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灭族与脱身(上)
    &bp;&bp;&bp;&bp;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只短短一阵工夫,大火已迅速蔓延开来,整片喇合部营地都已被大火包围,在绝望的红色映照下,是不断有鲜红的血液在声声的惨叫声中飞溅出来。



    &bp;&bp;&bp;&bp;而这一切,又是那么清晰地落入到合扎的眼中,让他的眼睛都变作了一片血红!他和少量几名族人得以上马参战,但面对那些冲杀到跟前的敌人,手忙脚乱的众人明显反应不及,纷纷被砍落马下。



    &bp;&bp;&bp;&bp;看到有两名族人不知所措地面对杀向他们的敌人,合扎在摆脱了一名敌人的纠缠后迅速催马赶过去,想要救他们。可他终究还是慢了半步,只见呼地一下,刀已斜斜地劈入其中一人的侧颈,在半声突然中断的叫声里,一颗人头猛地飞上半空



    &bp;&bp;&bp;&bp;随后,另一人也被马匹瞬间撞倒,那名骑兵只一弯腰,手中刀已迅速从地上之人的胸口刺入,将之刺死当场。



    &bp;&bp;&bp;&bp;在合扎的周围不断重复着相似的画面,他想要救援,却怎么都赶不及,只好在一声充满了绝望和愤怒的咆哮声里,不顾一切地冲向离他最近的那名骑兵,与之展开绝命的拼杀。



    &bp;&bp;&bp;&bp;合扎确实不愧为喇合部的第一猛将,即便在如此情形下,依然勇不可挡,几番冲杀,居然杀死了六七名没有防备的敌人,但周围的局面却已彻底失控。



    &bp;&bp;&bp;&bp;这场深夜的突袭到了这个时候,已彻底沦为了一场一面倒的屠杀,他合扎就是再勇猛,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根本无法挽回局面。而他的勇猛反而迅速就吸引了周围众人的注意,当几名冲上前去的骑兵一一为其所杀后,后面的敌人也都变得聪明起来。



    &bp;&bp;&bp;&bp;只听得几声招呼,便有人张弓搭箭,将一支支利箭冲他身上招呼。虽然合扎反应过人,但身下的坐骑却毕竟没有那么灵活的身手,只一轮攒射,他的身上已中了三箭,胯下的战马更是被插上了七八支羽箭,已渐渐不支,眼看着就要倒地了。



    &bp;&bp;&bp;&bp;合扎发现这一点后,赶紧腰上发力,便欲从马背上跃下。可就在这时,三道黑影从左右和后方同时飞到,一下就缠上了他的脖子和两条臂膀。那是套马索,在合扎明白过来的同时,那几个飞索之人已猛然发力拉扯。



    &bp;&bp;&bp;&bp;一声闷哼,本就因为不断地作战而气力不济的合扎便身形一晃,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bp;&bp;&bp;&bp;见他落马,周围的敌人精神便是一振,许多人第一时间奔上前来,迅速将之围了起来,并有人冲过来把他紧紧地捆绑起来。



    &bp;&bp;&bp;&bp;而随着合扎的失手被擒,喇合部就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个能反抗之人。不断有人被杀,就是合忽儿等人,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里不知死在了哪个犄角旮旯,恐怕天亮了都不会有人能翻出他们的尸体来。



    &bp;&bp;&bp;&bp;但即便如此,这些敌人也没有收手的意思,杀戮还在继续,惨叫连连,人头滚滚,鲜血已如奔流的河水。谁都知道,自这一刻开始,喇合部就将彻底从草原上除名了。



    &bp;&bp;&bp;&bp;许多人都是带着极深的恐惧与怨念而死去的,他们的心中到死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和族人最终竟会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



    &bp;&bp;&bp;&bp;但到了这个时候,已不可能再有人知道这一切的根由了,或许只有那个始作俑者,才真正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酿成的这一场悲剧。



    &bp;&bp;&bp;&bp;陆缜在乱起之时便已机警地牵着马往前方走去,因为他之前已听得很清楚了,这次的袭击只有左右和后方有人杀来,前方反倒是最安全的。



    &bp;&bp;&bp;&bp;而当那场乱箭射到时,他已离整片区域有了一些距离,从而确保了自身安全。但他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并没有就此上马逃跑,而是继续牵马以并不是太快的速度向前走去,远远地望来,因为有马儿挡着,别人更多只会当那里是一匹逃散的马儿而已。



    &bp;&bp;&bp;&bp;陆缜太清楚自己的本事了,倘若他一心逃命,骑马奔驰起来,恐怕冲不了太远,就会被人察觉。而以他那三脚猫的骑术水平,别说躲避可能射过来的箭矢了,随便哪个蒙人骑兵想要追赶,他都不可能脱得了身。



    &bp;&bp;&bp;&bp;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靠周围的夜色为掩护,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一片。



    &bp;&bp;&bp;&bp;而之后的屠戮与纵火还真帮了他的忙,因为那里喇合部人的叫嚷声和打斗,再加上驻地被火烧得通红一片,前方一带反倒变得愈发的黑暗起来,身处其中,且只是缓慢前行的陆缜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bp;&bp;&bp;&bp;而一心向前的陆缜耳边则不断充斥各种让人心惊胆战的叫声,这其中惨叫声尤其刺耳,让他的心也不断跟着抽紧。



