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家有美妻(下)
    &bp;&bp;&bp;&bp;有道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作为一个生长在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陆缜虽然在现实里没见过多少绝色美人,但通过发达的网络还是看到过不少让人惊艳的女人的。



    &bp;&bp;&bp;&bp;而眼前这个悠然而坐,似乎是陆县令妻子的女子给陆缜的感觉却比那些网络上的美女更叫人心动。倒不是说她的容貌要远胜那些已在脸上有过精心打扮的美女,虽然那对闪亮的星眸,挺翘的鼻子,红润的小嘴与瓜子型的脸蛋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但也并不比那些后世那些精心描画出来的妆容美上多少。但陆缜却看得清楚,眼前的女子只是薄施脂粉而已,可不是后世那种几可算易容的化妆术给画出来的。



    &bp;&bp;&bp;&bp;而这还不算,更叫陆缜心动的,是眼前女子身上所透出的迷人气质。那种娴静婉约的感觉,可比那些所谓的美女明星给他的冲击力大得多了。有那么一刻,陆缜都有些失神了,目光就这么定定地盯在这个美丽的人儿身上,怎么都挪不开。



    &bp;&bp;&bp;&bp;被陆缜这么盯自己看好半天,让面前的女子都不觉脸色泛红,继而露出了一丝不快的神色来,只能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问道:“你这几日突然不见是出了什么事么?一切可还好么?”



    &bp;&bp;&bp;&bp;听到对方的一声咳嗽,陆缜才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忍不住脸上一红。因为家教甚严,虽然二十岁了,在男女之事上他依然很有些保守,交过的一个女朋友也只限于拉手和亲吻脸颊罢了。现在和如此美人儿近距离接触,自然会感到一阵心神不定与羞涩。



    &bp;&bp;&bp;&bp;有那么一刻,他都有些羡慕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陆县令了。大家年岁相差不多,但对方明显就是个人生赢家了,不但已是一县之令,而且家里还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当真是夫复何求哪!



    &bp;&bp;&bp;&bp;直到听见那婉转动听的声音询问自己,陆缜才猛然回神,脸上一红,目光一垂道:“我之前失足跌下山去,伤了头,所以有很多事都记不得了。不过现在回来了,自然没什么问题了。”



    &bp;&bp;&bp;&bp;“那就好。”面前的女子神色淡然地一点头:“这几日你在外边应该受了不少苦,既然回来便好好梳洗一番,这就安歇了吧。”



    &bp;&bp;&bp;&bp;陆缜从她口中听出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这似乎与如今这个时代夫妻间关系很不相匹。在这个女子身份低下的时代里,嫁作人妇之后,她们更多都是丈夫的附庸,很少有用这等态度和自己丈夫说话的。但转念一想,他又有些笑自己少见多怪了,有这么个美若天仙的妻子,是个男人都得把她视若珍宝般地哄着哪。



    &bp;&bp;&bp;&bp;但随即,陆缜的脸色又是微微一变,心里不觉犯起了踌躇:“安歇那岂不是让我和她睡在一起?”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她的丈夫,他便觉着一阵心动,但同时又有些担心,夫妻间的熟悉与默契可不是外人能扮得像的。



    &bp;&bp;&bp;&bp;这么犹豫为难间,陆缜便愣在了当场。面前女子见他听了自己话后居然迟迟不见动静也是一愣,继而就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就是一沉,语气变得更冷了些:“你且去吧,翠眉,你帮着老爷照个亮。”这家伙别以为出了点状况就能和自己多亲近些,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bp;&bp;&bp;&bp;“啊?”陆缜再次一怔,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一声,在那个叫翠眉的少女提着灯笼的陪同下出了屋子,沿着狭窄的走道来到了另一侧的厢房门前。在翠眉帮着进屋,点上里面的油灯后,一间还算干净,却有些空旷,只有一张木床,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以及一柜子书籍的居所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bp;&bp;&bp;&bp;看着床上半新的铺盖被褥,陆缜似乎已想到了些什么,眉头不觉皱了一皱,但同时心里也是一宽。看来,这两夫妻间的关系并不像自己所想那般的亲密哪,这对自己来说倒是件好事了。



    &bp;&bp;&bp;&bp;翠眉见他有些痴愣的模样,只道是他再次被自家小姐逐出屋子而感到不快,便道:“老爷,其实这两日里夫人还是很挂念你的,但她也向来说一不二,几个月来都是这般,这次自然不会因此就破例让你近她的身,你可不要怪她啊。”



    &bp;&bp;&bp;&bp;“哦,不会,我怎么会怪她呢?”陆缜忙摇头道。心里虽然充满了疑问,但一时间他却又不好问这些,生怕让对方看出什么破绽来,只能敷衍了一句。



    &bp;&bp;&bp;&bp;翠眉却是个直性子,又看出陆缜神色间的不豫,便又道:“老爷你一直以来都叫夫人闺名云容的,可今日却只以你我地相称,还说不是有些怪夫人么?”



