那些线索来的。所以这个郑富很可能就是军中倒卖粮食的知情者,甚至他都有一种猜想,陆县令的死这位都可能是凶手之一。



    &bp;&bp;&bp;&bp;如此一来,此人早已是自己的对头,自然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不然自己一对另一方下手,他说不定会在背后捅上一刀。



    &bp;&bp;&bp;&bp;其二,便是候申二人的身份了。他们怎么说也是朝廷委任的地方官员,和自己这个县令的关系也更亲近些,与之交好的可能性也就大了许多。



    &bp;&bp;&bp;&bp;其三,便是因为林烈的存在了。作为县衙里的一个捕头,他身在三班衙役的体系之中,在对付郑富时能起到个内应的作用。而且只要运作得当,陆缜甚至可以把他扶起来取代郑富,如此便能通过他彻底把这一块的权力抓在手上了。



    &bp;&bp;&bp;&bp;在一番细思之后,陆缜便已拿定了主意,就先拿郑富开刀!



    &bp;&bp;&bp;&bp;



    &bp;&bp;&bp;&bp;“大人,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冒险了?”林烈颇有些不安地问了一句。这是陆缜找机会将自己的计划道出后,林烈的第一反应。



    &bp;&bp;&bp;&bp;随后他又好心地介绍道:“这个郑富在县里的根子可是颇深哪,从他祖父开始便在县衙里当差,他的典史之位还是他父亲传给他的,县衙里也多是其心腹一旦让他察觉到这点,只怕他会立刻发难反抗哪。”



    &bp;&bp;&bp;&bp;陆缜的神色也很是凝重,听了这话便一点头:“这个我自然省得。但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主动搏一搏呢!正因为他势力够大,才不会想到我有这个胆子突然发难。而且,他郑家既然在县里如此有权势,平日里一定不会少得罪人,就是在这县衙里”



    &bp;&bp;&bp;&bp;他没有把话说完整了,但林烈已明白其中之意。因为手中权力不小,且与城里驻军将领的关系紧密,郑家确实一向在县里旁若无人,不少百姓对他们是敢怒而不敢言。至于衙门里,别的不清楚,里面的一些差役对郑富也是颇有微词的,因为除了他的心腹外,其他人不但没有因此得到好处,反而为他们背了不少的黑锅。



    &bp;&bp;&bp;&bp;倘若陆缜真个下手,许多人是不介意落井下石一下的,但这也有前提,那就是他陆县令真个占据了主动权。



    &bp;&bp;&bp;&bp;“那大人你决定从什么地方入手?”林烈想明白这些,便不再坚持自己的看法,问了这么一句。



    &bp;&bp;&bp;&bp;“这个嘛,就看他身上有什么问题了。”陆缜笑了下:“对了,专门放结案卷宗的库房你可有办法搞来钥匙么?”可怜他这个县令,就连这样的库房都不怎么好进去。



    &bp;&bp;&bp;&bp;现在县里的大小刑狱案件都是典史郑富掌管着,那些卷宗自然也由他的人看守。虽然陆缜可以进入,甚至调看其中的东西,但事情必然会在第一时间为郑富所知。而一旦对方有了准备,他想要发难可就太难了。



    &bp;&bp;&bp;&bp;林烈只一思忖,便明白了陆缜的用意所在:“那边是由郑富的一个亲信守着的,库房钥匙一向不离身。不过,他向来喜欢喝上几杯,小的可以想法把他灌醉了,然后把钥匙给弄过来。”



    &bp;&bp;&bp;&bp;“好,那这一切便要仰仗你了。”陆缜闻言便是一喜。有这么个对县衙内部情况了若指掌的帮手果然好了许多,只靠自己的话,根本不可能有办法偷偷潜入库房之中。



    &bp;&bp;&bp;&bp;但林烈很快又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头:“钥匙倒是好拿,但却该怎么还回去呢?我总不能明着还他吧,那只会让他们起了疑心。”



    &bp;&bp;&bp;&bp;“这个好办。”陆缜立刻给出了自己的主意:“你只消将他灌醉后送入县城里的沉醉阁过夜。次日一早趁着他宿醉的工夫过去叫醒,再把钥匙趁机放回他身上,自然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了。”



    &bp;&bp;&bp;&bp;“这倒是个主意,不过”林烈又露出了为难之色来,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才好。



    &bp;&bp;&bp;&bp;“怎么?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么?”



    &bp;&bp;&bp;&bp;“那沉醉阁的价钱可是不低,小的”林烈说着低下了头去。



    &bp;&bp;&bp;&bp;沉醉阁乃是县里有名的青楼,其中不但醇酒,更有佳人,又岂是林烈这样的穷捕快能消费得起的。



    &bp;&bp;&bp;&bp;陆缜这才恍然地一拍自己的额头:“瞧我这脑子,你放心,这笔钱由我来出,自不会让你破费。”



    &bp;&bp;&bp;&bp;“多谢大人体恤!”林烈有些赧然地一拱手道。



    &bp;&bp;&bp;&bp;既然拿定了主意,陆缜也不耽搁,当即回身去了后衙,赶到自己的书房兼卧室里找出了陆县令藏在柜子里的钱袋,从里面取出了一串大钱来。



    &bp;&bp;&bp;&bp;看着那沉甸甸的,足有好几斤的钱串,陆缜便是一声苦笑,他还真有些不习惯这么累赘的东西呢。可到了这个时代后,他也就在县衙的库房里见过银子,至于外面,则根本没有银子流通,也就只能接受这一有些坑爹的现实了。



    &bp;&bp;&bp;&bp;当他抱着包裹了钱串的布囊往外走时,正撞见了翠眉从一旁屋里走出来。一见了他,便赶紧蹲身行礼:“老爷。”



    &bp;&bp;&bp;&bp;“唔,是翠眉哪。”陆缜只跟她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而去。



    &bp;&bp;&bp;&bp;翠眉见了,不觉一愣,同时又皱起了眉头来:“老爷最近怎么这么奇怪呢,也不见他来见小姐,甚至看上去有些像是在躲着我们一般。”



    &bp;&bp;&bp;&bp;“翠眉,你在那儿嘀咕什么呢?”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响起,却是楚云容走了出来,瞧见了她的模样。



    &bp;&bp;&bp;&bp;“我小姐,我只是觉着姑爷他有些奇怪,和以前很有些不同了。”翠眉忙上前说道。



    &bp;&bp;&bp;&bp;楚云容的柳眉也因这话簇了起来:“你这么说来,还真是哎。以前他总会寻借口来搅扰一番,但这段时日里却根本不来,实在古怪得紧。”



    &bp;&bp;&bp;&bp;倘若这话被陆缜听了去,他一定会大摇头,叹一句女人的心思真奇怪,或者道一声位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