    &bp;&bp;&bp;&bp;他虽然没有回头看,但却很清楚这些惨叫都是由喇合部的人所发出来的。想到这些曾对自己恭敬有加,不断称呼自己神使的男女老幼被杀的惨状,他的心下也是一阵愧疚,这毕竟是他一手造成的哪。



    &bp;&bp;&bp;&bp;但这并没有让陆缜的脚步稍停一下,他用绝大的毅力迫使自己继续向前,同时心里默默地念着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他的脑中,则不断想着谢老七等被他们残杀的汉人同胞的惨状,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报仇雪恨而已。



    &bp;&bp;&bp;&bp;在这么行了一程,惨叫声已然小了许多,估计着距离,自己也已经走出了一两里地,陆缜觉着是时候加快速度了。打定了主意,他这才回身来到马旁,单手在,马背上一按,便已轻巧地翻了上去。



    &bp;&bp;&bp;&bp;在喇合部这段时日里,陆缜倒也不是全然没有白过,至少在骑术上他已有了长足的进步,这等利落的上马手段,以及随后迅速抖动缰绳,催动坐骑发力跑起来的手法,可都是从蒙人牧民的身上学来的。



    &bp;&bp;&bp;&bp;另一大的进步便是心智上的成熟,此时的陆缜比之初到这个世界时已沉稳了许多。虽然只两个来月时间,但他却经历了太多生死,见过人死,也杀过人,这可不是后世那个大学生所能得到的历练。



    &bp;&bp;&bp;&bp;所以当上马后,陆缜没有任何的犹豫,便毅然策马向前冲去,他必须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等安全后再找准方向,返回中原。



    &bp;&bp;&bp;&bp;可他还是小瞧了身后那些蒙人。刚才因为一门心思屠戮喇合部的人,他们没有留意前方的动静。而现在,随着合扎等人都相继或被杀或被擒,很多人都腾出手来,开始四下里张望了。而这时,陆缜他突然策马疾驰,自然一下就惊动了许多人。



    &bp;&bp;&bp;&bp;“居然还有漏网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即就有几人一兜马头便追了上去。虽然没有人要求他们一定要把喇合部的人全部杀光,但这等事情终归是越干净越好,只要发现了逃散者,便有人会试图追杀。



    &bp;&bp;&bp;&bp;陆缜的判断是相当正确的,哪怕他已与这些家伙拉开了一两里地的距离,可一旦对方发力追来,双方的距离还是迅速缩短,很快他就听到了那阵阵催命般的马蹄声,心里陡然一紧。



    &bp;&bp;&bp;&bp;这次要是被这些家伙给追上,自己可就没有几个月前那么好的运气能保住性命了。所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催马以最快的速度奔跑,把追兵给甩开了。



    &bp;&bp;&bp;&bp;打定了这个主意,他双腿越发用力地夹紧了马腹,身子更紧紧地贴在了马背上,同时右手用力抖动缰绳,左手重重在马身上抽打了几下,督促它快些,再快一些!



    &bp;&bp;&bp;&bp;胯下的马儿这次倒也很有些通人性,似乎也感受到了陆缜的焦急,速度再次上提,如一支离弦之箭般飞快地向前蹿去。



    &bp;&bp;&bp;&bp;而这马速一旦提起来,上面的陆缜就觉着有些稳不住身体了。他的骑术再又精进,终究只是个菜鸟新手,想要和真正的牧民般策马狂奔还没那份能力呢。所以他最终只能拿手紧紧搂着马脖子,勉强不让自己从上面摔下来而已。至于控制方向什么的,这时候已经是不可能了。



    &bp;&bp;&bp;&bp;但这一下还真起了些作用。本来后面的追兵已赶到离他不过三百来米距离了,但这马儿一加速,双方的距离又拉到了里许。



    &bp;&bp;&bp;&bp;见此,几名追兵也是一阵无奈。他们很清楚,这是因为自己连夜追击,之后又一场杀戮突击消耗了大量马力才导致的结果。而越是往后追赶,就越会被前面的人拉开距离!



    &bp;&bp;&bp;&bp;想到这儿,他们不但没有拼命鞭马催速,反而把马速一降,随后几人便拿出了弓来,瞄向了前方兀自奔逃的目标。



    &bp;&bp;&bp;&bp;他们已看出陆缜骑术很是不精,所以便决定用弓箭直接将之射杀,因为看起来,他在这等疾驰的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闪躲开后方来箭的。



    &bp;&bp;&bp;&bp;没有半点停滞,几支利箭已先后飞出,直夺前方目标的陆缜。而陆缜全副心神都在稳住自己身体,不因为马儿快速奔驰而颠簸落地,根本就没有顾到后方的动静。



    &bp;&bp;&bp;&bp;直到那箭离他只有数尺距离,都能清晰地听到那要命的破空声了,他才猛然惊觉过来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