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悲催的陆县令
    &bp;&bp;&bp;&bp;“哎,看来我错了,这位陆县令的日子远不像我之前我想的那般好过哪。”在目送小丫头翠眉离开后,陆缜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地做出了判断。



    &bp;&bp;&bp;&bp;这已是他以县令陆缜的身份进入广灵县衙七日之后了,他已从周围人的反应和话语,以及手边能接触到的一些东西上看出了好些端倪。



    &bp;&bp;&bp;&bp;陆缜本以为陆县令少年得志且家有美妻实在是叫人羡慕不已。但只在后衙住了两日,便发现那两夫妻间的关系极其淡漠,几乎都没有什么交流,而且作为丈夫的陆县令居然是被赶到书房之中就寝的,只此一点便可知他在夫妻间的关系里是处于完全下风的。



    &bp;&bp;&bp;&bp;要知道,这可是几百年前的大明朝,一般家中男子完全占据着主导地位,是妻子的天,怎么到了这边居然就完全颠倒了过来呢?



    &bp;&bp;&bp;&bp;为此,陆缜几次在翠眉的身上好一阵的旁敲侧击。也好在这个小姑娘没多少心机,又全然没想到自家老爷居然换了人,便被他一点点问出了许多关于陆县令与妻子云容的事情来。



    &bp;&bp;&bp;&bp;原来,那云容姓楚,和陆县令一样来自于江南苏州城。因为楚陆两家向来交好,尤其是双方的父辈更是至交好友,所以早早便为两人定了亲事。



    &bp;&bp;&bp;&bp;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陆县令的父亲在他尚未成年时就已逝世,随后不久母亲也去了,于是陆县令打小只能靠着族人的接济过活。幸好他为人还算聪明,尤其是在读书一道上,也算是中上之资,年纪轻轻便考中了三榜同进士,从而让乡间族人不敢轻慢。



    &bp;&bp;&bp;&bp;不过到底自小没了父母,所以在性子上,陆县令就显得有些古怪了。不但在钱财上有些贪婪,而且为人又有些胆怯,在做了官后,这方面的性格也没有太多的收敛与改善。



    &bp;&bp;&bp;&bp;而作为他的未婚妻,楚云容早将其性格看在眼里,自然颇为不待见。只是碍于之前的婚约和父亲的坚持,才不得不在陆县令来广灵赴任之前嫁了过来。



    &bp;&bp;&bp;&bp;但是夫妻二人的关系却极其冷淡,因为楚家家世远比陆县令要好,家中更有在朝中任官的,再加上楚云容生得貌美且性格坚强,居然就死死地吃定了自己的丈夫,让他根本就不敢造次。别说像其他丈夫那般对自己的妻子呼来喝去了,还得看楚云容的脸色行事,甚至都不能与之同房。



    &bp;&bp;&bp;&bp;所以自来到了广灵县后,陆县令一直都宿在一旁的书房之中,连楚云容的房间都没踏进去过几次,也就那天晚上回来,才让他进去照了面,说了几句问候的话。



    &bp;&bp;&bp;&bp;在明白这一切后,陆缜对这位同名同姓的陆县令那是大表同情,身边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却碰不得,他这段时日里一定很不好过哪。而且就他的遭遇来说,变成如今这般性格也是情有可原,就后世的调查来看,每个从小失去父母的孤儿或多或少总有些心理疾病的。而陆县令在这等情况下还能年纪轻轻便考中进士——虽然是同进士,但那也是全国考生中前两三百名的存在哪——足可见其不凡了。



    &bp;&bp;&bp;&bp;而这还不是陆县令遇到的最糟心的问题,在随后,陆缜又发现原来他不光是在后衙家中地位尴尬,就是在官府衙门之中,也没多少威信可言。



    &bp;&bp;&bp;&bp;刚开始时,陆缜因为心虚,再加上担心自己被人看出破绽来,所以一直都称病躲在了后衙休养。直过了五天后,觉着再不出去也会惹人怀疑后,才不得不露了面。



    &bp;&bp;&bp;&bp;但随即发生的事情就叫他大感意外了,那些衙门里的官吏对他这个正堂县令虽然表面很是恭敬,甚至还好生问候了一番。但陆缜却发现,在自己办公的二堂书案之上,居然只有几本不关痛痒的文书,而且上面也没有他做主的份儿。



    &bp;&bp;&bp;&bp;随后两日,随着他在前面待的时间长了,这种被人刻意忽略的感觉就越发的明显了起来。只有当拿一些需要他这个县令用印的公文过来时,底下那些官吏才会笑着过来,而在他扫看上面的内容时,有几位还会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



    &bp;&bp;&bp;&bp;更叫陆缜感到吃惊的是,那些文书早都用县令的语气做出了批示,根本就不给他任何下笔的地方。他的唯一作用,就是在官吏们把文书交上来后盖上自己的官印,使之成为合法的官文。



    &bp;&bp;&bp;&bp;只略作试探,陆缜便知道这是陆县令到任之后就一直施行的常例,换句话来说,这个广灵县令手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权力,只有受人摆布的份,是那些地方官吏手上的提线木偶罢了。



