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突变的早晨(上)
    &bp;&bp;&bp;&bp;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打破了喇合部清晨的宁静,那吼声里充满了愤怒和惊慌,让听到的人心中都不由得一紧。



    &bp;&bp;&bp;&bp;半倚在地的陆缜听到这吼声,本来有些困顿的精神也是陡然一振:“来了!”昨晚杀人之后,他整个人都极其亢奋,根本不可能入睡,随后各种想法和后怕又纷至沓来,导致一晚上时间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身子和精神都感到极度的疲乏。但现在,这声吼叫,却让他不得不振作起来。



    &bp;&bp;&bp;&bp;当陆缜在犹豫之后赶出帐篷时,外间已是惊叫连连,不少人已赶到了伯忽的帐篷外面,探头往里看着,而合忽儿等几人也都一脸惶急地赶了过来。



    &bp;&bp;&bp;&bp;见他来了,在帐外守着的几名伯忽的手下当即迎了上去,一人更是直接伸手便要拉扯对方:“说,这是不是你要人干的?”



    &bp;&bp;&bp;&bp;“给我放手!”没等合忽儿开口反应呢,一只大手已打横了过来,一把叼住了那人的胳膊,然后猛一发力,就将之推了个趔趄,却是合扎也赶到了。



    &bp;&bp;&bp;&bp;合忽儿这时候却顾不上生气了,只是有些惊慌地道:“里面伯忽他出了什么事?”



    &bp;&bp;&bp;&bp;“你就别假惺惺地装什么都不知道了,伯忽死在了里面,被人一刀刺死了。这儿是你们喇合部的地方,当然就是你们部里的人干的好事了,又或者就是你这个族长下的命令!”另一名汉子大声喝道。



    &bp;&bp;&bp;&bp;此言一出,合忽儿的身子陡然就是一震,差点没摔倒在地:“你说的可是事实?他他怎么会死在帐中?”



    &bp;&bp;&bp;&bp;其他众人也都呆在了当场,谁也没想到一夜之间竟会发生如此变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哪。哪怕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身为也先使者的伯忽死在这儿对喇合部意味着什么!



    &bp;&bp;&bp;&bp;这样的情况,以往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作为如今草原上势力最大,名声最响的风云人物,也先派出的人只会被各部奉为上宾,别说对他们不利了,就是说句重话也没几个部落有这胆子。而现在,人居然死在了喇合部中,恐怕一旦知道了这一消息,他们必将迎来也先所部的疯狂报复了。



    &bp;&bp;&bp;&bp;明白这一点的合忽儿脸色顿时惨白一片。虽然喇合部如今的实力比之前要强了不少,但和也先手里的力量一比却实在算不得什么。本来他就担心因为合扎昨日的态度以及自家的推托会惹来麻烦,却不料事情变得更加可怕了。



    &bp;&bp;&bp;&bp;“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使者,此事一定另有蹊跷,我们是断然不会伤了也先太师派出之人的。”合忽儿的前一句是问的周围众人,但后一句却又想跟对方解释,如此语无伦次,显然是乱了心神了。



    &bp;&bp;&bp;&bp;“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必跟我们解释。到时候去了太师面前再细说吧!”几名随从头脑也是相当清醒的,倘若事情真是合忽儿这个喇合部首领下的令,那自己等人的处境也相当危险了。他既敢对伯忽下手,还会在乎多杀自己几个么?



    &bp;&bp;&bp;&bp;想到这层,几人只打了个眼色,便飞快地朝着自家的坐骑处跑去,想要就这么离开,赶回去报信。



    &bp;&bp;&bp;&bp;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急急响了起来:“拦下他们!”却是陆缜突然开口了。



    &bp;&bp;&bp;&bp;刚才双方起冲突时,陆缜只是在旁看着,这股火已经被他点起,就看能烧多大多猛了。而在瞧见这几位的举动后,他便猜到了几人的目的,便决定再在这火上添瓢油,于是才有了这一声招呼:“若让他们走了,咱们就真个什么都说不清了!”



    &bp;&bp;&bp;&bp;部中其他人本来因为这一突发事件而心神不安,反应自然慢了许多。但现在陆缜开口提醒,合扎等几个人便迅速转过弯来,当即一声低喝,猛扑上前去。



    &bp;&bp;&bp;&bp;就在那几人欲要翻上马背的瞬间,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们,而后生生地就将几人给按在了地上:“事情没闹明白前,谁也别想走!”



    &bp;&bp;&bp;&bp;“你们果然是凶手”剩下那个为首之人顿时想明白了什么,大声喝道。



    &bp;&bp;&bp;&bp;合忽儿心里却是再次抽紧,赶紧上前:“我们喇合部一向行事磊落,怎么会干出这等事来?”



    &bp;&bp;&bp;&bp;“哼,这可就不好说了。你们因为不想被太师收编,所以便欲杀了我们这些使者泄愤!”虽然人被拿住,这些家伙的气势并未因此稍挫,直瞪着合忽儿的双眼道:“你若是有胆量的,大可以把我们都给杀了,到时候自有人为我们报仇,让你喇合部上下为我们陪葬!”



