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突变的早晨(中)
    &bp;&bp;&bp;&bp;刚随着合忽儿他们一道进入帐篷里时,木逮并没有帮着查出凶手的意思,不过是不想落人之后,才凑了进来。所以对帐中情形,他也没有细看。



    &bp;&bp;&bp;&bp;但在瞧见那把从尸体上拔出的刀后,他的心里却是猛然一动,继而一阵狂喜就袭上了心头,因为他认出了这把刀的来历!



    &bp;&bp;&bp;&bp;没有半点犹豫,木逮就指着刀说道:“合忽儿,这刀”



    &bp;&bp;&bp;&bp;“这刀怎么了?”合忽儿急声问道,若真能查出凶手来,对自己和喇合部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bp;&bp;&bp;&bp;木逮的目光猛地盯在了一旁同样神色的合扎身上:“这刀我曾在合扎那儿见过,这是他帐中的刀!”



    &bp;&bp;&bp;&bp;“你说什么?”合忽儿万没料到竟会是这么个答案,下意识地就叫了起来。



    &bp;&bp;&bp;&bp;而合扎的反应更为强烈,当即上前一步,大喝道:“你放屁!你这是在栽赃,居然想拿这事来陷害我!”



    &bp;&bp;&bp;&bp;“合忽儿,这事我可不敢随便乱说,这刀我就是在他帐中见过!”木逮却是一口咬定,并未因为合扎的愤怒而改口。



    &bp;&bp;&bp;&bp;合忽儿见其这么说,只感一阵头疼和紧张。而更紧张的却是合扎:“这刀上面又没有什么记号,你竟敢如此诬赖我?我与你拼了!”说着,他已一把抽出了随身的弯刀便欲扑上去。



    &bp;&bp;&bp;&bp;木逮当然不会给他这么个机会了,当即就往合忽儿的身后闪去,同时口中则快速地说道:“这刀我很有印象。就在一个月前,你与我在你帐中起冲突时,你便顺手抄起这刀砍向过我,却被我身边的护卫拦了下来。为此,刀口处还崩了一块因为当时的情况就发生在我眼前,所以我记得清清楚楚!”



    &bp;&bp;&bp;&bp;本来欲挥出的一刀在听到他这解释后,顿时就止住了去势。提起此事,合扎自然也是有印象的,而后他目光也落到了那把刀上,果然瞧见了上面那个明显的缺口,这让他的心猛然一抽。



    &bp;&bp;&bp;&bp;木逮见其气势一弱,便继续道:“而且之前与这刀相交时的刀还在我这边,合忽儿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人取来检验一番,到时便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了。”



    &bp;&bp;&bp;&bp;合忽儿只一犹豫,便点下了头去。木逮更不迟疑,当即就离开了帐篷。帐中其他几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看向合扎的目光更是复杂,下意识地就离他远了些。



    &bp;&bp;&bp;&bp;除了木逮的指证外,合扎昨日对这些也先使者的态度也让他们有三分信了这一说法。倘若真是如此,接下来的事情可就大了,自己说不定还会因此受到牵连呢。



    &bp;&bp;&bp;&bp;在有些沉闷的气氛里等待了片刻,木逮便带了几名手下提了把刀就赶来了。当这把刀与凶刀相合,让人一验之后,他的说法就彻底得到了证实!



    &bp;&bp;&bp;&bp;因为两把刀上留下的缺口完全相合,证明确如木逮所言,两刀曾交击过,从而在侧面证明了他对合扎的指控——既然凶器判定是他的,凶手自然也就是他合扎了!



    &bp;&bp;&bp;&bp;虽然只靠一件凶器就判定凶手显得很是草率,但这在古代却是足以让所有人信服的事情。别说是在没多少讲究的草原上了,就是大明官府,这也算得上是铁证如山了。



    &bp;&bp;&bp;&bp;明白这一点的合扎脸色顿时就白了,在众人的注视下大声否认道:“我没有杀他,这刀虽然是我的,但早在好久之前就已不见了”



    &bp;&bp;&bp;&bp;“你合扎帐中的刀还会有人偷?这借口也太难让人相信了吧?”木逮却不管这些,当即咄咄逼人地上前说道。这么个能把对方除去的好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bp;&bp;&bp;&bp;气势大减的合扎见此忍不住向后一退,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大声道:“我算是明白了,这是你嫁祸我的阴谋。刀是你偷出来的,然后再用它杀了使者,以此来把罪名都推到我的头上!”



    &bp;&bp;&bp;&bp;两人的争论让帐中其他人都有些迷茫,就是合忽儿一时也不知该采信谁的话为好了。因为这两人的话都有些道理,似乎谁都有这个动机。但同时,无论是谁做的这事,对喇合部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bp;&bp;&bp;&bp;倘若只是部中的牧民下的手,只要把人交出去或许就能给也先他们一个交代。但一旦凶手成了部落里的头领人物,概念就完全不同,这会被人视作喇合部对也先的挑衅!到时候,他们就有的是理由发兵攻击!一想到是这么个结果,合忽儿就只觉着后背一阵发凉。



    &bp;&bp;&bp;&bp;就在争持不下的当口,帐帘又一次被人掀起,一张愤怒的脸庞随之出现了众人面前:“这果然是你们喇合部的要人下的手,这事一定不会这么就算了!”正是那些使者在外面听明白了动静,赶了过来。