    &bp;&bp;&bp;&bp;陆缜一听,心下便是一阵发虚。他压根就不知道对方姓名,又怎么可能叫得出来呢?之前没细想,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个不小的破绽,好在眼前的小丫头话多,自己都没怎么套话,就从她口中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bp;&bp;&bp;&bp;随后,便笑了一下:“我这不是脑子受了伤,一直都昏沉沉的吗,所以就没太留意。你放心吧,我完全没有怪云容的意思。”



    &bp;&bp;&bp;&bp;“那我就放心了。”翠眉一听,拿手在已然微微耸立的胸上一拍,很开心地一笑,这才告辞离开。



    &bp;&bp;&bp;&bp;陆缜见其回去了,也大大地松了口气。正所谓说多错多,他可不想自己就这么被个小丫头片子给看出了假冒身份来。



    &bp;&bp;&bp;&bp;在屋里随意地扫视一圈,又拿布胡乱擦了一下后,陆缜这才脱去一身衣裳,躺在了那张铺了厚厚一层被褥的木床之上。



    &bp;&bp;&bp;&bp;这床虽然比之后世要小和硬了许多,但陆缜这几个月来可是一直都是着地睡的,最多上面铺了层毡毯,所以对现在的他来说已是极大的改善,只沾上枕头没多久,便已酣然入梦。



    &bp;&bp;&bp;&bp;这几个月里,陆缜时刻要挂心可能出现的危险,还真没有哪次像今夜般踏实过



    &bp;&bp;&bp;&bp;



    &bp;&bp;&bp;&bp;他陆缜是睡踏实了,但有些人这一晚却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紧张异常,即便是大晚上的,也等不得了。



    &bp;&bp;&bp;&bp;广灵县作为边地小城,实在寒酸得可以,只有几处靠南的宅院看上去稍微像样一些。而这其中,又只有一处院落最是气派,不但门前有石狮镇守,更分了数进院落,其中第三进里,还有个种了不少花草的小花园。



    &bp;&bp;&bp;&bp;如今,整个宅院都已陷入了沉静和黑暗之中,唯有第二进院落的书房里,尚有一点灯火闪动。



    &bp;&bp;&bp;&bp;一名络腮胡子,面容威严,身量高挑的汉子穿了一身宽松的衣袍,满眼不快地坐在主位之上,盯着面前这个三十来岁,面色有些青白的男子道:“你这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情况,居然大半夜的还跑来见我。”



    &bp;&bp;&bp;&bp;“大人见谅,实在是事情紧要,小的心下不安,这才不得不夤夜造访。”那人忙冲对方一拱手,心里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是为了不惹来别人的注意么?



    &bp;&bp;&bp;&bp;“有什么你就直说吧,别吞吞吐吐的。”威严男子催促似地道。



    &bp;&bp;&bp;&bp;“就在刚才二更左右,韩四和林烈两个打城外回来,居然带回了陆缜!”那人也不再兜圈子,直接道出了问题所在。



    &bp;&bp;&bp;&bp;果然,一听这话,威严汉子的脸色也是一变,猛地坐直了身子不说,头还朝前一伸,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声音也大了两分:“你说什么?那陆缜居然回来了?他还是好生生的?”



    &bp;&bp;&bp;&bp;“正是,除了身上看着有些小伤,人有些浑噩之外,没有任何问题。”说话间,这位还有些担心地瞥了对方一眼。



    &bp;&bp;&bp;&bp;威严汉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忍不住拿手在茶几上一拍:“我就说那些家伙靠不住吧,居然连这么个书生都拿捏不住,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现在这事情可就难办了!”



    &bp;&bp;&bp;&bp;“是啊”对面的男子满脸的苦涩:“所以小的才赶紧过来禀报大人,也好早做打算哪。大人,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bp;&bp;&bp;&bp;威严汉子很快又收敛了自己的怒意,拿手在茶几上轻轻地敲击了半晌,这才开口道:“这事其实也就你我知道真相,至于那陆缜,他只是自己够贪,这才落入我们的彀中,谅他也没有这个胆子真把事情给抖出来。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当什么事也没发生,明白了么?”



    &bp;&bp;&bp;&bp;“这这真能解决眼下的难题么?”



    &bp;&bp;&bp;&bp;“这已是最安全有效的手段了,不然做得越多错的也越多。当然,你也可以去找机会试探一下陆缜,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威严汉子又添了一句:“另外,他才来广灵几个月工夫,怎么就能掌握到我的一些事情,一定是有人给了他消息,你也可以试着从他嘴里打探一二。”



    &bp;&bp;&bp;&bp;“好吧。”知道眼前这位在广灵县里有多大的势力,见他如此笃定,对面这位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当然,他心里依然是很有些不安的,自己虽然有这位靠山,可是终究身份低微哪。



    &bp;&bp;&bp;&bp;但随即,他又安慰自己,那陆缜虽然名义上是县令,但直到如今都没拿到什么实权,只要他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出来,自己倒也不必太过怕他!



    &bp;&bp;&bp;&bp;



    &bp;&bp;&bp;&bp;今晚家中长辈过寿,所以来迟一步,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