    &bp;&bp;&bp;&bp;对这种县令被手下人架空的事情,陆缜在书中也是读到过不少的,这也是朝廷地方官制度上的一个弊端所在。



    &bp;&bp;&bp;&bp;因为按照朝廷的制度,流官到了地方一般都是三年一任,三任之后无论如何都会被调往别处,更有异地为官的规矩——即某府出来的官员是不可以在当地当正堂官员的,这是为了防止官员因为太熟悉而勾结地方势力,导致尾大不掉。



    &bp;&bp;&bp;&bp;不过许多实际的差事总不能都交给完全对地方陌生的官员吧,于是朝廷便提拔了当地好些官员做了正堂官的助手。就县衙门来说,除了县令、县丞之外,主簿(主要掌管文书税收)、典史(主要掌管刑狱差役)以及其他的一系列胥吏都是地方上的人来担任。



    &bp;&bp;&bp;&bp;而这些当差之人可就没有县令他们那么多限制了,一旦上任,就没个任期到了一说,能够霸占这个职位直到老了,或是不想干了。有时,这位置还能传给自己的子侄辈。



    &bp;&bp;&bp;&bp;这么一来,地方上的下层官吏的势力就变得极大,甚至很多时候能够反过来制约自己的上司,让县令完全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因为任何一个县令想要做出成绩都少不了底下人的配合,一旦与他们起了冲突,别说人家明着反对了,就是暗地里做点什么,或是让人一撂挑子,就够人喝一壶的了。



    &bp;&bp;&bp;&bp;除非是异常强势又有手腕,或是在朝中背景深厚的县令,才能在这等盘根错节的阵仗中杀开一条路,夺回自己的权力,不然很多情况下他只能听任这些官吏的摆布,成为他们的傀儡。



    &bp;&bp;&bp;&bp;当然,这些地方官吏也不是完全的不给自己上司面子,毕竟对方还是有发展空间的,把关系闹僵了也对自己没有好处。所以只要县令不刻意与他们为敌,他们也会留些面子给上司。



    &bp;&bp;&bp;&bp;只是这种互相留有余地的官场规则更多是在南方或是京畿要地,至于一些偏远地方,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bp;&bp;&bp;&bp;而陆缜现在所面对的,就是这么个情况,原来的陆县令完全被底下人架空,连一点说话的权力都没有,只能负责在公文上盖上官印。



    &bp;&bp;&bp;&bp;当明白这一切后,陆缜对陆县令的同情就愈发重了一些,表面看来是人生赢家的对方,无论在内在外都过得实在憋屈,想必之前一定很不好过吧。而这位陆县令更惨的是,居然连这样的日子都过不了,糊里糊涂就死在了外头,倒是便宜了他这个冒牌货。



    &bp;&bp;&bp;&bp;而对于这样的一种尴尬处境,陆缜不但没有感到因此感到不快,反而觉着心头一宽,这对他来说着实是一件好事哪。



    &bp;&bp;&bp;&bp;本来他就担心自己这个冒牌货的身份会因为各种原因被人识穿。比如在处理那些县衙里的公务时,因为对这些事情的不了解,或对规则的误判而让人发现与原来的县令有很大区别。



    &bp;&bp;&bp;&bp;这种事情,他总不能老拿脑子受伤来解释搪塞吧。但现在看来,事情就简单多了,他甚至都不需要仔细看那些公文内容,只要跟机器似地在上面盖个印,便算把事情办成了,又哪来的破绽呢?



    &bp;&bp;&bp;&bp;至于和那些下属的互动,也很是简单,往往只是些虚套的场面话,再加上他们显然也不怎么熟悉陆县令,居然也让他给蒙混了过去。



    &bp;&bp;&bp;&bp;而本来最容易露出马脚的后衙里,也因为楚云容与陆县令一贯以来的冷漠关系而变得容易应付许多。两人甚至都没有什么互动,见了面也就点点头罢了,陆缜的秘密自然也就很容易守住了。



    &bp;&bp;&bp;&bp;唯一与他接触多些的,除了几名杂役外,就一个翠眉。后者太过天真,又有些粗心,根本看不出他与原来的自家老爷有什么差别,只起疑过一次,便被陆缜迅速搪塞了过去。



    &bp;&bp;&bp;&bp;如此,或许对原来的陆县令来说挺悲催的一些情况却帮了陆缜的大忙,让他安然地度过了最危险的一段时间,他相信,只要再过上些日子,所有人都会习惯现在的这个陆县令,没有人会再生出什么疑心来。



    &bp;&bp;&bp;&bp;至于从人手中夺取县衙的权力,陆缜更是想都没去想,这等逍遥的日子难道不好么,非要去和人争斗?并不是每一个穿越客都喜欢争权夺利,打打杀杀的。



    &bp;&bp;&bp;&bp;唯一让陆缜有些不安的,是记忆中几年后的那场战乱,只希望自己能在此之前离开广灵,去别的地方为官吧。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