    &bp;&bp;&bp;&bp;“使者,杀人的就是他,你们只管拿了他去抵命!”木逮立刻拿手一指大叫了起来:“合忽儿,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包庇他么?你可知道这会给我们喇合部带来多大的灾难?”他想要借着使者的怒火来促成心中的念头。



    &bp;&bp;&bp;&bp;合忽儿明显也是一愣,但随后便只能把牙一咬:“来人,把合扎给我绑起来!”事到如今,只有先把最大的凶嫌给绑起来再说了。



    &bp;&bp;&bp;&bp;帐外的亲卫应声而入,只是在看着合扎时,却又有些犹豫了。他们曾跟随合扎外出征讨,与他之间建立了不浅的交情,且佩服其勇猛,这时下手绑人还真有些为难了。



    &bp;&bp;&bp;&bp;“你们没听到合忽儿的话么?赶紧把人绑了!”木逮在旁见人犹豫,又催促了一句。在说这话时,他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这次借此机会能一举把合扎这个最大的威胁给铲除了,可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大好事哪。



    &bp;&bp;&bp;&bp;几名亲随只能答应一声,便欲上前。不想这时,合扎却是一声怒喝:“我看谁敢?”他太清楚自己一旦受缚会是个什么下场了。而且,他还知道自己真个是冤枉的,在他想来一切都是木逮这个卑鄙小人设下的阴谋,心里真是又气又急。



    &bp;&bp;&bp;&bp;“看,狼尾巴露出来了吧!他就是心虚,他就是凶手!”木逮继续在旁煽风点火,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他要让合扎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



    &bp;&bp;&bp;&bp;哪怕合忽儿觉着事情还有些疑问,在身后那几名也先使者的面前也不好再为合扎说话了。便把脸一沉,喝道:“合扎,你赶紧把刀放下”



    &bp;&bp;&bp;&bp;“木逮,老子先宰了你!”心中的怒火完全被点燃的合扎这时再也忍不住了,没等合忽儿把话说完,便已提步挥刀,如旋风般朝着木逮冲了过去。



    &bp;&bp;&bp;&bp;木逮全然没有料到合扎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见他直接扑杀过来,竟是一愣。他也不想想,自己本就与对方有仇隙,又是自己点出的问题,现在更是不断逼迫,泥人都有几分土性,更别提合扎这样的粗人了。



    &bp;&bp;&bp;&bp;而就在所有人都惊诧莫名的当口,合扎手中刀已当着所有人的面一下就劈进了呆立当场的木逮的脖子。



    &bp;&bp;&bp;&bp;在一声惨叫之后,木逮的身子便砰然倒地,随之鲜血飞溅,洒了帐中所有人一头一脸!



    &bp;&bp;&bp;&bp;这一刀的力道极大,几乎凭空就把木逮的头颅给砍下来。虽然没有真个如此,但那冲力还是彻底割裂了大动脉,让鲜血随压力喷射而出。



    &bp;&bp;&bp;&bp;有那么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就是那几名使者,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们谁也想不到事情竟会演变成如此模样。



    &bp;&bp;&bp;&bp;而当他们迅速醒过神来后,已打起退堂鼓。



    &bp;&bp;&bp;&bp;刚才他们咄咄逼人,只是因为认定了合扎他们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身后可是有强大的靠山与背景。但现在,这家伙敢当众杀人,那再对自己几个下手也不是不可能。



    &bp;&bp;&bp;&bp;想到这儿,他们便赶紧往后缩,再次朝着自己的坐骑处奔去。



    &bp;&bp;&bp;&bp;而在回过神来后,合忽儿也是心下一懔,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彻底脱离了掌控。木逮一死,族中必然要出乱子,要是自己再拿合扎开刀,喇合部都不用也先派人攻打,就会自己分裂!



    &bp;&bp;&bp;&bp;明白这一点的他,自然不可能再因此事而追究合扎的责任。但如此一来,这几个使者就难办了,但有一点却是明确的,那就是此时绝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bp;&bp;&bp;&bp;想到这里,合忽儿当时就大叫了起来:“把人拦住了!别让他们走了!”因为他已发现那几人竟离开了自己视线,他们会怎么做自然很明显了。



    &bp;&bp;&bp;&bp;当那几个使者刚赶到坐骑附近时,就听到了帐中的叫声。心急之下,没有半点犹豫他们就跳上了马背,也来不及解缰绳了,手中刀一闪,便割断了缰绳,随后策马便一个加速,朝着外边奔驰了起来。



    &bp;&bp;&bp;&bp;几名闻令而动的喇合部人才刚挺身上前,就被迎面奔来的骏马逼得往边上退去。因为事情发生得太快,他们甚至都来不及抽刀。



    &bp;&bp;&bp;&bp;而就是这么一错神的工夫,几骑人马已冲破了他们的阻拦,以最快的速度往驻地外边的草原冲去。



    &bp;&bp;&bp;&bp;只要让他们冲出一定距离,即便喇合部的人再想追都未必能追得上了,这让所有人的心都跟着一沉。



    &bp;&bp;&bp;&bp;而这时,一个沉着的声音响了起来:“放箭!”



    &bp;&bp;&bp;&bp;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