    &bp;&bp;&bp;&bp;“砰!”一只拳头猛然落到了说话之人的脸颊之上,把他最后那几个字打得支离破碎,合扎气得脸色涨红:“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威胁诅咒我们喇合部,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bp;&bp;&bp;&bp;“合扎,你”合忽儿没料到这位会如此冲动,不由得跺脚埋怨了一句。但在他把目光往四下里扫视时,却发现有不少族人也都面露怒色,很有上前教训这些出言不逊家伙的意思。



    &bp;&bp;&bp;&bp;蒙人生性强硬而好战,有时即便知道不是敌人的对手,也不会轻易退缩。现在,这些也先派来的家伙如此狂妄,人都被拿住了,居然还敢要挟自己,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蒙族汉子都无法忍受的。



    &bp;&bp;&bp;&bp;在吃了这一拳后,几人终于不再吭声,他们终于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虽然心里大怒,但也只能暂且忍耐一时。



    &bp;&bp;&bp;&bp;陆缜见状,目光在合扎的身上便是一溜,心里犯起了思量。他这是真激于一时之气才奋而上手,还是另有所谋呢?因为这么一下,让合扎在众多族人心中的地位再度拔高,对他来说倒是件好事了。



    &bp;&bp;&bp;&bp;合忽儿也明显感到了这一点,所以一时竟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话才好了。



    &bp;&bp;&bp;&bp;正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合忽儿,几位使者,以我之见,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把事情的真相查出来。我相信我们族长所言非虚,人绝不是我们杀的,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bp;&bp;&bp;&bp;这话算是暂时解了合忽儿的围,他连忙点头:“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咱们先把凶手找出来,然后我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随后他才想起什么,转头看去,正瞧见走上前来的木逮,刚才的话自然就是出自他口了。



    &bp;&bp;&bp;&bp;“哼,这是你们的地方,自然就由你们自己说了算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找出来的凶手?”为首之人显然并不买账。



    &bp;&bp;&bp;&bp;“我们查出凶手后,自会向也先太师请罪,到时就由他来定夺。”木逮却早有成竹在胸,当即给出了自己的意思:“合忽儿,你以为如何?”



    &bp;&bp;&bp;&bp;合忽儿虽然觉着这么做有些隐患,但这个时候只有这一个办法能解眼下之局,便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了。”



    &bp;&bp;&bp;&bp;“那我们便看看你们怎么查出凶手了。”能被也先委派来的人都不是笨蛋,在如今这个情况下,他们也只能暂时委曲求全,便答应了下来。



    &bp;&bp;&bp;&bp;周围的那些喇合部人见双方终于冷静了下来,也不觉松了口气。他们虽然气愤,但心里也同样紧张,生怕自家与也先那边的矛盾彻底激化。现在能有一个解决矛盾的方法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bp;&bp;&bp;&bp;只有陆缜,这时却是眉头一皱:“不是说蒙人最是冲动而没什么头脑么?怎么这些家伙居然能互相妥协到这个地步?”但事情到这一步,他也不好再出口了,不然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甚至把嫌疑拉到自己的身上。



    &bp;&bp;&bp;&bp;眼见双方达成一致,合扎几个便没有再继续按着人不放,而是松手让他们起身。对方几个满是敌意地看了他们几眼,尤其是对合扎,更是充满了仇恨之意。但最终,这几个都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合忽儿,等着他这个族长的下一步行动。



    &bp;&bp;&bp;&bp;合忽儿这时却是一叹,继而转身就走向了伯忽陈尸的帐篷,他得看一看里面的情况,才好做进一步的判断。而见他如此动作,木逮也赶紧跟了上去,而后,其他几个部中的要紧人物也紧随而入,其中就包括合扎。



    &bp;&bp;&bp;&bp;当看到帐中情形后,合忽儿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这确实是一场触目惊心的谋杀。地上,毯子上,甚至是靠近尸体的帐篷上都有鲜血痕迹,而尸体则瞪大了眼睛,满是惊讶地倒在血泊之中。



    &bp;&bp;&bp;&bp;另外,帐篷的一侧居然被人割开了一个大洞,显然凶手是从此摸进帐中杀了伯忽的。



    &bp;&bp;&bp;&bp;但有一点,众人都很想不通,凶手怎么能做到在不惊动任何外面之人的情况下轻易把人杀了的呢?而且这位伯忽使者看身量也不是易于之辈,怎么能在完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人所杀?



    &bp;&bp;&bp;&bp;想着这些,合忽儿又走上前去,仔细端详了一下尸体的情况,随后顺手就握住了尸身上的凶刀,微一使力,刀便被他唰地拔出,带出了一些凝结的血块。



    &bp;&bp;&bp;&bp;只可惜,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他又没有断案的本事,实在看不出什么线索与问题来。



    &bp;&bp;&bp;&bp;可就在这时,身边的木逮却突然目光一凝,口中发出了一声轻咦,继而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