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身份难题
    &bp;&bp;&bp;&bp;自然造物总是那么的神奇,多少人们连想都不敢想的奇景奇事,总会以让人难以置信的方式出现在眼前,现在呈现在陆缜面前的景象便是这么一幕。



    &bp;&bp;&bp;&bp;草原上衰败的枯草不断向着南方延绵过去,但在到了某一处后,就如被一把无形的快刀切过一般,突然那草原和荒漠就不见了,取代它们的,是肥沃的土地,和高低起伏的丘陵。



    &bp;&bp;&bp;&bp;若非亲眼所见,陆缜都不敢相信中原与草原的分界竟会如此的泾渭分明,只一条线,便能让人很直观地看出哪儿是草原,哪儿又是汉人的江山。随后,一个声音在陆缜的脑中轰然响起:“我,终于进入到真正的大明疆界了!我终于来到中原了!”



    &bp;&bp;&bp;&bp;他的心中满是喜悦,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从那夜逃离喇合部开始,陆缜已在荒凉的草原上走了差不多二十天时间了,每日里都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会再次遭到蒙人的攻击。但显然,他还是有些高估了此时蒙人的胆子与势力,这一路走来,除了一些放牧的蒙人外,他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蒙人部落。



    &bp;&bp;&bp;&bp;几十年前大明压着草原各部猛攻,直杀得他们抱头鼠窜的影响依然还在,即便如今的明军更多是以防御为主,但草原各部却还是习惯于远离中原边地,生怕自己遭遇袭击。而这,倒是便宜了陆缜,让他无惊无险地跨过好几百里的路程,安然抵达了大明边境。



    &bp;&bp;&bp;&bp;这种情况放在十几二十年后是完全无法想象的,那时为了抵御不断来犯的蒙人,明军可是投入了数十万的兵力哪。可即便如此,依然有许多边镇总是受到来自蒙人的袭扰,百姓更是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bp;&bp;&bp;&bp;想着自己所知道的将来,看着前方那一处残破老旧的倾倒残垣,陆缜的神色就显得颇为复杂了。这一段城垣显然是以往中原朝廷用来驻扎军队,抵御北方强敌的倚靠,只是现在这一切都已被彻底荒废了。却不知几年之后,这儿又将是一副什么模样呢?



    &bp;&bp;&bp;&bp;很快地,陆缜便把对历史的宏观看法给抛到了脑后,同时也压住了心头的喜悦之意,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打起了主意。这一想之下,他脸上的笑容就迅速隐去,被一丝迷惘和担忧所取代。



    &bp;&bp;&bp;&bp;若自己所掌握的历史知识没有大错的话,他想要进入中原可没那么简单,其关键还在于身份问题。



    &bp;&bp;&bp;&bp;太祖朱元璋立国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以及迅速恢复国力可是颁布了一系列法令的。其中,将百姓束缚在家乡土地之上,寻常之人不得离乡十里,若真有事出门还得在官府开具过所路引的法令就是拦在陆缜面前的一条巨大的鸿沟。



    &bp;&bp;&bp;&bp;作为穿越者,作为一个从草原上挣扎回来的人,他身上可没有任何表明自己是大明百姓的证据。这要是去了某处城埠,很可能登时就被人当成奸细给抓起来,到时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bp;&bp;&bp;&bp;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为了提防北边的蒙人入侵,大明在这方面可是从来都没有松懈过。



    &bp;&bp;&bp;&bp;而更叫人头疼的是,如今的陆缜甚至都不能以流民的身份进入城池。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后,尤其是嘉靖之后,随着失去土地的流民日渐增多,以及官府的睁只眼闭只眼,他还可以蒙混过关。但现在,大明还未曾堕落到那地步,对人口的控制也只比开国时稍弱而已。而像边境这等地方,官府只会看得更紧,是断然不会出现这么大纰漏的。



    &bp;&bp;&bp;&bp;而且,陆缜身上穿的还是蒙人的皮袍,光这一点,就足够惹起太多人的怀疑了。所以他要是这么一头撞过去,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bp;&bp;&bp;&bp;当想明白这一切后,原来因为逃离草原,回到中原的喜悦之情就被他彻底抛弃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我身无分文,又没有**明,可是连县城都进不去哪,更别提在大明生存了”



    &bp;&bp;&bp;&bp;别的穿越者只要到了全新的朝代就能迅速融入时代,混得风生水起,而自己怎么就这么失败,在草原上吃尽苦头不说,好不容易逃出来,居然遇到了如此尴尬的问题。



    &bp;&bp;&bp;&bp;但既然都来了,就不可能再回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这匹从草原上顺来的骏马能让自己卖个好价钱,从而暂时缓解一系列的麻烦吧。陆缜想着,拿手拍了拍身后跟随的骏马,长长地叹了口气。



    &bp;&bp;&bp;&bp;想着这些,陆缜拉着马儿,缓步朝着前方行去。这边并无像样的官道,只有崎岖的山道,狭窄的道路两边,则是好几丈高的不知名山丘,上面甚至还有些看着不那么安稳的岩石立在边沿,让他看得一阵心里发毛,担心一个不小心就有石块从天而降。



    &bp;&bp;&bp;&bp;这么行了有半个多时辰后,陆缜依然没有遇到任何一个行人,除了几只觅食过冬的松鼠外,连其他动物都没有见到。这让他的心显得更加彷徨,只能勉强给自己打气,不断向着南边走去。



    &bp;&bp;&bp;&bp;此刻的他心里是颇为纠结,既希望赶紧能抵达一处城镇,又担心真到了那里自己会被人拿下,这让他的脚步变得更加沉重,倒是目光更谨慎地在四周扫视,也不知在期盼着些什么。



    &bp;&bp;&bp;&bp;突然,陆缜的目光一凝,盯在了左前方的一丛灌木之上。因为冬天的关系,这灌木的枝叶已凋零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大蓬满是倒刺的玩意儿,而吸引他目光的,赫然是其中隐现的轮廓——那看着是个蜷缩倒卧在地的人!



    &bp;&bp;&bp;&bp;见此,陆缜忙紧赶了几步上前看个究竟。而在靠前仔细辨认之后,他已确认,这确是一个穿着锦制棉袍的男子!



    &bp;&bp;&bp;&bp;“喂你没事吧?”陆缜靠上前去,试探着叫了一声。但那人影没有半点反应,别说回他了,就连动都没有动上一下。



    &bp;&bp;&bp;&bp;这让陆缜心下更是好奇,忙紧上几步,再拿手推了推对方,结果触手却是一片僵硬。



    &bp;&bp;&bp;&bp;“他死了,这是具尸体!”这个认识只让陆缜稍微一愣,却并没有太大的慌乱。倘若是在刚穿越到这个时代时见到如此情况,他必然会大感紧张,但在经历了草原上的种种变故,尤其还亲手杀过人后,他的胆子早比以前要大得多了。



    &bp;&bp;&bp;&bp;在略一定神后,陆缜伸手就把尸体从灌木里扒拉了出来,再往周围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从上方的山林间跌落下来摔死的。这一点,当仔细观察尸体时也能得到确认,不但尸体的手脚等处有多处擦伤,衣裳也破了许多,而且额头和后脑等处还有几个凹陷和窟窿,那明显是跌下来时撞出来的要命伤。



    &bp;&bp;&bp;&bp;唯一让陆缜感到奇怪的,是这人看着穿着可不差,怎么会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失足跌死呢?想着这些,他又把人放正了,看向对方的面孔,发现这张脸已因为痛苦和恐惧而扭曲作一团,除了看着很是年轻外,模样什么的不是太清晰。



    &bp;&bp;&bp;&bp;“咝”在打量对方的模样时,陆缜突然心里微微一动,觉着这张脸似乎自己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bp;&bp;&bp;&bp;但很快地,他又把这古怪的念头给抛到了一边,这怎么可能,自己在来到这个时代后一直都在草原,这位中原人怎么可能是自己认识的?



    &bp;&bp;&bp;&bp;很快打消了自己的古怪念头,陆缜看着尸体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把人给埋了。后世人死之后都讲究个入土为安,如今的人自然更不用说了。既然被自己发现了,就不好再让这位曝尸荒野。



    &bp;&bp;&bp;&bp;打定主意,陆缜便从包里取出那把帮过自己多次的工兵铲,就地挖起坑来。这铲子性能确实不错,只半个多小时,就让他挖了个足够把人埋进去的小坑,他便没有再继续,拖起尸体便欲将之放进坑里埋了了事。



    &bp;&bp;&bp;&bp;可就在这时,他心里陡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来:“我不是正愁这身衣裳太扎眼么?还有,这人身上的衣裳既然还算不错,总会有些钱吧,我不如”



    &bp;&bp;&bp;&bp;虽然知道这么做有些不妥,但也别无选择,陆缜只好冲那尸体拜了一拜:“老兄,你可别见怪嘛。我帮你入土为安,你就把身上的东西都给我吧,也算是咱们之间的一个交易了。而且人来时光光,去时也光光倒也不算失礼,你说对吧?”



    &bp;&bp;&bp;&bp;口里念叨着,手上却已老实不客气起来,当即就把尸体上的衣裳给解了下来,最后把人剥得不着寸缕,方才将之拉进坑里,锹上些土将之掩盖起来。



    &bp;&bp;&bp;&bp;只是不知怎的,在把人彻底盖下,看着那些泥土遮住对方那张扭曲的脸庞时,陆缜总有些怪怪的感觉,但一时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bp;&bp;&bp;&bp;随后,陆缜才把刚才放在地上的那些衣裳都拿了起来,趁着劳动之后身子发热,便更换起来。



    &bp;&bp;&bp;&bp;虽然这时节的衣裳与后世的大不相同,但在一番折腾之后倒还算是打扮停当了。而就在陆缜拉扯着外边的锦袍,想要找寻身上有什么值钱之物,或是看有没有路引之类的东西时,只听啪地一声,一件东西却从袖子里划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bp;&bp;&bp;&bp;



    &bp;&bp;&bp;&bp;新的故事,真正的序幕就此拉开



    &bp;&bp;&bp;&bp;身穿确实比魂穿要难搞些,至少穿到大明朝是这种情况,所以若后面的内容有所牵强还望各位书友能够谅解。。。。



    &bp;&bp;&bp;&bp;另,本周的成绩可太惨了。。。。明明昨天还是历史类新书榜第一的,今天连前十都看不到了。。。简直是泪奔啊!!!所以求下支持!!!!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